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一擊得手,更不饒人,連續不斷的揮砸聲音,響徹這片山坳。在連續四次揮砸之後,許陽發力一摔,巨蟒的妖軀,向遠處的山岩撞擊過去。

「轟隆!」

一聲悶響,山岩上留下了深深的裂紋,一個巨大的妖蟒軀體,印在了岩石之上!

「吼!人類,你激怒了我!」妖蟒被這番毆擊,並沒有受重傷,它從岩石上游出來,張開巨口,一道蔚藍的水箭,直噴向許陽。

「這水箭的速度極快,而且箭頭極其尖銳,乃是將千百鈞重的水柱,壓縮而成的水箭,穿透力絕對不可思議!」許陽眼眸中符文變幻,很快看出了這一道神通的妙處。如果他仗著戊土天宮的強悍防禦硬抗,鐵定要吃大虧。

許陽頭頂,第二重天宮張開,火紅色的離火天宮顯現而出!隨即許陽揮手之間,離火天宮激射出一道道火球,將那千鈞水箭,蒸騰成了漫天水霧。

「碧磷紫睛蟒,一身鱗甲倒是堅固無比,尋常的攻擊,對你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萬物相生相剋,你是水極妖獸,必然畏懼火焰!」

許陽手掌緩緩伸出,一蓬火苗在掌心浮動,他淡淡說道:「我這火焰,可是蘊含了赤極天炎的強猛火毒!不知道這種攻擊,你的鱗甲能否撐得住?」

碧磷紫睛蟒露出了畏怯的表情。不過,它看了旁邊的那株碧磷妖果一眼,彷彿下定決心,陡然間仰天昂嘯起來!

遠處連綿起伏的黑色山麓間,忽然響起了一陣低沉的吼聲,似乎和妖蟒的昂嘯相對應!

這一陣吼聲很怪異,彷彿牛吼,又好像蛙鳴。隨即,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遙遙傳來:「老蛇,有事快說,我很忙。」

碧磷紫睛蟒昂嘯,吼道:「癩蛤蟆,我這裡遇到了一個人類,極其棘手!你來助我將其擊殺,碧磷妖果,有你一半!」

「咕咕」的吼聲響起,隨即那瓮聲瓮氣的聲音道:「好!待我將這邊的幾個闖入者解決,立刻過去尋你!這次,你可要想清楚了!」

碧磷紫睛蟒爆喝:「本王想清楚了!你快一些!」

「原來附近,還有一頭妖獸?」許陽笑道,「聽口氣,和你的關係也不怎麼樣。為了對付我,你居然會去求援?」

碧磷紫睛蟒吼道:「人類,本來我可以放了你,但現在,你想走也走不了了!想必你的血肉,會十分鮮美……嘶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本章補更.這個月一共欠了24更,真是作死啊作死啊。。 對於碧磷紫睛蟒來說,分出去一半的碧磷妖果,也是迫不得已,總比被許陽全部拿走要好。既然付出了這等代價,那麼就要補償就要落在許陽的身上去尋。

妖獸吞吃人類,尤其是修玄有成的人類,對自身實力的提升,有不小的好處。

「好吧,希望你能堅持到,你的幫手到來的時候。」許陽反手拔出了血飲劍,赤紅色的火極玄力,洶湧噴發,構成了一道長達十丈的火焰劍刃,用力斬落。

碧磷紫睛蟒吼嘯連連,噴出水箭擊打劍刃。但是它精鍊過的水之力量,在擁有赤極天炎特性的火焰面前,卻是一點都不夠看,輕鬆就被蒸騰成水霧。

一聲呼嘯,火焰劍刃斬落,將碧磷紫睛蟒的龐大身軀,切開了一道深深的創口。

詭異的是,創口處沒有一絲鮮血流出,呈現出焦黑的顏色,而一絲火毒,卻如跗骨之蛆一般,向傷口更深處鑽去。

妖蟒仰天狂吼,痛極發狂。它粗壯修長的巨尾用力擊打地面,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凹陷,龐大的蛇軀,向許陽猛撲過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水箭,從不同的角度射來,從中一化二、二化四,變成了無數道尖銳的水極鋼針,向許陽攢射!

