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不爽的懟她,「那你還在這等什麼?」

「你——」

莫姐懟人從來不留情面,她傲嬌的樣子,帥到骨子裡,那張嘴,要麼不開口,開口就殺傷力十足。

玲玲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夏末,激動的和旁邊的李哲說:「我莫姐太帥了!為什麼她不是男生呢,真是太帥了!」

夏末今天護顧念汐護的明顯,大家都能看出她很在乎顧念汐這個朋友,所以愛屋及烏,喜歡夏末的朋友都對顧念汐沒有壞心腸。

當然,除了彎彎。

就剛剛顧念汐拿出黑金卡后,彎彎察覺到Joe對自己突然冷漠起來,她氣的想讓顧念汐立刻消失。

「顧同學,聽說你是S市人?你家是做什麼的呀?」

彎彎又將話題扯到顧念汐身上,顧念汐也不傻,早都看出她對自己的惡意,留個心眼,沒說實話。

「我家是普通家庭。」

「普通家庭?」

聰明人都知道顧念汐說的肯定不是真話,可彎彎竟然當了真,她在心裡腦補了一系列倫理大劇,聯想到,顧念汐一個普通家庭的女孩,這麼年輕有黑金卡,排除不是富二代,那一定是被老年金主爸爸包養的小情人。

哼,看我今天不揭穿你的真面目!

彎彎信誓旦旦的決定今晚一定要讓顧念汐灰溜溜的逃走。

「你有男朋友嗎?」

這個問題是玲玲問的,她對顧念汐也挺好奇的,但不是存著壞心,只是覺得她這麼漂亮,男朋友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沒有。」顧念汐回。

「那追你的人一定很多吧,剛剛Summer說你剛甩了個霸道總裁,真的假的呀?」問題多多的玲玲拋出另一個問題。

「……」顧念汐看了夏末一眼,給她一個不失禮貌的苦笑。

「她玩笑的,我哪有本事甩霸道總裁。」

顧念汐剛說完這句話,彎彎立刻陰陽怪氣的接話。

「玲玲,你也真是,Summer肯定是開玩笑啊,現實中的霸道總裁哪個不是我爸那個年齡,顧同學年紀輕輕的怎麼可能會有霸道總裁這樣的男朋友?」

彎彎這話就是故意提醒大家顧念汐那張黑金卡來路不明,大家面面相窺,對顧念汐的身份有了誤解。

「閉上你——」

顧念汐見夏末準備回擊,連忙拉住她,「奇怪,我的酒怎麼還沒來,你陪我去看看吧。」

顧念汐硬是將夏末拉走,兩人剛離開卡座,就見不遠處有兩位帥哥,在朦朧夢幻的煙霧中,緩緩走來。

他們一個在前推著煙花酒車,一個在後捧著超大果盤,後面還跟著兩個高大的像打手一樣的男人。

這排場,真是牛逼!

顧念汐和夏末互看對方一眼,確定這車是退向她們的,兩人嚇得趕緊退回卡座。

這時,卡座上的人已經被這氛圍所吸引,大家都站在那,等著看熱鬧。

車子推到顧念汐面前,酒吧所有人向她投來羨慕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場浪漫的求婚,有的在鼓掌吹口哨,有的則一臉失落,因為推著車子的男人是她們的夢中情人晉懷謙。

「小姐,恭喜您成為本店超級vip客戶。」

「……」

顧念汐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超級vip?這酒吧的Vip門檻這麼低嗎?

她只不過買了幾瓶酒而已,就成了超級Vip了?

車上的煙花噴射出絢麗的火心,結合酒吧五光十色的光束,勾勒出一副美妙的畫面。

顧念汐好一會兒才將視線轉移,她不經意看見推車男人的臉,這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之前那個銀髮帥哥。

之所以剛才沒認出他,是因為他頭上帶了頂鴨舌帽。

「嗨,我們又見面了。」晉懷謙將鴨舌帽取下,沖顧念汐揮揮手。

「……」顧念汐愣住,機械的和他揮揮手。

看到這一幕,卡座上的女孩子都羨慕起顧念汐,她們以為晉懷謙是來求愛的,各個臉上全是磕cp的表情,而彎彎小姐臉上卻寫滿了嫉妒恨!

「哇!顧同學,你桃花運來了。」玲玲激動的說。

顧念汐被說的臉紅起來,她自己都以為晉懷謙是來搭訕的。

「我是這裡的老闆,聽說你剛才買了一盒酒,正好今天是我們的店慶日,恭喜你成為本店的第二位超級Vip會員!

「……」顧念汐。

「……」夏末。

一群烏鴉從頭頂飛過,顧念汐和夏末面無表情看著晉懷謙,沒有半點情緒,她們的冷靜和其他女孩有了強烈的反差。

「哇!好幸運!」其他女孩一。

「哇!好帥!」其他女孩二。

「哇!我也好想要!」其他女孩三。

晉懷謙被兩人的態度整得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剛準備繼續說下去,就見顧念汐身邊的漂亮男孩說了句。

「超級會員有什麼福利?是能帶你回家嗎?」

「!」晉懷謙吃驚的盯著夏末,心裡不禁感嘆,這小兄弟語出驚人啊!

