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太初道火,可以助你修煉,成與不成就看你個人造化。”沒好氣地說道。

“太初道火?”戰天歌眸光閃爍,燦若星河,興奮不已。

…… “不是我吹牛說大話,這太初道火,普天之下,只有我能掌握。”二狗子又恢復那種侃侃而談,一句話能說翻天的表情,自吹自擂。

“能夠在太初境內演化道火,我可是首屈一指的。”

“太初境?”戰天歌不明所以,皺眉問道:“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境界嗎?”

“咳咳,太初是鴻蒙天地未開,一切處於黑暗之中的時候。”二狗子差點被戰天歌的話給淹死,本來已經做好接受戰天歌羨慕嫉妒加驚訝的稱讚,但卻換來一副我不知道你快說的姿態,他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這也算是當時能看到光明的火種。”二狗子說道:“在最陰暗的時代做出這番成就,真乃前所未有,亙古第一。”

“太初境如今還有遺址嗎?帶我去瞧瞧。”戰天歌問道。

“你……我真是被你氣死了。太初境已經過了,它是最黑暗的時代。那個時代別說是你,就連那些古遺種都沒有,這世間還不存在呢。”二狗子真想一尾巴給戰天歌來一頓狠的,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在戰天歌身上非但沒有找到任何優越感,反而總被氣得想吐血。

“那豈不是比元古時代還早?”戰天歌所知的今時今日乃是上古時代結束很多年後,而上古之前是太古,再之前就是荒古,最後是元古。這四個大時代,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雖然有了大變,但一些古老的遺蹟的寶物還是被傳承了下來。既然太初乃是一個黑暗的大時代,在那個時期應該還有物事遺留下來。

因爲二狗子就是最好的證明,太初道火都給它弄出來了,可以看出這傢伙來頭不是一般的大。

“應該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二狗子不耐煩道:“好了,別說這太初境的問題,我來給你討論一下太初道火的威能,好讓你有個心裏準備。”

戰天歌點頭,沒有再打斷二狗子接來下的話。雖然疑雲滿腹,但知道如今不是找追根溯源的時候,必須儘快突破境界爲好。

太初血精與太初道火不知會有什麼聯繫?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可現在卻只能強行埋在心裏。

只聽二狗子鄭重其事地說道:“天地間有四大神火,皆是天下最爲神祕的至寶,得之者必能掌握世間無窮神力。”

“這四種神火,能焚燬天下萬物、燒盡世間一切。都是天地未開、混沌未明,在黑暗中所生成的無上神焰。”

“而我恰好得其一,此火在手,天下我有。”它聲音有些飄飄然,自鳴得意道。如果再有人誇他幾句,簡直可以拖着笨重的身體飛起來了。

“太初道火非常神祕,當年我得到他可是費了好大力氣,差點死在它手中。好在我機靈過人,加上我這一身厚實堅韌的皮肉,才勉強躲過一劫。”

“當年那一戰,可以說是驚天動地,鬼哭狼嚎。爭奪這太初道火的各族強者,數不勝數。”

“但他們和我相比,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不過咱也不是沒腦子的人,曉得太初道火實在太可怕,我就先讓他們搶奪。最後等那些個自詡唯我獨尊的傢伙死得差不多了,我再出來收服,輕而易舉就讓我搞定這天下最難搞的事了。”

“我真是絕頂聰明的天才,無人能及,天下罕有。”

戰天歌一腦門子黑線,怒髮衝冠。聽這話越聽越覺得不對勁,他還以爲二狗子真會給他講解一下太初道火的厲害之處。可誰知道完全變成吹捧自己,把自己的“豐功偉績”給抖摟出來。

最可氣的是把無恥說的那麼大義凜然,義正言辭。完全不知道無恥二字的含義。

然而最讓戰天歌想抽他的是這混蛋說話時,完全忘乎所以,估計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了。每說一句話戰天歌就感覺像洗了一次澡。整個身子被噴了幾大灘唾沫星子,渾身溼漉漉的,全是口水。

二狗子直接無視戰天歌如欲吃人的眼神,想在最短時間把自己的蓋世功名一口說出來,不吐不快。

“我有個讓天地黯然失色,使世間震驚的偉大念想。你知道是什麼嗎?”二狗子輕撇了戰天歌一眼。

戰天歌如蒙大赦,心道:終於給我逮着說話的機會了。看我怎麼收拾你丫的。

但嘴還沒張開,二狗子又開始噼裏啪啦,如同放鞭炮般說個不停。

“看你小子也猜不到,我這構想說出去驚天地泣鬼神,那就是我一定把四大神火全部收歸所有。”

“四大神火啊,說出去都讓人不寒而慄。試問天下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有這番魄力和實力?”

