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聽到墨雲的回應,玉天恆也是露出了和墨雲一開始一模一樣的表情楞在了原地。

「好吧,不管怎樣只要不影響到我們就行。」

愣了一會兒后玉天恆也是接受了這個事實,不再在意這件事。

轉而拍了拍墨雲的肩膀,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說道:

「行了,那我們繼續訓練吧。」

「唉~」

見此,墨雲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雖然這麼訓練對他也有好處,但還是太累了。

「不用擔心,今天下午我們來團體訓練,這樣你也輕鬆點。」

玉天恆也是知道墨雲的難處,於是便出口安慰道。

「好吧,那趕快開始吧。」

見此,墨雲的心情也是好受了一點。

他並不怕團體訓練,因為他的武魂就是為打團而生的,人越多他越興奮。

特別是現在他的武魂吸收了第二個中級武魂碎片,感電傳導能力大大增強。

「嗯,那我去通知獨孤雁他們。」

玉天恆見墨雲同意了下來也是不再墨跡,轉身回到了正在休息等待的獨孤雁他們那裡,讓他們一起來訓練。

而胡列娜則是在一旁看著墨雲他們進行準備。

「喂,你們這是在幹嘛?」

胡列娜見玉天恆他們組成一隊站在墨雲的對面像是準備動手的樣子有些好奇地詢問道。

「當然是訓練了,我一個人打他們一群。」

墨雲很是隨意地回應道。

「什麼,你一個人要打他們六個?」

胡列娜有些驚訝地說道。

「這有什麼,我比他們高了將近二十級,一個打六個不是很正常嗎,雖然對戰的時候我必須將自己的魂力壓制在四十一級,但這並不影響我虐他們。」

墨雲對於胡列娜的驚訝很是不屑地回應道。

「這……」

胡列娜本來聽到墨雲說他比玉天恆他們高二十級時還覺得沒什麼問題。

但當墨雲說他要把魂力壓制在四十一級就又變得不淡定了。 「哈利……波特?」

托比斜瞥了斯內普一眼,他不屑的嘲諷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我會相信什麼嬰兒殺死神秘人這種事情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斯內普緊緊盯着他。

「就像是我說的那樣。」托比懶洋洋的說道:「我寧願相信是詹姆,還有那名……」他壞笑着勾起嘴角:「不可言說的女人,是他們在臨死在對神秘人成功反擊,嬰兒只不過是倖存了下來而已。」

「哈利有什麼特殊的血統么?吸血鬼?妖精?哪怕是巨怪都行,但是他什麼都沒有,他只是一個簡單而又純粹的巫師。真不敢相信會有那麼多人對此信以為真,我還記得鄧布利多教授在信中表達出的不敢置信,那簡直讓我以為他是被奪魂咒控制了。」

「還是讓我們把話題轉到正經的事情上面吧。」

沒等斯內普從這番言論中回過神來,托比就伸出一隻手掌,上下擺動了兩下:「我的應聘文件呢?快點拿出來。校長可沒有說過我還要額外進行一場面試,這都是在信中說好了的。」

斯內普沒有動彈,他緊皺着眉頭:「這就是你的理由?那你怎麼解釋那道閃電傷疤?」

「我管他做什麼。」托比已經逐漸不耐煩起來:「沒準是不小心磕到桌角了,當時又沒有另外一個人在場,也沒人親眼見過戰鬥時的場景,什麼都有可能,快點把文件拿出來!」

斯內普冷眼看着他:「那你為什麼非要回到霍格沃茨?你不是都已經離開了么?為什麼還非要回去?」

托比敏銳的盯着斯內普:「你不是也一樣么,西弗勒斯。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先是當上了食死徒,後來又在鄧布利多校長的擔保下被成功豁免罪行,如今你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起哈利·波特的狀況……你居然會關心起詹姆的孩子?這真是讓我吃驚。」

「難道說……是因為莉莉?」

「給你!」

斯內普忽然將一封信紙扔到托比面前,隨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吧。

托比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等回到霍格沃茨以後,斯內普氣急敗壞的衝進校長辦公室。

「——自大,目中無人,還有那該死的敏銳——」

他在鄧布利多面前踱來踱去,每提到一次托比就要再加上一次負面的形容詞。

「我就知道他上學時表現出的乖巧都是裝出來的,這個虛偽的傢伙!」

「這件事,我早就清楚了,西弗勒斯。」

鄧布利多正在翻看着一本斯內普從沒見過的書籍,他頭也不抬的說道:「原本我是打算把托比吸納進鳳凰社的,這樣也能更好地在伏地魔的勢力範圍內保護好他,但最後卻沒有成功。」

