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差不多的時候,衛風示意道:「別鬧啦!我之所以來找你,就是想要幫忙救命的。」

「救命!除了我,還有誰想要你的命?」北冥若汐不屑地追問道。

「九仙娘娘啊!」

「切,人家待在深山老林里享清福,哪看得上你這條小命?放心吧,你的命只有我能取!」

「九仙娘娘就在王府里,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她此刻正在跟王爺敘述,咱們兩個是如何大鬧和仙谷的經過呢。」

「什麼?她還敢來王府!她在哪裡,我現在就去殺了她!」北冥若汐的眼睛,立即變得血紅起來,一副不殺死對方,誓不罷休的架勢。

衛風趕忙制止道:「且慢!別衝動,咱們還是商量個辦法出來才行,憑咱倆的實力,壓根就不是人家的對手。更何況,還有你爹給她做後盾呢。」

「~」北冥若汐欲言又止,在思索了片刻之後,開口問道:「那你有什麼好辦法,快點說來聽聽!」 大楚天啟四年,大隧正新二年,大楚向大隧發派使者,請求划江而治,給天下百姓修養生息的機會。

而這個使者也是人質,是大楚的皇后,談素素。

一時間,皇后復活的事傳遍大江南北。

蜀地,宋都。

趙念慈已經不復剛起義的精神,取而代之的是年僅三十歲已然瘋長的白髮。

聽到大楚和大隧即將因為一個復活的皇后要划江而治,咬牙切齒的說道:

「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議和」

虞州。

農民起義軍的領袖范明,聽到這個消息,將懷裡的赤裸美人狠狠的摔了出去,命令自己的部下前往刺殺。

惠州的杜仲。

泉州的韓世當。

重華州的宋憐。

北部草原的羌族首領獨孤般若。

一時間,紛紛派遣殺手,前往必經之地文州布下天羅地網。

而林語生此時,坐在富麗堂皇的鳳輦內,內心不由得空虛起來。

她突然很害怕,原本就想回去的心現在變得如饑似渴。

她曾以為亂世自己可以置之度外,可以相信吳子夫,可是所有人都在身不由己。

她落了一滴淚,她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去掌握自己的命運,作為一個女人,她深深的無力感讓她恐慌,害怕。

哪怕輦外不停的傳來打鬥之聲,也比不上她心裡深處的寂寥。

「林姑娘,你且放心,咱家在,你有安好」

這時候,窗外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掀起窗帘才發現,竟然是白元。

「你怎麼來了」

「陛下不放心姑娘您,讓我多帶一些大內高手保護您,所幸帶了一些,不然就這些雜魚,實在是太多了」

「是嗎」

林語生此時,一片亂麻。

………

大隧,扶麟。

金華殿。

周雲升身著黑色龍袍,正襟危坐在龍椅之上,文武百官位列其下。

大隧丞相杜懷冰此時說道:

「陛下,如今對我大隧來說正是大好時機,我大隧以戰養戰,如今將列千位,帶甲百萬,而楚國如今可戰之兵雖已勉強達到百萬,但後勤缺少江南的供給,即將支撐不起龐大的軍費開支」

周雲升此時卻心不在焉。

「陛下,如今我大隧軍備完整全面攻楚已經做好準備,還請陛下下令」

已經晉陞大將軍的羅成,此時也趕了回來。

「陛下,請下令全線開戰」

「陛下,末將請求出戰」

「陛下」

「好了,楚國也是有誠意的,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他們走哪條路來扶麟」

「陛下,由鴻蒙山南下,經京都,北夕,羅陽,至當陽關,接由我軍過平嶺,山南,浮標,到開封,再南下臨安,北海,直達扶麟」

禮部尚書左節說道。

「好,使者車馬勞頓,一路上多派遣軍隊保衛」

周雲升繼續打著哈哈回答道。

還沒等文武百官反應過來,周雲升已經大搖大擺的走了。

而此時的大隧皇宮角落,一處宮殿被三人高的圍牆所封鎖,而院門口,三十人組成的三支小隊正在駐守。

看到周雲升下轎走來,一小隊長恭敬的行禮后,打開了被厚重鎖鏈鎖住的大門。

大門上一共有四把鎖,三個小隊長一人一把,依次打開后,周雲升從懷中掏出最後一把鑰匙。

大門打開,一處雜草橫生的院落坐落其中。

一座枯井印入眼帘,四個衛兵從宮殿中搬來一把極長的梯子,慢慢深入井內。

兩名衛兵先下去后,周雲升也爬了下去。

枯井底部很深,油燈被一盞一盞點亮,一條通道被顯露出來,而通道盡頭,是一道鐵門。

周雲升彎著腰打開鐵門,一股霉味撲了出來。

這顯然是一座極其隱秘的牢籠。

「你來了」

一陣沙啞的聲音空蕩在通道內。

「大隧復國了」

周雲升蹲了下來,看著眼前蒼老的容顏,譏諷的說道。

「我那個弟弟請你讓他死個痛快」

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

周雲升在井底呆了一個時辰,隨即又鎖上鐵門,走出院落後,轉身深深的看了一眼,大門緩緩關閉。

「別讓她餓死」

「是」

………

「爺爺,這一個周來你講的我越來越一頭霧水」

少女抱怨道。

「呵呵,是啊,我也覺得像大夢一場」 都能去當偵探了。

忍不住問了句無關的話:「你平時喜歡看偵探么?」

陸細辛搖頭,她似乎不喜歡看這些。

「那你很厲害啊,就這麼簡單地去送個本子,就推斷出一切,太牛了!」

厲害么?

陸細辛蹙了下眉,很容易發現啊,她不覺得哪裡厲害。

旁邊的同事提醒梁警官:「這只是猜測,雲念念還沒醒呢。」

對對對,差點忘了這個。

梁警官覺得陸細辛猜測的應該就是真相,不過,有個問題。

雲念念醒來后,可能會包庇父母。

畢竟是親爸親媽。

所以,他善意提醒:「你觀察得很仔細,不過一會還要等雲念念的口供,畢竟是親生父母,最後的結果估計會不了了之。」

不了了之是最好的結果,最怕雲父雲母反咬一口,說是陸辛辛為泄私憤,報假警,污衊他們,損害名譽。

「差點忘了。」陸細辛拿出手機,點開一段錄音:「這裡有錄音。」

梁警官傻了。

連旁邊的同事都瞪圓了眼睛。

這、這準備得也太齊全了吧。

「你、你怎麼會錄音?」梁警官磕巴。

陸細辛:「我怕他們反咬我一口,所以留作證據。」

梁警官豎起大拇指:「太機警了!」

——

雲父雲母確實沒什麼事,雲念念醒來后,承認是父母迷昏她。

但這件事,並沒有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還是親生父母,雲念念也沒有繼續追究地打算。

警方就讓他們回家,自己調解。

雲念念回來后,帶了些熟食過來感謝陸細辛。

「辛辛姐,今天的事多虧了你,謝謝你。」雲念念對於自己只拿了些熟食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又把自己畫的畫送過來一幅。

「辛辛,這是我自己畫的,送給你,希望你別嫌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