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凜搭配另一項技能參考此時的情況。

『溫浪好感度:69(好朋友)』

『溫情好感度:58(普通朋友)』

所以……先追妹妹,妹妹傻乎乎的,准沒錯。

……

包間。

「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麼,所以點了些這家餐廳女孩子熱點食物,你們嘗嘗。」

魏凜給她們倒豆奶時說道。

「我們不挑食,謝謝你的大餐,這杯奶我和妹妹敬你。」

「敬什麼敬,用不着,隨意吃吧。」

魏凜表現得相當隨和,她們也不會感到拘束。

兩姐妹感情很好,相互給對方夾菜,這樣的姐妹花誰又忍心將她們分開呢?

就這樣一直在一起不是最美好的結局嗎?

「這個挺好吃,你嘗嘗,嘻嘻嘻。」溫浪夾了一塊魚肉給魏凜,「好吃嗎?」

魏凜嘗了嘗滿意的點頭:「好甜。」

「麻辣魚怎麼會甜。」

「因為是你夾的。」

「我……咦……受不了你了。」溫浪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肉麻得跺了跺腳。

「哈哈……」魏凜大笑幾聲,隨後說:「問你們兩姐妹一個問題,雙胞胎是不是真的有心靈感應?」

「是。」

「不是。」

兩姐妹脫口而出,又嗤笑了笑,又同時改口:

「其實有。」

「其實有。」

「哈哈哈……比如呢?」

妹妹:「我生病了。」

姐姐:「我也會不舒服。」

妹妹:「我餓了。」

姐姐:「我就點兩份外賣。」

妹妹:「我看上一款耳機。」

姐姐:「唉…我一買回來,她就以為是我送給她的禮物。」

魏凜瞠目結舌:「牛!太厲害了,那愛情方面呢,雙胞胎姐妹會不會同時愛上一個男孩子?」

兩姐妹托著腮想了想,互看對方一眼:「會嗎?」

「不知道。」溫浪搖搖頭,又堅定的說:「如果姐姐喜歡的男孩子,我會讓給她的。」

姐姐說:「妹妹喜歡的男孩子,我也會讓給她的。」

「照你們這樣說,那豈不是最後那個男孩子竹籃打水一場空?」

「當然,所以別讓雙胞胎姐妹同時愛上一個男孩子,很危險的事情。」

「呃…舉個例子你們長得一模一樣,會不會一個男孩子追不到姐姐,就扭頭追妹妹?」

妹妹:「我會把他麻了。」

姐姐:「然後我來解刨。」

魏凜:「吃飯。」

品嘗著美食,聊著天,彼此的好感度一步步的攀升。

飯後,魏凜帶着兩姐妹去看電影,魏凜坐中間,影院裏燈光很暗,魏凜拍拍身邊的溫浪:「溫浪要不我做旁邊,你坐中間吧。」

「我是溫情。」

「抱歉。」

「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分不清楚?」

「其實我一直都是從裏面說話的時候分辨的,要不然我真分不清。」

「臉盲。」

「這不叫臉盲,這叫真假美猴王。」

「呵呵,打你。」

電影是《青蛇劫起》,青蛇和白蛇的電影對溫情溫浪這種從胚胎開始就在一起的雙胞胎來說最有感觸,兩姐妹是一直紅着眼睛看完的。

走出影院的時候,溫浪深呼吸抱着姐姐說:「我們永遠不分開。」

魏凜回頭瞄了兩眼:「怎麼可能,以後還要各自找男人嫁。」

溫浪:「我不嫁,我就要和姐姐在一起,姐姐你嫁人嗎?」

溫情:「不嫁。」

魏凜笑道:「其實還有一種完美的辦法。」

「閉嘴!」兩姐妹異口同聲:「知道你想說什麼,思想能不能單純一點,許仙也配青蛇和白蛇兩姐妹搶嗎?」

「我又沒說是許仙,我說的是法海,他才是最心大的,兩個都想要。」

「……看你著表情就知道你心裏面想當法海,壞死了,虧我們兩姐妹還當你好朋友,你竟然還有歪心思,你搬走吧。」

溫浪嘟著嘴,氣呼呼的吹了吹劉海。

「開個玩笑,走吧,我送你們一件小禮物,要不然待會我又分不清你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什麼禮物?」

