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呢!”

魏明回覆完忙又補充了一句道:“不過已經有女朋友了!”

這次,足足過了好一會兒,于敏纔回信道:“那恭喜你啊,相信她應該非常漂亮吧?”

魏明猶豫着,半晌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

恰巧在這時電話響起,他便乾脆接通了電話。

電話是王會長打來的,一開口就詢問宋時明月盆景的情況。

魏明也不囉嗦,直接就一張照片發了過去,讓王會長自己看。

“太好了!”

王會長在興奮的同時道:“你現在有沒有空?有空的話立即帶上盆景過來,到了給我電話!”

一聽這話,魏明豈會不知道是盆景買賣的事情有着落了?

因而想也不想,他便駕着機船上岸。

“王八蛋,在老子正對門兒開飯店也就算了,老子開海鮮城你也開海鮮城——擺明了跟老子做對是吧?”

Wωω _tt kan _C O

正在裝修的真味海鮮城飯店前,孫鬆正在對着一羣裝修工人們破口大罵道:“少跟我廢話,你們立馬把你們的老闆叫過來,老子倒要看看他倒是是誰,居然跟老子這麼對着幹……不把人叫過來,你們今兒別想開工!”

“孫老闆,你這不是爲難我們麼?我們就是幫人打工的……”

“就是啊孫老闆,你要有什麼不滿你到時候跟老闆談,別耽擱我們幹活啊……”

一羣裝修工人無語的跟孫鬆掰着嘴皮子,並威脅着要報警……

“你以爲老子多怕是不是?”

孫鬆嚷嚷着道:“有種你就報警啊,你看老子怕不怕!”

“不怕的話那你還廢話個毛啊,上去動手啊……”

胖胡在人羣中慫恿着,像是生怕孫鬆不敢砸一般。

“找你半天了,原來在這兒看熱鬧呢!”

來拿車鑰匙的魏明拍了胖胡一把,沒好氣的道:“你可別忘了你也是飯店的小股東,居然慫恿人動手去砸自家的店——你也真夠可以的!”

“現在這年頭,你難道還擔心他真要砸了還能跑了不成?”

胖胡奸笑道:“他真要敢動手,不告的他把咱們的裝修費都給賠出來,我就改名跟他姓孫!”

“行了行了,別吹了!”

魏明沒好氣的笑道:“趕緊去把鑰匙拿給我,我還得去辦事呢!”

“有那麼急嗎?不再看會兒好戲?”

確定魏明對如癩皮狗般撒潑耍橫的孫鬆沒有半點興趣之後,胖胡才一邊回家一邊道:“現在飯店才裝修,姓孫的都已經快要氣瘋了,等開張的時候這傢伙知道飯店居然是咱們開的,你猜他會不會當場氣死?”

“這種王八蛋,真要氣死那就便宜他了!”

擅少對人如此惡毒的魏明想到孫鬆的行徑,忍不住咬牙切齒的道:“所以相比氣死,我更希望看到這王八蛋被咱們擠到破產,窮困潦倒,也嚐嚐當初咱們被他擠兌挖苦是個什麼滋味!” 吞天帝尊 “魏明啊,你小子可是真有辦法啊!”

看着眼前鬱鬱蔥蔥的宋時明月盆景,王會長佩服的五體投地道:“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你不但讓這盆景起死回生,而且還長的如此茂盛——你是怎麼做到的啊你?”

“獨家之祕,至於究竟是什麼,會長你就別管了!”

自不會告訴王會長,自己乃是利用仙法一般的青木經才讓宋時明月起死回生的魏明推託兩句,這才喜滋滋的道:“賣家那邊有沒有說打算給咱這盆景出多少錢啊?會長你給交個底!”

“要馬祕書看中了,至少也不會低於這個數!”王會長豎起了四根手指頭。

“四百萬?”

確定這個數目的魏明掰其指頭一算,自己固定五十萬,剩下的三百五十萬平分——那就是二百二十五萬!

“一萬塊錢的本錢,變成了二百二十五萬!”

確定數目的魏明是眉開眼笑,樂的是嘴巴都裂到了耳根子。

“瞎高興啥呢?哪裏有那麼好賺的錢啊?”

王會長沒好氣的白眼道:“錢要全都給了咱們,那人馬祕書咋辦?就前前後後的跟你白忙活了?要人真看上了,這四百萬裏得給馬祕書一半,剩下的一半那纔是咱倆的!”

“……”

魏明聞言頓時無語,畢竟四百變兩百,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在想到即便如此,自己也能分到一百二十五萬的時候,他便看開了……

說到底,除開成本的一萬,剩下的一百二十多萬,那就是白撿的!

他還有什麼可以不滿足的?

就在覺得撿了一百多萬也不錯的時候,魏明忽然卻是眉頭一皺,看向王會長道:“剛剛會長你說萬一馬祕書看上了——這話啥意思?”

“還能什麼意思呀!”

王會長嘆氣道:“這種大肥肉,你以爲就咱們想吃啊?參與競爭的人,那可多了去了——上次那林景春跑前跑後的請人吃飯,你以爲是爲啥?”

“我還以爲已經定了呢!”

聽到競爭居然這麼大,魏明便有些忐忑,生怕這盆景賣不出去。

“無論如何,咱們先去試試看!”

王會長道:“能賣出去那是最好,要買不出去,那咱們以後再找機會——總之有我在,這盆景怎麼都不至於砸你手裏!”

