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小心對待會長哦!」

茉莉姐湊到我耳邊這麼說,然後轉身離開了這間房間,於是房間內只剩下我和瑟娜以及面前仍在座椅后素未謀面的會長了。

「您好,請問叫我們來這是為什麼呢?」

按耐住充滿疑問的瑟娜,我率先做出提問。

座椅開始轉動,坐在上面的人隨之出現在眼前,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會長的身高看上去好像只有不到十歲的模樣。

因為有着辦公桌的阻礙,我無法看清楚會長穿着如何,但可以那身奇怪的斗篷卻非常的引人數目,也因為斗篷而看不見容貌。

這樣的她在轉過身後將手裏捧著的水晶球放在了辦公桌上拜訪好的收納容具上。

「讓你們來的理由嘛……我想想好了。」

這麼說着,會長居然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樣,讓人非常想要吐槽,少女的身高,少女的聲音和陰暗房間的佈置之類的一大堆非常奇怪的東西都讓人非常想吐槽……

不過在我想其他事情前,會長摘下斗篷露出了淡紫色的頭髮以及可愛的蘿莉容貌。

「你剛才是不是在想我很奇怪?」

「誒?你怎麼知道(⊙o⊙)。」

「我可是預知的能力唷,只不過是這點小事而已,我當然會知道啦!」

這樣自豪的語氣讓人聽起來就像是某個人一樣,這麼想着我不自覺的看向旁邊的瑟娜,本人絲毫沒有感覺到被我注視着。

「我不信,除非…除非你能證明⊙ω⊙!」

「瑟娜……」

「好呀,你想要怎麼證明?」

準備制止無理取鬧的瑟娜,結果會長反而一口答應了,這樣一來事情似乎……

「那就…猜猜我們是什麼等級的冒險者!」

瑟娜稍微思索后說出了這樣的問題,對面的會長聽到后也開始思索起來。

「應該是……」

這種問題還需要思考嗎?不禁讓人這麼想,因為她可是冒險者公會的會長欸。

「答案是d級冒險者!」

「哇!好厲害(`~)!」

已經讓人無力吐槽什麼了,瑟娜的天真已經達到了一種地步,在這裏容許我默默無視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秦雲噌的一下站起來,喜色溢於言表。

「哈哈哈,他回來了!」

「那朕交代的事,應該有着落了。」

「還帶了能人,什麼能人?」

他語無倫次,提着龍袍就往外面走。

身後一群將領幕僚,齊刷刷傻眼。

這軍國大事都沒有聊完,陛下怎就走了,還如此興高采烈?

氣象司的道士,莫非還能解決軍國大事不成?

緊接着,秦雲一聲命令傳回大帳:「解散,大事隔日再議。」

這一下,眾人更加疑惑了。

半炷香后。

剛剛重建的官署大堂,站着風塵僕僕的幾人。

「哈哈,玄雲子,你這細皮嫩肉,出去幾天就被風吹日晒的有些像個漢子了。」秦雲拍着他的肩膀調侃道。

玄雲子嘿嘿一笑,清澈中帶着樸素。

「陛下,不辱使命,您交代的事微臣完成了!」

秦雲雙眸一亮,還帶着一絲肅然!

使了一個眼神。

豐老立刻調集錦衣衛,封鎖這裏。

見狀,玄雲子也不賣關子,直接道:「鎮北王說的那條烏江河,的確存在。」

「在秭歸城以北十里左右。」

「但如果陛下想要借水,淹西涼叛軍,很有難度。」

秦雲蹙眉:「為何?」

玄雲子沒有回答,而是看向身後的兩位中年道士,一身清貧。

「陛下,這二位是微臣的師叔,不說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但對於地理天象頗有研究。」

「這一次,您想要不費吹灰之力,滅了張仁所部,二位師叔能幫上忙。」

兩位中年道士,很面善,有些黑,瘦高瘦高的。

「草民地辰子拜見聖上。」

「草民地元子,拜見聖上。」

秦雲虛手托起二人,暗嘆道宗風水寶地,實在養人,看似清貧至極的兩個中年道士,眸子裏卻蘊含了經天緯地的芒。

作為玄雲子的師叔,這二人不簡單啊。

「不必多禮,朕即刻讓人給你們詔書,從現在起,你們就是氣象司的人了,官居三品。」

二人微微一笑,再拜;「多謝聖上。」

「不過官職不打緊。」

「打緊的是西涼的戰事,關於烏江河決堤,水淹秭歸七城的事,草民有話要說!」

秦雲全身一震,來了精神!

比床上的事,還感興趣。

這個可怕而異想天開的想法,早就在他的腦海中萌芽,他一直沒跟人提起過。

直到見識了張仁所部的西涼鐵騎,他才下定決心效仿古人,如此作戰!

故而秘密調遣了玄雲子出去查探,勘測地勢,沒想到他還把兩位師叔給找來了。

「來人!」

「賜坐。」

「上茶!」

「任何人不得打擾朕的這次會客!」

感受到他的嚴峻態度,錦衣衛們紛紛一凜,高喊:「是陛下!」

片刻后,熱茶滾滾,幾人對坐。

「陛下,剛才掌教師侄所說,卻有此事。」

「水淹秭歸七城難度極大,幾乎不可能!」

「這個張仁的軍神不是白叫的,他早在數月下,便命令人在秭歸七城的軍營外挖了許多水渠,防備着極端天氣,導致水位上漲,城池被淹。」

「這誤打誤撞的限制了您的計劃……」地辰子撫須長嘆。

秦雲眉頭一擰,捏拳道:「張仁還有這個遠見,有些棘手啊。」

突然他又想起什麼。

眸子睜大,迅速問道:「如果秭歸城不行,那有沒有辦法水淹巨鹿呢!」

玄雲子三人對視一眼。

而後迅速拿出地圖,仔細的觀察了一番。

秦雲緊張的看着三人議論,安靜等待結果。

論地勢氣象這一塊,他們三人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活神仙了。

半炷香后。

玄雲子神情肅然道:「陛下,這一帶的地勢,皆在二位師叔的腦海之中。」

「以烏江河的水流和量,理論上可以水淹巨鹿。」

「但絕非長久,水流衝到巨鹿,就會順着南涇三道,分別匯入草原的谷軋河等河流。」

秦雲眉頭舒展,哈哈笑道:「不用長久淹沒,朕只需要借用天水,替朕澆一澆花花草草。」

花花草草?

三人愕然,只怕此花草非彼花草。

地辰子蹙眉,猶豫道:「陛下,請恕我直言,這個計劃太瘋狂了一些。」

「就算水淹巨鹿,其中難度也非常大,一旦失誤……」

「將生靈塗炭!」

面對三人的慎重,秦雲嚴肅表示。

「你們放心。」

「朕並非是無德帝王,不會為了一戰得失,而害苦了天下黎明百姓。」

「決堤之前,朕會提前七天,宣佈進攻,勒令沿途百姓避難。」

「而且巨鹿,並非居住之地,不會造成大規模誤傷。」

「至於洪水過後,朕會下令讓幽州等地,大開城門,接納西涼百姓,替他們安頓下來。」

「土地糧食,朕會出錢出人重建。」

「說到底,西涼所有板塊,不都是朕的么?這的民眾,也都是朕的子民!」

地辰子二人蹙眉,顯然對此事仍舊有些擔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