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不行的,不行的,李文東奪了我們李家的九龍公司,你和李文華立了字據,你要是從李文東手中拿不到九龍公司,一切都會化為烏有的。」

「李文東那個人心狠手辣,勢力龐大,我們整個李家都惹不起,你拿什麼跟李文東斗!」

李月姍哭泣著,對著葉飛說著。

「不怕,今天我就幫你拿下李文東,讓李文東把九龍集團還回來!」

葉飛抱著李月姍,可是李月姍現在跟本不相信,李文東的勢力太強大了,跟本不是葉飛能夠對付的。

李月姍哭了一會,便是站起來,她在想辦法,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哭是沒有用的。

「月姍,開心點,相信我,我能做到的。」

葉飛對著李月姍說著。

「但願吧。」

李月姍魂不守舍的上著計程車,有些失魂,葉飛看著李月姍這個樣子,就是十分心痛,李月姍第一次不相信自己,以往都是很相信自己的,看來這個李文東確實很厲害。

……

李文華看著手中帶著葉飛手印的字據,便是十分高興,他快要大笑出來了。

「李月姍啊李月姍,我以為你的眼光多麼高明,還不是找了個廢物老公,竟然要對抗李文東。」

李文華冷笑連連,他覺得這次一下子就絆倒了李月姍,這下好了,等李月姍拿下八荒集團,那日後的日子一定不好過,李月姍這一脈也徹底的失去了光澤,更是落敗。

「哼!李青山,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女兒身上,還妄想靠著女兒翻身,熟不知,你女兒挑選老公的眼光不怎麼樣啊,多虧了葉飛。」

李文華高興十分,他拿起電話,給李青山打了一個,他怎麼會允許李青山一家人平淡。

「喂,大哥。」

電話那頭傳來李青山的聲音。

「我手機上給你發過去了一個好東西,你要好好看看哦。」

李文華的聲音之中都帶著嘲弄。

「什麼東西?」

李青山疑惑。

「你的好女婿,剛才跟我立了字據,你看看手機就知道了,哈哈哈……」

隨著李文華的大笑聲,電話被掛斷。

「怎麼了?」

白月問著眉頭緊鎖的李青山,李青山打來了手機,看著李文華髮來的照片。

上面白字黑字寫的清清楚楚,和李文華立的字據條約在李青山的眼中晃動著。

上面葉飛的手印和簽名是那麼的清晰。

「廢物,這個廢物!」

李青山渾身顫抖,翻著白眼,呼吸粗重,向後倒去。

「青山,別動怒,別生氣。」

白月看著快要昏倒的李青山,就是連忙扶住,不斷的在李青山的胸口撫順著,讓李青山呼吸順暢。

「廢物,這個廢物,氣死我了,我們李家這一脈,完了,完了啊!」

李青山語氣之中帶著頹廢,他實在不能相信,李家竟然敗給了一個女婿,葉飛的做法,簡直是混賬至極。

「這個葉飛,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答應了李文華,他根本不知道李文東的利害。」

白月此時也是皺著眉頭,心中擔憂無比,在心裡把葉飛罵了個千萬遍。

「完蛋了,我李家從今往後,再也沒有翻身的時候了,接手八荒集團,和凈身出戶有什麼區別?」

李青山眼中帶著血絲,自己年輕的時候,生意落敗,現在李月姍這下一輩,竟然也變成這樣,那徹底完蛋了。

此時李青山看到葉飛和李月姍下了計程車,朝著屋內走來。

「爸媽,我回來了。」

李月姍走進屋內,歡快的叫著爸媽,不想讓父母過於擔心,李月姍準備隱瞞這件事情。

葉飛剛踏進屋裡,就看到李青山拿著一個一米多長的擀麵杖,朝著這裡衝來。

「你個廢物,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李青山揚起擀麵杖就是要朝著葉飛的腦袋打去,李月姍見狀,連忙抱住李青山。

