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遊世界靈山之上。

緊那羅身體不斷地顫抖。

視頻中的緊那羅,性格以及行為和他何其相似,哪怕是阿羞為了自己身死,也是忍著悲痛投身到了傳教當中,卻沒想到,得到了卻是一句『六根不凈!』!

多麼諷刺的畫面!

他悄然握緊拳頭,一張臉卻是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糟糕!」忽然醒悟過來,將光幕關掉。

「魔障么?難道這視頻真的是一個陰謀?」緊那羅忽然有些相信如來之言了,連忙念起了清心咒。

察覺到自己心境出了問題,緊那羅不敢有絲毫怠慢。

但才過了片刻,又忍不住打開了光幕。

他好奇,緊那羅之後的結局!

視頻中,無天入魔,殺回靈山,可惜,他的法力依舊無法與如來媲美,被鎮壓下去,而後,機緣巧合之下與佛母孔雀大明王融合,法力瞬間達到了巔峰,成為了禍害三界的霸主。

「這就是你的過往么?」靈山上,萬佛之祖孫悟空喃喃道。

當初無天與唐僧說過此事,卻是沒和他說過。

但——

「萬事皆有因果!若你不是無天,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

……

【黑白不兩立!他聰明、正義、縝密,卻不愚昧!不管是仙、還是魔,都不輕易相信!】

在和無天的交手中,他落敗被關押在地獄之中。

看著無天,孫悟空說道:「若你不是無天,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

他欣賞眼前的敵人,卻分得清什麼是大義!

什麼是眾生!

【他有著屬於自己的認知!自己的個性!卻以大義為先!】

【你恨這個世界,但我愛這個世界!你要毀掉它!而我卻要保護它!】

【我敬佩你,但卻不能放過你!】

【因為——你是黑!我是白!】

······

視頻一幕幕地跳過,猶如快速播放的畫面。

沉重而激昂的旁白幽幽響起。

孫悟空的身影從蒼茫中走來,金色璃甲耀三界、八尺金箍鎮四方!

【佛——轉世離去!】

【仙神墮入塵埃!】

畫面中,一個面如冠玉的俊俏公子匆匆地在山道中奔跑,臉上滿是焦急之色,似在尋找什麼人。

「碧游!碧游!」

畫面一轉,又是在那街道上,他追著一名穿著白衣的女子而去。

「蓮花!蓮花!」

在他背後,有著一個卍字印記。

意味著,他就是如來的轉世身。

······

看到這一幕,眾生嘩然。

「三界遭劫,這如來卻在這關頭轉世,這是要避劫吧!」

「嘖嘖!孫悟空在拯救三界眾生,這如來竟然轉世和女人卿卿我我!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如此佛門,要之何用?」

······

西遊世界,如來表情震怒,第一次完全失去了顏色。

「可恨的盤古!」

底下觀音鬆了口氣,這次好像自己的存在感比較低。

那黑袍偽裝成自己的模樣,沒有讓他有多少心靈波動。

畢竟,連如來世尊、玉帝、其他三位菩薩都沒能逃過這一劫,他沒有逃過也很正常。

大家都遭劫了,心裡也就平衡了。

「阿彌陀佛!還請世尊莫要放在心上!那世尊畢竟是他界世尊!」觀音安慰道,心中卻是有點怪怪的,似乎有些小開心!

如來點了點頭,「無礙!」

說歸說,心中卻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他與觀音乃是佛教兩尊門面,這幾個視頻看下來,估計把臉都給丟光了!

「也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看待我佛門!」如來暗道,看向視頻一時間恨恨不已。

「哈哈!這就是如來的愛情么?碧游碧游!叫得可真親切!」

天庭中,無數仙人忍不住笑開了。

「噓~小心點說!那如來可是准聖巔峰的大能,不知道會有啥手段,若是被聽了去,小心找你們算賬!」有人警告道。

「應該沒事吧!」

「小心為好!」

······

一般的仙神有所顧忌,不敢說得那麼直白,但封神榜上那些人可就不會顧忌那麼多了,一個個笑得前俯後仰!

「一個不夠,還得兩個!蓮花!碧游!蓮花!」

「哎~」

「滾~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多寶真是狗,轉世竟然還轉世了一個富裕人家,而且還得要是長得好看的!這種人整天嘴上說眾生平等眾生平等!輪到自己就是另外的模樣了,真是又當又立!」

「別問!問就是有緣!」

······

天庭中倒也沒有什麼蓮花仙子和碧遊仙子。

所以,很多人開起玩笑了簡直是肆無忌憚!

那玉帝本來是坐在龍攆上的,硬是被這一幕雷得差點從龍攆上掉下來,見眾多仙家看著他,只能幹咳一聲道:「真是意外啊!」

如此說,也不知道是在掩飾自己的不堪還是在說如來戀愛之事。

佛門和天庭不同。

那是講究六根清凈,不沾女色的!

自從不久前,西王母悟道顯露出異象之後,玉帝也不再管萬界視頻網的事了,再怎麼說,自己的天庭受到的影響也沒那麼大。

不就是孫悟空大鬧天宮么?

挖出來就挖出來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了好了!別笑了!繼續看視頻,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新東西的!」

所有人看向視頻。

孫悟空踏步蒼茫之中,身後一幕幕閃過。

佛轉世!

仙神墜落!

一幕幕畫面播放。

一個個仙神被下了黑蓮,封印了法力。

只有孫悟空那孤獨堅毅的身影,一直在前行!

【諸般劫難無法讓他止步、塵世迷霧不能迷亂他的心神!】

【當天上的仙佛墜落,當世間的力量沉淪,他以一人之力,扛起了這拯救三界生靈的重擔!】

【日月星光抹玄黃、八尺金身震八荒,不畏浮雲遮望眼,肩扛三界渡門關!】

轟!

視頻中,金光閃動。

那身披鎖子黃金甲、腳踏藕絲步雲履,頭戴鳳翅紫金冠、手持如意金箍棒的身影已然拔地而起,無盡的佛光穿梭,將他帶到了一片雲霧之地,狠狠地與一道黑色的人影撞在一起。

「無天!我等這一天很久了!」 李長生微微一愣,一臉不相信的說道:「周叔,你沒有開玩笑吧?」

「長生叔,當時情況危急,要不是子楓大哥教我推拿之法,小豆只怕等不到爺爺前來。」周詩怡說道。

李長生皺了皺眉:「真的假的,子楓懂醫術?」

李子楓輕咳了一聲,急忙說道:「爹,您忘記了,我不是救了一個遊方郎中么,他為了報答我,就教我了一些救命的醫術。今天也湊巧,小豆的情況正好適用,所以才有用。若是換一個,行不行就不好說了。」

此言一出,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高人傳授,難怪這麼厲害。

李長生這才安下心來,嚴肅道:「你雖然有這手段,但你不懂醫術,以後可不能給人胡亂治病。」

李子楓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說話,卻聽到嵐兒一臉不服氣的說道:「才不是呢,哥哥今天一眼就看出了小豆的病!」

李子楓一暈,這丫頭性子也太好強了,趕忙伸手捂住她的小嘴巴,輕咳道:「其實那遊方郎中還教了一點點醫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