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7月25日,又一個周一。

因為下午要一起觀看《自殺小隊》的粗剪樣片,特里·塞梅爾提前趕來,中午在丹妮莉絲影城的高層餐廳內和西蒙一起用餐。

順便訴苦。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

餐桌上,特里·塞梅爾一臉苦相。

話題關於西蒙剛剛親自敲定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一干主創獎勵方案。

根據上周的票房統計,《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不只是北美本土票房突破3.3億美元,海外進賬也達到5.3億美元,全球票房已經達到8.6億美元,按照目前世界範圍內各個票倉的數據走勢,這部蝙蝠俠三部曲收官大作的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大關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不僅如此,上映一個多月以來,這部超級重磅炸彈的各類型周邊產品銷售也一如既往地大賣,目前全球範圍內的周邊銷售總額初步統計也已經達到11億美元,雖然電影熱度開始降低,但這一項目的後續周邊累計進賬依舊有望達到25億美元。

「西蒙,5000萬美元的獎勵,是不是太多了一些,既然合同中沒有規定,我們完全沒必要支付這樣一筆錢,或者,像前幾次那樣,兩三千萬美元就足夠了。這次給了5000萬美元,接下來的幾個項目,按照慣例肯定只多不少,到時候我們可就給不起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不施任何粉黛,一張鵝蛋臉在明亮的燈光下,近乎是蒼白,一雙清亮的眸子不笑時宛如盛開的桃花,而笑起來又像是天上彎彎的月牙,勾人心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裏面好像裝滿了故事,卻更加引人入勝,想讓人一探究竟。

那一刻,她終於知道了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她被捧得太高了。

怪不得人家不搭理她呢?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朋友,誰還在乎凡物啊!

她啊,太沒有自知之明了。

面前的女生一動不動地看着她,灼灼的目光讓墨卿淺非常不自在。她輕咳了一聲,女生沒動,反而讓身後的將夜離緊張地蹲在她面前,搓熱了冰涼的手掌,分別放在自己與墨卿淺的額頭上,仔細感受半天,喃喃道:「奇怪?不燙啊。」

墨卿淺是一陣無語,她貌似剛對人家說過他耳朵不好使吧。唉,謊言果然就是謊言,措不及防就被戳破了。

「你是不是傻啊?」她一把拍下將夜離的手,「哪有咳嗽一聲就發燒的?」

「這不是關心則亂嘛。」將夜離捂著並不疼的手,委屈解釋道。

兩人在這裏打情罵俏,一旁尷尬的女生移開了目光,悻悻地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對不起。」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將夜離點頭,似乎非常欣慰,這人終於開竅了。

女生訕笑,對兩人衷心說了句:「你們真的很般配。」

般配?這是墨卿淺第一次從他人嘴裏聽到這個詞,她止不住懷疑女生話語里的真心,可女生的眼神確確實實沒有做假。突然之間她好像就有了信心與勇氣,可以與他並肩而行。

「這雨一時半會兒停不了,濕衣服穿久了真的會生病的,我記得商場二樓有買衣服的,你們可以買一套換一下。」女生善意地提醒兩人。

墨卿淺和將夜離望了一下外面依然漂潑的大雨,又看了一眼對方狼狽的樣子,點了點頭,有道理。

就他這穿了和沒穿沒什麼兩樣的衣服,確實得換一下,大庭廣眾之下,太引人注目了。

將夜離沒想這麼多,他滿眼滿心全是墨卿淺,想着她那聲咳嗽,擔心她真的會生病,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什麼樣子。

兩人眼神一對,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墨卿淺的傷口依然隱隱作痛著。她曾經問過雲爺爺,為什麼她的傷口一到陰雨天就痛?雲爺爺說那是她的心理障礙導致著。她的傷口除了劇烈運動之外,再沒有什麼原因會引起疼痛,她都知道,可她也知道她永遠也跨不過這個障礙。

她還什麼都沒有說,但將夜離似乎已經猜透了她的內心,蹲在她面前,伸直雙臂,揚眉笑道:「快上來啊,飛機要啟航了。」

墨卿淺在心裏吐槽了一句「幼稚」,但嘴角的笑意是那樣清晰:「你這架飛機安不安全啊?沒有安全措施,我可不上。」

「放心吧,保你安全到達目的地。」

墨卿淺也不再逗他,趴在他肩上,伸手攬住了他的脖子。

「請問尊敬的VIP乘客,您要去哪兒啊?」

「嗯……」墨卿淺思索著,半開玩笑,「去你心裏怎麼樣?」

「那估計有點困難。」他拒絕的乾淨利落。

墨卿淺的笑意淡了,她收緊了攬住將夜離的手,狠狠掐着衣服之下的皮膚,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勸服自己,不要難過。

果然啊,不過還是她在痴心妄想而已,太陽與塵埃怎麼可能般配?

她趴在他的肩頭,附在他的耳邊,輕聲說了句:「我知道啊……」

可惜將夜離這次並沒有聽出,她話語里的孤寂與悲傷,他綻開了歡笑:「就是啊,小卿卿本來就在我心裏了。」

墨卿淺聽了這話,沒有高興,而是發泄似的拽了拽他的耳朵:「你嘴裏能不能說些正經話啊?」

「這怎麼就不是正經話了?」

「算了,」墨卿淺突然泄了氣,似是在自語,又想在詢問,「怎麼這四年裏,你好像什麼都沒變呢?」而她又為什麼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將夜離不知道是沒有聽見還是什麼,沒有回答,背着墨卿淺一步一步朝二樓走去。

而後他聽見背上人的聲音,鄭重又虔誠,她說:「將夜,謝謝你回來。」

那一刻,將夜離險些沒有控制住自己,他的心酸澀難耐,就像一口氣吃了二十幾個檸檬,又酸又澀,眼淚在眼眶裏打轉,越積越多。他緊咬着牙關,拚命壓制着。

腳步越來越沉重。

可肩膀落下的一滴熱淚,讓他徹底崩潰,淚翻湧而出,一滴一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每一滴都帶着那樣沉重的愧疚與心酸。

他逃避現實,躲在黑暗角落時,根本不會知道,他的小卿卿究竟遭受了什麼樣的磨難。這個世界似乎將本該屬於他的那份傷害,也強加在了他的小卿卿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