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通!」

劉青山雙腿一軟,臉色發白:「我開個玩笑,你們這麼認真幹什麼。」

草!

這幫變態,真敢殺人啊!

怎麼這麼沒有幽默感!

「嘿嘿,我也跟你開個玩笑。」

林壞笑了起來:「我又不是殺人狂,怎麼可能殺人啊。」

「不過,現在廠裡面有點缺人手,何況這本來就是你們劉家的產業。」

「既然你們來了,就幫忙干點活吧。」

什麼!

劉青山目瞪口呆。

林壞什麼意思?

要他這個身份高貴的家主,在工廠裡面幹活?

做那些底層人做的工作?

「草泥馬!不可能!你做夢!」

紫筆文學 三天後,紐約市曼哈頓,一處豪華的總統套房裏,唐天身穿着一件筆挺的黑色西裝,坐在了靠近玻璃窗戶的餐桌前,靜心的等待了起來。

不遠處,一個戴着廚師帽的白人廚師,從廚房中精心烘培起了七成熟的牛排,撒上了一點的紅酒,擺放精緻后,就直接端了出來。

見到了唐天後,廚師一臉的恭敬,端著牛排的餐盤就擺放在了他的眼前,貼心的介紹道:「先生,七成熟的惠靈頓牛排,已經烤制完畢了,請慢慢享用!」

聽到了廚師的話,唐天隨意的點了點頭,坐在了餐桌上,毫不客氣的使用的刀叉切起來一小塊牛排,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嘴邊。

看着唐天滿意的表情,廚師總算是放心的離開了,本來他還怕惹到了這個金主,現在一看,總算是不用為這方面的事情考慮了。

品味着鮮嫩的牛排,唐天的心情格外的好,適應了三天的時間,他總算是接受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順便體驗了一把當富二代的感覺,直接住在了總統套房中,玩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幾乎每餐都是大魚大肉,去地方也是高檔的娛樂場所,紙醉金迷一般的生活,讓唐天十分的迷戀,同時他心中下定決心,要維護好自己現在的生活。

享受完畢后,唐天端了一杯紅酒,凝視着這片祥和的紐約市。

只是,沒有人會知道,用不了多久,紐約市的局勢就會變的無比複雜,甚至會有毀滅的危機。

神盾局,九頭蛇,變種人等等勢力,都會在紐約市產生前所未有的破壞,任何人一不小心遇到,都有可能直接去見上帝!

作為一名曾經宅男,唐天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坐擁有幾億美元的資產,甚至還在紐約市有好幾處的房產,但是這不重要,比起未來發生的危機來說,財富並不能保護自己的安全。

紐約市作為一切風暴的中心,要不了多久,紐約市大戰就會開啟,無限戰爭也會從此展開,宇宙更是有一半的人口會被滅霸的響指消滅掉。

想到了這裏,唐天的心思活絡了起來,溝通起了自己腦海中的諸天抽獎系統,想要看看系統給予自己的新手獎勵會是什麼。

「系統,開啟新手抽獎,我想要獲得強大的力量。」

唐天下達了命令,就靜靜的等待着系統的回復。

果然,不到三秒的時間,系統就做出了回復:「請求已接受,開始抽獎倒計時,三,二,一。」

此時,唐天只感覺到意識進入到了某個異次元空間中,自己的頭頂是璀璨的星空,腳底則是看不清深度的深淵,並且他的不遠處還有一個巨大的轉盤,上面寫着四個項目的區域,分別是技能、血統、人物、道具。

而且,這四個區域中還包含着各種密密麻麻的細化分類,就像是技能區,不僅僅有玄幻世界的神功,武俠世界的劍訣,奇幻世界的魔法等等。

甚至,人物區還可以召喚各種無可匹敵的人物,比如超炮的御坂美琴,約戰的時崎狂三,斬赤的艾斯德斯,可以說只有想不到,沒有找不到的,包含了諸天萬界一切的東西。

然後,在他剛剛了解清楚后,巨大的轉盤就開始轉動了起來,掃過了一個個區域,以及一個個超乎想像的技能。

終於,轉盤轉動了一圈才逐漸慢了下來,當再次路過技能區轉到了葵花寶典的時候,唐天臉上的流汗猛然留了下來,不斷的祈禱了起來。

「我彌陀佛,老天保佑我抽不中這個玩意,老天保佑。」

可能是唐天的祈禱起了作用,轉盤也並沒有停下,再次移動了起來,路過了到了血統區,經過了賽亞人血統、亞人血統、變種人血統、火之炎魔血統后,最終落在了寫輪眼血統上。

「叮!恭喜宿主抽中寫輪眼血統,獲得第四階段的寫輪眼-萬花筒寫輪眼。」

「叮!宿主所獲得萬花筒寫輪眼,附帶技能:左眼為幻術眼可使用技能:月度,右眼可使用技能:天照,雙眼一起使用可使用:須佐能乎。」

「叮!初次抽獎,宿主獲得精英上忍級查克拉。」

「太棒了,我的運氣簡直是歐皇啊!居然抽中了萬花筒寫輪眼。」

聽到了耳邊的一連串提示,唐天的眼前一亮,清楚的知道,有了寫輪眼血統,以及上忍級別的查克拉,至少自己在漫威世界的初期發展,不會有什麼問題。

瞬間,在抽獎結束后,巨大的轉盤就猛然的釋放出了一道白光,猛然籠罩在了唐天的身上,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充斥到了他的細胞中,眼睛也變的無比炙熱了起來。

同時,唐天本來漆黑無比的瞳孔,變成了一片血紅,三顆勾玉猛然的浮現了出來,讓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查克拉的流動。

