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圍在四周,眼神凝重的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取出易皇骨杖,扔了出去,道:「它們就交給你了!」

易皇骨杖中,響起一道邪異至極的笑聲,化為一尊黑色骷髏,無比興奮的向四尊六劫鬼王沖了過去。

如今,邪靈的實力,足以和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叫板,對付四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自然是綽綽有餘。

張若塵挽住大曦王的纖腰,夾在手臂間,沖入進薪火塔。

「嘭。」

使用縛聖鎖將她纏住,扔了出去,丟在地上,摔落到天井的下方。

張若塵一隻手抓著縛聖鎖,另一隻手提著沉淵古劍,指在大曦王的眉心,道:「想死,還是想活?」

大曦王嘴角掛著緋紅的血液,美到極點的臉蛋上沾滿塵土,眼神卻很冷漠,虛弱的道:「死……快些殺了我……你不會是不敢吧?」

張若塵知道,大曦王是在故意求死。

畢竟,像她這樣美若天仙的女子,落入敵人手中,絕對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風光無限的活著。

死,才是解脫。

「既然你想死,我就偏要你活著。但是怎麼活,卻得我說了算。比如,將你送進崑崙界最低賤的青/樓,或者脫光你身上的華麗衣衫,將你帶到商子烆的面前,用最恥辱的手段奴役你……你害怕了嗎?」張若塵道。

對於敵人,張若塵沒有一絲憐憫。

大曦王的眸中露出寒光,既是憤怒,而又有一絲恐懼。

張若塵又道:「當然,你若是願意歸順於我,或者為我做一件事。我倒是可以讓你風風光光的活著,或者風風光光的死去。」

「做什麼事?」大曦王問道。 帶著些許忐忑的心情,三人越過老人,朝著通往外界的道路趕去。

踏上山間小道的瞬間,一股極其強大的寒氣撲面而來,狠狠的壓在路南幾人身上。

「這是有多少邪祟!」

此刻路南也淡定不下來,這股寒氣對於他來說不算是很強,仔細分辨就能知道,是通過多個實力弱小的邪祟身上散發出來融合在一起的。

沈強和劉詩詩縮在路南身後,多少是有些被嚇到了。

沈強此時完全沒有再去想路南會搶奪他靈果的事情。

如果路南需要的話,他甚至可以雙手奉上,唯一的要求就是活著離開這裡。

「你之前是走到哪裡就再次回到了村子裡面的?」

沈強沒有遲疑的說道:「就是村口這個位置,之前我再往前走,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村子裡面。」

聞言路南也心中有數:「你們等會跟緊我,別掉隊,不然到時候是生是死我可就幫不了你們了。」

「走!」

二人心中一緊,趕緊跟上路南。

沒走幾步,他們就被迫停下。

沈強的看著面前的場景雙腿有些發軟。

他就不該來這裡!

此時他後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幾十隻邪祟烏泱泱的一片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青黑色的皮膚,無神的雙眼,冰寒的氣息,無不在刺激眾人的神經。

