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田君!」

見狀,那矮瘦武士的雙目立馬變得通紅起來!

他們兩個人的默契,實在一戰一戰中培養出來的,他和瀧田的感情自然非常深厚。

瀧田一死,丈二身上的氣息立馬飛速暴漲起來!

與此同時,矢積田二勢如破竹的一刀,也已經落到了陳天龍頭頂三寸之處!

…… [:]「不過扯扯領子,這算什麼,我家小寶貝還沒有幫你澆水,只是扯你衣領是看得起你了。」雲拂曉一點上前搭救的意思也沒有,還一副看好戲的看著諸葛泓。

諸葛泓一時不明白澆水是什麼意思,「娘娘在說什麼,她那麼小怎麼會澆水啊。」

諸葛泓一副你不要當我是傻瓜的表情,說謊也要看看人家的年紀。

「噗。」雲拂曉聞言一個沒忍住笑了。

她身後的諸葛灝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模樣,搖搖頭腹誹,他怎麼就有一個這麼沒腦子的弟弟呢?

「你很快就能知道什麼是澆水了。」已經被澆過水的南宮瑛很老練的說道。

「咦,這麼說你試過了?」說到這個諸葛泓一點也不傻,反應很快的說道。

這一下輪到南宮瑛黑臉了,這樣的黑歷史他能不認嗎?

雲拂曉彎起嘴角,一臉看戲的看著諸葛泓和南宮瑛鬥嘴。

諸葛泓看到雲拂曉沒有借過南宮沁雅的意思,只能把南宮沁雅抱回懷裡,準備隨便南宮沁雅扯他的衣領了。

只是他給南宮沁雅扯,南宮沁雅卻不再管那衣領了,反而對諸葛泓的耳朵好奇起來。

伸手就抓諸葛泓的耳朵,諸葛泓連忙扭頭躲避,「哎呀,哎呀,我的耳朵沒有什麼好玩的,不要扯,不要扯。」

他的腦袋左扭扭,右扭扭的躲著南宮沁雅,南宮沁雅抓不到小嘴巴一抿,眼看著就要哭起來。

嚇得諸葛泓連忙把她居高,妥協道,「抓吧抓吧,不要太用力扯啊。」

「啊!」突然諸葛泓慘叫一聲,頭歪向一邊,卻不敢亂動。

眾人看到這一幕再次哄然大笑,原來是南宮沁雅不抓耳朵了,小手隨便一扯,就扯了諸葛泓耳邊的頭髮,還很用力的扯著,把那幾縷髮絲都從髮髻里扯了出來。

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真的做了壞事,雲拂曉有點不好意思的上前,就欲從諸葛泓的懷裡接過南宮沁雅。

南宮擎把手裡的南宮珏往南宮瑛懷裡一塞,就上前越過雲拂曉,把南宮沁雅從諸葛泓的懷裡接了過來。

看到自己的爹爹抱自己,南宮沁雅立即放手,對著南宮擎興奮的揮動著小手,嘴巴還裂開像是在笑,露出裡面粉粉嫩嫩還沒有牙齒的牙床。

「啊啊啊,娘娘皇上,你們看看,看看,這麼小就會欺負人了,我抱她,她就各種欺負我,皇上抱她,你看看多乖。」諸葛泓正站在旁邊,把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他頓時不依了,怎麼那麼小的娃也會挑他欺負了?

「她這是喜歡你,那裡的欺負你了,你看錯了。」雲拂曉睜眼說謊。

「你騙誰啊,我再試一次你看看。」諸葛泓一副他才沒有看錯,再次從南宮擎的手裡接過南宮沁雅。

諸葛泓抱著南宮沁雅靠近自己的耳朵。

咦,不動?

靠近自己的衣襟。

還是不動,手也不伸。

諸葛泓再抱近一點,貼近自己的頭髮了。

但是南宮沁雅還是不為所動,只是一眨不眨的盯著諸葛泓。

「啊!」突然諸葛泓再次驚天動地的慘叫。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7[:] 「那你總要娶妻,到時候,我怕你未來老婆要誤會!」許恩琳暗自腹誹,就想到陳雪那個樣子,有些時候,女人真的蠻能猜忌的。

