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集團陳霖:我只是個負責人,不是總裁,我們總裁是蘇晚晚小姐的頭號粉絲,而且我們總裁單身未婚,造謠者將收到來之J·集團的律師函,請謹慎評論。

這條微博一經發出,又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什麼?扒了一天的人扒錯了?】

【黑子們現在還想黑什麼?陳霖和我們家晚晚根本就沒有關係,什麼破壞人家家庭,真是長了一張嘴什麼都敢說。】

【這個總裁好神祕啊,我記得好像J·集團的事一直都是這個叫陳霖的在負責吧。】

【感覺這是霸道總裁和嬌美小明星的愛情故事啊,想追,想扛cp,有人組隊嗎?】

【有有有,樓上等到我,我們一起!】

…………

評論到這裏開始跑偏,蘇晚晚看着眼角抽了抽,網友的眼睛是火眼金睛嗎?

“你看,晚晚,這個陳霖就是昨天來給你送東西的那個吧,他的微博發完,就沒有人再黑你了!太好了,這幫黑子們終於消停了!” 小意這麼激動的情緒完全沒有影響到蘇晚晚,她知道這些事情早晚會被解決掉的。

一下午的舞練完,譚月看着她的眼神已經不能是用發光來形容了,而是熾熱。

譚月看着一個下午就將這支舞蹈練的十分到位的蘇晚晚,內心已經驚喜的不能再驚喜了。

她興致沖沖的去找路四海和夏編劇,將二人都嚇了一跳,幾人相知多年,他們已經好久沒有見過譚月這麼興奮的樣子了。

“老路啊,我和你說,晚晚真的是個好苗子,這兩支舞就這麼幾天就學會了。”

“真的?”路四海聽了也有些不信,雖然譚月之前已經在他面前誇過蘇晚晚無數次了,但這支舞是今天才學的啊,而且譚月的標準還是非常之高的,能讓她這說,那蘇晚晚的天賦得有多高啊?

“你要是不信明天就拍舞戲看看。”

聽着譚月的話,路導想了想,當即應了下來,“行,郭天還沒進組,那就先拍第二支舞。”

郭天是飾演皇上的演員,也是一個老演員了,經常在各個古裝劇裏扮演皇上。

蘇晚晚是在晚上到酒店休息的時候接到這個消息的。

她今天下午看到譚月老師的眼神就已經想到了明天可能會拍這場戲,但是她也不虛。

在牀上躺了一會兒,門鈴突然響起,蘇晚晚以爲是小意來送飯了,便下牀去開門。

一開門,卻發現一個男人眉眼帶着笑的站在她面前,她腦海中突然回想起那句她好像沒太聽清的話。

“晚上見。”

看着蘇晚晚又在發呆,景深伸手揉了揉他想了很久的小腦袋,聲音都帶着愉悅的笑意。

“還想這麼站多久?等下被拍了怎麼辦?”

聽到景深的話,蘇晚晚似是反應了過來,又似是沒反應過來,有些呆呆愣愣的往旁邊讓了一下,側身讓景深進來。

等到景深坐到了沙發上,蘇晚晚才徹底反應過來。

“你怎麼在這?”

景深一挑眉,看着面前一臉驚訝的小姑娘,剛剛柔軟的觸感似乎還在,他微不可查的搓了搓手指。

“出差,住在這個酒店。”

“那你怎麼來我房間了?”

“住你隔壁啊。”景深笑了笑,看着聽完她的話一臉呆滯的小姑娘。

“所以你問我住在哪個房間打的是這個主意?”

“不,我只是想離你近一點。”

景深說完,伸手將蘇晚晚拉到自己的身旁坐下,手指輕輕的捏了捏她的臉蛋,動作十分的溫柔,“想時時刻刻在你身旁。”

“你……”蘇晚晚的臉又不可遏制的紅了起來。

蘇晚晚從不知道,她每次臉紅的時候,眼尾也會帶着些紅意,眸子裏帶着些波光粼粼水霧,那麼盈盈的望着他時,景深覺得心都要化了。

他看着此時蘇晚晚泛紅了的眼角,下意識的,將身子傾了過去,想要去親吻它。

察覺到景深的動作,蘇晚晚不知道爲什麼沒有拒絕,反而有一種奇妙又興奮的感覺,在內心深處裏叫囂。

可就在這時,門鈴響了起來,打破了一室的旖旎。

蘇晚晚此時回過神來,連忙將景深推開,雙手不自然的扯了扯衣襬,站起來前去開門。

看着蘇晚晚的背影,景深眸子裏的光暗了暗。

開了門之後,蘇晚晚纔想起來小意並不知道景深的存在,但是此時小意已經看見了房間裏多了一個人,還是一個男人,十分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晚晚……這這這……你怎麼大變活人了呢?”

