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煜找了個樹叢一下子鑽了進去。

這些是蛇但也是妖獸,陳煜可沒有興趣用自己的命去試驗這些毒蛇的視力。

“這些蛇爲何會圍聚在這裏,我沒記錯的話蛇可不是什麼羣居動物。”陳煜把自己藏好確保不會被這羣毒蛇給發現後。

便饒有興趣的觀察着這羣毒蛇。

陳煜剛進入樹叢藏好沒多久,那羣毒蛇便運轉起來。

成千上萬條蛇一齊活動起來,地上密密麻麻的在地上爬動着,嚇了陳煜一跳,陳煜還以爲自己暴露了,這羣毒蛇發現自己了。

陳煜見那羣毒蛇雖然爬動起來,但那只是就在原地形成一個圈的爬動,蛇羣內部逐漸騰出一個空地出來。

突然陳煜感覺眼前一黑,等陳煜反應過來才發現眼前出現了一個巨獸。

應該說是巨蟒比較恰當。

一條身寬數十米的巨蟒,至於有多長就不知道了。

巨蟒剛出現便一下子騰空停留在蛇羣讓出的那片空地中,萬蛇便頓時安靜下來,蛇頭朝着巨蟒的方向低伏,如同在朝拜巨蟒一樣。

萬蛇朝拜!看起來氣勢煞是驚人。

“金剛巨蟒,看這體型和氣勢還是一隻即將進化成凝丹大妖的金剛巨蟒!”

“沒想到封魔林傳言中的金剛巨蟒竟然這得存在,而且還馬上就要進化成了凝丹大妖的存在!不好,它發現我了。”陳煜剛纔因爲太過於驚訝導致泄露出了一絲氣息,頓時被金剛巨蟒發現了。

陳煜見金剛巨蟒碩大的蛇眼朝他望去,頓時暗叫不好,真氣運轉,連忙朝封魔林外圍退去。

金剛巨蟒本來就是先天中極其強悍的存在,配合它那龐大的身軀威勢更是逼人。

如今這頭還是即將要進化成凝丹大妖的金剛巨蟒,那更不是陳煜可以力敵的,更何況金剛巨蟒身旁可還有着上萬頭毒蛇。

陳煜升不起一絲力敵的心思,直接朝着來時的路飛掠出去。

嘶!聲音如同炸雷,帶有一絲憤怒。

如今正是這金剛巨蟒即將進化的關鍵時刻,它不容許出現任何一點威脅,那怕是眼前這個人類在他看來如同螻蟻一般也不可以。

爲此它甚至已經驅逐出整個封魔林大部分妖獸,還喚來上萬條毒蛇護在身旁。

隨着金剛巨蟒的聲音傳出,上萬條毒蛇分出三千條毒蛇齊齊朝着陳煜追去。

它們勢要把這個打擾王上進化的威脅給去除掉,陳煜全力爆發下直接快速朝着外圍突破而去,一刻都不敢停留,回頭見金剛巨蟒並沒有追來陳煜頓時鬆了口氣。

只要金剛巨蟒沒有追來,那麼那些毒蛇即便再來多少,陳煜也還有着一些生路。

但若是金剛巨蟒親自動手的話,那陳煜甚至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我說爲什麼這封魔林資源變的極其稀少,原來都是被這金剛巨蟒取走用作突破凝丹大妖做資糧了。”

凝丹上下可是一道門檻,不管是對人類還是對妖獸都是如此。

凝丹之下的境界只能夠算是武者,只有真正進入凝丹境界纔算真正的開始修真,開始修道。

妖獸更是如此,妖獸若是從先天境界進入凝丹境界的話,那得經歷一道二一天劫。

二爲兩道考驗肉體修爲的劫雷,而那個一的話則值得是考驗識海精神力的劫雷。

唯有通過二一天劫,妖獸才能算是通過天地考覈成爲凝丹大妖。

而人類修煉到凝丹境界的時候卻不需要渡劫。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

既然妖獸天生肉身強大自帶異能,那肯定要接受更多的考驗。 而人族天生肉體柔弱,相比妖獸來說並無長處,天地當偏袒之,所以突破到凝丹境界成爲凝丹大修士倒是不需要渡劫。

此乃均衡之道!

當然二一天劫雖然只是修真之路最低級的一處天劫。

但天威浩蕩,豈是那麼容易就能通過的。

這金剛巨蟒如此兇悍肯定收颳了整個封魔林的資源,準備妥當後纔敢進行突破。

陳煜再次回頭望去。

只見身後無數條毒蛇在這樹林間爬走,朝着自己追來。

陳煜輕輕一笑,從儲物手環中拿出一把長劍。

紅狐劍法!

