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塵可填海,這是多大的氣魄!

「好了,我們進去吧。」

魔女氣質妖冶,軀體曼妙,拉了拉蘇黎的手臂,甜甜一笑道。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蘇黎暗念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真怕自己的魂被這小妖精勾去。

眾人邁步,踏入恢宏的巨殿中。

「這是……」

眾人驚憾,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鎮住了。

這叫藏經樓?

蘇黎也發獃。

殿宇宏大,壯闊無邊,宛如一方小世界,自已身處其中,彷彿一粒微塵。

印象之中,整齊劃一的書架、玉台沒有出現。

有巨大的玉簡,玲瓏剔透,聳立大殿中,彷彿在支撐著天穹。

有溫瑩的紙頁,淌在地面上,宛如一個湖泊,澄澈而晶瑩,一枚枚神文不時躍出紙面,如同一條條大魚,充滿生機。

有巍峨的道石,如太古神山橫亘,道音陣陣,流光溢彩。

……

「經文、典籍,自成一方世界嗎?」

各教弟子發懵,有點傻眼,感覺不可思議。

這絕對是一座寶藏地,刻錄經文的玉簡、紙頁等,自上古至今,歷經無盡歲月都不朽,更是自成一界,讓人瘋狂。

「即便奪不到那至尊寶術,只觀摩、感悟這些經文,也受用終身了!」

很多人這樣想,並且馬上行動起來。

「這是……護心丹的丹方,以及煉製手法!」

「快,那裡有上古凶獸禍斗的寶術散手,吞焰術,別讓截天教的弟子得到了!」

很快,這裡寶具飛舞,寶術成片,所有生靈都坐不住了,展開一場爭奪大戰。

蘇黎有點慌,畢竟他只開出一個洞天,在這裡屬於弱雞,他害怕被大戰殃及到。

「你們所說的至尊寶術,究竟是什麼?」

蘇黎問身邊的魔女。

「具體我也不知,但從消息來看,不弱於十凶,似乎與真龍有關!」

魔女眸波流轉,如實答道。

蘇黎徹底震撼,玩這麼大嗎?

本來只想做個任務,掙點任務幣,額外贈送個補天術,他都覺得賺大了。

現在告訴他,竟然還有比肩太古十凶的寶術出世,簡直牛……

牛氣衝天!

爽的一……

一塌糊塗!

「蘇黎,要不要隨我並肩而戰,擒住那月嬋仙子,到時候至尊術共享,人歸你,如何?」

魔女大眼彎彎,睫毛輕顫,慫恿道。

「不了不了,我一生光明磊落,鐵骨錚錚,不願做那以多欺少、恃強凌弱之事!」

蘇黎連忙擺手,正氣凜然的說道。

事實上,他冷汗都快嚇出來了,自己加入兩女大戰,不得當場升天?

「好傷心,你拒絕了我。」

魔女露出一副委屈樣,而後嫣然一笑,衣裙飄動,朝月嬋橫空而去。

「隨時歡迎你加入,與我們進行三人大戰哦!」

虛空傳來魔女嬌滴滴的聲音。

蘇黎無語,當然也有點汗顏,主要是自己還不夠猛,他要抓緊時間賺任務幣,提升實力了。

「數據掃描:整片藏經樓小世界的經文。」

「數據查找:最高級別的寶術!」

蘇黎神念一動道。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花木蘭手持長槍,回到了秦蒼穹身旁。

秦蒼穹站在廳堂中央,叼著煙,眸光平靜,掃了身旁的花木蘭一眼。

緩緩訓斥道,「下次做事,可別這麼衝動。」

「人,要慢慢殺。一次性全都殺光,就沒有意思了。」

花木蘭恭敬點頭,「是……屬下明白。」

四周,聽到這番話的賓客們:……

所有酒店安保們:……

這……

這他媽!

是當著在場這麼多人的面,赤裸裸的挑釁啊!!

禮台上,錢忠面色猙獰,身軀因為氣怒,都有些微微顫抖!

「秦蒼穹……你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的錢家……挑釁我江南紅盟……老夫保證……未來,在這片江南土地……你,將寸步難行。」

這,是錢忠的威脅!

更是錢家,以及背後……江南紅盟的威脅!

整片江南的天空,都被江南紅盟所掌控。

今日,這秦蒼穹如此挑釁錢家,擾亂錢家豆腐宴。

這,是在與頭頂的這片天作對!

秦蒼穹未來的下場,會……很嚴重!

「哦,是么?」秦蒼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

「寸步難行?嘖嘖嘖。」

秦蒼穹深吸了一口煙。

而後,將煙蒂緩緩丟在地上,踩滅。

「我秦某人別的不行,就是愛走路。」

「我倒要看看,這江南的崎嶇泥路,有多難走?」

此言一出,空氣……更是微微一冷。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升級啊!

在場所有賓客們,都是面色複雜!

禮台上,錢忠的嘴角,微微一抽!

那是猙獰,憤怒,殺機。

「錢老管家,秦某人的這份薄禮,還望你收好了,轉交給你家家主。」

秦蒼穹眸光平靜,伸手指了指那滿滿一車的51具殺手屍骸,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錢忠:「……」

在場所有賓客:「……」

「今日,豆腐宴也吃了。秦某人這廂,就先不打擾了,諸位賓客們,還請慢用。」

「秦某人,先走一步。」秦蒼穹說完,也不顧現場,這數百名保安人海的阻攔。

倏然雙手負背,轉身,離場。

整個酒店現場,那數百名安保們……面色難堪複雜。

所有人,阻攔在門口,所有保安的身子,都在驚恐複雜的往後倒退。

這個男人的氣場,簡直太過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跟在秦蒼穹身後的那個持長槍的女子。

簡直就是一個女魔頭啊!

這群酒店安保們,徹底被嚇住了。

他們攔也不是,退也不是,此時……進退兩難。

「讓他們走。」就在此時,禮台上,那一直沉默,嘴角抽搐的錢忠,終於開口,對著保安們一聲喝道。

有了錢管家的命令。

那群保安們這才如臨大赦……齊齊讓開了一條道路。

秦蒼穹,就這麼雙手負背,踩著蹭亮的皮鞋,一步一步,緩緩離場。

整個現場,無一人……敢阻攔啊。

可,當他踏出宴會廳時,卻突然又停住了腳步。

他重新點燃了一根煙,微微側眸,掃了一眼不遠處的錢忠。

「錢老管家,另外……替我秦某人,轉達你家家主一聲。」

「我秦蒼穹回來了,七年前的舊怨…和新仇,我會一併算之。讓他,早些準備好自己和兒子的墓地。省得到時候,拋屍荒野,魂骨無存。」

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