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戰尊的話,頓時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動。

「不錯,神州軍演,豈能讓他們輕易如願以償,必須想個辦法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所有人眼中都爆發出猛烈的光芒來。

給神州找點樂子,破壞軍演,算是收點利息好了。

等滅了人王殿,下一個就是他們神州。

此時的德龍也是雙眼一咪,殺意和戰意混合在一起,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來,一個滔天氣勢席捲而出,彷彿他此時看到神州那邊,正在展露自己的肌肉,展露自己的軍方力量。

「我記得這東洲大陸,不是還有神州一個基地嗎?現在的基地鎮守叫做肖龍,新晉的亞相,戰尊第一階段,不過手持盤龍棍,足可以跟第三階段一戰,哪一位戰尊,去會一會他,順手滅了這一出基地。」

「之前隆美爾什麼都好,就是婆婆媽媽,自大狂妄,硬要等到援軍到來,要不然何至於讓我a組織失敗,得到現在的恥辱。」

一想到這一點,德龍就想要殺人。

這隆美爾可還是他一手帶出來的,早知道如此廢物,當初怎麼可能讓他成為四大統領之首了。

神州軍演,正是打擊神州的最好機會。

要打就要狠狠的打,打的他們落入塵埃,一蹶不振。

之前就是因為要滅了這一個基地,a組織損失慘重,這一次,就拿這個基地開刀好了。

「德龍統領,我v組織希里願意會一會這位肖龍戰尊。」這個時候,從人群中走出來一位戰尊說道。

v組織,是八大組織中排名靠後的存在,這一次來了兩位戰尊,七位戰神,三十萬大軍,希里就是他們v組織的統領之一,第三階段戰尊,第一個站了出來。

希里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長相白凈,給人第一感覺就是一個翩翩帥男子。

彷彿電視電影中的大明星一樣。

任何人都不會認為他是一尊戰尊,是一位統領。

看着希里主動請命,德龍也不好拒絕,點點頭說道:「好,這基地,就交給你們v組織了。」

希里大喜,連忙領命。

「德龍統領放心,這面對人王殿和神州的第一戰就交給我們v組織,這一戰我們定然會得勝回來。」

「好,我們等着你們得勝歸來。」德龍點點頭說道。

希里連忙領命,帶着自己v組織的人轉身離開。

隨着希里的離開,人群中又是一個組織的戰尊走了出來,對着德龍說道:「德龍統領,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安排。」

德龍看着這位戰尊,說道:「y組織的卡魯,不錯,第四階段戰尊,我軍中高層,我知道你是特殊部門出身,而且長相像極了神州面孔,擅長的就是引誘,這一點我想讓你們發揮自己的長處,潛入神州,伺機接觸神州的那些宗門勢力。」

。 第1051章

章隕龍的邀請函,放在秦家才一天的時間。這一天內,孟氏都拿在手裡,如獲至寶。

沒想到秦歌回來,竟然說……

他們,得罪了章隕龍。

而且,還不止是得罪。

「怎麼回事?這事,和沐沐也有關係?」秦長城急忙湊上去問道。

秦歌點頭,說:「爸,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敢剛回來,就聽說沐沐出事了。我一問,沐沐是去給大秦集團談合作了。」

「我立馬去龍旗地產,找到郭忠海。」

秦長城一愣:「你去找了郭忠海?郭忠海背後的人,就是章隕龍!!」

秦歌點頭,說道:「爸,我之前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我找到郭忠海的時候,郭忠海說沐沐沒事了,請我喝酒。」

「然後呢。」秦長城皺著眉頭,一臉難看。

首發網址et

他甚至懷疑,自己就不應該讓女兒去管大秦集團。

她雖然厲害,是個女強人。

但大秦集團要面對的那些商業勁敵,不是一個女人能處理的。

秦歌咬著牙,說道:「爸,郭忠海在酒裡面下了葯,還好是陳天選救了我。」

秦長城臉色一黑。

郭忠海的本事,他自然是知道。

如果郭忠海敢對自己女兒出手,他秦長城第一個不同意。

可後面,秦歌說出來的話,還是讓秦長城心血都在顫抖。

秦歌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郭忠海的酒不僅有問題,他的房間里還有攝像頭。今天要不是陳天選在,我就出事了。」

秦長城驀然看著陳天選,心底自然有感激。

但他還是詫異的問道:「可這,和你得罪章隕龍有什麼關係?」

秦歌嘆氣說:「爸,攝像頭就是章隕龍安裝的。我們追上樓去,章隕龍準備乘坐直升機離開,被陳天選所傷!他人,從直升機上跳下去,現在就算是沒死,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

秦歌一席話說完。

秦長城的臉色,更難看了。

章隕龍出事了!

現在,生死未卜!

川州一世梟龍,從直升機上掉下去了!