紅狐真意受到牽引,帶動着紅狐劍法的施展。

一時間整柄長劍散發着詭異的紅光。

一股炙熱感纏繞在劍身,在這毒瘴中顯得朦朧十分。

陳煜轉身斬出這一劍後便繼續轉身朝着外圍繼續奔去。

蛇的速度十分之快,即便剛纔陳煜的動作無比流暢迅速,但還是被那羣緊追而來的毒蛇一下子拉近了啊距離。

在陳煜的精神力感知下這羣毒蛇距離只有一百二十米左右。

而之前的一記紅狐劍法纔不過斬殺了百來只毒蛇而已。

“始終纔是地階修爲,攻擊的範圍還是太過狹窄。”陳煜呢喃了幾句,腳步也不停歇繼續朝着外圍奔去。

沒多久陳煜便衝出了毒瘴,回到了之前傳送而來的那片楓樹林之中。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這時候毒蛇距離陳煜最近的也只有五十米左右的距離了。

“這毒蛇爬行的速度比我快多了,可惜我沒有一本好的身法。”

在世俗界的時候陳煜遇到的都是打不過自己的修士,大多爲黃階玄階修士。

就連地階修士也沒遇見幾個。

那時候奔雲步這門身法倒是夠用。

而到了修真界陳煜只和鬼手動過手,其他時間都沒有動過手,畢竟自己這水藍仙門的上使大人的名號導致自己也沒人挑釁。

那時候也不需要用到身法。

可到了這登仙門祕境中遇到這羣毒蛇,陳煜的身法短板算是**裸的呈現出來了。

陳煜暗暗下決心,等到登仙門考覈之後要想辦法弄一本高級的身法,把自己身法上的短板給彌補起來。

如今自己的攻擊上有了紅狐劍法,肉體防禦上也遠超同屆修士。

精神力更是強硬算是陳煜的一大長處。

那可是比擬凝丹大修士的精神力,而且凝練完紅狐魂後精神力的質量也比普通的精神力更加好。

唯獨這身法上算是有所欠缺。

須知一個木桶他的容水量是有他的最短一塊木板決定的。

如今陳煜就是這種情況。

儘管攻擊在強,肉體再硬,精神力再出衆,遇到那種擅長速度的修士,若是速度跟不上別人,攻擊也打不到別人。

那就算攻擊在強又有何用。

咦!陳煜發出一聲驚歎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去。

只見那羣毒蛇停留在毒瘴內,並未踏入楓樹林中。

“是怕楓樹這種捕食性靈植所以不管出來嗎?”

陳煜搖了搖頭打消了這個猜測,之前陳煜斬出一道紅狐劍氣,可那些毒蛇卻躲都不躲避直愣愣的朝着陳煜衝去。

一副致死不罷休的樣子,很顯然單單只是楓葉這捕食性靈植並不能阻止它們要殺死陳煜的瘋狂念頭。

“那麼就是金剛巨蟒馬上就要進化了,他們得趕緊回去護主。”

也是自己再怎麼樣,對於金剛巨蟒的威脅實在不大,不看人家金剛巨蟒也沒有追過來。

那麼放棄追捕自己而回去守着金剛巨蟒那就是最正確選擇了。

要知道就算金剛巨蟒度過了二一天劫成就凝丹大妖,可度完天劫後也會有一段虛弱期。

天劫可不是那麼好度過的。

“那麼自己要不要看看,看看能不能撈到什麼好處。”陳煜心裏閃過這個念頭。

這整個封魔林的資源都在金剛巨蟒那,那可是整個險關所蘊含的資源啊。

只要漏出一點便足夠陳煜享用了。

“富貴險中求,更何況這金剛巨蟒能不能成功突破都是一回事!”陳煜心裏發狠,下定了決心後便再次一頭栽進了毒瘴之中,朝着之前金剛巨蟒所在的位置飛掠而去。

“金剛巨蟒若是突破失敗了,那我便搶奪剩下的資源,若是突破成功了那我就直接退去,凝丹大妖不是我能對抗的,那怕是一隻剛剛突破還處在虛弱期的凝丹大妖。”

陳煜一邊飛掠一邊在心裏暗暗規劃着。

這不是慫,而是凝丹境界和先天境界可是天地之別。

就算是一頭虛弱期一身實力只發揮的出十之三四,但也不是陳煜可以抵擋的。

只怕一個照面陳煜就被打飛在地。

陳煜很快便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陳煜遠遠望去。

只見金剛巨蟒已經盤踞在了地上,周圍擺放着成堆的玄階靈藥。

毒蛇羣則遠遠的圍繞着金剛巨蟒。

天空中烏雲密佈,天一下子暗了下來。

昏暗的天空偶爾閃現出絲絲電光。

陳煜感受着天空中烏雲傳來的陣陣威壓,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些許。

“二一天劫要開始了!”

陳煜話音剛落天空中的威壓瞬間增強了許多。

金剛巨蟒也感受到了,一口朝着那堆成小山的靈物吞去。

一口吞下來,小山頓時縮小了一些。

轟隆隆!天空中那劫雲似乎威勢已經積攢足夠了,一道湛藍色的雷電朝着金剛巨蟒劈了下來。

金剛巨蟒發出一聲嘶吼!不退反進一頭朝着雷電衝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