尤其這種嫁給有錢有權的男人,她在秘書辦都知道愛慕他的不少。

「那我不娶了。」

只要你,永遠在白家。

白徹漫不經心道,但後面一句,他沒說出口。

「哈哈。」聞言,許恩琳忍不住笑出聲,「你看今天你兄弟那個樣子,你爸媽能同意嗎?」

「……」

「還是說你本來就是不婚主義者?」

許恩琳瞧着他,白徹好整以暇的睨着她,完全沒想到這樣的回答。

他的認真,許恩琳根本就看不出來。

「我父母不管這個,」白徹輕笑着回答,「而且,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別人何必管呢?韓往生是因為父母年紀大,想早點抱孫子。」

「可結婚也是兩個家庭的事。」

白徹道:「我覺得以我的家庭條件不用考慮這個,我父母也好相處。」

「……」許恩琳聽的無法反駁,「好吧。」

就最近這些天,她也能看出來,他家境絕對好,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氣和驕傲,就不是一般家庭能養出來的。

一陣沉默后,許恩琳淡淡道:「咱倆都有點聊歪了,怎麼都到婚姻上去了。」

「那你早點睡,我先走了,晚安。」

白徹起身,還替她貼心的關上門。

當他回到自己卧室時,便揉了揉眉心,思考着下次找她聊天用什麼借口。

至於什麼趙醫生讓他問情況?

這是他編的。

想着許恩琳,想到他腦海里醞釀的瘋狂想法,白徹低頭一哼,他從沒想過會有一天栽到女人手上,會想各種辦法接近她。

還是一個,他最討厭的人從12歲親手帶大的女人。

……

深夜。

陳雪在自己的公寓,門窗鎖的死死的,窩在牆角,像做賊一樣。

她手機上顯示著和聞江的聊天信息——

【我答應你。】

聞江:【好,如果有機會,你想辦法引薦一個人給白徹,等明天,我把他的信息發你。】

【好。】

聞江:【轉賬容易讓人查到,我想想其他辦法給你酬勞。然後,明天有個房地產商會找你抽獎,以活動為由,給你三環的一套房,這是另外的不算酬勞,算是周總送你的一個小禮物。】

【替我向周總說聲謝謝。】

聊天記錄比現在早了一個小時,陳雪卻一直盯着看,像是盯傻了,手機都沒點成黑屏也沒拿開,她呼吸很快,越來越緊張,最終慌裏慌張的全部刪除。

然後,陳雪快速藏進被窩裏,包住頭。

……

翌日。

許恩琳下定了決定做一件事時,還是很認真的。

她嚴格遵守秘書的上班時間,提前起床。

因此,當她下樓時,碰巧遇到了晨練回來的白徹,他穿着運動裝,身姿挺拔,眉宇間少年感十足,卻又帶了點成熟男人的味道,簡直恃帥行兇。

許恩琳不自覺的抿唇,不去看他,她突然有點明白色鬼那種人了,好吧,她也是色鬼。

因為看到這種男人,她有種衝動,真是把持不住。

白徹則疑惑的看着她,聲音磁性、低沉:「起這麼早幹什麼?上樓睡覺去。」

「我要上班呢!」

許恩琳理直氣壯。

「什麼?」白徹走到她身邊,他蹙眉道:「還做秘書?」

「對啊。」許恩琳依然躲避著不去看他,「昨晚你說的,我也沒忘,萬一我一輩子想不起來,那我現在就得好好工作攢錢了,況且我還欠着你的錢!」

想起來都愁死了!

哪裏還睡得着!

「你怎麼都不看我?」白徹發現她躲避,又轉站在她前面,幾乎是強迫她看,「我現在在想,是把秘書的上班時間調整,還是給你換一個職位。」

畢竟,他更希望許恩琳多多休息。

許恩琳乾笑着,還蠻期待他的回答,能調整時間救很好。

「算了,給你換崗位。」白徹邪魅的勾起唇,「不調整了,她們要好好工作,公司得賺錢。」

「……」

許恩琳一陣無語,這就是資本家!眼裏只剩下錢了!

「那換什麼崗位?」

「也是秘書,但是是跟在我身邊的那種。」白徹笑着。

「?」許恩琳有點不悅,「你不要開玩笑了,我真的是要工作。」

白徹聲音低沉:「有什麼不同嗎?我一樣給你結工資,還比她們多,沒準你乾的好,那還有提成,你欠我的那些就抵消了。」

「……」

許恩琳還在擰巴著。

白徹又緩緩的說道:「別犯傻,怎麼想都不虧,我又不會對你怎麼樣。」

許恩琳也在思量著。

他說的好像沒錯。

「你如果想要工作經驗,我認為,在我身邊工作能學到更多。」

「好。」

許恩琳覺得很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