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開出來的球員,會自動和自己簽約嗎?

蔡健胡思亂想著,而進入隧道沒多久,畫面顯示出了一個巨大的卡面。

上面的畫面越來越清晰了,首先上面一半是球員頭像的照片。

而下面一半是這名球員的一部分數據,分別是傳球、射門、身體、防守、速度和盤帶。

蔡健看著這名球員,一時間愣住了。

因為蔡健看了半天,竟然都沒認出這名球員。

蔡健自認也算是資深球迷了,但是始終想不起來。

這名球員叫米爾斯,是英格蘭的球員,位置是右邊後衛。

目前效力於英甲球隊博爾頓,目前有著73點的能力。

這名29歲的英格蘭邊後衛,職業生涯都沒有什麼名氣。

在他的職業生涯末期,曾經在美國大聯盟征戰過。

在美國踢了三年後,隨後在2018年以自由身,加盟了英冠球隊西布羅姆維奇。

這樣的球員在英格蘭國內,可能還點名氣。

但是蔡健真的不認識,甚至可以說是第一次聽說。

雖然蔡健看了看米爾斯的數據,雖然他的能力不高,但是整體來說還是可以的。

「這個球員是什麼意思!是說這個米爾斯,現在是我簽下的球員了嗎?可是他已經快30歲了呀!」蔡健疑惑的提問道。

「球員卡開出來的球員,並不等於說宿主簽下了他。」經紀人系統回答道。

蔡健沒有想到,經紀人系統會這樣回答。

他本以為就是簽下了這名球員,他想要繼續提問,但是經紀人系統繼續解釋道。

「宿主想要簽約球員,必須自己親自去簽約,本系統不提供這項功能。」

「那這個球員是幹嘛的?就是給我看的嗎?」蔡健疑惑的繼續問道。

「開出來的球員卡可以給,宿主旗下籤約的球員使用。」

「可以相應的提升該球員的能力,但是無法提升球員的潛力。」

「但是當球員的能力高於球員卡,那麼使用無效,或者當球員某項能力,高於球員卡的該項能力,這個能力也不會提升。」

「比方說旗下球員有81點的遠射,而球員卡的遠射只有78點,那麼將不會提升。」

「遠射?屬性上沒有這個啊!」蔡健繼續問道。

「本系統不會顯示詳細的屬性,需要宿主親自去了解。」

蔡健怎麼也沒想到,球員卡的作用竟然是這樣的。

那這個經紀人系統,作用就是可以快速提升,旗下球員的能力。

這個功能實在是太強了,之前蔡健還想過,可以去簽約未來會成名的年輕球員。

但是現在蔡健回來想一想,即便自己有兩世的記憶。

可是實際上一般來說,他們還是很難相信華夏經紀人的。

有著經紀人系統后,完全可以去簽年輕的華夏球員。

緊接著蔡健又猶豫了,就算簽了年輕的華夏球員,其實沒有什麼用。

因為經紀人系統強調過,是無法提升球員潛力的。

想到這裡蔡健非常頭痛,還是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緊接著蔡健使用了第二張青銅球員卡,鐵門再一次打開了。

進入隧道后,很快這名球員也顯示了出來。

看到這名球員,蔡健大吃一驚。

他竟然是烏茲別克中場奧季爾·艾哈邁多夫!

也就是未來加盟上海上港,隨後加盟天津泰達的那個艾哈邁多夫。

華夏球迷對於這個名字,一定會非常熟悉。

但是當看到他的能力后,蔡健再一次震驚了。

竟然只有74點的能力!

「艾哈邁多夫74點的能力!你放屁!」蔡健憤怒的罵道。

「球員卡顯示的是,該球員目前的能力。」經紀人系統解釋道。

「是現在的能力啊!」

蔡健這才明白,但是他轉念一想。

「那我如果不使用這張卡,等過幾年艾哈邁多夫成長起來,再用這張卡怎麼樣?」

「球員卡開出來能力值,並不會隨著時間提升,只要開出來了能力值就是固定的。」

果然沒有什麼便宜占,蔡健有些可惜。

「提示:每年的7月份,系統將會更新,更正球員的能力值。」

艾哈邁多夫的傳球能力不錯,而且盤帶能力也可以。

但是他的射門能力就一般了,身體也著實不算出眾。

最後就是最後一張青銅球員卡了,這一名球員又是蔡健知道的球員。

又是一名英格蘭球員,他竟然是張伯倫。

張伯倫雖然不算是頂級球星,但是他確實是一名非常不錯的邊鋒。

可惜經歷了一次大傷病,一定程度的影響了他的職業生涯。

其實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其實他是南安普頓青訓出來了。

隨後加盟了阿森納,最終轉會加盟了利物浦,他可以踢兩邊的邊鋒。

目前張伯倫有著74點的能力,還沒有達到他的巔峰。

他是一個速度非常快的球員,而且盤帶能力也非常不錯。

這讓蔡健非常遺憾,如果是巔峰張伯倫就好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 明落昔急切的問道:「快說啊,出了什麼事?」

