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竟然比柳芊芊還要快!」

「柳家小魔女今晚撞到鐵板了。」

「我怎麼有種喜聞樂見的感覺。」

「我理解你,畢竟你是柳家小魔女的魔爪之下的受害者之一。」

柳蔓蔓也驚呆了。

柳芊芊的游泳天賦,就連游泳隊的老師也驚嘆不已。

在羊城,沒幾個人敢和柳芊芊比游泳。

她知道楚塵的古武實力很強,可是,在水裡游泳,比的可不是拳腳功夫。

然而,眼前的畫面,柳芊芊直接被秒殺了。

勝負立分。

兩人比試的距離是兩圈。

來回算一圈。

楚塵一個來回的時候,又停了下來,「你們怎麼知道我今晚會來?」

旁邊的泳道,柳芊芊這時也終於趕到,然後轉身再游。

柳蔓蔓眸子的震驚漸漸地收起,回過神,看著楚塵,隨即說道,「你們之間的比試還沒有結束呢。」

「我可沒有跟小女孩爭強鬥勝的習慣。」楚塵微微地一笑,索性上岸了,披上了一條浴巾,坐在了泳池旁邊的椅子上,「這場就算我輸了。」

柳蔓蔓疑惑地看著楚塵。

她越來越看不透這個男人。

她確實猜到楚塵今晚會來這個聚會,甚至,夏北被邀請,也是她安排的。

她是今晚這次聚會的發起人之一。

可柳蔓蔓想不通的是,楚塵為什麼在明明能贏的情況下,選擇上岸了。

柳蔓蔓沒有繼續說話,等了一會之後,柳芊芊遊了一圈回來上岸了,柳芊芊滿臉不爽地走到了楚塵的面前,「為什麼要讓我?我柳芊芊不是輸不起。」

「那就當平局?」楚塵試探道。

「不,你輸了。」柳芊芊說道,「我不管你出於什麼原因,總之結果是我贏了。」

「那你需要我做什麼?」楚塵直接問。

柳芊芊反倒是語氣滯了一下。

楚塵這麼痛快的回答反而讓柳芊芊有點不知所措,半晌,柳芊芊看向了柳蔓蔓。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們一定是有事找你?」柳蔓蔓說道,「你故意讓芊芊贏,也只是順勢找個機會想讓我們把來意說出來吧。」

楚塵用毛巾擦頭髮,同時一邊開口,「這麼一對漂亮的姐妹花出現在泳池卻沒有一個人敢搭訕,足以說明你們的不簡單,直接開門見山吧。」

雙胞胎姐妹相視了一眼,「我們上六樓聊吧。」

「可以。」楚塵站起來,「我先去換衣服。」

楚塵眼神瞥了一眼柳芊芊的玉手,嘴角輕揚了一下,「六樓見。」

姐妹倆看著楚塵走進了更衣室。

「哼,算他識相。」柳芊芊說道,「剛才就算他繼續下去,我指甲里藏著的軟香散已經準備好,他一樣贏不了。」

「芊芊,不要小看楚塵。」柳蔓蔓盯著更衣室的方向,「他給我的感覺……他似乎看透了你的手段。」

聞言,柳芊芊的瞳孔一縮,脫口而出,「不可能吧!」 古良姜跑了之後,半夏原本淡然的面色瞬間凝結起來,抿唇不語,氣得身子輕、顫,好一會才冷靜下來。

對着陸細辛道歉:「是我不好,是我沒教好她。」

說這句話時,半夏眸色黯然,滿臉皆是歉意。

陸細辛不在意,出言安慰:「跟你沒關係,你才帶了她幾年?而且也不是朝夕相處。」

聽陸細辛這樣說,半夏心裏好受了一些,但面上仍是帶着歉疚:「追根究底都是我不好,我能力不足。」

陸細辛身子後仰,靠坐在沙發上,一雙又細又長的腿抬起,自然隨意地搭在沙發上,意態慵懶。

還帶着點點痞氣。

她沒說話,而是抬了抬線條流暢優美的下頜,示意古元胡去安慰半夏。

接收到吩咐,古元胡趕緊上前,坐到半夜跟前,拍了拍她肩膀:「不是你的錯,我們知道你也是為難,良姜身份特殊,年紀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不好教。」

陸細辛一直偏頭聽着,開始沒在意,聽到『身份特殊』這一句,輕輕挑了下眉,淡淡開口:「她什麼來歷?」

古元胡趕緊解釋:「古良姜的爺爺是康泰製藥的老總,康泰製藥雖然也是古家的產業,但老爺手上所持有的股份並不多,大權都在良姜爺爺手中。古家並不是一個通俗意義上的家族,而是互相依存幫助的關係,說白了,康泰製藥已經跟老爺沒什麼關係了,是古家這些人重情重義,才一直尊稱老爺為家主。」

半夏補充:「良姜原來不叫良姜,而是叫古思佳,因為要成為古家下任家主的左膀右臂,才隨古家嫡脈,選了良姜這味草藥做名字。康泰製藥實力雄厚,有他家支持,您的家主位置會更穩固。」

說到這,半夜語氣低落:「良姜人不壞,就是被家中寵壞了,有些嬌氣,脾氣也不好,讓您受委屈了。」

半夏是真覺得委屈了陸細辛,她原本不需要理會古家這一攤子事,不把這些責任背在身上,但是古家需要她,需要她擔起古家的責任。

不是陸細辛貪圖古家財富,是古家需要陸細辛,非她不可!

