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陽也是回到了自己宿舍,躺在牀上,一直思考着那個問題。

而此時,晉國房間之內,謝凡將謝羽的身軀擡上牀上之後,就是猙獰笑了起來,道:“弟弟,這次計劃成功不成功就是看你的了?”

而另一件屋子裏,神音摸着安朵的身體,道:“妹妹,現在可是要靠你了,你的魅力應該可以將這羣男人全都隕落吧。”

安朵嫣然一笑,道:“姐姐,清純太累了,哎,真不知道趙大叔爲什麼要裝扮成那樣。”

“沒事,一切跟隨計劃來就是了。”神音獰笑道。說完就是抱着安朵的身體,兩個人纏綿在一起。

當日,龍陽聽龐雲曾說過,晉國無緣無故來我楚國拜訪,其中必定有蹊蹺, 所以要倍加小心。

一直想這個問題,龍陽的頭都快要爆炸了,許久,纔是昏昏沉沉睡了下去。

第二天,武盟作爲東楚書院第一盟,當然是放在第一位。

此刻,武盟院落裏,晉國一行人與胡一菲,紫嫣龍陽等人走在一起。

這個時候,安朵看着東楚書院那麼多武盟弟子修煉,頓時就做了一幻想模樣的動作,道:“真厲害啊。”

有時候某種狀態太過了,就會令人起疑心。

太過清純的女孩子是最可怕的,晉國肯定不會讓這麼一個單純的孩子代表自己國家。

龍陽覺得這安朵一定有問題。

一聽到這話,趙廣彷彿抓到了話柄,就是笑着說道:“聽說楚國的青年都是才俊啊。”

龍陽一聽,就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就是道:“晉國青年更是才俊,而且個個都是如同安多這般美麗啊。”

龍陽說話時,特意將安朵這兩字加重了幾分語氣。

安朵的臉色一變,短短的異常之後,又是恢復了正常,道:“哎,我在我們國家都算下等了。”

龍陽聽到這,心中偷偷笑了起來,心想:“好你個臭女人啊,居然這麼能裝,終於暴露你了吧,清純女子那能有你般牙齒伶俐啊。”不過龍陽沒有將話說出來。

突然,趙廣笑着提議道:“龍盟主,要不然,我們各派一人戰鬥一場如何?算的上是切磋吧。”

龍陽在心中嘆道:“老狐狸啊,終於暴露你的意圖了吧,你要戰我就是不戰。”

於是,龍陽一臉愁容說道:“趙大哥啊, 這個事有點辦不到啊,我有點爲難啊。” 趙廣一楞,很顯然沒料到龍陽會這樣回答。頓時趙廣也是明白了,爲什麼東楚書院不讓其他人陪他逛了。

趙廣笑道:“怎麼說呢?”

龍陽咧嘴一笑,道:“趙大哥,我早就聽說晉國修煉者極爲強悍啊,我們學院若是和你們打,好不是在找虐嗎?”龍陽說話時,將那個找虐拉長了好幾個音。

趙廣不是傻子啊,就是打量着龍陽,心中暗道:“這小子年紀不大,腦袋卻是挺靈光啊,不錯。”

龍陽的意思特別明白,就是我們楚國不屑於出手,你們還是乖乖滾回晉國。

聰明人不用多說什麼,兩人自然明白。

趙廣也不好意思在說什麼了,對龍陽頓時有了敵意:“面前這小子雖然年紀不大,腦袋卻是靈活啊,羞辱了我們居然還可以這般淡定,有定力,看來此子不除,對於我們來日踏平楚國,可能是一個大阻力啊。”

而在他身後的安朵臉色都是變了,彷彿一幅要吃了龍陽的眼神。

龍陽微微笑着,臉上表情一點也沒有變化,心中暗道:“哼哼,裝逼啊,看你能裝多久。”

武盟很大,裏面放着許許多多的兵器。

趙廣和龍陽走在前方。

趙廣一看眼睛頓時放出亮光,趁着空隙就是向謝凡做了一個手勢。

頓時,謝凡就明白了,一股悄然無息的精神力就是涌動而出。

龍陽見狀,也是匆忙使用精神力,可是卻是有些遲。

頓時,在一旁擺放的兵器都是飛了起來,在空中轉動而來,而整擊的目標就是安朵和神音。

兩個女人頓時都是尖叫起來。

龍陽見狀,就是罵道:“我靠,真裝逼啊。”

魂痕二十八層的實力看到普通武器襲來,居然會叫,誰信啊?

這明擺着就是來打架的啊。

龍陽收回了精神力,也不管了,做好了打架的姿勢。

“千方百計不就是想打架嗎?要來救來,老子可不怕。一羣裝逼的。”龍陽心中暗暗道。

只見,刀劍鋒利就是向安朵砍去。頓時趙廣一掌就是劈過去,頓時,就是將那些普通刀劍震動成粉末。

龍陽看到這,暗歎道:“不錯,這等實力,真是了得啊。”

普通刀劍雖說凡鐵,可是也是有硬度的,剛纔那趙廣只是用魂力就是將那些武器震碎,看來魂力已經到了三十五層以上了吧。

趙廣擊碎武器之後,站在安朵面前,目露兇光,道:“龍盟主,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你們楚國要打仗嗎?居然是擊殺我晉國公主?”

