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音愈發的遠,直到聽不見位置,丞相才舒展開了眉頭來。

蕭決護著沈明月又落了座,把手中的雕花木盒給鎖好了,才又交還到沈明月手中:「拿好了。」

沈明月拿了,但是她心虛得要命!

這個盒子沉甸甸的,就和她現在的心思一樣。

丞相在招呼大家吃好喝好,不要為小插曲鬧得自己不愉悅,而蕭恆站在身側看了她半響,才甩袖回自己的位置,整個丞相府,現在就只有沈明月最沒有心情了。

就是這麼個關頭上,慶王還忍不住嘴欠:「沈大小姐,真是想不到啊,你的本事竟如此大,可以讓兩個男人為你痴迷如此~」

『砰——』

蕭決的酒杯砸在了桌面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他聲音低沉:「慶王,若是不會說話,就閉上嘴,本王不介意拔了你的舌頭。」 第773章

秦歌聽到這些聲音,迷迷糊糊。

一個個的聲音,像是醉入她的耳膜。秦歌想要反抗,聲音卻越發的迷人。

直到最後,秦歌完全昏睡過去,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等秦歌再次醒來。

荒山之中,已經只剩下她一個人。

「這是哪裡?」

「我怎麼會在這裡?」

秦歌一臉的茫然,只覺得渾身無比的疼痛。

起來的第一時間。

秦歌腦海里想到的不是自己。

記住網址et

而是在擔心:「方糖怎麼樣了?」

拿出來電話。

秦歌給立馬給方糖打過去。

方糖那頭,接到秦歌的電話也是一臉激動,秦歌竟然自己打電話回來了。

「秦歌,你沒事吧?」

「你在哪裡,我和陳天選立馬過來找你。」

「秦歌,你千萬不要出事。」

方糖的聲音,越發著急。

而秦歌那頭,說道:「方糖,那伙人沒來找你麻煩吧?」

方糖的心,猛的一顫。

真沒想到,秦歌在這時候,竟然還在關心自己。

那一刻,方糖甚至把秦歌當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秦歌,我沒事,那伙人沒來追我。」

「你現在怎麼樣?」

秦歌一臉茫然,輕聲說:「我……我也不知道,他們好像知道抓錯人了,要放了我?」

方糖沒多問。

急忙說:「沒事,你現在在哪裡?把位置分享給我。」

秦歌拿起來手機,覺得更奇怪。

那群人來勢洶洶,竟然什麼都沒對自己做。

但具體的,秦歌真的想不起。

她把位置分享給方糖。

方糖帶著陳天選,很快就來了。

夜色如黑漆。

陳天選找到秦歌的時候,秦歌還躺在地上。

方糖上前,扶起來秦歌。

「秦歌,你沒事吧?」

「你為什麼要騙我,對方明明是沖著我來的,你是不是傻。」

「你有沒有受傷,給我看看。」

方糖反覆查看秦歌身上,確認秦歌身上沒有任何一點傷痕后,這才安了心。

倒是陳天選。

他靜靜的看著秦歌。

總覺得哪裡很奇怪。

到不是秦歌竟然會為了方糖涉險。

而是現在的秦歌,有些奇怪。

陳天選仔細端詳。

幾分鐘時間,竟然也看不出,秦歌到底有什麼問題。

他嗅了嗅秦歌身上的味道。

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有一股檀香的味道。

這種檀香,很熟悉。在江城,幾乎不會有。

方糖見到陳天選一直不在狀態,皺眉問他:「陳天選,你在做什麼?秦歌沒事,你不應該高興才對嗎?」

陳天選沒看秦歌。

倒不是因為秦歌長得漂亮。

而是單純的,不知道怎麼面對秦歌。

畢竟他沒辦法裝作秦歌不喜歡自己。

「我已經讓人來送你們回去,等人來后,我要先去一個地方。」

方糖憋著嘴,不高興的問:「又去一個地方?去哪裡?」

陳天選沒多解釋,只是說:「你不用管,知道得多對你不一定是好事。」

方糖也沒都問。

等人來了,她帶著秦歌上車。

一路上,方糖對秦歌關心致至。

秦歌很少說話。

不知道是受了驚嚇,還是什麼原因。

整個人像個悶葫蘆。

直到秦長城和孟氏來了。

秦長城神色慌亂,問道:「小歌,你沒事吧?」

秦歌臉色恢復過來,說:「沒事。」

秦長城忙扭頭,對方糖說:「方糖,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小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意外。」

