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啪!

在距離京都數萬里之遙的群山之中,李浩然從一個土石房屋裡面走出,拍了拍手上塵土,將房門悄悄的關閉。

經過傳送陣的傳送,他已經來到了滄瀾山的深處。

不過,傳送陣傳送的位置並不在九墓之門所在的地方,而是位於滄瀾山的邊緣,從這裡出發前往九墓之門需要兩日時間。

李浩然在傳送到這個房間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藉助幽毒鳶尾的力量,直接毒殺了房間內守護的兩名武師,且還破壞了接收陣法,將陣法圖紋直接抹除,還將陣法的力量之源三十八顆元晶收入了囊中。

這一處房間,僅有一個接收陣,並未有返回的傳送陣,李浩然仔細的查探了一翻之後,這才離開了房間。

「夏海天,這只是一個開始!」

李浩然抬頭望著周圍的群山綠樹,拿著羅盤和地圖,沿著地圖上標示的方向快步行去。

滄瀾山比橫都山的植物種類要多上許多,且它位於天朝南方,臨近玄黃母河,氣候相對於天朝境內來說頗為暖和。

嘩啦啦!

行走了半天的時間,天空忽然飄下了陣陣細雨,李浩然施展控制血氣的方法,將雨水擋在周身三寸之外。

嘩啦啦的雨水,好似打在了雨棚上一般,傳出了陣陣嗡鳴。

「滄瀾山在傳說中乃是盤神帝傳道的一處道場,又被稱之為滄瀾聖地!在很早的時候,這裡有過極度繁華的浮空之城,只不過後來不知為何,這個傳說中的浮空之城徹底的消失了……在後來,有人在玄黃各處的隱秘之地,發現了黑鐵令,找到了關於九墓之門的線索,這才知道廢棄的滄瀾山內,竟還有一座帝墓!……」

李浩然一邊走著,一邊讀者夏海天給他的情報。這份情報頗為詳細,不僅將九墓之門的傳說一一標明,且還將九墓之內的一些險地、情況也都說了出來。

在這情報的最後一頁,還有一個地標,此標誌乃是李浩然進入九墓之後,必須前往的地方,在那裡他將配合夏九幽、夏雨露獲得傳承。

又是半日時間過去,李浩然又翻上了一座高山,站在山頂遠遠看去,但見遠處濃濃霧氣之中,一團紫色氣息衝冠九霄。

隱約之間,他從紫氣之內看到了一座巨大的虛幻之城,此城就是浮空之城的幻影,也被稱之為虛幻的萬族帝都。

看到了這虛幻的萬族帝都,李浩然距離九墓之門也就剩下了半日的時間。

「嗯?有爭鬥?」

正在李浩然欲要轉身下山之時,從山下的濃霧之中穿來了一陣光影,更有濃濃的雷音響起。

一股微弱的元氣波動,傳入了李浩然的感知之中,也讓李浩然微微震動,悄然朝著山下行去。

轟!

不多時,李浩然來到了山下,看到了山腳下的一處草地上,正有兩個人在瘋狂的拼殺。

「仇九九,老子不就是拋了你爺爺的墳么?至於跟死了爹一樣,天天追著老子殺么?」

對戰雙方,一手持龜殼為盾,身穿破爛道袍的鼠頭男子瘋狂的喊著。

和他對戰的仇久久,手持雙刀,身上火氣升騰,好似一個火爐一般,怒目看著前方的男子,死命的揮動著手中的雙刀:「呸!狗改不了吃屎的東西,少在那裡瞎扯了!藍笑笑,快將老子的黑鐵令還來,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

兩人一邊打一邊罵著,雖然早就發現了李浩然,可並未將李浩然放在眼中。

李浩然聽了一會兒,心中生出了一抹警覺,看著越打越是瘋狂的兩人,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嗖!

正待他剛剛踏步離去的時候,藍笑笑身影一動,竟從仇九九的刀下掙脫出來,擦著李浩然朝著一側飛奔而去。

仇九九見此,怒喝一聲,雙刀之上血氣凝聚,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藍笑笑離去的方向揮刀斬去。

嗡!

