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老的嘴脣失去了血色,看着半空中一縷黑血,再看看葉寒臉上的紅血,急促而低聲地向十胤道:“十胤,黑暗生物的血。”

身旁老人也緩緩點頭,眼中盡是肯定。

擂臺之中,葉寒僅僅剩下耳邊狂風呼嘯的聲音,眼前一片模糊,櫻紅的鮮血幾乎遮住了整個臉頰,但他隱約中看到自己的鮮血。

“鏗。”他手中紅色長劍寸寸碎裂。風,突然停了,凝固在半空之中,葉寒此刻恢復了些許精神,目光迎上從空中飄落的男子,嘴角艱難的張開,“謝謝。”

伴隨劍碎落地,他巍峨的身體緩緩傾倒。

比賽結束,進入短暫休息時間。

米羅休息區域,爆裂隨手佈下隔音結界,低聲問龍璇:“剛纔那是怎麼回事。”

龍璇感嘆,淡淡的道:“看見劍上的黑血嗎?”

以爆裂的實力,當然能看到,於是點了點頭,示意龍璇接着說。

“那絲黑血不屬於人類。是一種擅長寄生的黑暗種族,大概是什麼我不清楚,這應該是老師叫我調查的事情吧。”龍璇緩緩道出。

驚出爆裂一身冷汗,又是種族戰爭,上回經歷讓他有了心理陰影。

“那有頭緒沒?”

龍璇搖了搖頭,低聲回答:“方纔星龍正好甦醒,吞噬那絲黑芒,要不連我都險些受那妖物控制,現在妖物被消滅,葉寒也昏迷不醒,至少要等他醒來才知道來龍去脈。” 「年輕人,你若不想死的話,便去其他四個地方吧,繼續留在此地,你必死無疑,」海中的人說道:「按照以往的規律,再過半個時辰,他就要醒過來了,」

「螻蟻尚且貪生,諸位還是跟我一起走吧,」葉峰說道,

「年輕人,你可知道我們來到這個地方多少年了,」海中的人忽然問道,

葉峰搖頭,

「一萬年了……」海中有人輕嘆,

「我更長,已經一萬一千年了……」又有人輕嘆,

「我們來的時間相對短一些,不過也已經有數千年了,」其他人說道,

「不知他每次沉睡多長時間,」葉峰好奇道,

「長則數百年,短則數十年,不過有的時候數年就會醒過來一次,」海中的人說道,

「諸位保命的本事,真是令葉某佩服,」葉峰說道,

「嘿嘿,你錯了,不是我們有本事,而是我們運氣好,」海中的人輕嘆道:「當年我無意間來到此地的時候,這裡的人是現在的數倍,有很多人運氣不好,已經被他吞吃了,」

「后來我們逐漸觀察出了他蘇醒過來的規律,又避過了幾次危機,」海中又有人說道,

「莫非諸位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嗎,」葉峰問道,

「嘿嘿,年輕人,以前又不是沒有人試過,在他面前,人數再多也沒有用,」海中的人嘿嘿笑了笑,

「諸位為什麼不想辦法逃出去,」葉峰又問,

「來了此地的人,哪個不想逃出去,可是又有哪個成功了,」海中的人說道:「此地是個牢籠,誰也掙脫不出去,就算是他也不例外,」

葉峰悚然,「這個地方難道不是他開闢出來的嗎,」

「我們開始的時候也以為是他開闢出來的,可是后來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居然也被困在了此地,」海中的人正色道,

「你們為什麼會說……他也被困在了這裡,」葉峰不解,

「是他自己說的,他每次醒過來都會一通痛罵,又一次他罵道:『該死的老東西,有本事你讓那老禿子放我離開五行大陸,我們再戰三百回合,』」海中的人說道,

「老東西是誰,老禿子又是誰,五行大陸難道就是這個地方真正的名字嗎,」葉峰好奇,

「這裡叫做五行之地,至於他所說的老東西和老禿子究竟是誰,我們也不清楚,」海中的人說道,

「他雖然被困在了五行之地下面,可是依然可怕,殺生死境武者輕而易舉,年輕人,他蘇醒的時間就快要到了,你若再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海中的人催促道,

他們越催促葉峰離開,葉峰偏偏不走,

「來不及了,快點抓住他,把他丟到其他四域,」海中有人忽然大喝一聲,

水浪翻滾,一隻滿是魔紋的大手從水從探出,抓向葉峰,

葉峰一凜,面對這隻魔手,他居然連逃跑的機會都被便被抓住了,然而魔手抓住葉峰之後,並沒有傷害葉峰,而是猛的一拋,把葉峰拋向了火之域,

葉峰身上被一道道魔氣纏繞著,居然無法動彈,只能任由自己飛向火之域,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葉峰驚疑,

忽然,火之域深處傳出一道怒喝聲:「該死的魔族人,」

怒喝聲中,火之域也伸出一隻大手接住了葉峰,居然又把葉峰拋向了木之域,

葉峰同樣無法動彈,只能任由自己的身體飛向木之域,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還能變成一個「燙手山芋」,

