綰靈慧沒有解釋,卻指了指聚賢城的方向,「這座城池裡有我家族的一個敵人,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殺他,正好你趕來,就幫我一把吧。」

楊東皺了皺眉,「你的家族?」

「我綰家現在出了大事。」

「綰家?」

楊東更加不解了,他聽過無數家族,但這個綰家,他還真沒聽說過。

見楊東一臉疑惑,綰靈慧解釋道:「我綰家在這片大陸的另一邊,這裡沒人聽說過也很正常。」

「什麼?大陸另一邊?」

楊東頓時抹了把冷汗。

要知道狂暴大陸可是大得沒邊,就算飛行,也得以月作為時間單位。

像是才第一次認識綰靈慧一樣,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楊東才古怪的問道:「你一個姑娘家,大老無的從大陸另一邊跑到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

綰靈慧一怔,張了張口,卻又只是搖了搖頭,「這個你以後會知道的,現在不方便說。」

越是這樣,楊東的好奇心越被勾起。

「難道以我們兩親密無間的關係,也不能說嗎?」

「少給我來這套,我可不是你的百里玉初。」

「那究竟是什麼事?」

「不能說。」

楊東不甘,又換了許久方式威逼利誘,但綰靈慧卻一直守口如瓶。

直到後來,楊東終於放棄了,「好吧,關於你家族的事情,我可以暫時不問,那你總該告訴我,去聚賢城裡殺誰了吧?」

「是一名八品靈武聖。」

「噗……」

楊東只差沒從空中栽下來。

之前在大秦帝國的時候,巔峰靈武皇在自己眼中,就已經金字塔般的存在。

好不容易從三大宗派中出來,在他的想象中,應該可以橫著走遍無數國家,沒想到威風還沒耍夠,又遇到比自己修為更強大的人。

「老天,你就不能讓我威風幾天嗎?」

看到楊東這種吃癟的模樣,一旁的要在忍俊不禁道:「你這是什麼表情?雖然你的實力才是一品靈武聖,但你的實戰能力那麼強,應該能幫到我。」

楊東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又上下打量了綰靈慧一眼,「那你現在達到了什麼境界?」

「五品靈武聖。」

「噝……」

楊東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近兩年來,自己能從一個廢物踏上這種強者之列,除了天賦超群之外,還外帶修鍊血氣,還有運氣極好的基本上。

沒想到綰靈慧的修鍊速度也快得這麼逆天,上次分手前,綰靈慧才進入五品靈武皇,沒想到兩年不見,她的進步也如此之大。

「好了,別用這種像看怪物似的目光看著我,天下天賦高的人多的去了,只是你還沒遇到而已。」

「是嗎?那我倒真想看看。」

綰靈慧美眸一轉,「真的?」

「當然。」

話剛剛說出口,楊東又皺起了眉頭,「你又想幹什麼?」

因為從綰靈慧狡黠的神色中,他總感覺自己像被賣了都不知道一樣。

綰靈慧這次倒也沒有打啞謎,坦然道:「因為我們現在要去殺的人,也是一名天才,而且年齡也跟你差不多。」

楊東一臉不憤,「不,我不相信這個世界還有比我更年輕的強者。」

「信不信,等到了聚賢城不就知道了。」 因為是飛行的緣故,沒過多久,兩人終於降落到了聚賢城城門口外。

「你不會是想在聚賢城中大戰吧?」

剛剛降落到地,楊東便問了一句。

聚賢城雖大,但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一出手,幾乎都有移山填海之能,一旦在城裡大戰,這座城池估計就要遭殃了。

