“既然你們這麼想早點死的話,那我也只好成全你們了。老傢伙,拿命來!”

年輕人突然從懷裏掏出了一把匕首,然後衝着趙煒刺了過去。

趙煒察覺到不對之後,便開始對這個年輕人有所提防了。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還真的別有居心。現在趙煒可以肯定,這個年輕人肯定是外來的人假冒的了。他跟司馬家相處這麼多年,司馬家實在沒有必要,對他做出這種事情來。

趙煒連忙後退,已經做好了跟對方動手的準備。而這個時候,林凡也出手了。

墜星步一閃而過,林凡直接出現在了殺手的面前。殺手根本沒有想到林凡的速度會這麼快,直接撞到了林凡的腿上。可憐的殺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林凡給絆倒,撲街在地上了。

“唉喲,我湊,好疼啊。”

林凡不慌不忙的上前踩住了對方,質問道:“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來這裏刺殺趙將軍?”

對方冷哼了一聲,“老子是黑墨集團的人,趙煒這個老傢伙毀了我們的家,我們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小子,我承認栽在你手裏,算我倒黴。但是你也別太得意了,我們黑墨集團手下的人間兵器還有不少。他們若是聯手對付你,就算你有三頭六臂,也得乖乖跪着說話。”

“哦?”林凡冷笑了一聲,不由得加大了自己腳下的力度。“說起來,我這個人最恨的就是別人威脅我呢。你說說你,幹啥不好啊,非要威脅我。我這心情,可是相當的不爽呢。”

“啊,疼疼疼,你……你有種就直接殺了我,這麼折磨人,算什麼本事!”

林凡努努嘴,“你覺得你自己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小子,你敢謀殺國家級的將軍,你可知自己已經是罪不容誅了。別說是折磨折磨你了,就是將你千刀萬剮,你也是罪有應得。”

“少特麼嚇唬我,老子也不是嚇大的。這一次,也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居然栽在了你的手上。哼,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報仇的。”

“你沒有那個機會了。”

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趙煒將軍的保鏢雪莉姑娘出現了,她一直都是負責保護趙煒將軍安全的。剛纔,她一時大意,居然中了賊人的調虎離山。當她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有些太遲了。可即便如此,雪莉還是殺死了那幾個異能者,然而匆匆的趕回到了這裏。

果然沒錯,雪莉相信有林凡在,將軍肯定不會有事。雖然是自己失職在先,但是隻要將軍安全就好。自己會不會因此受到懲罰,這些都是小事。

雪莉直接上前切開了對方的喉嚨,這並不能讓對方一擊致命,但是卻會造成嚴重的窒息效果。這樣的結果就是,殺手會一點點的因爲呼吸困難和流血嚴重而死去,可以說是死的相當難看了。對於一個企圖謀殺將軍的人來說,他這種死法,一點都不過分。

雪莉來到了趙煒面前,很是抱歉的說道:“實在對不起,將軍。我本應該更早一些出現的,可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使出了調虎離山之計。我一時不察,險些造成嚴重後果,還請將軍責罰。”

趙煒搖搖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算了吧,別說是你了,就是我都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會如此的喪心病狂。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在司馬家公然對我出手。剛纔還好有林凡在,不然的話,我這把老骨頭可就算交代了。”

“實在抱歉,是屬下的錯。”

雪莉再三表示,自己願意背這個鍋。不過,趙煒還是沒有要觸發雪莉的意思。

因爲在趙煒看來,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怪雪莉。就算要怪的話,也只能怪對方實在太過狡猾。

趙煒以爲,自己帶着人將黑墨集團給剷除,那麼剩下的一些漏網之魚也就逃之夭夭了。就算給他們膽子,他們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出現興風作浪了。趙煒只需要派出國安局的人慢慢調查,然後找出他們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可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搶先一步動手了。而且,還差一點就讓他們成功了。說起來,這還真的是讓人唏噓呢。

“不幸之中的萬幸,將軍並沒有受傷。可是,司馬家安排的人,怎麼就變成了壞人呢。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會從那裏經過的。”

林凡提出的疑問,其實也是趙煒想要問的問題。

不過,趙煒唯一確信的一點就是,這絕對是對方的陰謀。他們是想,萬一計劃失敗了,也絕對要挑起司馬家跟趙煒之間的仇恨。畢竟,給趙煒他們帶路的是你司馬家的人。現在出事了,難道還不能證明,你們司馬家有異心嗎?

