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殺了。

以撫死去的弟子之靈。

「掌門,你不能動老夫,老夫受太上長老提攜,乃是太上長老之人,你動老夫,就是打他老人家的臉。」

狄丘至此時也並沒有懼怕之意。

而是搬出了太上長老。

不到必要時候,他也不準備拋出這一保命手段。

可此時,卻明顯感受到掌門的那股殺意。

「太上長老與老掌門同輩,你若是打他老人家的臉,縱然你是掌門,也承受不起。」四長老鎮定說道。

「哦?是嗎?」

陳寧忍不住笑道:「那本座還真想試試,打了他的臉,本座如何承受不起。」

見到掌門心意已決。

狄丘此刻也是青筋暴起,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

尋龍門此時的許多頂級戰力還在趕回的途中。

大長老滄月又被許多事務困住。

宗門現在處於混亂。

他若要逃走,倒是不難。

他目光瞥了一眼林嘯天。

如今在這裏的,只有掌門和林嘯天。

林嘯天修為又弱於他。

而對面的掌門。乳臭未乾。

如何攔他?

先行逃走。

等到太上長老出關,便能為他做主了。

「掌門,按照慣例,應召開長老席會,才能定老夫的罪。」

狄丘已然做好了要逃走的準備。

但嘴上卻是如此說道。

「不必召開席會了。」

陳寧輕笑一聲。

「狄丘,武州人士,來自武州一流宗門玄陽宗,於六十年前卧底尋龍門,本座說的沒錯吧?」

陳寧話音落下。

狄丘渾身一震。

他怎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掌門……老夫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老夫為尋龍門效力這麼多年,怎麼能被你冤枉?掌門定是被外人蠱惑,總之,老夫先行離開,他日再召開長老席會,請諸多長老還老夫清白。」

狄丘說完。

腳下變換。

向著遠處竄了出去。

八長老林嘯天雖然震驚於掌門的一番話。

不過他也是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

出手阻攔。

「掌門面前,休得放肆!」

林嘯天大喝一聲。

強橫的真元力化為一道鎖鏈去攔截想要逃走的四長老。

但面對此景。

狄丘只是輕蔑笑道:「林嘯天,想攔我,你還不配!」

與此同時。

浩瀚的元力綻放。

四長老赫然是一位五星武尊。

論實力。

遠在林嘯天之上。

咔嚓!

那攔截而去的元力鎖鏈猛然斷裂。

餘力甚至震得林嘯天氣息不穩。

四長老腳下再次變換。

但這時。

一道恐怖的氣息鎖定了他。

他心底駭然。

在場之人。

怎麼可能有人比他修為高?

隨即。

他目露震驚。

看向陳寧。

「五星武尊?!」

他的心一瞬間跌入谷底。

「狄丘,本座既然和你坦誠相待了,便沒有放走你的打算。」

陳寧淡漠開口。

早在前不久他就通過系統晉陞到了二星武尊。

又服用了破境丹。

連升三級。

此刻。

他的境界,與四長老相同。

但實力,卻是天壤之別。

同境界之人。

陳寧可掌握其生死。

林嘯天也着實被震驚到了,前不久見到掌門還只是初入武尊,現在,竟然到了自己需要仰望的程度…… 「還追嗎?」王齊看了看被定在原地的女坦問道。

「算了。」

蔡峰搖了搖頭,然後最後用Q技能打了鱷魚一個不滅之握后,他就停下了繼續往前的腳步。

「鱷魚還有大,強殺有風險。」

聞言,剛剛從眩暈里恢復的張源就原地讀起了回程,他要立刻趕回上路去爭奪峽谷先鋒的視野。

盲僧也只能Q魔沼蛙過牆,開始拿野區里的野怪泄憤。

「那ARK這波好賺啊。」米勒看著導播切回正面的畫面感嘆道。

「她們不僅殺了妖姬拿了賞金,自己這邊的鱷魚還沒有死,甚至她們還能把中一塔給推了。」

「劣勢一下就打回來了。」記得感嘆道,「原本有點落後的經濟差,也被瞬間抹平,甚至ARK這邊還有反超了一點。」

「現在雙方又變成均勢了。」

「確實沒想到她們這段時間的方針不是避戰,而是主動找機會。」米勒笑著說道,「直接打了BT一個措手不及。」(.

「這也ARK這支戰隊的風格吧,或者說是阿唐的風格。」記得對唐夙和ARK戰隊還是評價很高的。

「她們講究的就是一個字,詭。」

「兵者,詭道也。」米勒想了想后說道,「我覺得她們這種風格應該也能給我們LPL的戰隊一些啟發。」

「如果他們也有在關注這場比賽的話。」米勒說完也笑了。

也是他想得有點多了,LPL的戰隊和選手怎麼會來關注一場選拔賽的小組賽呢?

此時,LPL的一個職業選手群聊里。

777:有人在看選拔賽嗎?告訴我一下ARK的戰況如何,我這邊不方便看直播。

ming:快贏了。

喻文波:穩了。

大聰明:穩了。

銷戶:穩了。

777:??

喻文波:??

大聰明:??

銷戶:??

ming:合著你們都在看是吧,李元浩,你不是說去上廁所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