“你先進來。”小意的表情太過誇張,蘇晚晚也覺得有些尷尬,“這是我朋友,來蘇市出差,住在隔壁,來看看我,忘和你說了。”

聽完蘇晚晚的話,小意又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景深。

這個男人長得不錯,身材看起來也不錯,個子應該也挺高,只是這目光怎麼讓人感覺那麼冷呢?

小意不敢再多看他,和蘇晚晚說起了自己的來意。

“我想問問你晚飯吃什麼,但是我給你發了好幾條信息打了好幾個電話,你都沒回我,我就來看看你。”

“啊?是嗎?”

蘇晚晚聽完,連忙去找自己的手機,卻發現自己不小心調成了靜音。

“手機靜音了,我沒聽見。”

“沒事沒事。”小意擺擺手,“那晚飯……”

“晚飯我安排。”坐在那裏的景深突然開口,把小意嚇了一跳。

她轉頭看了看蘇晚晚,似是在詢問她的意見。

“嗯,他安排。”

“好。”小意看了看景深,又看了看蘇晚晚,“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小意才反應過來一件事。

這一層住的都被劇組包了啊,那個男人是怎麼住到晚晚隔壁的?

房間內,小意走了之後,房間裏又剩他們兩個人,蘇晚晚就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剛剛的畫面。

剛剛如果小意沒來,那他們……

可是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蘇晚晚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怎麼還覺得有些失落呢……

景深看着蘇晚晚的背影,腦海中想的也是剛剛的場面。

小丫頭沒有拒絕他,那是不是證明她也是喜歡自己的?

想到這,景深的目光沉了些,按捺住自己想要繼續剛剛的衝動。

不能嚇到小姑娘……

“晚晚,餓了嗎?”

“啊?”被叫到的蘇晚晚轉了過來,看着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有些鬆垮的領帶,目光微微閃了一下。

“有點,今天跳舞太累了。”

“那我叫人準備吃的了。”

“好。”

蘇晚晚應下之後,景深給林助理打了個電話,吩咐他將晚飯送過來。

晚飯依舊是銳即酒店做的,吃飯的時候,蘇晚晚突然想到了J·集團的事情,看着坐在對面拿着刀叉十分優雅的男人,有些欲言又止。

“想問什麼?”

“J·集團……”蘇晚晚邊說邊看着男人的神色,在觀察自己要不要繼續問下去。

“想知道爲什麼我會是J·集團的總裁?”景深看着她,將自己手底下切好的牛排放到了蘇晚晚的面前。

“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不用這麼小心翼翼。” 看着面前的牛排,蘇晚晚斂了斂眼中的神色。

“沒有小心翼翼,只是你好像不希望別人知道。”

“是不希望別人知道。”景深喝了一口紅酒,聲音有些低啞,“但是既然告訴你了,那你就不是別人。”

說完,景深將紅酒杯放下。

紅酒杯與桌面碰撞發出的清冽的聲音,就如同景深的話一般,那樣動聽。

蘇晚晚在他看不見的角度輕輕的勾起了嘴角。

“那你爲什麼有了景氏還創立J·集團?”

“其實是我先創立的J·集團,才接手的景氏的。”說完,景深頓了一下,“J·是我大學的時候拿來練手的,但是我父母突然出事,爺爺又受不住打擊暈倒,我只能回去接手景氏,J· 是這幾年才發展起來的。”

沒想到是這樣的情況,蘇晚晚頓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好像總是會問到關於他父母的問題……

“對不起,我沒想到……”

“沒事。”景深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這麼多年了,我早看開了。”

他的語氣好似一點都不在意,但蘇晚晚卻是能夠聽明白。

他只是將那份情感好好的隱藏了起來,不再讓別人知道。

二十歲的時候就要開始打理景氏,一定很辛苦吧,更何況景氏還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企業。

這種感情蘇晚晚自己親身體會過,也十分的清楚。

曾經她在深宮高牆裏,每每望着天上的月亮,都會想到漠北的家人是不是也在擡頭看着這輪明月,這月光是不是也一樣照射在了他們的身上。

在接到他們死訊的那一天,蘇晚晚坐在院子裏看了一晚上的月亮。

她曾經在月亮下祈求,希望上天能夠多多愛護她的家人,能夠稍微照顧一下他們,讓他們好好的活着就好,可是上天沒有聽到她的話,她的家人,還是死在了那年冬天。

她當時想着,漠北的風那樣冷,她這輩子都體會不到,那隻能在這冬日裏,多受一些寒,將他們生前吃的苦讓自己感受一下,然後謹記爹孃的教誨,將家人深深的埋進心底,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最後,她也死了……

吃着吃着飯,景深突然感覺到了對面小姑娘身上散發出來的悲傷,他擡頭看向她。

她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裏,兩人之間卻像隔着前年的時光,他碰不到她,也聽不到她。

這種感覺讓他心裏突然慌了一下,他猛然伸手抓住蘇晚晚的手臂,向外一拉,將人拉進了自己的懷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