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真是不知道說他什麼好。

那失望的眼光看得薛應龍一陣心虛,他能說自己也不想把生活過成這樣的嗎?

他也是個有技能的人好吧!

只是可惜,上戰場他能殺敵,但到了這裡,沒有戰場給他上,就是有戰場能讓他上,以他這手無縛雞之力的身形,估計沒到戰場上等不到敵人來殺他,自己就能先作死。

是,他的口才是挺好的,沒跟著老娘入軍營的時候,在街道上就是靠著一張嘴來混飯吃的,可是,這裡不是唐朝了,這裡是華國!

一個才建立了二十來年,靈氣稀薄的貧窮國度!

別看這個國家現在窮得全民都要勒緊褲腰帶,在律法方面很多都不健全,但規矩人家抓得嚴啊!

特別是在這個大運動時期,最忌的就是禍從口出。

他自己要家世沒家世,要靠山沒靠山,要學歷沒學歷,光靠一張嘴坑蒙拐騙偷能活到現在,這已經很了不起了好吧!

還想要荷包臌脹,存下餘糧?

做夢!

當然,薛應龍是沒敢這樣去反駁的:

「梨花姐,能先給口飯吃填填肚皮不?」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梨花能說不嗎?

薛應龍的肚皮從剛才見著自己就一直在咕嚕咕嚕的叫喚了,而且還隱隱有越叫越囂張的趨勢,就這樣,他那腫脹青紫的臉上還得掛著滿臉討好諂媚的笑容來迎合自己。

能做到這個地步都算是難為他了,梨花嘆了口氣,也懶得去多說一些廢話,連忙招呼著他進門。

到了屋裡,看薛應龍滿身大汗,特別是上身都是濕透的,走近著聞都能聞到一股酸味,梨花想了想還是去樊立福的房裡找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出來,讓他去洗澡間裡頭洗一洗,順便把衣服給換了,這樣也能清爽一些。

薛應龍也不客氣,他現在渾身上下的家當就是這身衣服,濕答答的黏糊,這要梨花不給他弄身衣服,他自己也得開口去要。

所以接了衣服后,他連忙屁顛顛的打水去洗澡房洗澡,等他從洗澡房裡出來,阿團阿圓陸小唯幾個也被梨花從床上弄醒起來了。

陸小唯一夜好夢。

慘白的臉色因為經過一夜的修復,此時也恢復到白裡透紅的健康狀態。

梨花將飯桌搬到天井,帶著陸小唯和兩個兒子剛坐下,洗澡房裡的薛應龍就從裡頭出來了。

在冉冉升起的微光下,年輕好看,又掛著一臉溫婉笑容的陸小唯就這樣進入了薛應龍的眼裡,那一瞬間,薛應龍呆了好一會。

直到被看得惱羞的陸小唯將手中的筷子啪嗒一下往桌子上一摔,溫婉變怒容,狠狠瞪視他道:「薛應龍!你看什麼看!再看老娘把你的眼珠子給挖了!」

「看一看怎麼了?」被喝得回過神來的薛應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又上下的掃量了一下陸小唯,特別的在她胸口上多看了兩眼:「長那樣的,不就是拿來看的嗎?」

「你!!!」陸小唯實在是被他那猥瑣的眼光氣得不行。

「好了好了,都少說一句。應龍你也是,小唯是單純的女孩子,你讓讓她就不行嗎?」

梨花覺得這兩位簡直就是歡喜冤家——誰看誰都不對付!

大好的早晨,又擺了這麼一桌子的早飯,可不能因為兩人荒廢了,連忙出聲打了和場。

說了薛應龍,又去說陸小唯,「小唯你也是,應龍他其實是真沒什麼壞心眼,你現在才認識他不熟,等以後熟了,你就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哼……我才不想和他熟。」陸小唯小聲嘀咕了一下,低頭去扒拉碗里的牛肉粥,到底是沒再說什麼。

薛應龍心裡可不舒服了,這話說得好像他就想和她熟一樣,正想說話去懟她,抬頭一看梨花狠狠瞪過來的眼神,這才訕笑一聲,連忙坐下端起早飯吃了起來。

梨花在心裡嘆了口氣,又看了一眼沉默著低頭吃早飯的兩人,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邊給兩個兒子分別夾了塊煎得焦香的鴨蛋,囑咐他們多吃一點。

等吃了一個韭菜盒子,梨花這才再次看了兩個依舊沉默吃早飯的兩人,笑了笑,問道:「你們倆這是都打算不說話了?」

如果可以,陸小唯絕對不想和薛應龍多說一個字眼!