「當然不是,我們現在先去打聽一件事情。」

「什麼事?」

「跟我來就知道了。」

綰靈慧不肯說,楊東自然不可能強逼。

見她已經走遠,楊東也只得苦著臉跟了上去。

剛剛進入城中,一股喧鬧吵雜的聲音便傳入耳中,街上行人川流不息,熱鬧非凡。

「我們現在去哪裡?」

楊東原本只是隨口問問。

哪知綰靈慧的俏臉卻當場「唰」的騰起了兩片紅霞。

扭捏了許久,才輕聲說了一句,「青、青樓。」

「什麼?」

楊東頓時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再次問了一遍,「你剛才說要去哪裡來著?」

在綰靈慧的提議下,不久后,兩人終於進入了一家比較有名的青樓內。

「喲,官人,我看您滿面春風,一定是大富貴之相。」

剛剛進入,兩名打扮如妖精的女子立刻熱情的迎了上來,甚至比面對她們的親人都還要親切。

「來一間房就行了。」

一邊說著,楊東立刻從納戒中掏出幾錠金子扔了過去。

見到金子,兩位女子兩眼放光。

尤其看到楊東居然是從納戒中取出來,她們更是像看到了神仙下凡一樣,其熱情程度又上漲一大截。

畢竟能戴得起納戒的,無不是身份極其尊重的人。

「客人請放心,我們這裡有最好的酒,最漂亮的……」

話才說到一半,當看到楊東身後的綰靈慧時,兩名女子頓時瞪大了眼睛。

楊東也知道兩名美女在驚訝什麼,這種煙花之地,只是男人來的地方,一個女人,尤其是長得能顛倒眾生的女人到來,這就不得不讓人驚訝了。

楊東正想開口說什麼,身後的綰靈慧突然搶先說道:「來兩個姑娘,要能說會道的,而且對這一行要特別熟悉。」

「不會吧?」

不但兩位美女,就連楊東都愣住了。

「拿錢辦事,別拖拖拉拉。」

綰靈慧絲毫不看楊東驚訝的神色,立刻向樓上走去。

楊東滿頭霧水,雖然也知道綰靈慧要來這種地方,肯定不會是為了帶自己來吃喝玩樂,但沒想到居然是她開口叫姑娘。

「還愣著幹什麼?」

聽到綰靈慧的聲音,楊東才恍然大悟,硬著頭皮笑了笑,立刻跟了上去。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跟著老bao向樓上走去,綰靈慧一邊問道。

「是有點。」楊東倒沒有否認。

沒等綰靈慧說話,他又咕噥了一句,「其實叫一個就差不多了,我胃口沒那麼大。」

「你說什麼?」

感受到綰靈慧殺人般的目光望來,楊東身軀顫了顫,急忙改口道:「呃……開個玩笑,我楊東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潔身自好。」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兩年前,你可是個無惡不作的紈絝子弟。」

楊東頓時不樂意了,「人總是會變得好不好?那是之前,不知從何年何月開始,我已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綰靈慧也懶得跟他瞎扯,沒有回答,片刻間便跟著老bao來到了一間環境幽雅的客房內。

「你先下去吧,儘管叫姑娘們上來。」

綰靈慧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是一名女子,而感到任何羞澀。

相反,她那冰冷的面容和從容的姿態,看起來甚至更像一名經常在煙花之地混跡的名人。

「你究竟要幹什麼?」

雖然跟著綰靈慧來到這裡,楊東依舊不知道綰靈慧的意圖。

「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在兩人的等待下,不久后,兩位婀娜多姿的美女,果然敲響了房間的門。

「咚咚咚!」

緊接著一個柔膩的聲音傳來,「兩位官人,奴家來了。」

聽到這種膩死人不償命的聲音,楊東直感覺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但一旁的綰靈慧卻絲毫不在意,平靜道:「進來。」

「吱呀……」

隨著房門被打開,兩名打扮得不像話的美女,立刻邁著貓步裊裊走了進來。

「喲,難道這位姑娘還有某些嗜好?」

當看到綰靈慧時,其中一名美女頓時調笑了一句。

「你們過來。」

綰靈慧又隨口說了一聲。

兩人還沒走近,楊東便皺起了眉頭,「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