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已經不能算試探了,看姜夜的樣子就知道不是異調局的玩家,而且對方還帶着劣質的迪迦奧特曼面具,遮蓋住了自己的面容。

如果是異調局的玩家,雖然也會遮蓋沒面容,但是很多時候是不遮蓋的,因為異調局這個後台就夠大,他們不需要遮遮掩掩。

當然,要是做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是要遮掩一些的。

正因為是看出了眼前這個玩家是個好人,雖然人比較高冷,但是誰不希望能夠和好人組隊呢,難道期盼著自己的隊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城府極深的壞蛋嗎。

當然,就算本身是壞蛋對好人也是抱有好感的,畢竟好人也容易被騙,容易被利用,很多自己自私自利卻不覺得自己是壞蛋的人,也希望自己的隊友是好人,因為這樣他可以獲得更多的既得利益。

只可惜,這世上的好人並不是很多,很多算是好人的玩家反而死的更早。

以至於現在的玩家一邊抱怨世道不好了,一邊有抱怨自己遇人不淑,好像沒有遇到過多少好人,就算是同為異調局的隊友,也是各有各的脾氣,相性不合,同時也各有各的小算盤。

趙光武試探著走了過來,攤開自己的雙手表示自己的並沒有威脅的姜夜的能力。

姜夜微微轉頭,手中出現了脊柱屠刀,架在了趙光武的脖子上。

「你想死?」

趙光武的心中一凜,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被眼前這人盯上,竟然有一種被猛獸盯上的感覺,更何況這人的脖子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鬼嬰。

鬼嬰的戰鬥力他早就已經見識過了,靠着兩條觸手就能和他打成平手,而鬼嬰現在可是空閑了八條觸手。

「卧槽,孤魂大佬。」

看到了這把刀,趙光武瞬間就想起來了,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孤魂大佬,我……

「我啊,是我啊。」趙光武指了指自己的臉,趕忙的說道:「就上次,你在那個什麼六樓救過我,我當時被吊起來,然後……」

「我…是你粉絲啊,能簽個名嗎?」趙光武從背包中趕忙的拿出紙筆,一臉激動的遞了過去,臉都跟着漲紅了,語無倫次的說道。

不說上一次被救,當時也沒感覺怎麼樣,就是覺得又是一個頂級的大佬玩家。

然後就發生了弘安區的外神分身戰鬥,雖然其他的地方也有外神分身出現,但是眼前這位可是一人斬殺四隻外神分身,更是盯着玩家的狂轟濫炸從外神眷屬堆中活着走出來的人。

因為姜夜銷聲匿跡的原因,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當時趙光武還惋惜感嘆了一陣子,沒想到這就碰到了。

活的!

真人!

他就說那封魂珠的手法怎麼那麼眼熟,原來是大佬。

「沒興趣。」姜夜想都沒想就轉身離開了,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來路不明的東西不要簽名,說不定就是人家下套了,雖然說趙光武大概率不會,因為他要是這麼做的話,姜夜會第一時間砍了他。

不過也是未雨綢繆,免得以後有人用他的筆跡搞事情。

「好帥,什麼時候我也能這樣!」趙光武沒敢追,那種大佬級玩家都有自己怪癖,要是引起不滿,他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大哥很出名?」陳立憲後知後覺的看向趙光武。

「那可是老出名了,現在的歌談市在活躍的玩家中,能打過他的,少之又少,算了,說了你也不懂。」

「我也是錯怪了,大佬怎麼可能是騙子,他留了那個鬼娃子幫你,一百塊你都偷着樂吧。」

看着趙光武的模樣,陳立憲頓時神色怪異,這人早不說,害得他也跟着誤會了。

雖然說那樣的人不會在意,但是一想到自己都沒有道歉,瞬間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來。

「對了,這護身符賣給我吧,我出兩百。」趙光武露出和善的笑容,循循善誘的說道。

「不賣!」

「而且,我剛才聽到了一個女性在我腦袋裏說話,她說我獲得了玩家的資格,這是什麼意思?」陳立憲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真是走了狗屎運,大佬給怪打了,你倒是成了玩家。」

「玩家就是……」

趙光武給陳立憲補充了一番玩家的知識,同時邀請陳立憲加入異調局。這二者,價格也差的太遠了吧?

病人實在太多了,護士很快被人叫走,他們只能把疑問壓在心底。

回去之後,消息已經傳開了。

原來是淮揚廠長臨時改的主意,說是搪瓷杯不夠了,乾脆換成餃子,每人一大袋。

雖然工人們很不樂意,但畢竟是福利來的,又不要他們出錢,廠長那態

《重返八零》第326章被抓起來了 第877章

喬梁的一席話,直接讓方糖蒙圈了。

方糖的眼眸里充滿陣陣震撼。

她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去回答喬梁。

從川州,到東海,又到東瀛。

沒有一個地方,是真正安全的。

喬梁的身份她並不清楚,但她能感覺到,喬梁身上散發的強大氣場。

他不是在開玩笑。

只要嫁給他,寧家的人不敢再找她肚子里孩子的麻煩。

「喬梁……你不要開這種玩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可能打掉的。不管他爸爸做過什麼,也不管他未來要面對的是什麼,我都不會放棄他。」方糖捂著自己肚子,認真的說道。

喬梁點點頭,說:「方糖,我想你是誤會了。」

首發網址et

「我不會讓你打掉孩子,只要你願意和我在一起,我願意等他生下來。」

「而且,我可以保證,我會像親生父親一樣,照顧好他們。」

方糖真的愣住了,哪有這樣的男人。

越是強大的家族,越是在乎這種名聲。

喬梁要不顧家族的反對,娶自己?

有那麼一瞬間,方糖也被喬梁震撼住了。

但她沒回話。

喬梁似乎也感覺自己太過於唐突。

他笑著說:「方糖,我突然對你說這種事,你可能沒辦法接受。」

「不過你放心,我給你足夠的時間。」

「只要你想好了,我隨時都在等你。當然,你不願意的話,我們也是朋友,你和你孩子在東瀛的安全,我會全權負責。」

方糖沉思片刻。

面色蒼白。

她還是笑著說:「謝謝喬少爺,我暫時還沒這個打算。」

喬梁也笑了笑。

他的眼睛,深邃的盯著方糖。

他似乎感覺到,方糖的心,動搖了。

自己有希望。

「那我先走了,有事可以叫我。另外,我會叫我的人,二十四小時,保護在你這附近。」

「謝謝。」

方糖再次道謝。

等喬梁走後,方糖才鬆一口氣。

回頭去看著妞妞。

妞妞奇怪的盯著方糖。

「媽媽,你要嫁給這個叔叔?」

方糖心中一梗。

「傻孩子,你說什麼呢。」

妞妞低著頭,一臉不高興。

她似乎已經感覺到,爸爸回不來了。

永遠回不來了。

……

另外一邊。

北疆。

白兔從外面回來。

「主人,已經發布完所有的消息,天刀其他人的已經通知上。但天刀的天王們,還沒通知上。」

陳天選點頭,看著熒幕上的消息。

這幾天,北疆動蕩平定,但這只是表面現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旦天峰上開站,其他地方的人,必定會借著這次機會,再次入侵大夏!

就在這時候,陳天選的手機響了起來。

這個號碼。

五年來,從未響起。

唯一響起的一次,是五年前陳家被滅門。

那個電話打過來,只對他說了一句話:「孩子,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去北疆吧!一切事情,以後都會有答案的。」

這次,電話又打來了。

「孩子,身為北疆的戰士,身為大夏的子民,身為陳家的天選之人,我希望你能以大夏安危為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