「怎麼辦?」

沈強說這話的時候有些無力,帶著濃郁的絕望氣息。

劉詩詩緊咬牙齦,沒有說話。

但從她緊握到發白的雙拳就能知道,她現在是什麼心情。

「怎麼辦?當然是殺出去!」

路南抽出兩把水果刀,全身氣息炸裂開來,氣血翻滾,沒有留手的打算。

濃郁到極致,浮於體表的氣血出現在路南身上。

龐大的氣血與邪祟發出來的寒氣對沖。

雙方中間氣場首先開啟了爭鬥。

如此龐大的氣血一展現,在路南身邊的沈強驚訝到合不攏嘴。

「氣血離體!」

「這…這絕對到了二品境!」

「好強!」轉眼沈強興奮起來:「能活下來了,這一次一定能活下來!」

路南的氣血有寒冷的特性,但平常是蘊含在氣血裡面的,只有打出氣血才能讓對手感受到寒冷,正常釋放氣勢的話,目前還做不到讓人感覺到寒冷。

「等會你們兩個跟在我身邊,跟我一起殺出去,我會攔下大部分的邪祟,漏網之魚就交給你們。」

路南吩咐完便接著說道:「準備行動!沒有時間浪費,我感覺到一股更加強大的寒氣正在襲來。」

此時路南感覺壓力巨大,村子裡面有東西想要出來,但好像被什麼東西攔住了,暫時出不來。

至於被什麼攔住了,路南不由想到了那個老人。

咬牙不去多想,等日後實力強大了再回來清算。

老人如果出了事,他一定會幫對方報仇!

「殺出去!」

給了二人一點反應時間,路南一抬腿便沖了出去。

面前這些邪祟數量很多,大概三十多位,每一位都是一品的存在。

實力沒有他強,但數量太多了,被纏住的話,即使他也會變得很危險。

三人衝進邪祟群中。

路南一馬當先,全力一腳踹在最前面的一隻邪祟身上。

「砰!」

這一腳蘊含了十縷氣血,這種危機關頭,他哪裡還會去管消耗問題。

強大的力量把邪祟狠狠的踹飛出去,一連砸到一片邪祟。

硬生生砸出一條出路來。

被踹的那一隻邪祟當場死亡,化作白光凝聚成一枚靈果。

「沖!」

瞬間踹出來一條生路,讓三人都很興奮。

只是可惜,他們沒有走幾步,就被邪祟堵上。

路南也不和這些邪祟客氣。

放棄水果刀,直接上拳腳,水果刀攻擊範圍太小了,拳腳起碼還能砸飛一些邪祟。

拳腳大開大合,招招全力以赴。

每一招都蘊含十縷氣血的攻擊根本就不是這些邪祟能夠抵擋的。

加上這些邪祟並沒有多少智慧,只會衝上來硬鋼。

往往路南打飛出去一隻都能砸倒一片。

而被路南打飛出去的邪祟當場就化作白光。

只有被砸倒的還能站起來。

路南很猛,但邪祟的數量終究太多。

好在有沈強和劉詩詩。

他們做不到擊殺邪祟,但是抵擋襲殺過來的邪祟還是可以做到的。

這就給了路南反應時間,抽出手來直接干廢面前的邪祟。

在路南恐怖氣血爆發下,眾多邪祟連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沈強在路南身邊看著嘴角不斷的抽搐。

他只想說,這大佬的氣血不要錢的嗎?

這麼肆意揮灑,每一招都打出十縷氣血?

要知道他們都恨不得把一縷氣血掰成兩份用,哪裡會像路南這麼奢侈。

除了這個讓他心痛外,路南的實力也讓他震驚不已。

一招打出十縷氣血,普通的二品都無法做到,也就是說路南起碼已經在二品之中有所建樹。

最後沈強還是忍不住心痛道:「大佬,一拳打出十縷氣血太浪費了,一品邪祟掉落的東西很多也不過價值五縷氣血左右,擊殺這些一品邪祟不值當……」

路南聞言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

他還真是從來沒有考慮過消耗問題,現在被沈強這麼一說,隨便那麼一盤算,還真是有些心痛。

就這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消耗了六十縷氣血了。

當下路南決定減少消耗。

這也是因為邪祟的陣型被他衝擊的已經快要破了。

死的死,傷的傷,能打的邪祟已經不多。

拿出兩把水果刀,路南開始使用武器攻擊。

藉助龍虎步的奧妙,路南遊離在剩餘的邪祟之間,每刀蘊含三縷氣血,砍在邪祟腦袋上,在氣血的加持下,很輕易的就把邪祟的腦袋切掉。

解決掉將近十隻邪祟后,壓力減輕不少路南才有機會觀察二人的情況。

此時沈強和劉詩詩的情況都有些不妙。

氣喘如牛,面容痛苦。

被邪祟打到可不好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