她是真喜歡不上薛應龍這號人物!

你說你出身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這上天安排的也沒辦法,但眼睛總是你自己的,你自己能控制吧?這樣猥瑣的看著她一個黃花大閨女算怎麼回事嗎?!

丁點素質都沒有!也就梨花姐大義,薛應龍不過是幫她一點小忙就記在了心裡,要換是她,報答可以,但想當朋友,薛應龍你還是別做夢了!

薛應龍雖然不是很厭惡陸小唯這個人,但其實心裡的想法也差不到哪去。

剛才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被什麼給糊住了,這明明就是一個兇巴巴的鄉下女人,自己怎麼能把她當仙女來看呢?

討厭他?

他還不喜歡她呢!

當自己是什麼?公主還是郡主?

我呸!老子上輩子還摸過公主的胸呢!看你兩眼又還能掉塊肉不成?

歡喜冤家互看了一眼,又忍不住各自冷哼轉過頭去。

梨花看得真是無奈。

要不是知道這兩人的認識經過,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你們兩個,好好吃飯。」

瞪了一眼兩個假裝認真吃蔥花餅,眼睛卻是像刷上油光一樣亮堂的寶貝兒子倆一下,梨花拿著筷子給正鬧情緒的兩個歡喜冤家各自夾了一筷子的青菜,嘆了口氣,這才道:

「要不這樣吧,你們兩要真是合不來,就打哪來回哪去好了。不然我這要是真弄出點什麼生意來,左右手卻是互相不對付,狗咬狗一嘴毛,那我還做什麼生意?還不如直接回家耕田算了,你們說是不是?」 「那怎麼行?!!」

互相不對付的兩人第一次站在了同一陣線上,意識到彼此之間都說了一樣的話,陸小唯和薛應龍又快速的對看了一眼,連忙各自撇過頭去。

將兩人下意識的互動看在眼裡,梨花不由暗暗搖了搖頭。

心裡既是覺得好笑有意思,但面上卻是相反的認真嚴肅:「好,既然你們自己都知道不行,那現在這樣是要鬧哪樣?」

「小唯,按理說,你是一個聲援我的擁護者,若是你下定了決心跟我做出一番事業,怎麼說你也算得上是我的左膀右臂之一。而應龍呢,雖然在習性方面有很多奇怪和不足,但我能把他帶回來,這自然是因為我相信他。」

「還有你薛應龍。男子漢大丈夫,和一個小女子斤斤計較那麼多做什麼?這麼多年你是怎麼活下來的自己心裡就沒點逼數嗎?該上進的時候不上進,在這裡和小女子拌嘴吵鬧,你這樣真是讓我很難放心,我看不如,你們就該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得了,還做什麼事業?」

梨花本來也不是很生氣,但說著說著,就難免火大起來了。

這兩個冤家,也不看看是什麼情況還在這裡吵?

拌嘴能有飯吃不成?

梨花突然就忍不住在心裡擔憂起來。

她想著給兩個兒子更好的生活條件,所以這才過來城裡找機會了。

本來她的思路就不怎麼明確,畢竟以華國現在這個大運動趨勢,不是公家的營生,估計做什麼都很困難。

但來了這城裡她才知道,這市裡和鄉下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首先鄉下就沒像這種能掛著羊頭賣狗肉的菜市場!

但郁城有啊!

菜市場還叫菜市街,但經營的那可都是商民!而且還是光明正大持牌照經營這種!

新市長上任短短時間,連兩年都不到,這郁城就能發展出好幾個大市場出來,這難道不是一種信號嗎?

所以昨日在市場逛了一圈,梨花幾乎就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當時她還想著要什麼人手來著,這瞌睡就來枕頭,找回了便宜兒子薛應龍,又有陸小唯這個求著要搭夥的,很容易她就湊成了左膀右臂!