許陽離火天宮漫卷開來,成片的火海,將所有的水極鋼針,悉數包裹在其中。烈焰蒸騰,很快將水極鋼針,全部煉化。

「真武七截劍術。真幻千鋒!」

血飲劍轉出了一朵朵精美絕倫的劍花,化作一道道靈蛇一般的劍氣狂潮,將妖蟒龐大的妖軀,盡數包裹在其中。

簌簌……

利刃入體聲不斷響起,隨即轟隆一聲震響,大地抖顫,碧磷紫睛蟒龐大的蛇軀,摔倒在一旁。它的身軀上,留下了無數道創口。每一道都深達一尺,而傷口處卻是焦黑一片。

「呱呱……」

一陣牛吼一般的蛙鳴聲,自遠而近地傳來!隨即一道金光,連續不斷地縱躍而至,行走如風!

「咕咕……老蛇,你這次很凄慘啊!」金光停留在了一座土丘之上。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響起。

「哼,癩蛤蟆別得意,這個人類實力很強!如果他勝了,碧磷妖果鐵定不保!」碧磷紫睛蟒嘶嘶說道。

現在許陽終於看清了,新來的妖獸模樣。這是一隻巴掌大小的金色蟾蜍,生長著九隻眼睛。背部還有三道漆黑的豎紋,顯得有些猙獰。

「居然是九眼金蟾?」許陽笑道:「碧磷紫睛蟒。你們蛇類和蛙類想來是世仇天敵,這次倒也奇了。不過,你若以為這頭蛤蟆能夠打敗我,那就大錯特錯了。」

「哼,人類,癩蛤蟆蘊含水火雙極,你想要以火極克制它。沒這麼容易!」碧磷紫睛蟒吼道,「我們兩個合力。一定能讓你飲恨於此!」

「老蛇,你還有沒有戰鬥力?」九眼金蟾咕咕吼道,「這個人類能把你打成這樣,實力必定不弱。若是你已經沒了戰鬥能力,那休怪本王立刻離去。」

「放心,我們水極妖獸,就是恢復力強橫!」碧磷紫睛蟒渾身的創口包裹上了一層朦朧的藍色水波,顯然在快速恢復之中。它的蛇軀,再度高高揚起,兩隻紫眸中,凶光四射。

不過,赤極天炎的火毒,不是這麼好解的。現在這碧磷紫睛蟒,只是憑著龐大的生命力強撐,如果不好好運力逼毒,遲早會火毒攻心,燒穿內臟而亡。只不過,許陽沒有這般好心提醒它。

看到碧磷紫睛蟒振作起來,九眼金蟾也有了一絲底氣,它咕咕一聲吼嘯,張口吐出一重重碧綠色的火焰,向許陽席捲而來!

這種碧綠色的火焰,乃是九眼金蟾修鍊出的本命神通,蘊含濃郁的神經麻痹毒氣。敵人就算能抵擋住碧火灼燒,也難免被碧火的毒氣陰到,不知不覺就喪失了抵抗能力。

許陽兩重天宮張開,戊土天宮防禦,離火天宮攻擊,將碧磷紫睛蟒與九眼金蟾,這兩大王級妖獸,全部包裹在內!

碧綠色火焰,和許陽的赤紅色火焰,對抗灼燒,難分高下。

咻咻咻……

碧磷紫睛蟒噴吐出無數道水箭,全部化作水極鋼針,向許陽周身攢射。許陽頭頂的戊土天宮,在密集的攻擊之下,一寸寸地崩解消失。

「嘶嘶,人類,你今日註定要死在此處!」碧磷紫睛蟒得意長嘯。

許陽搖頭冷笑:「這句話說的,應該是你們兩個吧……以堅固不壞之菩提心,降服過去之魔、現在之魔、未來之魔!」

降三世明王加持!一尊怒目金剛的虛影,在許陽背後一閃而沒,隨即許陽的氣息,強盛了十倍!

赤紅色火焰光華大漲,瞬間壓倒了碧火,向巴掌大小的金蟾包圍過去!而與此同時,戊土天宮也變得更加凝實,那些水極鋼針,無法入侵絲毫。

「咕咕……老蛇,你招惹的這個人類實力太強,本王不奉陪了!」九眼金蟾驚恐叫道,巴掌大的身軀化作一道金光,向遠處飛射!