一道刀光轟然落下,在直指藍笑笑后心的時候,也將李浩然囊括在了裡面。

「哼!」

李浩然眉頭皺起,知道被藍笑笑當作了擋箭牌,也知道仇九九是有意要將他一併抹殺,心中微微動怒,不動聲色的一步踏出,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這一刀。 第一百三十二章齊妙音

「一」

李浩然轉身,腰間寶刀震動,順勢抽刀,沒有任何預兆的朝著一側刀氣漸退的仇九九斬去。

一字斷空截海,墨香飄蕩,且內中還帶著李浩然剛剛領悟出的不屈刀意。

轟!

「該死!」

仇九九隻覺得精神震蕩,手中雙刀微微顫抖,似有一無形阻力阻礙了他的行動一般,讓他無法維持刀氣,這才剛剛呼吸到一抹墨香之氣,就看到了一道黑色光影一閃過來,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

啪!啪!啪!

說時遲,那是快。仇九九這人倒也果斷,自知自己擋不住這一道刀光,果斷棄了手中的雙刀,就勢一滾,滾過了李浩然的攻擊。

轟!

刀影閃過,墨香更濃,那被拋棄空中還未落地的雙刀,被李浩然的這一道刀光徑直切斷,更被隱藏於刀光之內的刀意震成了七八截。

「小哥多謝了!」

遠處,被仇九九刀光一擋的藍笑笑因李浩然的出手而脫困,他哈哈一笑對著李浩然拱手道謝,話音還未落他已經轉身離去。

仇九九冷冷的看了眼李浩然,身形一動化作了一道淡淡的青綠色光芒,追著藍笑笑消失在了李浩然的面前。

看著離去的兩人,李浩然搖頭一嘆:「好奇害死貓這話說的果然十分正確!這一次若非是我提前感知到了危險,否則那一刀不死也是重傷……」

說著,李浩然徑直朝著前方行去。

半日之後,李浩然來到了一片山谷之內,這裡搭滿了帳篷,更有一些武者就地擺攤,叫賣著各種必需品。

在營地最後面,有一面如鏡般的石壁。

石壁高約萬仞,上有一道淡淡的紫氣環繞,在這一層紫氣之內,隱隱可見吊腳碧瓦,神獸巨像。

一進入山谷營地,李浩然頓覺清新無比,這裡的元氣濃厚程度,比外界的元氣要濃厚數倍不止。

且山谷之內,隨處可見殘垣斷壁,更有一些破舊的宮殿。

來往的武者對此見慣不慣,更有一些懷著崇仰之心,叩拜在這些殘破的建築之上。

「第一次來吧!這些破爛玩意,可是萬族武者心目中的聖物,傳聞盤神帝當年就是在這裡傳下的道統!」

正在李浩然好奇的看著遠處叩拜的眾人時,在他身旁傳來了一個聲音。

李浩然扭頭看去,卻發現藍笑笑正一臉歡顏的看著他。

「你不逃了么?」

李浩然點了點頭,他對藍笑笑並沒有多少的好感,只是淡淡的說道。

藍笑笑哈哈一笑,扭頭看著身後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搖頭說道:「在聖地之內,任何武者不得私鬥,不得爭搶,否者將是萬族共同的敵人!他仇九九就算是在厲害,也不可能犯了萬族的忌諱!」

他說話的時候,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也看了過來,這人正是仇九九,但見仇九九怒眼看著這邊,做出了一個去死的手勢,復又低下了頭來,在那個攤位上找尋了起來。

「這裡還有什麼說頭?」

李浩然一愣,夏海天給他的情報中,並未有這個地方的介紹,在聽了藍笑笑的話后,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多了解一下。

藍笑笑也不客氣,無趣的看了眼李浩然,一邊走一邊說道:「沒啥說頭!你在這裡待久了,也就知道了……對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作為你幫我擋刀的報酬吧!」

「哼!帶路吧!」

李浩然冷哼了一聲,跟著藍笑笑朝著一側的人群中走去。

走過半個營地,李浩然在藍笑笑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帳篷前,這頂帳篷通體水藍色,在營地眾多帳篷內,顯得格外的耀眼,且帳篷外浮現著一抹淡淡的光芒,好似一種守護陣法一般。