“公主?”跟隨在龍陽身後的人都是念了出來。

龍陽也是愣住,沒想到這次居然是有個晉國公主來,看來肯定是有好戲了。

不過,龍陽最恨的就是趙廣這種裝逼的,但是自己魂力並不是特別強, 根本不夠趙廣打的。

能忍則忍,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先忍。

龍陽緊咬着牙,就是陪笑道:“不好意思,讓公主受驚了啊。”龍陽特地將驚字的音擡升了很高。

“誰今天擺的武器啊?”龍陽暴喝道。

突然,在人羣之中,走出來一個已經是風燭殘年的老人。

現在龍陽若是袒護自己學院的人,讓晉國這幫混蛋不滿意,那麼此戰是必須的,而黃老頭他們不在,打架贏的勝算爲零,所以龍陽決定顧忌大局。

“你擺的武器嗎?”龍陽假裝生氣喝道,就是一腳踩了過去。

頓時,一大腳就是將老者踢到在地,一股鮮血流了出來。

龍陽見狀,有點不忍,就是徐徐蹲了下去,抓起老者的衣領大聲吼道:“以後注意一點,”

而此時,一顆大還丹也是從龍陽的腰部遞到了老者的手中。

衆人都是爲龍陽的生氣而憤怒,在別國人面前這麼兇自己人,這不是壯他人志氣嗎?

龍陽對着老者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那是道歉的意思,然後才站了起來,對着趙廣笑着說道:“趙大哥,你別生氣,他們和你們不一樣啊,你就別和他們一般見識了,人和禽獸是不會有交集的。”

頓時,趙廣臉色都是變青了,看着龍陽真想把他捏死,可是龍陽卻不給他機會。

龍陽的話的意思是多麼明瞭啊,你們晉國的全是禽獸,你們這次的舉動我們不想跟你們一般見識。

安朵在也忍不住了,看着趙廣一次又一次受委屈,心中怒氣無處排放,就是拳頭緊握,想要和龍陽打架。

可是卻被趙廣攔住了。

整整一天,龍陽都是陪着趙廣等人轉變了武盟。

不過趙廣等人此次的目的也是沒有達到,他們豈會安心啊。

“龍盟主,聽說你們學院的獸盟也是不錯的,我正好也是馴獸師,不如明天我們去看看獸盟嗎?”神音妖嬈說道,挽起了那根本遮不住大腿的衣服,此刻春光咋泄。

龍陽連看都沒看一眼,心中暗暗道:“還真是不死心啊。也好。水來土掩,兵來將擋。”

“也好,那明日,我們就帶你們去我們學院獸盟看看。”龍陽喜悅說道。

趙廣等人得到明確的答覆,也是乖乖回去了,

東楚書院會議室之中,周楓和黃,章兩個老頭都在。

“哎呦,我給你說,今天那個混蛋趙廣吃的那個憋啊,現在想起來都好笑啊。”黃老頭說道。

“對,對,我一看那廝的臉色,就肚子疼。”周楓也是跟着笑道。

蔣晴兒道:“老周,老黃,龍陽這孩子是很不錯,但是我覺得這次晉國來並不是這麼簡單。”

此話一出,衆人都是不說話了。

“我贊同蔣師妹的看法。我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啊。”章老頭摸着鬍鬚沉吟說道。

“今天我打量了一下那兩小孩其中的一個,竟是爲發現任何生命波動。”

此話一出,周楓頓時覺得脊背都涼了一大截。

蔣晴兒是誰?是藥盟盟主,藥盟是幹什麼的?專門爲救人的,生命波動這中小兒科在二級煉藥師時,都是被她學過了,這麼多年的經驗肯定不會有錯。

這時,黃老頭纔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章老頭目光深沉,道:“走一步算一步,現在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舉動,也不能做什麼事?現在把所有的事都交給龍陽辦吧,我相信那個小子。”

其餘衆人聽到這話,都是點了點頭,畢竟現在他們唯一可以信任和使用的人只有這麼一個了。

趙廣房間之中。

“我靠,叔叔,你爲什麼要擋住我,我要和那個混蛋拼命?”安朵暴怒說道。

趙廣一臉愁容道:“你不是他對手?”

“什麼,我魂痕二十七層,他魂力程度也就是魂痕二十五層,我怕他?”安朵極了,冷哼道。

“但是你相信一個魂痕二十五層的人,可以做盟主,而且是關係到楚國未來的東楚書院,而且今天我沒有感覺到其他盟主的魂力波動?”趙廣沉吟說道。

“那麼說,那個小子纔是這次最危險的人物?”神音道。

趙廣點了點頭,道:“最初只能這麼認爲,我也搞不懂這羣老頭是怎麼幹的,也許,那小子只是一個紙老虎,又或許他是一個真正的惡魔。”

謝凡站了出來,就是道:“要不然我去試試他,”

趙廣聽到這話,猛然站了起來,道:“不,千萬別打草驚蛇,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誰要是打草驚蛇,殺無赦。” 第二天,獸盟之中,趙廣就是帶着一行人來了。

龍陽帶着獸盟弟子早已在哪裏等候着。

衆人假惺惺的打了一聲招呼,就是走了進去。

你假我假大家假。

呂方也是緊緊跟在龍陽身後,畢竟這是自己的場子,自己要看住。

赤吼也在主人身旁咆哮着。但是看到龍陽身後跟着的小獅子頓時就是嚇跑了。

這小獅子不停的追着人家的赤吼,不停的喊人家熊妹妹。

龍陽對這個真心無語了,而面前趙廣等人才是最讓龍陽頭疼的。

獸盟弟子當達到二級馴獸師之後就能去捕捉魔獸了,在獸盟之中,有一個叫做獸欄的地方,哪裏是靈獸生產的地方,也是獸盟弟子得到靈獸的地方。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從哪裏去拿靈獸的,比如呂方的赤吼就是個例子,赤吼就是一個擁有正統血脈的魔獸,可是被呂方收服之後也是慢慢變的性格。

一行人就是走了進去,獸盟弟子都在訓練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