「爹,你怎麼了?我們剛回來,你怎麼就要打人啊?」

李月姍死死的抱住李青山,李青山睚眥欲裂,眼中布滿著血絲,死死的看著葉飛。

「別叫我爹,你還有臉說,看你找的廢物老公,真他媽的有本事啊。」

李青山氣喘吁吁,實在壓不下心中那口氣。

「葉飛,我殺了你!」

李青山推開李月姍,繼續仰著擀麵杖朝著葉飛的腦袋打來,葉飛向後退著,

「不要啊爹,有話好好說啊。」

李月姍再一次抱住李青山,這次李青山用力過猛,二人直接摔倒在地上。

李青山掙扎著,李月姍根本抓不住,李青山再次起身。

「媽,媽,快來幫忙啊!」

李月姍大叫著,白月此時連忙和李月姍合力抱住李青山,李青山這才被制服住。

「你個廢物,你為什麼要害我們李家?你和李文華簽訂什麼字據?你配嗎?你有這個權利嗎?草你嗎的!」

李青山把葉飛罵了個狗血噴頭,想要一擀麵杖打死葉飛。

「爹,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就不要動怒了。」

李月姍連忙說著,她沒想到自己父親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是李文華那混蛋告訴爹爹的。

「滾開,讓我打死他!」

李青山掙扎著。

「你滾,我不想在看到你,趕緊給我滾。」

「離婚,和李月姍離婚。」

李青山見掙脫不了,便是指著葉飛,讓葉飛離開。

「我不離婚,我是來幫李月姍的。」

葉飛冷靜的說著。

「你幫我女兒的?幫你媽逼!你就是這麼幫我女兒的嗎?你知道李文東是什麼人嗎?西涼城一霸!」

李青山怒吼著。

「區區李文東而已,怎麼?他很厲害嗎?我說能夠奪回九龍集團,那就能!」

葉飛眼神之中帶著冷漠,絲毫不以為然。

「放你娘的屁,你有什麼本事?你就會一個醫術,一個赤腳醫生,還敢跟李文東斗?你以為你是誰啊?臭狗屎一泡,禍害我們家李月姍,現在還禍害我們家族了。」

「有本事,你現在就給我把九龍集團給我搶回來,不然就給我死他媽的遠點。」

「好啊,現在我就去把九龍集團給你拿回來。」

葉飛眼神之中帶著決然,本想著吃完飯去,誰知道李青山先知道了這件事,那就沒有退路了。

「滾,快滾!死他媽的遠點。」

李青山指著葉飛怒吼著,葉飛轉身就走,看來自己必須拿下九龍集團,證明一下自己。

「他會死的,快把他叫過來。」

白月看著葉飛真的去找李文東了,就是連忙對李月姍說著。

「讓他去,我相信他。」

李月姍沒有阻攔葉飛,既然葉飛決定了,也就必須信任葉飛。

「你這傻孩子,葉飛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你沒看到這個廢物要腦子沒腦子,要本事沒本事,你還這麼相信他?」

白月看著李月姍如此信任葉飛,就是難受不已,她記得自己的女兒是聰明伶俐的,怎麼會看上一個廢物呢。

「看看你生的女兒,簡直是白痴,白養活了!」

「看上一個廢物。」

李青山怒吼著,現在對李月姍的智商都產生了質疑。

「爹……」

「別叫我爹,我沒有你這樣的傻孩子。」

李青山扔下擀麵杖,就是朝著屋內走去,李青山氣得臉色發黑,這件事對他打擊太大了,李家完了。

「媽,你快看看我爹,別讓我爹氣出個好歹來。」

「哎,你這傻孩子,趁早把葉飛踢遠點,然後找個好人嫁了吧,咱們李家著一脈,今天算是完蛋了。」

白月搖搖頭,對李月姍十分失望,就是轉身就走。

李月姍看到母親失望的眼神,心中一痛,在以前,自己都是父母的驕傲,樣樣優秀,都讓父母自豪,現在看著父母對自己如此失望,李月姍難受不已。

「葉飛,你要成功啊,要成功!」

李月姍看著葉飛離開的方向,暗自在心中祈禱著。

葉飛此時在路上走著,也憋了一肚子氣,什麼時候被人指著鼻子罵還不還口的,簡直是空前絕後。

「該死的!倒霉!」

「鼠目寸光!」

葉飛埋怨著李青山,竟然不相信自己,既然不相信,那葉飛就偏要證明給李青山看。

很快,葉飛來到了李文東的別墅前,別墅很大,下有花園,上有游泳池,西方建築風格,琳琅滿目的草坪和花園。

葉飛風風火火的朝著李文東的別墅走進去,李文東的別墅前,兩個黑衣的守衛看到葉飛后,就是前來阻擋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