“咦?你怎麼了?我沒釋放威壓啊。怎麼才說幾句話就把你給嚇得大汗淋漓,狼狽不堪。”

“唉!不是我說你,雖然我威武霸氣,無人敢當,但你也不至於這樣膽小吧?你……”

戰天歌實在受不了這混蛋無休止地嘮叨,暴喝一聲:“給我閉嘴,否則老子宰你烤肉吃。你還能再無恥一些嗎?”

“喂,你這傢伙怎麼說話呢?”二狗子十分不滿,惱怒威脅道:“要不是看你有些特別,早就把你吃了。”

“你還是別認爲我特別,就把我當一普通人得了。”戰天歌氣得俊俏的臉都有些變形了。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計較。”到現在二狗子還不知道戰天歌爲何會如此生氣,那真是白活了。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主動服軟。

戰天歌也不想跟這傢伙計較太多,若是硬要吹毛求疵,他早就被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給煩死了。

以後指不定二狗子還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怪毛病,錙銖必較太多,他也沒那個心思。

“你要想清楚了,我這太初道火可完全不認人的,一放出來,連我想要收回都困難。”二狗子沒有再說他的偉大戰績,而是嚴肅地提醒戰天歌。

“無物能禁得住它的煅燒,許多東西剛被它碰到,就化爲飛灰,神魂抹殺,整個人就消失在世間,不復存在。”

“我可不是嚇你的,它的威力甚至比我說的還恐怖。”

“嗯,我自有分寸,你只要一點點釋放就可以了,別一下子全弄出來,我命再大也經不起你這樣折騰。”戰天歌說道。

“好吧,這是你自己要的,到時可別怪我。”二狗子生怕背黑鍋,趕緊說道。

“開始吧。”戰天歌嚴陣以待,運轉元極經功法,把丹田之內的元陽之力激發出來,將之緊緊包裹住己身。而後先天罡氣也自動防護起來。

他相信源天珠留在體內的神印連萬道雷電都能應付自如,區區這太初神火,怎可阻擋不了。

有了這層巨大保障戰天歌纔敢冒這麼大的危險。

他沒傻到拿自己生命去開玩笑,到時豈不是死得太冤枉了。

“轟!”

只聽一聲悶響,一絲如發線般細的火苗從二狗子嘴中噴出來,緩慢衝破戰天歌的防線,將他身體覆蓋。

“噼啪!”

剛觸碰到肌膚的那一刻,戰天歌痛得差點叫出聲來。只見他面目猙獰,咬牙切齒。額頭上冒冷汗,豆大的汗珠順着臉頰往下掉。

臉色慘白至極,大口喘着粗氣,彷彿已經虛脫無力,整個身子被完全掏空。

這種痛苦,他生平少見。剎那間生出死志來,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

即便是被八大勢力及天下人追殺他都沒有這麼看不到希望。但在太初道火剛進入身體的那一秒,他覺得整個世界好像已經黑暗了,完全看不到黎明前的曙光。

重生之男神駕到 戰天歌根本沒想到太初道火這麼可怕,他還是低估了它的威力。若不是體內神印起了防護作用,在關鍵時刻保住他的性命,否則瞬間就能讓他形神俱滅,屍骨無存。

“你沒事吧?”二狗子收回太初道火,看着臉色蒼白的戰天歌數落道:“你小子命真大,嚇得我腿都發軟了。”

隨即打退堂鼓勸說戰天歌道:“要不咱就別弄了,你還是安安心心利用丹田內的骨之魂力打熬得了。”

“照這樣下去,你沒死,我先被你嚇死了。”