雖說,唐天沒有什麼忍術防身,但是查克拉也算是能量的一種,把它運用起來,應該威力也不會比異能差多少。

而在強化結束后,唐天的心念一動,自動的退出了自己的意識空間,感覺到身上強大的力量,他的心裏倒是稍微安定了幾分。

「咚咚咚!」

出乎意料的是,在唐天剛剛強化結束后,門外就出現了敲門聲,似乎是有什麼人想要進來似的。

「前進!」

唐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悅,本來剛剛強化結束,他還想要去酒吧慶祝一番,但是沒想到這個興緻居然被打擾了。

「嘎吱!」

門緩緩的打開時,唐天就發現了居然是蘭博走了進來,手上還拿着一張請帖,來到了他的面前。

「蘭博,什麼事情!你手上的這個東西是什麼呢?」

唐天收起了不悅的情緒,凝視着蘭博的請帖,好奇的問道。

「是請帖,老闆。是奧斯本工業的董事長諾曼.奧斯本,邀請你去談一筆生意,希望你能夠明天直接趕去。」

蘭博恭敬的看着他,希望讓唐天選擇去或者不去。

「嗯,可以去看看,反正也沒有其他事情。」

唐天表情一僵,不到兩秒就恢復了過來,臉上帶着一絲喜悅,似乎遇到了什麼好事情。

當然,唐天一聽蘭博的話,本來是打算拒絕的,但是還沒有開口,他腦海中就突兀出現了一道,沒有感情的聲音。

「叮!觸發任務,阻止蜥蜴人的陰謀,成功后,獎勵宿主一次抽獎機會。」

結果,唐天最終的選擇,自然是顯而易見的,他選擇接受這個任務,獲得一次抽獎的機會,反正對唐天來說,變強比什麼都重要,哪怕是因此跟蜥蜴人交手。

「呵呵,剛剛瞌睡,就有人送來枕頭了,實在是不錯。」

接受了任務后,唐天的臉上露出了冷笑,對於這次的任務,有些格外的期待。 自家老爸這什麼意思?說了留人的話,卻又用行動表示了不歡迎。

秦鋥氣得乾瞪眼,高彩霞忙打圓場:「蘇瀅媽別理他,誰來咱家他都這副樣子,讓秦鋥陪你們坐着說話,一會飯好我來叫你們。」

「秦鋥媽謝謝了,」

林瑾蘭委婉拒絕,「我昨晚做了一大碗紅薯稀飯,今晚再不吃掉就要餿了,盆里的衣服還沒晾,我和瀅瀅要回去了,飯下次來吃。」

秦鋥急吼吼道:「等吃完飯我跟你們回去給你們晾衣服,紅薯稀飯回鍋熱一熱不會餿的,就留下來吃一次吧好不好?」

高彩霞心裏哀叫,她這在家十指從不沾陽春水的兒子啊,為巴結未來岳母,啥事都願做了。

都說女大不中留,怎麼她這兒子現在就不中留了呢?

心裏雖不舒服,但她更心痛兒子不願讓他難過,也幫着連聲勸說,只是林瑾蘭總不肯。

蘇瀅和母親商量:「媽,要不您回去吃,我留下來吧?」

這年頭家家米糧有限,不是貴客誰都不願留誰吃飯,她不能辜負了未來婆婆的盛情,更不能傷了鋥哥哥的心。

況且秦家留她們吃飯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要她們承認與秦家的親家關係。

她必須承認,也願意承認。

可母親不願留也有她的道理,這裏有習俗,你只要在別人家吃了飯,隔個十多天就要還席,做出的飯菜還要比對方豐盛些。

這也是謝醫生不願留下吃飯的原因,連村醫都怕還不起秦村長家的席,她們孤兒寡母天天吃稀怎麼還得起?

但她留下就沒關係,她的年齡還能算孩子,孩子吃了是不用還席的。

「那你早點回來。」

剛才一系列事雖讓林瑾蘭想不通女兒的突然轉變,但她確認了一件事,這孩子願意對秦鋥好了,那麼她就不能再反對。

送走林瑾蘭,秦鋥興高采烈的張羅:「媽,把你收著的餅乾拿出來給蘇瀅吃!」

「……」

高彩霞才猶豫了一下,秦鋥就唬起臉來:「你現在不拿出來,等過年拿出來我就不吃!」

七十年代,餅乾在城裏都是稀罕物,更別說農村。

秦家這包餅乾是今年年頭秦建國去給領導拜年,送給對方一截煙熏肉,對方還的禮,跟肉價一樣的餅乾,可想而知有多珍貴。

高彩霞想留着等秦召娣親家上門,送回禮撐高自家女兒的地位,騙兒子說過年再吃,當時兒子也沒說什麼。

她以為大大咧咧的兒子已忘記,結果小媳婦一來就記起,生逼着她這老娘拿出來。

唉,她這兒子是替媳婦養的。

蘇瀅暗咽了一下口水。

她既喜歡吃零食又喜歡吃甜食,天天吃稀飯說不想吃餅乾肯定是假的。

但蘇瀅一看高彩霞一臉苦相就猜到七八分,忙道:「我喉嚨這些天有點癢,我媽說不能吃燥火的東西,餅乾下次再吃吧。」

她說着朝廚房走,「我去廚房看看姐姐們在做什麼,幫着做點。」

「去吧。」

高彩霞臉上一下笑開花。

她以前怎麼從沒發現,這丫頭這麼體諒人呢?還願意去廚房幫忙,這是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看來兒子真的有盼頭了。

秦鋥卻急了,瀅瀅這麼小這麼弱,他怎麼捨得讓她做事?伸手就來拉:「我三個姐姐什麼都能做,蘇瀅你去了幫不上忙,別去了。」 「沒事了!」

柳無邪看了她一眼,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有他在,任何人休想傷害自己身邊的人。

「柳無邪,你竟敢主動來送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