「到了你們就知道了。」

魏凜帶着兩姐妹走到卡地亞門口,兩姐妹就止步了,說什麼都不進去。

魏凜想買兩塊表送給她們當做記號區分誰是誰。

姐姐:「知道你有錢,但是我們也沒那麼熟,所以用不着送這麼昂貴的東西,我們受不起。」

妹妹:「就是,這種店鋪不適合我們姐妹。」

樸實無華,不虛榮,並沒有因為魏凜要給她們買卡地亞激動,反而有些反感這樣的行為。

魏凜突然覺得兩姐妹好好,這算是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兩股清流,對她們的好感度蹭蹭蹭往上冒。

魏凜:「這樣吧,禮物我是送定了,不去這家店也行,其他店裏面挑。」

「真的?」

「嗯,隔壁古馳不妨考慮考慮。」

「走……」

兩姐妹拽著魏凜朝樓下跑去,最終來到門口一家飾品店,是那種小女生常光臨的平價店鋪,琳琅滿目的商品什麼都有。

兩姐妹耐心的挑釁商品,魏凜提着籃子跟着後面。

護手霜、指甲油、洗面奶、杯子、發箍等等,最後挑選了兩條不同樣式的同心結戴着手腕上,揚起給魏凜看,「好看嗎?」

「比你姐姐戴着好看。」

「這話超級假你知道嗎?我們兩姐妹都長得一模一樣,哪有誰戴着好看,誰戴着不好看,要麼都好看,要麼都丑,這都不會說。」

魏凜提着商品結賬,價格也才300多塊錢。

從飾品店出來,三人來到一家咖啡廳休息,魏凜葛優躺,看着兩姐妹對着那一堆小飾品擺弄,不時,還讓魏凜幫她們拍照。

下午六點前送她們去醫院上班,臨近醫院大門,姐姐溫情急忙讓魏凜停車,魏凜知道她們避嫌,畢竟普通女孩子坐有錢人的車,要是有人認識是新院長的車,被同事看到一定會傳出各種各樣的八卦。

魏凜並沒急需告訴她們自己的身份,等過幾天搬去新醫院再說吧,到時候一起晚上值班,應該挺有趣的。

停車。

妹妹:「魏凜,今天你陪我們玩的很開心,這是我和姐姐踏出學校玩的最開心的一天……買的那些東西你幫忙拿回家,可以嗎?。」

魏凜:「叫哥哥。」

妹妹:「哼!不要你幫忙,我們有手。」

魏凜笑道:「行,我幫你們拿回家,快去上班吧,工作上遇到任何問題給我說,我都給你們解決。」

「你以為你是院長嗎,略,拜拜。」

兩姐妹手牽着手,從櫻花樹下行人路跑過。

白雲飄飄勝似雪,同時回眸百媚生。

溫氏姐妹這種女孩子,魏凜不敢對她們亂來,不忍心,所以就當男女朋友最好。

魏凜駐足片刻,滿意離開。

————————————————

新人寫書不易、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 「我的天啦!斕凝那嬌滴滴的樣子能演我們衛公子嗎?我表示懷疑……」

「不是說原著作者親自把關選角嗎?這就定了?裂開.jpg」

「看我說的吧!星河月隱就是在裝清高,斕凝跟池裳裳難道不是一路貨色嗎?」

……

自從網傳斕凝其實是斕家大小姐開始,圍繞『斕凝』這個名字的再也不是努力、認真、演技好等等的形容詞。而變成了有錢真好、資源咖、花瓶,近日斕凝也在網上看到有謠言說她獲得三大獎項慘了水。

這些斕凝早就設想過,只要她的身份背景變得不單純,那麼各種揣測就會接踵而來。

當有一天真的有人否定她的努力,抓住她肆意抹黑的時候,她發現她其實也沒有那麼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