木之域內也傳出一聲暴喝:「該死的神族人,」

葉峰震驚,水之域里有魔族的人,而火之域里居然是神族的人,

他震驚之際,又被一隻大手托住,

木之域的人把葉峰拋向了金之域,

「該死,他是你們人族的人,你們為什麼要把他丟來給我們,」

金之域內傳出憤怒的咆哮聲,又有人伸出手接住了葉峰,

土之域所在方向突然傳出怒喝:「你若敢把他扔給我們,我們跟你勢不兩立,」

「哼,我偏要扔給你,」金之域內的人冷哼一聲,卻沒有真的葉峰拋向圖之域,而是拋向了火之域,

「神魔族的人,都該死,」火之域傳出一道道憤怒的咆哮聲,

金之域,居然神魔族人所在之地,

火之域內,神族強者的大手從火焰中伸出,又接住了葉峰,就在他們想把葉峰丟出去的時候,異變發生了,整個五行之地都震動了起來,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從五行之地最下方傳出來:「火之域多了一人……」

聽到此人的話,神族的強者們欲哭無淚,

那接住葉峰的大手縮回了火焰中,很快葉峰便被放在了地上,葉峰游目四顧,發現身邊有四個身穿金衣的中年人,四個中年人全部盤坐在地上,全部直視著他,看得他發毛,

強笑一聲,葉峰很客氣的說:「四位前輩好……」

「我們不好,」四個神族強者異口同聲的說道,

葉峰除了笑之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可知道,因為你,我們四人當中……有一人很有可能會死,」其中一個神魔強者冷冷道,

葉峰搖頭,他真不知道,

「你可知道我現在最想做什麼,」那個神族強者又問,

葉峰還是搖頭,

「我想掐死你,然後再去掐死神魔族的人,」神族強者滿臉忿恨的說道,

「嘿嘿,你們為什麼還不動身,」一道笑聲突然傳來,

四個神族的強者相視一眼,輕嘆一聲,同時開口:「誰去,」

「除了這個人類之外,還需要一個人……」那個面容比較蒼老的神族強者說道:「抽籤吧,誰抽中有紅點的簽,誰就去,」

其他三個神族強者點頭,

那個面容蒼老的神族強者取出簽握著手中,遞向其他三個神族強者,三個神族強者依次抽了簽,卻都沒有抽籤到有紅點的簽,

「老大……」三個神族強者同時感傷的看著面容蒼老的神族強者,

「我舞仁清已經活了上萬年,現在死也值了,」舞仁清笑嘆一聲,伸手抓住葉峰的胳膊,縱身飛了起來,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火之域上空,

舞仁清帶著葉峰朝著上空飛去,

葉峰不禁好奇,究竟要去什麼地方,

半個時辰后,舞仁清帶著葉峰來到了數萬丈高空中,四周圍霧氣瀰漫,

葉峰終於忍不住問道:「我們究竟要去什麼地方,」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上來的人,沒有一個能下去……」舞仁清踏著虛空中的濃霧走向遠處,葉峰只得跟了上去,

穿過濃霧,葉峰眼前豁然開朗,一個漂浮在虛空中的血池赫然出現在他眼前,血池太大,一眼幾乎看不到邊際,

血池上面漂浮著一張百丈余長的金貼,上面寫著有個字:「唵、嘛、呢、叭、咪、吽,」

六個金色大字散發出億萬丈金光,輻射八方,令人不敢直視,

血池中不斷有血氣上涌侵蝕金色字帖,卻都被金色字帖震散了,

血池旁邊盤坐著一圈人,恐怕有上千人,有的人在手持長棍在攪動血池,有的人則把自己的血放入了血池,放血之後,他們便凌空盤坐,調息了起來,

葉峰一眼掃視過去,發現在攪動血池的人,大多數都是造化境,有些人看其氣息,應該是涅槃境,至於那些用正在放血的人究竟是什麼修為,他根本看不出來,

生死境,

葉峰心中一驚,能讓自己無法看透修為的人,必定是生死境,這裡居然有上百個生死境強者,

舞仁清看到眼前這一幕,也是滿臉震驚之色,

葉峰側目看著舞仁清,心道:「他果然沒有來過這裡,」

一道聲音傳入了葉峰和舞仁清耳中:「嘿嘿,涅槃境大圓滿以上負責放血,涅槃境大圓滿以下的負責攪動血池,讓血氣揮發……」

「是他的聲音,」葉峰心中暗驚,跟他說話的人,正是被壓在五行之地下面的人,

「原來如此……」舞仁清輕嘆一聲,朝著不遠處的血池走去,

葉峰跟了上去,問道:「前輩,剛才在下面的時候,你們為什麼……」

「你想問我,為什麼要把你丟出火之域,」舞仁清笑了,

葉峰點頭,

「他說了,每個域最多只能有四個人,哪個域超過了四個人,他就從哪個域帶人走,只留下三人,」舞仁清說道:「本來我們每個域剛好有四個人,可是你一來,我們勢必會多出一個人來,而且他還說過,在五行之地,誰也不準動手對付別人,如果誰殺了人,他便會出手殺了那人,」

葉峰恍然,難怪他們都想趕走我,難怪他們的修為那麼高,卻都沒有對我下手,難怪水之域的人會騙他,留在水之域會被活活吞吃了,

舞仁清看著前方血池旁的人,笑道:「以前,我們都以為上來的人都死了,沒想到他們並沒有死,」

「他究竟想幹什麼,」葉峰不由問道,

舞仁清看著那張六子金貼,「或許和此物有關也說不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