“總之,這件事情還是等見到司馬頌家主再說吧。畢竟,事情是發生在他的地盤上,不跟他說一下的話,也的確有些說不過去。也許,現在司馬家主也有可能遇到了同樣的糟心事。” 於是,林凡三人趕緊找到了司馬頌家主的房間,卻發現司馬頌的房間居然也被殺手給佔據了。而司馬頌本人,就被綁在大廳的椅子上。

司馬頌是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大風大浪也算是經歷了不少。可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陣仗,畢竟異能者的出現也是最近纔有的事情。

司馬頌的手下都是普通人,他們對付一般的惡徒還在行。但是對付那些心懷異能的人間兵器,可就難受的一批了。因爲你壓根不知道,對付可能會突然用什麼樣的招式來對付你。

就比如說,你面前一個其貌不揚的小瘦子。本來你以爲自己能一拳打死他,結果沒有想到,他一拳懟過來,直接把你給懟飛了。這種反物理的場景,明明只有在電視裏才見過。沒有想到,現實之中,居然也是存在的。

“老傢伙,給我放聰明點。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你們司馬家,而是趙煒那個老頭子。哼哼,他還以爲自己很拽嗎?以爲他搗毀了我們的老巢,我們就會被嚇破膽嗎?簡直是癡心妄想。今天,我們就讓趙煒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

司馬頌並不懼怕這些歹徒,反正在他看來,自己也都一大把年紀了,就算是死也值得了。但是,他唯獨不能容忍這些傢伙,在這裏的家裏爲非作歹。尤其是,這些人還打算害死自己最重要的朋友。

“呸,你們這幫畜生。你們自己的所作所爲,難道你們自己不噁心嗎?”

司馬頌罵道:“就連村裏的老弱婦孺都敢殺,你們簡直可以說是喪心病狂。就連罵你們畜生,我都替畜生覺得汗顏。你們這幫混蛋,你們會不得好死的。”

歹徒之中的一人皺起了眉頭,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襪子,塞到了司馬頌的嘴裏。

“這糟老頭子還挺能叭叭,在這裏說個沒完了還。咋地,你還以爲自己是郭德綱啊,要說相聲?”

司馬頌怒視着對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不僅如此,他現在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也不知道這人多少年沒洗過襪子了,這味道實在是讓人心累啊。

“林凡,給你個機會。司馬家家主的人情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擁有的哦,你若救了司馬家主,那可就等於是擁有了司馬家所有的資源。怎麼樣,心動不?”

房子外面的趙煒等人,正悄悄地窺視着房間裏發生的一切。

林凡心動嗎?當然心動了,這可是司馬家的大人情啊。只要林凡救了司馬頌,那司馬家跟林凡凡溪公司合作的事情,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樣一來,柳溪和於揚兩人應該會很開心吧。最起碼,她們應該不會罵自己是甩手掌櫃了啊。

他都已經想好了,若是能夠得到跟司馬家的合作。那以後柳溪要是再說自己是甩手掌櫃,林凡就可以反駁。自己一出手,你們連工作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我這可是爲了你們好。這麼一來,柳溪就算是有什麼想說的,也只能憋在自己心裏了。

“臭小子,別傻笑了。你沒有看到司馬家主都開始翻白眼了嗎?也不知道是誰那麼噁心,居然把襪子塞他嘴裏了。真是的,這不是糟踐人嘛。你到底上不上,不上的話,我讓雪莉上了。”

“別別別。”林凡連忙說道:“還是我來吧。現在我的凡溪公司,可是急需一位大老闆作爲合作商呢。我看司馬家主,就是最合適的人選啊。別的就不多說了,我來也!”

說完,林凡便一躍而起,破窗進入了房間之中。

房間裏的歹徒察覺到了林凡的所在,一個個立馬緊張了起來。

“什麼人?”

林凡也不看這些歹徒,反正在他的眼裏,這些傢伙都是一堆炮灰而已。他就這麼徑直的朝着司馬家主走去,嘴裏還唸唸有詞。

“你們這些人啊,難道就不知道要尊重老人家嗎?你看看,你們給老人家嘴裏這是塞得什麼。臭襪子,噁心不噁心?來來來,告訴我,這襪子是特麼誰的?一會自己吃掉啊!”

衆人面面相覷,這是哪裏來的傻子?

“臭小子,你特麼什麼東西,居然敢管我們的事情?你可知道我們是什麼人?”

“你們是什麼人,天王老子嗎?”

“哼,我們可比天王老子厲害得多。”

對方倒是狂妄的很啊,“說出來,我怕嚇死你。我們就是隻存在於科幻世界的人間兵器,當然,你也可以稱呼我們爲異能者。”

“哦,你們是哪家醫院的,我一會替你們打電話。”

林凡還是那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似乎沒有將這裏的人放在眼裏。不過,林凡的這番話,可以成功的激怒了這羣人。很明顯,林凡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你們都是一羣神經病吧?

“臭小子,我看你是在找死。”

其中一人手拿鋼刀,朝着林凡的腦袋劈了過來。

然而,林凡卻絲毫不爲所動,就好像是並不害怕對方一樣。

要說林凡害怕的話,這人還能理解。可是,林凡一動不動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是覺得自己不會砍人嗎?哼哼,那就讓你知道一下我的厲害好了。

這人怒吼了一聲,一刀劈了下來。

砰地一聲,塵土飛揚,林凡卻毫髮無傷。

那人看了一眼自己的鋼刀,發現剛剛砍中的居然是一把椅子。奇怪了,我剛纔不是瞄準了那個年輕人嘛。怎麼可能,那傢伙一瞬間就消失了?

林凡來到了司馬家主的跟前,將那隻臭襪子順手給取了下來,然後丟在了地上。

“司馬家主,您沒事吧?”