「剛才秦歌給我打電話,我立馬就調集秦家所有的人。」 次日清晨當李雲走出帳篷時,就感到一股奇怪的氛圍,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有所不同,滿滿的好奇之中又帶有一絲的畏懼。雖然心有疑惑但是又不敢上前詢問,李雲不禁滿意的點點頭,看來昨晚大戲的效果不錯,這下人心總算是穩定下來了。

人心安定後上午的訓練很順利,甚至比以往更加認真,在訓練結束之後按照慣例是給大家上課的時間,而所謂的上課其實就是講故事。畢竟身處深山老林沒有什麼娛樂活動,而且眾人訓練的又這麼累心理壓力又大,所以必須有所排解。那麼講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通過講故事不但進行思想教育舒緩緊張心情,更可以在眾人心裏樹立權威。

而作為一個博覽群書的單身狗,李雲肚子裏還是有許多存貨的,血手毒聖的故事講完后他就開始說三國演義。三國演義的故事不但吸引人,更是包含了許多的戰爭謀略,所以最為適合我現在的情況,講故事的同時,還可以進行忠君教育和軍事思想教育。可惜的是三國演義太長,李雲只對一些經典橋段爛熟於胸,其他的就差點了。

「好了!這就是關雲長千里走單騎的故事,今天就講到這兒了,大家去吃飯吧。」故事說完之後李雲就吩咐眾人散去,但是所有人都意猶未盡紛紛嚷着要他再講一段。

「大哥在說一段吧。」

「是呀!再說一段吧,我們不餓!」

「後來呢大哥?關雲長有沒有找到劉備啊?」

三國演義的故事在中華經久不衰,甚至在整個中華文化圈都有着巨大的影響力,自然有些其獨特的魅力,尤其是關羽的忠義勇武更是被人所推崇。而乾元帝國與中華的封建時代極為相似,自然也俘虜了一大堆的迷弟。

可是只見李雲笑着搖搖頭,用一種十分欠扁的語氣說:「諸位,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說完之後就離開了,只剩下一眾人等急得抓耳撓腮。

這時候三和馬大膽追了上來一副討好的樣子。

「大哥你就再說一段唄,這位太急人了。」

「大哥後來關雲長到底有沒有找到劉備啊?你不說清楚我怎麼吃的下飯啊?」

李雲撇了二人一眼,「都說了下回分解了,怎麼能事先劇透呢!這也太不道德了。」

可兩人還是沒有離去,他們四處觀望了一下說。

「那大哥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是朱雀神君轉世啊?」

「是啊大哥,昨晚太嚇人了!」

雖然事先知道一些實情,可是候三和馬大膽想起昨晚的那一幕,心裏現在都有一些打顫。

李雲聽聞之後不禁一愣,這效果好過頭了吧!怎麼連知情的人都給嚇到了。隨後我瞪了他們一眼說:「有些話就不應該問!」

「啊……是!」

候三和馬大膽聞言心裏一緊,隨後就退開了。

於此同時遠處羅力撓著頭有些煩躁的喊到:「大哥這李雲也太折磨人了,每次都這樣就在最精彩的時候結束,把人心裏急得直痒痒。」

徐天華笑了一下說:「不把你胃口吊起來你還有心勁去訓練嗎?在者讓咱們去琢磨後面的故事,總比想其他的事要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