「秒樂歌舞無雙天下,音領玄黃誰敢稱雄。」

帳篷門前並未有守衛,而是立著一副楹聯,看著上面的娟娟秀字,李浩然淡淡一笑:「沒想到這裡還有書法大家!」

「錯了!這裡面的主人,可不是什麼書法大家,更不是什麼酸文秀才,而是咱們玄黃境第一美人兒,齊妙音!她歌舞琴棋,書畫筆墨樣樣精通,最讓人銷魂的還是她的琴音!」

藍笑笑帶著一抹嚮往的說著,那眼神和表情,更是比吃了蜜還要甜。

李浩然微微錯愕,沒想到這個地方竟還有歌妓,怪異的看了看藍笑笑:「這種地方,我還是不去了吧……」

「哼!一看就知道你想歪了!小子,告訴你這齊妙音之琴若非是九墓之門將要開啟,平常的時候你想要聽上一聽,那可是難上加難!走吧,這可不是什麼污穢之地,而是一處音之聖境!」

藍笑笑一看李浩然的表情,頓時明白了李浩然心中的想法,當下冷哼一聲,帶著李浩然走入了內中。

兩人才剛剛走到門前,頓時被內中傳出的美妙琴音所動,李浩然只覺得心神忽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心中生出了一股恬靜、平和的情緒。

「怎麼樣?不一般吧?」

藍笑笑一拱李浩然,帶著他從一側的通道朝著前方的簾幕走去。

走過簾幕,李浩然這才發現,整個帳篷裡面已經是人滿為患,內中的座位早就坐滿,就連過道、角落裡面都站滿了人。

如此多的人,若在平時,定顯得擁擠無比,可今日在李浩然眼中,這些人卻安靜無比,看起來更是錯落有序,根本沒有雜亂的感覺。

放眼望去,只見最前方的一個檯子上,正有一帶著面紗的宮裝女子扶動琴弦。

在她身後,還有一穿著黑衣的短髮男子依靠著牆壁閉目聆聽,他的表情十分的淡然和滿足,好似沉溺在了這美妙琴音中一般。

李浩然越聽越覺得這琴音非同尋常,他雖然不懂琴,可卻在琴音之中,看到了一種意境,一種筆墨靈韻,一種心靈的共鳴。

琴音叮咚悠揚,如幽幽泉水,如恬靜自然之風,又如山間小鎮平靜生活,李浩然不僅聽到了琴音,且還看到了一幅幅的畫面。

「如此琴技,這齊妙音定非尋常武者!她竟然將音和精神聯合在了一起,這倒是和名家大儒做出的精神書畫有共通之處……」

李浩然心中想著,也在這美妙的琴音之下,慢慢閉上了眼睛。

然在他身旁的藍笑笑,卻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邪笑,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靜立的人群中擠去。

在行走之間,他熟練的將一個個的錢袋從各位聽的入謎之人的腰間取下,收入了他的藏玉之內。

「他還是一個賊……我錯了!盜墓賊也是賊,他不僅是盜墓賊,且還是一個賊偷……不過,他為何不取藏玉,只取錢袋呢?」

李浩然雖然沉迷在音色之中,可他的精神卻一分為二,在始終關注著帳篷內的一切,且他的目光著重放在了藍笑笑的身上。

他並不認為藍笑笑帶他來這裡,就是為了欣賞齊妙音的琴音。

時間漸漸過去,藍笑笑幾乎將整個帳篷裡面的人都偷了一遍,這才悄然從另外一個入口退出了帳篷。

李浩然淡淡一笑,忽地睜開了眼睛,看也沒有看上前,轉身離開了帳篷。

在李浩然離開帳篷之時,盤坐在台上彈琴的齊妙音忽然抬頭看了眼離去的李浩然。

方才的一切,既沒有逃過李浩然的眼睛,也沒有逃過齊秒音的眼睛。

在齊妙音看李浩然的時候,站在她身後的那一黑衣男子,也同時行動,從藍笑笑離開的那一條通道緩步走出。

嘩!

走出帳篷,入耳的是一片雜亂的聲音,這些聲音讓李浩然眉頭皺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