「托比是一個意志極其堅定的人,他很少會改變主意,只不過都隱藏在平靜的外表下,直到他選擇離開英國,到處冒險,探索那些人跡罕至的古代遺跡。」

鄧布利多將書籍合上,攤在桌面上,斯內普終於看清了這本書是什麼——

《古代魔法》——托比·海默著。

斯內普將這本書拿到手中:「這是托比寫的?」

「沒錯。」鄧布利多平靜地說道:「他還打算將這本書用作古代魔法一課的教材。毫無疑問的,這會讓這本書的銷量由慘淡變成暢銷,我很難不去懷疑這也是托比堅持選擇這本書作為教材的原因。」

斯內普隨手翻看了幾頁——記載中的古代魔法,魔法界的魔力變化,魔法陣,非存在,無杖魔法,魔法儀式……

他發現裏面的內容大多沒頭沒尾,讀起來雜亂無章,就連一些冒險經歷都是這樣。

「古代魔法?」斯內普不屑道:「他的水平基本上也就是這樣,把在學校里學過的東西差不多都忘光了,就連寫作水平都大大降低。」

「我並不這樣認為。」鄧布利多說道:「如果你仔細去看的話就會發現,托比在這些年來的經歷可謂是極其豐富,在各個國家奔波不停。儘管他一直都只是一名職位低微的解咒員,可那明顯是為了方便探索遺跡才使用的身份。作為未來的同事,我強烈建議你好好閱讀一下這本書籍。」

斯內普抬頭看向鄧布利多:「你是認真的?我記得托比在離開前和你大吵了一架,他根本就不是自願離開的,而是被你趕走的!你現在又打算把他重新招回來?偏偏又是在哈利·波特即將入學的時候?!」

「如果你是在擔心托比會對哈利別有用心。」鄧布利多平靜地說道:「那你儘管可以放心了,西弗勒斯。」

桌子的抽屜一下子打開,連續好多封信紙飄了出來,散落在斯內普眼前。

「這全都是托比給我寫過的入職申請。」

鄧布利多解釋道:「自從伏地魔被打敗的那一年起,這些申請書就沒有斷過。」

斯內普冷眼看着鄧布利多:「自從黑魔王被打敗的那一年起?你知道你這樣說,反而顯得托比更像是一名懦夫了么。」

「啊,西弗勒斯。」鄧布利多顯得有些驚訝:「我還真不知道你居然會幫托比說話。」

斯內普哼了一聲,鄧布利多繼續微笑着說道:「但就像是我說過的那樣,托比是一名意志極其堅定的巫師,他很少會改變主意,也有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

「伏地魔對托比的招攬力度是非常罕見的,留在英國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非常罕見?」斯內普緊緊盯着鄧布利多:「這也和你非要把他趕走的理由有關么?」

鄧布利多坦然承認道:「是的,西弗勒斯,我也不得不這樣做,托比的一些理念……在我看來是極其可怕的。當時的我們正在面臨一場即將到來的戰爭,最終的事實證明結果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慘烈,許多巫師都失去了他們的生命,博恩斯,詹姆,還有……」

「夠了!」

斯內普語氣生硬的打斷了鄧布利多,引來肖像中的一陣低噓。

「真沒禮貌。」戴麗絲·德文特皺眉說道。

在一陣短暫的沉默過後,斯內普最後問道:「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叫托比回來?」

鄧布利多溫和的笑道:「事實上,我也正在等著托比親自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 人的牛逼,分兩種。

一種是,把自己吹過的牛逼通通實現。

一種則是,牛逼得爹媽都懷疑人生。

對,此人生,非彼人生,乃人生。

蘇木老媽,此刻真在懷疑這孩子是不是她人生的。

「……」

這一靈魂質問。

倒是把蘇爸也問沉默了。

他看着這手機的信息,失神了好久,才編輯著文字發送:

「應該沒抱錯,其實孩子……挺像我的。」

老媽:「額,長得倒是是挺像你年輕時候的。」

老爸:「不,不對,我是說,關於藝術方面,孩子挺像我的。」

老媽:「?」

老爸:「畢竟……我小時候,還是得過藍天白雲幼兒園歌唱比賽第一名的好成績…….」

老媽:「???」

老媽:「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

老爸:「哈……哈哈。」

蘇木老爸訕訕的發送了哈哈,以及一個表情。

說實話,他剛剛那並不是幽默。

他覺得,他的娃,蘇木,就是繼承了他們老蘇家,第一個歌唱比賽第一名的天賦。

畢竟,仔細想想,能在幼兒園這麼多孩子裏邊,獲得第一名,那就說明他老蘇,是有天賦的。

至於為什麼,他蘇正才,沒在音樂以及藝術方面走出一條道路來____

那還用多說,他們那輩……

學習,泯滅了他們的天賦。

對,沒錯,就是這樣的。

老蘇家是有天賦的。

自己沒準都可以嘗試一下,重新撿起唱歌作曲這一副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