「你也留下吧!」許陽隔空一記火焰大手印派出,在半空之中,火焰掌印化為利爪,將九眼金蟾抓在掌心,硬生生捏死!

九眼金蟾死掉,十餘丈大小的巨大真身顯露了出來。

碧磷紫睛蟒大驚,它也沒料到許陽的實力如此恐怖,直接轉身,向水潭之中沖了過去。

驟然間,許陽頭頂一隻數十丈長的冰晶玄蛇竄出,豎目陡然張開!一道徹骨寒流湧出,霎時間水潭結成了一層厚冰,碧磷紫睛蟒撞在了厚冰之上,發出了嗡嗡的顫音!

這是許陽的冰極玄靈,已經許久沒有用來作戰了。

「真武烈鋒。」許陽一劍揮落,虛空中巨大的火焰天劍,將碧磷紫睛蟒的龐大蛇軀,釘死在了冰面上!

「嘶嘶……吾皇不會放過你……」碧磷紫睛蟒在死之前,努力說出了這句威脅。

許陽微微搖頭,他抽出血飲劍,收回鞘中。

「這一番收穫不小,兩頭妖獸屍身,可都是寶藏。而最珍貴的,當屬這株碧磷妖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碧磷妖果,是水極聖葯,可以用來煉製碧水生潮丹。

許陽接下來還要尋找另外六極的極盡能量,洗鍊自身。而碧水生潮丹,在許陽面對一些暴烈的極盡能量時,有鎮定舒緩的作用。

舉個例子,如果許陽在吸收赤極天炎,用它洗鍊八極熔爐胚胎的時候,有一顆碧水生潮丹,那麼其過程就不會如此煎熬了。

小心地將這顆成熟的聖葯採摘下來,許陽將其存入一隻玉匣。他不由感嘆枯榮界遍地都是寶物,這種聖葯在外界多半已經絕跡了。就算是有,也必定有著皇極妖獸守護,很難得到。

許陽將妖蟒、九眼金蟾的血液煉成血精,然後又將其身上的有用材料取下。正欲離開的時候,他腦海中靈光一閃。

「對了……這九眼金蟾,實力比起碧磷紫睛蟒還略勝一籌,那麼它所在的區域,應該也有同樣等階的寶物!」

反正九眼金蟾已經被殺,那一地域也沒有什麼危險。許陽當即化身玄光,向九眼金蟾來時的方向掠去。

行了數百里,地勢越來越低,前方的地面也越來越潮濕,漸漸出現了一個方圓千里的沼澤!想來,那九眼金蟾,就生活在這一處沼澤中。

許陽感應之下,猛然發覺在這一片沼澤之中,果然有著強烈的玄能波動,而且不止一處!細細感應的時候,許陽很快分辨出,其中有一處的玄能波動,來自於修玄者,另一處波動,應該就是寶物傳來。兩處玄能波動,距離非常近。

「難道說我將九眼金蟾斬殺,此地的寶物卻已經被人捷足先登?」許陽皺眉,這種便宜他人的事情,許陽是決計不肯做的。

風聲呼嘯。許陽向那兩處玄能波動的方位掠行飛去。

沼澤地的中央區域,有一座高高隆起的土丘,在土丘之上,一株散發清輝的藥材。舒展著青翠欲滴的枝葉,透出陣陣清香。

在這一株藥材的前方,倒是有三名修玄者。他們看向這株藥材的目光,充滿了渴望。只不過,他們卻無法去採摘!