從夏末的角度看,她覺得晉懷謙這傢伙不老實,長得一張花心的臉,用這種低級手段騙女孩,她很擔心如今為情所困的顧念汐,會因失戀投入另一段孽緣。

「謝謝,我不怎麼來這,超級會員的機會就留給別人吧。」顧念汐笑著說,隨後看了看時間,「不早了,我還是先回去吧,酒你們喝吧。」

「走?」晉懷謙聽顧念汐說要走,趕緊拉住她,「你等等!」

「你幹嘛?」夏末見狀,立刻握住晉懷謙手腕。

「你再玩一會,回家那麼早也沒意思。」

晉懷謙苦著臉說,他哪敢放她走,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她要走了,等會他一定死定了。

十五分鐘前,晉懷謙返回酒吧時,接到一通蘇予衡打來的電話。

「晉懷謙,我卡在你店裡消費了。」

「嗯?什麼時候?我不知道啊。」

「你別跟我裝傻,剛才是不是有個女人去刷黑金卡,你給我在你酒吧把這個女人找出來,讓她立刻!馬上!滾回家!」

蘇予衡的吼聲震得耳膜疼,晉懷謙連忙捂著耳朵,「我哪知道你說的哪個女的?發張照片過來看看。」

那頭掛了電話,過了會,晉懷謙收到一張證件照,上面是顧念汐的照片。

照片她前兩年拍的,上面的她格外清秀,一頭長發披在身後,臉上的笑容甜美自信,整個人光彩奪目。

「靠,原來是阿衡家的小貓啊,世界真小。」

晉懷謙無語的搖搖頭。

「那你剛才是白下去蹦躂了?」文哥不留情面的說。

晉懷謙一個靠墊飛過去,「滾一邊去,好久沒熱場,活動活動筋骨也好。」他撐著面子說。

「還搭了一瓶酒。」阿森補充道。

「嘶~你們找抽是不是?沒錯,我剛才覬覦我兄弟小嬌妻美色了行了吧!剛才人家把酒退退了,還用她男人的錢買了酒。」

「這姑娘挺有意思啊。」

「的確有意思。」晉懷謙嘆了口氣,拿起辦公桌上的手機,將身體靠在椅背上一副慵懶的樣子。

幾秒鐘后,電話又響起,「去把她留住,我一會到。」

「等等,哎?掛了。」晉懷謙話沒說完,那邊電話掛了,這就是蘇予衡的作風,他早已習慣,「把蘇小貓進門登記的手機號發給我。」

「這姑娘還真漂亮,衡少眼光挺不錯啊,難怪藏了那麼多年沒帶給我們看,我估計是防著你,今天你差點對人家姑娘下手吧,現在還敢嗎?」

「你現在已經廢話了一分鐘,九分鐘以後我們這裡將會被蘇予衡夷為平地,快,行動。」晉懷謙從椅子上起身,邊說邊往門外走,「他的妞,你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惦記,上次我那輛車的下場你們忘了嗎?硬是給卸的它親爹都不認得,咱們這小破廟可容不下大佛,請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淬毒迷霧』是秦維傑最早掌握的黑魔法,剛掌握著一魔法,秦維傑還極為聖母的不願淬鍊毒素,只是半推半就的淬鍊了沉眠毒素。

但隨着一年多來的經歷,如今的秦維傑索性放棄了聖母光環,一股腦的添加了不少的毒素。

一株麻痹朗讀球莖,一株屍骨腐蝕花,還有慢性毒素蝕心草,如果不是擔心毒素相互衝突,估計秦維傑會再添加不少的毒素。

如今看着『淬毒迷霧』的效果,秦維傑不禁點點頭,雖然不及德叔的『淬毒迷霧』恐怖,但對付眼前這些傢伙還是有效果的。

不過還是之前的那個疑問,為什麼這些邪教徒能弱成這樣?

其實秦維傑不知道,不是這些邪教徒弱,而是他自己這兩年一直能碰到實力強大傢伙,畢竟能被派來追殺、暗殺他的人絕對不會是宵小之輩。

「不能等了!必須殺了他!」迷霧中的邪教徒反應過來了。

「但是我們已經沒有力氣了……」

「要不使用那種力量?」

「不行!祭祀大人說過,不到必要時間不允許我們暴露!」

「都什麼時候了,顧不了這麼多了!上吧!」

秦維傑聽着他們的對話,下一秒秦維傑臉色微變,因為他在迷霧中感受到了極為強大的氣息。

不僅是秦維傑,連蹲坐在沙發旁邊的二狗此時也不禁謹慎了起來,脖頸處的一圈鬃毛炸起,看起來兇悍無比,大有一種拚命的架勢。

看到秦維傑和二狗都是如此謹慎的表情,沙發上的婦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能預感到危險的來臨。

「孩子,這枚水晶球交給你!如果等會戰鬥焦灼,你就先走!」

秦維傑下意識的接過婦人手中的水晶球,還沒來得及觀察水晶球就聽到迷霧之中傳來一聲聲宛如野獸的低吼。

順手將水晶球收起來,秦維傑一手持魔杖,一手掐起印決喚出法壇護身。

法壇剛剛成型,迷霧之中便飛遁出數個詭異的身影,身影撞擊在法壇之上,連續撞擊了四下竟將法壇撞碎了。

秦維傑見狀不敢託大,喚出鏡像分身鏡影,兩人並肩作戰,攻防一體。

「草!這些又是什麼怪物?你怎麼成天找事啊!!」鏡影一邊戰鬥一邊開口怒罵。

秦維傑聳聳肩:「別問我,我就來送個快遞!這些怪物的確有問題,他們的身上沒有『異化』的氣息,但卻有宛如異化的改變,魔力與肉身力量提升了至少五六倍。」

「你來解釋解釋,為毛你總能遇到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我現在真後悔跟你融合了,早知道去年就搞死你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