孟氏的臉色,更是煞白。

她大口喘著氣,不停的喘/息著。

就差沒有直接被氣死。

「秦歌,你說,你說什麼……章隕龍,從飛機上跳下來了?」

「嗯。」

孟氏怒其不爭的吼道:「章隕龍從飛機上跳下來,你沒做什麼?」

秦歌蹙眉,說道:「媽,我應該做什麼?」

「你去看看人死活啊!!」

孟氏高跟鞋踩在地上,眼裡像是在噴火。

秦長城忙說:「好了,女兒也是被欺負了。」

孟氏不依不饒,回過頭去,狠狠的盯著秦長城,說:「你懂什麼,你知不知道章隕龍這些年為什麼在川州順風順水。」

被孟氏一提醒,秦長城像是想起來什麼,臉色變得無比複雜。

一時間,像是吃了啞炮一般。

在川州這個地盤,能讓秦長城聞風喪當的人,少之又少。

除開隱世不出的古家,恐怕就只有章隕龍了。

孟氏拉住秦長城后,隨後又對秦歌說道:「秦歌,跟我走。」

秦歌從沒見過孟氏,這麼認真。

以前母親對自己雖然是苛刻了一點。

但眼裡,也是有慈愛的。

今天,怎麼了。

這個章隕龍,雖然是地產界的大佬,但也沒這麼可怕吧。

「媽,做什麼?」秦歌詫異的問道。

孟氏拉著秦歌,不由分說的說:「還能做什麼?你得罪了章隕龍,我現在帶你去道歉!」

秦歌臉色一愣:「道歉?」

孟氏一臉的刻薄,反問道:「不道歉做什麼?秦歌,你是不是傻了。章隕龍從飛機上掉下來,你不去看看?」

秦歌咬著薄唇,梨花帶雨一般說:「媽,你沒聽到我之前說的話嗎?是章隕龍先對付我的!而且,我只是正當防衛。」 小娟在店裡呆了一會兒,安排了一些事,便早早就回到家中。為兒子的事跑了大半天,實在是太累了!

婆婆走了,兒子全託了,家裡一下歸於寧靜。之前,下娟每次下班回來,不管有多晚,都會到兒子的床前看看兒子熟睡的臉,或聽婆婆善意的嘮叨。此刻,她心裡感到特別的空蕩。

坐在沙發上,小娟開始梳理這三天所歷經的事情:與美團騎手張建父女有了舒心的郊遊;開始了與林學福的幾次酒局上的交往;婆婆可能永遠離開了這個家。這些事都起因於兒子的轉學。兒子轉學完全是迫於無奈,這或許為兒子會成就一個很好的將來!

當然,劉小娟回味最多的還是林學福的種種表現。

如果說幫兒子轉學是職權內的舉手之勞,那麼,今晚的酒局和在散步時的一席話的真正目的又是什麼呢?

如果好色是男人的本能,以他的職權和財氣,什麼樣的女人都不缺,又為何對自己滿懷意念卻又彬彬有禮呢?如果今夜他要自己去陪他,可還真找不出拒絕的理由,但他連暗示的話語或眼神都沒有,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男人呢?

想到這裡,小娟對林學福的感覺從第一次吃飯時的討厭漸漸變得讚許起來,並開始預感到自己和林學福今後會走的更近,或許會真像林學福所說的那樣帶她看世界!自己還年輕,完全看不清未來的路,身邊確實需要一個男人引她往安全前行!

林學福的影子變得清晰起來了,心裡有了一股甜蜜感。她拿起手機,給林學福發了一條微信:我已到家,你要注意身體,少喝點酒!

發完,沒有等林學福的回信,就去了衛生間,準備洗澡後上床睡覺。她清楚,此時的林學福和他同學一起肯定是醉生夢死!

花灑的溫水溫柔地灑在小娟的身上。良久,小娟臉頰緋紅地走出來,浴巾裹身,風機吹乾了的長發略顯凌亂地披散著,更完美地透露著年輕少婦獨有的嫵媚!

她躺在床上,習慣性地打開手機微信,有一條微信,一條視頻。微信是林學福發過來的:一切都在走程序,哈哈哈!晚安!

視頻是漣漣發過來的,小娟一猜就知道這個時候發過的肯定是漣漣又在幹什麼!小娟還是忍不住點開,一看讓她大吃一驚!正在和漣漣在一起的竟然是張校長!難怪從下午開始一直沒有聯繫!小娟心裡直罵道。

正如漣漣所說:這個社會,太正經的女人,就如一碗清湯,就連自己的男人都覺得寡淡無味!太正經的男人,就像人堆里的凡夫,大多數女人都會不屑一顧!男人喜歡欣賞不同女人的溫柔與纏綿,女人更喜歡享受不同男人威猛,兩不虧欠!明天和死亡不知哪個會提前到來,快快活活地過好今天!

小娟清楚,漣漣是在不停地暗示、刺激自己,要盡情地享受生活。但是,本性所致,旁觀為止。

那邊,林學福和他同學在各自的房間休息。

天上浮雲遮月,地上霓虹閃爍!

良久,林學福離房而去。他風流,但在縣城範圍內從不在外面過夜。所以,到目前為止,在眾人的眼中,他還是個「正人君子」! 一回到景和宮,明弘帝的賞賜也跟着過來宣旨,南海珍珠,極其珍貴,每年進貢的也就那麼幾顆。

今年更是稀少,因此,顯得這珍珠更為珍貴了。

景陽宮,皇後手裏的茶杯顫了一下,「皇上給齊王妃賞賜了南海珍珠?」

「沒錯,常公公都去景和宮宣旨了,現在皇宮上下,都知道皇上給齊王妃賞賜了南海珍珠。」

皇后再也沒了心思,放下茶杯,整個人的心忽然無比悲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