“不行,開弓沒了回頭箭。”戰天歌堅定地說道,眼睛裏沒有半點波瀾,鎮定自若。

“你……”二狗子給了戰天歌一個大白眼,這傢伙真是太倔強了,一言既出,就算是荒古兇獸都拉不回來。

“再來。”戰天歌整裝待發,這次他試着接受,不能一味地抵抗。就好比治水一般,在乎堵與疏二字。

山洪暴發,想堵也堵不住。最主要的是疏通,把山道疏通,洪水順流而下,水患會很快得到緩解。

就好比一個人撒謊一樣,爲了掩飾一個謊言,必得編造無數個謊言來遮蓋這個謊話,然而事情終將有敗露的時候。

所以找問題,要從源頭抓起,找到了出問題的地方,纔好對症下藥。

戰天歌試着運轉丹田內的魂力,以打頭陣的方式,先按傳統的方法熬煉骨骼中前十二個命輪。

骨骼內的三十六個命輪,正好照應人體穴道的三十六個死穴。只有衝破死穴的氣旋,以力劃開封閉的穴道,將火元力導進穴道中淬鍊骨骼,直至把命輪熬煉完畢爲止。

死穴分佈在頭頸、胸腹、背腰骶以及上下肢幾個地方。頭部乃是靈海所在地主導元魂,而胸腹離心臟比較近,他也不敢大意。

因此將主意打到背腰骶和上下肢上。背腰骶有八個死穴氣旋,上下肢則有五個。而在背腰骶的八個穴位中有六個屬於足太陽膀胱經,兩個則在督脈。

但在督脈上的命門穴和尾閭穴又有很大差異,命門穴相當於胸腹死穴中的鳩尾與巨闕二穴。不可輕易觸及,否則便會萬劫不復。

是以戰天歌打算先把命門穴擱置,將四肢與背腰骶合共十二穴熬煉。

他一點點導引丹田內的魂力試圖衝破四肢的五個穴門。首先從腳底的涌泉穴開始,之後是三陰交穴,一直往上衝最後到肩井穴。

運轉丹田內的魂力,果然順暢許多,而且危險性小了很多。

“噗噗噗噗噗……”

幾聲巨響之後,穴道的氣旋完全被打開。戰天歌大着膽子將太初道火的幼苗引入骨骼命輪中,開始燃燒起來。

他咬牙堅持着,即便痛得死去活來,也也要強忍着千刀萬剮,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時間過得很慢,彷彿在這一刻停止轉動。他聲音低沉,咬緊牙關堅持。

“我必須堅持住,不能就這麼放棄了。”戰天歌臉色扭曲變形,沒有了人樣,鮮血和着汗水一同流出來。

“轟隆……”

突然一聲驚天巨響,戰天歌腦還中彷彿有一道雷鳴響徹靈海。

“噗!”

他臉色大變,五臟六腑翻騰,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鮮血。險些暈死過去。

“你怎麼了?”二狗子被戰天歌的模樣嚇了一跳,驚聲問道。他覺得戰天歌就是個瘋子,連命都不要了。

“沒事,繼續,不要停。”戰天歌咬着牙喝道。

二狗子無可奈何,只得再次祭出太初道火。

周圍的空氣彷彿已經停止流動,戰天歌猶如一尊參禪打坐的老僧。四肢和背腰骶的十二個穴道氣旋內不停涌入絲絲太初道火。

戰天歌面目猙獰,痛不欲生,好像被人五馬分屍或是摔到懸崖谷底,粉身碎骨般苦痛,苦不堪言。

“砰砰砰砰……”

一聲聲如氣泡炸響的震動,戰天歌骨骼內的十二個命輪逐一突破。

“成功了?”二狗子目瞪口呆,眨了眨眼皮,難以置信。能夠承受這種比死還痛苦的疼痛,可以想象非得需要大毅力不可。

“呼!應該算成功了,我先鞏固境界。”戰天歌虛脫無力,滿頭大汗。一張臉蒼白無比。四肢和背腰骶鮮血淋漓,穴道口不時冒出火焰。

…… 戰天歌閉上雙眼,仔細體悟剛纔所經歷的一切。至今還心有餘悸,彷彿從鬼門關走了一遭。

二狗子之所以不可思議,那是因爲他能夠看出戰天歌骨骼上的命輪,被一團火苗纏繞,這是一種能量,正源源不斷地提供給命輪,使其不間斷地運轉。

而一般修士骨骼上的命輪在突破之後, 只有幾縷淡淡的力量縈繞。要隨着實力的提高,命輪纔會被完善,從而纔有如泉涌般的力量。

可戰天歌卻省了這段過程,命輪中有連綿不絕的力量充盈,形成一個小小的泉眼,正不間斷地吸收丹田和外界的魂力。

但這個現象,很少有人能看得出,一是修爲限制,二則是二狗子雖然長得矬了些,但自己卻有着非一般的能力,才能窺探出一二。其他非本人想要探視,恐怕要費很大力氣,且還不一定能看出什麼端倪。

命輪的修行,關乎身體寶藏的開啓,只要命輪強大,開闢的元府纔會驚人。有的人雖然熬煉了命輪,也突破到闢元境,但想要開闢元府,卻是根本不可能。

能開闢元府的武者那都算是天才了,若說命輪是修士武者的第一道坎,那麼元府就是他們的死結,只有打開死結纔能有所突破。

是以纔有那麼多人停留在淬骨境,遲遲突破不了。不是他們不願突破,而是就算晉升了,不能開闢元府還不如停在淬骨境。

這樣還有一絲希望,爲闢元境打牢基礎,一舉開闢出元府,有了元府才能真正踏上修行之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