沒有陸細辛,古家就完了。

在21世紀這個講究人、權,追求自由的社會,主張傳統的古家存活得非常艱難的。

這世上,連王朝都無法存活上千年,更何況是古家一個家族。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其實,古家到了老爺這代,已經是七零八落有心無力的局面了,古家族人基本都散落開來,遍佈世界各地,甚至有大部分族人移民、國外。

之所以他們尊稱老爺為家主,一方面是慣性使然,畢竟一些老一輩還在,他們內心還是比較尊重祖宗傳統的,對古家有歸屬感。

另外一方面,就是老爺的醫術高超。

誰還沒有個病啊災的,即便自己沒有,家人朋友也可能有,跟一個國寶級神醫交好,有益無害。

所以,老爺才會堅持讓陸細辛學醫,只有她醫術高超,古家其他族人才會繼續尊重她,團結在她周圍,才會保古家不散。

畢竟到了古良姜這一輩,都是年輕叛逆,追求自由灑脫的人,她們根本不在乎傳統家族,甚至過年時,家中來了親戚都覺得煩躁,不願意招待。玉商璽的野心梵傾天不是不清楚,而梵傾天要的不是土國,而是土國的土元素,所以讓玉商璽自己去奪下土國君王之位,這對梵傾天來說是最為快捷方便得到土元素的方法。

沉默著,玉商璽眼底閃…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六百二十三章、怕你反悔 楚夏發現,黃嘉欣其實還是跟小孩子一樣,剛開始接觸的時候,兩人比較陌生,所以對方比較拘謹,但是聊開以後,楚夏發現,其實黃嘉欣真實的樣子很活潑。

這次,楚夏點菜是讓黃嘉欣和白潔點的,不過,菜品大多還是白潔點的,結賬的時候,楚夏一看賬單,三人吃了六百多。

好傢夥,一頓飯六百多!楚夏感嘆,這白潔給自己夾的每一塊肉都不便宜。

不過,吃了就吃了,楚夏也沒有什麼不樂意的,他想改變自己的屌絲氣質,而他覺得,改變的第一步就是,不管情況怎麼樣,永遠不要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情緒。

楚夏主動買了單,不僅如此,他還再次叫了一輛滴滴行政專車接送兩人回去。

當賓士e300停在眾人身邊的時候,黃嘉欣驚訝道:「哇,楚夏,你這是打車嗎?這是賓士啊。」

白潔也是目光微動,靜靜的對楚夏保持著很溫柔的微笑。

司機下車后,一看到楚夏,十分禮貌的說:「楚先生,今天很榮幸又接到您的單。」

這時,白潔好奇的看向楚夏:「嗯?你今天打了兩次行政專車啊?」

司機笑著插話:「嗯,是這樣的,楚先生今天下班也是正巧叫到我的車。」

楚夏為兩個女孩拉開車門,送她們上車,臨走前,白潔放下車窗,然後將自己扎著的頭髮放下,輕輕搖頭抖動頭髮,並用手整個了一下,然後對楚夏眨眼一笑:「楚哥哥,下次見。」

送走兩個女孩后,楚夏獨自一人走在街頭,不一會,楚夏收到扣款通知,又是一百多塊的打車錢。

同時,他又收到一條微信的好友申請,看頭像,楚夏一眼就認出,這是白潔,申請理由里寫著:「楚哥哥,我們到了,今天謝謝你的招待,我們吃得很開心。」

楚夏無奈的搖了搖頭,吃了六百多,能不開心嗎?

這要是換做以前,楚夏的心早就在滴血,並咒罵白潔是個物質女了,不過現在,他卻同意了白潔的好友申請,白潔的身上有種氣質,似乎能滿足楚夏心理的某種需求。

一天過去,楚夏吃飯和打車就花了近一千塊錢,這要是在平日里,一千足夠他花半個月了,不過,多花點錢所享受到的生活品質確實是不一樣。

楚夏獨自走在大街上,路過一個小廣場的時候,楚夏看到一個流浪歌手正在唱歌,對方的唱功一般,但是感情卻很投入。

燈火輝煌的街頭

突然襲來了一陣寒流

遙遠的溫柔

解不了近愁

是否在隨波逐流

夜深人靜的時候

我就潛伏在你的傷口

夢是氫氣球

向天外飛走

最後都化作烏有

……

在大城市拼搏的年輕人,沒有一個是容易的,但是他們都值得被尊重。

楚夏聽完流浪的歌手的歌,拿出錢包,抽出一百塊錢,放在歌手的吉他盒裡,對方向他鞠躬,並小聲的說了聲謝謝。

兩人並沒有眼神的交流,但是楚夏看到對方輕咬著嘴唇,看來,這是一個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藝人。

出於對對方的尊重,楚夏沒有再打擾對方,轉身離開,坐上公交車回家。

此時,夜也漸深,公交車上的人們都很沉默,不是在麻木的刷手機就是背靠座椅在睡覺,而楚夏則認真的觀察著大家。

回到宿舍,洗漱睡覺。

隔天早上,楚夏剛進辦公室,他就看到主管高雪正坐在自己的位置旁邊。

這女人是纏上自己了是嗎?

楚夏心裡一陣無奈,他來到自己位置坐下,並說了聲:「主管早。」

高雪也對她笑道:「小夏你來了,諾,請你喝奶茶。」

這時,楚夏看到自己的位置上還放著一杯奶茶,他知道高雪主管一般不會給人帶東西,這杯奶茶,肯定是有點圖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