東方衍沉聲道:「有很多弟子中毒了,毒很奇怪,太醫無解。」

明落昔心猛地一沉:「靡族?他們出手了……」

黑鷹眉頭緊蹙:「王爺,芷青公主也中毒了,她本就餘毒未解,如今……怕是不行了。」

洛景煜身形不穩往後退了一步,明落昔握住他的手,向站在門口的梓雲說道:「梓雲,你快去神殿分部請凌聖使來!」

明落昔寬慰他道:「璇是溫神醫的弟子,芷青會沒事的。」

「黑鷹聽令!」

「臣在。」

「調動一百暗衛保護公主安全,其餘暗衛去查毒從何來,若是落實靡族,格殺勿論。」洛景煜漆黑的眸子里閃動著怒意。

「是!」黑鷹飛向樓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明落昔問東方衍:「這次一共有多少弟子中毒?」白天都還好好的,僅僅一個晚上就統統中了毒,這麼快的速度令人心驚。

「八國都有弟子中毒,粗略統計,大概有一半的人都中了毒。」

明落昔秀眉緊蹙,對東方衍道:「去查水源,我懷疑有人在水裡下毒。」

「是。」東方衍走之前滿心擔憂的囑咐明落昔,「你諸事當心,保護好自己。」

「放心吧,你也當心。」

明落昔查看了信風樓侍衛和婢女的情況,人人康健並無中毒,因為信風樓守衛森嚴,所有清水和食物都經過了層層篩查才能進入樓內。

明落昔開始后怕,若是晚上帶著雲子徹在外面飯館用餐……

一旦大東國小皇帝中毒,那其中牽扯實在太多了,後果不堪設想!

洛景煜想去瀟湘館看雲芷青毒傷如何,明落昔阻止:「我明白你的心情,但現在整個水月山莊信風樓是最安全的地方,徹兒還在這裡,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洛景煜手結靈咒,一道藍色光芒籠罩住雲子徹入睡的卧房。

一夜未眠,不時的有人來信風樓稟告水月山莊的情況,明落昔憂心忡忡,越來越多的弟子出現了中毒的現象。

東方衍去查了水源,果然,裡面驗出了毒,太醫院查遍了醫術也未查到是何種毒,事態陷入僵局。

好在凌璇從神殿匆匆趕來,一眼就看出那是靡族最擅長的蠱毒,她快速開出藥方,將中毒弟子救了回來。

明落昔臉色暗沉,看來靡族大部分的人還是陰毒無恥之人,洛景煜遇到的那些好心人也只是少數。

天明,這場無聲的戰役才告一段落,所有弟子解了毒,交流大會暫時是無法進行了,所以裁判局讓比試暫緩七日再進行。

接下來,就是倉龍要給出解釋。

說是靡族所為,那麼前幾日的告示便成了笑話。

倉龍獨自攬下責任,那麼便有了無數的把柄和閑言碎語,各國深究起來,他們擔待不起。

明落昔滿面愁苦之色,向一旁的洛景煜投去求救的目光。

「煜哥哥,現在要怎麼辦?」

洛景煜這些年大風大浪見過不少,遇到這種兩難的事情,只好勸道:「昔兒,這世上兩全其美的事情少之又少,靡族既然不知好歹,你也不必有仁慈之心。」偷了十兩銀子,將女方父親給打死了。」

「我兒怎麼會幹出這樣的事情?」劉老夫人說什麼也不相信。

只見此時的劉老夫人淚流滿面,不斷地喘氣。

「老夫人喝口水,壓壓驚!」許媽說着,將一杯清水遞給劉老夫人。

許媽見此情景,只得自己來問問,「同福你還打聽到了什麼?」

「我因為被這事給嚇到了,還沒有去牢裏探望公子。」

「但是聽衙役說,我家公子好像已經畫押認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