聽到這話,魏明總算安心不少,幫忙裝車之後,便由王會長帶路而去。

於此同時,在市區某處的展廳內,十幾盆各種盆景正被擺放其中,或古色古香,或造型奇特……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居於正中的那崖柏盆景了。

不但樹質乃是懸崖之上久經風霜,百年也不一定能長不到一寸的崖柏,其造型更是天然形成仙鶴銜桃之狀,和盆景之名仙鶴獻壽緊密呼應,可謂相得益彰。

“有林老闆你這仙鶴獻壽在,我們這次怕又是白忙活咯!”

“林老闆,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你,弄到了這麼好的盆景也不知道跟我們打聲招呼,要早知道你帶來了這麼好的寶貝,咱們也不至於過來這麼折騰啊……”

一羣老闆是又羨慕又嫉妒,半真半假的抱怨着。

“我這仙鶴獻壽,也是剛剛得到不久,就算想跟你們打招呼,那也沒機會啊!”

林景春一邊假惺惺的叫曲一邊道:“再說了,現在馬祕書和領導還沒來,萬一他們就是不喜歡我這仙鶴獻壽,偏偏就喜歡你們的盆景呢?萬一我讓你們別來了,那不是讓你們錯過了一大筆錢?”

“聽起來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道理!”有人附和。

“本來就是這樣嘛——咱們這些玩盆景的誰不知道,這寓意再好,藝術價值再高,那也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能不能成交的關鍵,最終還是得看金主那是不是喜歡,對吧!”

聽林景春這麼一番長篇大論,在場人等皆深以爲然。

卻不知道林景春心裏則在罵他們傻逼,畢竟對這次的盆景買賣,他是下足了功夫……

不僅僅是充分打聽到了領導的喜好,並知道領導現今是壽誕將近,同時更是已經私下和馬祕書達成了協議!

總之一句話就是,別說現場的盆景就沒有誰是在哪方面都沒有跟他的仙鶴獻壽盆景相比的,就說真出現了比他的仙鶴獻壽更好的盆景……

林景春也有絕對的把握,自己的仙鶴獻壽會成爲最終的贏家。

就在林景春得意洋洋的想着這些的時候,門前方向卻是傳來了一陣轟叫之聲,更有搶先看到的回頭衝着林景春道:“林老闆,外頭又來了一件極品盆景,這下你的仙鶴獻壽,可算是有對手了!”

“求之不得呢!”

勝券在握的林景春滿臉大度,做出一副高手寂寞,沒有挑戰不刺激的表情……

不過下一瞬,在看到那盆景的真容之時,林景春立即就愣了,結結巴巴的道:“這,這是……”

“這是宋時明月啊!”

進來的王會長笑道:“一個多月前才被你給賣出去,你不會忘了吧?”

“我當然知道這是我那盆宋時明月!”

林景春沒好氣的道:“可當時這宋時明月已經死了啊,怎麼現在會長的這麼好?”

“因爲我這個傻逼有將快死了的盆景救活的祕法啊!”

魏明從盆景後露出腦袋嘿嘿笑道:“林老闆,說起來我可得謝謝你啊,要不是你肯以一萬塊的高價將這宋時明月賣給我,我怕是就得錯過今兒這場盆景界的盛會了……”

“這麼古韻馨然,氣度高雅,藝術價值無可限量的盆景,居然只賣了一萬?”

聽到這話的衆人紛紛瞅着林景春,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道:“這不太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啊,當時我可在場呢!”

王會長笑道:“當時賣完了,林老闆可還一邊數錢,一邊罵人小魏是傻逼呢……”

聽到這話,衆人便立即明白了剛剛魏明爲什麼說自己這個傻逼有祕法將快死了的盆景救活這話了!

“將價值數百萬的盆景以一萬塊的劈柴價就買了,還以爲人家是傻逼……”

“光是這樣也就算了,畢竟人都有走眼的時候,最搞笑的是現今還拿着這一萬塊錢買來的盆景,跟他花了一百多萬重金購置的仙鶴獻壽打擂臺——這特麼,簡直丟人都丟到姥姥家了!”

一衆人等低聲議論着這些,竭力的憋着笑……

但因爲事情實在是太過滑稽,最終也不知道是誰先笑出了聲,最後整個大廳便開始鬨堂大笑! 哈哈哈……

在陣陣鬨堂大笑之中,林景春是臊的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給鑽進去……

看向魏明和王會長之時,就更是恨的咬牙切齒道:“得了便宜還賣乖,合着你們是故意來給我姓林的難堪了是吧?”

“林老闆,你這話說的!”

魏明笑道:“當初可是你自己將盆景賣給我的,我沒逼你吧?今天我來,就是想用這盆景換點錢花而已,怎麼就讓你難堪了呢?

要你真覺得難堪……”

魏明拉長着聲音道:“那也是你自找的,和我無關——大家夥兒說說,是不是這麼個理啊?”

“的確是這麼個理兒!”

一衆人等紛紛附和道:“林老闆,自己眼力勁不行那就要認栽,別拉不出屎來怪茅坑——那可就沒意思了!”

“你看,大家夥兒可都這麼說!”

魏明哈哈大笑,然後才盯着林景春壓低聲音道:“之前給你錢賺你還罵我二逼,現在林老闆你覺得你跟我,誰纔像是二逼啊?”

“姓魏的,算你狠,不過你也別得意的太早!”

想到爲了確保萬無一失,自己不但對馬祕書提出的要求全盤答應,甚至還提前偷偷塞給了對方五十萬現金,林景春獰笑道:“雖然在宋時明月盆景上我姓林的的確是載了,但如果你以爲你還能靠着這盆景踩着我林景春的仙鶴獻壽做成今兒這單買賣——你那是癡人說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