原因很簡單,他們現在根本就動彈不得,一道橢圓形的金色光罩,將三人罩住,周圍還有一圈碧綠色的火焰熊熊燃燒,正是九眼金蟾的帶毒碧火。

這三人中。兩男一女,那女子相貌極美,衣衫打扮頗有一種貴氣逼人的感覺,活脫脫一個郡主王女。而那兩個男子,都是中年。看模樣像是那女子的護衛。

「沈虎叔叔,沈彪叔叔,你說我們這一番,是不是沒有希望了?」那美貌女子怯怯說道。

其中名叫沈虎的中年男子,支撐著玄力光罩,開口道:「郡主不必擔憂,我等但凡有一口氣在。必定護衛您周全。」

另一個男子叫做沈彪,也安慰道:「小郡主,我等捏碎了小王爺給的示警玉符,想必他很快就能趕到此處,將我等救下來。」

那小郡主低低一嘆:「剛剛那癩蛤蟆與另外一頭妖獸隔空對話,似乎是要去那一頭妖獸處。合力殺死一個敵人。也不知道那人是誰,是否能逃過這一劫。」

沈虎說道:「這九眼金蟾,實力極強,那一頭與其對話的妖獸,應該也不弱!它們合力攻殺。恐怕那人凶多吉少了。郡主,眼下最重要的是您自身的安危,不用為他人擔憂。」

「說起來,還是多虧了那個人……若非他將九眼金蟾引走,我們這會兒說不定早已成了那癩蛤蟆的點心了。」沈彪有些感慨。

忽然間,三人周圍的一圈碧火,彷彿失去了主導者一般,竟然熄滅了!

「什麼情況,碧火熄滅了?」

「不知道……有可能,是那九眼金蟾死掉了!」

沈虎、沈彪二人大為興奮,不過旋即想起了一件事,兩人的臉色又垮了下來。

「雖然碧火已經熄滅,但我們剛剛中了九眼金蟾的碧火毒氣,現在還是動彈不得,根本無法逃走,更不用說採摘藥材了。」

三人相顧苦笑,九眼金蟾的碧火中蘊含麻痹神經的毒氣,他們連抬起手指都很費力,更不用說移動了。

「我們只能在這邊等待,好在這毒性有一定的持續之間,我估摸著,一個時辰之內必定會解除,」沈虎嘆息道,「如今,我們只能祈禱,在恢復行動能力之前,不會有什麼危險性的怪獸過來。」

僅僅是一炷香的時間,東南方的天際風聲大作,一道彩光倏忽射來,隨即停在了三人頭頂,半空之中!

那人身高八尺,渾身肌肉虯結,閃爍著暗金色的光澤。三人勉力仰頭一看,都為這個人的壯碩程度而吃驚。

「這位道友,我們是大雍皇族,路王府的人!麻煩救我們一救,日後必有厚報!」沈虎高聲說道。

這壯碩男子,自然就是化身南霸天之後的許陽!他見到這三人的尷尬情景,稍一思索就明白了他們的處境,不由微微一笑。

「原來如此,這三人中了九眼金蟾的毒氣,動彈不得,這才乖乖地留在原地,沒有摘走九眼金蟾守護的寶物……」

許陽的眼神,轉到了那一株青翠欲滴的藥材之上,不由微微一動:「好強的生命氣息!這一棵藥材,就算不是聖葯,恐怕也相距不遠。以這一株藥材為主葯,絕對能煉製出超過逆陰轉陽丹品階的療傷寶葯,這就等於多了一條命!」

許陽身軀冉冉落下,他首先取出一隻玉匣,將那綠色藥材摘下,放入匣中,然後以玄力封禁起來,以免生命氣息流逝。

「喂……那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那路王府小郡主小聲說道。

許陽斜睨了這三人一眼,淡淡說道:「這一株寶葯,是九眼金蟾守護。若不是九眼金蟾被另一頭妖蟒拉過去一同對付某家,你們三人,此時還有命在?」

「原來九眼金蟾是過去對付你的!」沈彪驚訝道,「碧火熄滅,想來那九眼金蟾,已經死了?」

許陽沒有答話,不過他瞭然的表情,卻告知了三人一切。 「嘶……」三人都是一陣心悸,沒想到讓他們費儘力氣也無法戰勝的強橫妖獸,居然被這粗壯青年,輕描淡寫地擊殺。

這下子,就算是不通世事的小郡主,也不敢再提那一株寶葯的事情。

「還請這位同道救一救我們。」沈虎低聲說道,他心中默默念了一句:就算不救,也不要加害。

許陽剛要開口,忽然眉峰一皺,向北方的天空看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