卻沒想到,陸小唯和薛應龍二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磁場不合,見一次面就得鬥上一次嘴,這現在小事是這樣拌,這到時候牽扯到利益上,兩人難免不會打起來?

先不說梨花到時候要幫哪一個先。

只說她這營生的第一步都還沒邁出去,這兩人就像是鬥雞一樣看對方不順眼了,這萬一到時候,生意是起來了,這兩人又內鬥,光靠她一個,船還不是說翻就翻?那她還累死累活的來這城裡幹啥?

與其等到將來因為二人被打回原形,還不如在起步的初期,乾脆大家就不要合夥了!

梨花的怨念太過深沉。

陸小唯是女孩子,女子心思一般比男人的敏感,頓時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些身子,也不再和薛應龍劍拔弩張,連忙坐了下來,蘋果臉也掛上了溫婉的笑容。

「梨花姐,你說得對。是我糊塗了,我也不懂事,就不該按著表面去看人,你放心,吃一塹長一智,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薛應龍,你說呢?」

陸小唯都先低頭了。

薛應龍堂堂男子漢,自然不能在這裡被她比下去了。

連忙點了點頭,也跟著坐下道,「姐,你放心好了。陸小唯說得對,我們兩人保證不給你拖後腿,您看,一會我們要不要出去走走?」

逢管二人是不是真心的握手言和,至少能表現到這個地步,可見多少還是能聽得進她說話的。

梨花欣慰的點了點頭,這才把自己的打算給說了。

「一會我們兵分兩路。小唯帶著阿團阿圓在周邊逛逛,熟悉熟悉這裡的環境。我和應龍出去走走,順便把從家裡帶過來的東西先處理了。」

梨花有這個打算,這也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決定的。

她這有從家裡背了一大簍子的野雞野兔干出來,那都是風乾的腊味,正好拿來這裡的黑市去探探路。

之前她去過幾次大文鎮的黑市,只不過鄉下地方,即便是黑市,也不過是個小小市場,賣家和買家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三十個,還幾乎都是周邊十里八鄉的村民。

鄉下人都節儉得很,梨花的野物貨源充足,但客戶來來回回捨得買肉的就那麼幾個,所以即便她開價比豬肉還低上一些,能賣出去的數量也是有限,所以去了兩次梨花就不想再去折騰了。

郁城就不同了。

這裡工人多,原住民也多。

連大文鎮那樣的小地方都有黑市,這裡難道就沒了?

菜市場再次活躍經營也不過是新市長上任的這一兩年的時間,在這之前,很多國營的攤檔上買不到的,或者是嫌國營賣得貴的,這還不得找黑市上便宜的來買?

前後見識過大文鎮的黑市和益民市場,梨花覺得自己真的很有必要去看看這裡的黑市,畢竟機會是要靠自己創造的,昨兒見識的這裡的市場,梨花立馬就知道自己該要按什麼方向前進了,這要是再瞧瞧這裡的黑市經營,說不定還能給她提供一些思路呢?

薛應龍一聽就知道便宜娘要他帶她去黑市了。

不過沒等他說什麼,阿圓就先不同意了:

「不要!我就要和媽媽一起!」

開什麼玩笑?

小唯姐自己都是第一次來城裡,這要是跟著她出門,萬一把他和哥哥弄丟了怎麼辦?

阿圓丟下筷子伸手去搖晃著梨花,搖了一會,又轉頭去盯小哥哥阿團,並且慫恿道,「哥哥,你快說!你也是要和媽媽還有我一起的吧?」

阿團慢條斯理的放下筷子,又拿著梨花給他準備的四角小棉巾輕輕的擦拭了一下嘴巴,忙完這些才慢悠悠道:「嗯,我也想和媽媽在一起。」

阿圓聽了忍不住鬆了口氣,只是沒等他高興,阿團又話音一轉,「不過,我都聽媽媽的。」

阿圓:「……」 如果可以,梨花倒是想帶著兩個兒子。

不過她是去過黑市的人,那黑市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要是沒有時不時巡查的紅袖箍,梨花覺得帶兩個兒子去見識見識也是無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