司馬頌連連咳嗽,特麼的,這臭襪子簡直堪稱生化武器啊。自己這把老骨頭,差點就給歇菜了。

“多謝小兄弟了,你可要小心啊,這幫人可不是普通的歹徒,他們都會妖術的。”

可憐的司馬家主,一定是被嚇壞了。不然的話,怎麼可能連妖法這種話都說出口呢。真的是,這羣人實在是可惡啊,把老人嚇成這樣,絕對不可原諒! “放心好了,他們在我的眼裏不過螻蟻。”

司馬頌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心裏卻是在想着,這小子怕不會是個傻子吧?雖然你來救我我很感動,但是這麼莽撞可並非理智的選擇啊。更重要的是,小子,你難道就不怕因此連累我嗎?老頭子我的確是不怕死,但並不意味着我想死啊!

“小子,你還敢開口,我……”

不等對方說完話,眼疾手快的林凡,一腳將地上的臭襪子給踢飛了過去。好巧不巧,這臭襪子直接踢進了對方的嘴裏,甚至還塞進了他的嗓子眼裏。要不是他掏的快,恐怕就得讓這襪子給噎死了。

“咳咳,臥槽,給我殺了這個混蛋。”

林凡冷笑一聲,“既然你們都是異能者,那我也就不客氣了。你們本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那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吧。”

屠龍劍一出,有些事情就註定無法改變。

這些人的異能,在林凡的墜星步下,形容虛設。就連那個自詡鋼筋鐵骨的男人,也被林凡直接劈成了兩半。什麼鋼筋鐵骨,這分明就是豆腐渣工程嘛,真是的。

兩分鐘不到,整個房間裏已經被血腥味所覆蓋。司馬家主一臉震驚的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喃喃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凡莞爾一笑,回答道:“司馬家主不必驚慌,我是趙煒將軍的朋友,來這裏也是特意爲了救你的。”

聽到這句話,司馬頌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敵人,不然的話,自己就是有九條命,恐怕也不夠林凡一刀斬的。

很快,房間外的趙煒和雪莉也走了進來。看到房間裏的一片狼藉,趙煒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過,這些都是罪有應得之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畢竟,這些人才剛剛殺死了司馬家的護衛,是一羣十足的劊子手。而且,他們還打算謀殺將軍。光是這個罪名,就足以讓他們死個幾百次了。

“老誦,你沒事吧?”

司馬頌看到是趙煒,懸着的心也終於放心來了。

“老趙,我沒事。你怎麼樣了,這些殺手的目標好像是你呢。”

趙煒搖搖頭,有些自責的說道:“我沒事。不過真的是很抱歉,連累你也跟着受苦了。”

司馬頌回答說:“無所謂了,只是我也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會這麼大膽,居然敢偷偷潛入到我的家中發難。還好,我的兒子他們並不在這邊,不然的話,也許他們也會遭遇不測。”

“是啊,這應該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吧。”

趙煒說道:“說起來,你真心要感謝的人就是這位小兄弟了。還記得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那個年輕人嗎?”

司馬頌恍然大悟,“原來這位小兄弟就是林凡啊,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啊。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爲這小哥是個愣頭青呢。沒有想到,他這一出手,直接就給我鎮住了。”

“那是當然。”趙煒不無驕傲的說道:“林凡可是我的小老弟,我趙煒看中的人,難道還能有差?”

“什麼,你們已經結拜了嗎?那可得算我一個啊,我比你還大一歲呢。林凡小老弟,你得叫我一聲大哥啊。”

林凡站在原地,相當的尷尬啊。他現在當真後悔,自己居然會答應趙煒的要求。現在好了,就連司馬頌也要做自己的大哥。

“這……”林凡一臉的猶豫,“司馬家主比我年長這麼多歲,我理應稱呼您一聲叔叔纔對。要是……”

“靠。”司馬頌忍不住爆了粗口,“這怎麼能行,叫什麼叔叔啊,叫大哥。我還這麼年輕,你怎麼能叫我叔叔呢。另外,我跟趙煒是兄弟,你叫趙煒大哥,卻叫我叔叔,那你讓趙煒怎麼想?”

“就是啊,”趙煒也附和道:“林凡你就叫司馬家主一聲老哥好了,反正多一個老哥也不是壞事,不是嗎?”

無奈之下,林凡只好同意了兩人的請求。沒有想到,這年頭居然還有人搶着做大哥的。關鍵是,這兩位還都是一等一的人上人,就連年齡也比大部分人年長。

“司馬大哥,趙大哥,兩位大哥好。”

“哈哈哈,這纔對嘛。”

司馬頌很滿意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林凡兄弟啊,在哪高就啊?要不要來我這邊工作啊?你要是過來的話,我直接給你一個主管的位置。”

林凡婉拒了司馬頌的好意,自己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連自己的公司,到現在也還是柳溪一直在打理呢。自己要是去了司馬家的公司,那不就是在添亂嘛。

“多謝司馬老哥的好意了,其實小弟我還是自己開了一家公司的,就在松山市本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