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肉筋脈等的都沒有什麼異常,那就只有骨頭有問題了。

果不其然,在探到骨頭時,她驚訝的睜開了眼。

當即再次探了進去。

只見雙腿骨骼上不斷纏繞涌動着絲絲黑氣。

就是這些黑氣常年寄居在葉建青的腿部骨骼上,才導致他不能行走。

至於為什麼只有腿上有,應該是這些黑霧與葉建青處於一種共存的狀態,若是將他全身骨骼都佔據,估計葉建青也活不到現在。

這黑氣與之前在迷霧森林中經歷的黑霧極其相似。

若是這樣,那對於自己的父親與母親的下落,自己就有了一個初步的方向。

但,還是需要確認一下。

她睜開了眸子。

「葉叔叔,接下來我會用靈力探知一下,你做好準備。」

葉建青愣了一下

「點點頭。」

炎曦月小心翼翼的催動水靈力

至於為什麼不用她一貫使用的火靈力,自然是因為葉建青承受不了火焰中的威力。

目前她也只暴露出了火,水兩種靈力

選擇溫和的水靈力再合適不過了。

不顧一旁的人驚訝的神色

臉色微微凝重的抬手將靈力輸入了進去。

葉老爺子等人卻是驚訝無比

她居然是雙靈力屬性?

炎曦月卻是又皺起了眉頭。

這黑霧居然已經和葉建青融為一體了?

居然在感受到她的靈力時縮進了骨骼裏面,躲了起來?

這現象可不太妙。

她收掉靈力,緩緩起身。

不等眾人開口

「我找到了葉叔叔腿不能立的原因。」

眾人皆是驚訝出聲

「什麼?!」

就連葉建青自己也驚愕非常。

「怎麼…可能?」

眾多醫者沒有看出的毛病,就被這麼一個小姑娘給找出來了?

他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炎曦月不顧眾人的驚訝

「我需要一個木屬性靈力的人來幫我一下。」

眾人還處於懵逼狀態。

只有葉子聽此開口

「讓我來吧。」

炎曦月看向她

「可能,會有危險」

她並不能保證那些黑霧會不會突然做出什麼。

葉子一愣,接着道

「我不怕。」

她希望能看到自己父親再次站起來。

葉駿聽到有危險卻是皺起了眉

「不行!讓我來。」

葉子一掐腰

「葉駿!不許與本小姐爭論。」

這次葉駿卻並沒有退讓。

葉子怒而皺眉

「你!」

炎曦月開口

「別爭了,那就一人一條腿。」

還能降低些意外。

葉老爺子擔憂開口

「曦月啊,這…」

炎曦月知道老人既希望兒子恢復,又害怕孫子孫女出問題。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讓他們出事的。」

葉建青又要開口

葉子兩人卻是齊齊喝止

「你閉嘴,就這麼決定了。」

……

兩人一人蹲在一條腿旁。

等待着炎曦月的命令

炎曦月閉上眼睛,探出精神力

「開始」

兩人聽此齊齊抬起手

朝着葉建青的腿中輸入了木靈力。

身為葉建青的兒女,無疑靈力契合度是最高的,也是最不容易被黑氣排斥的。

炎曦月再次開口

「慢點來。」

精神力時刻觀察著兩道靈力的進度。

在接近骨骼后,那黑氣在感受不到炎曦月的水靈力后又再次出現。

而葉駿兩人的靈力也慢慢接近了接近黑氣。

不出所料,黑氣果真沒有排斥,甚至還在吸收兩人的靈力。

葉駿兩人心中沒有徵兆的升起一絲恐懼。

炎曦月自然察覺到了

「收了靈力吧。」

兩人依言收回了靈力

葉駿蹙眉「方才,我突然就無法抑制的心生恐懼?」

葉子也點點頭。

「我也是。」

葉建青

「這…我時常也是心悸無比,有種難以言喻的恐慌感。」

葉老爺子眉頭皺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着這話怎麼好似腿中住着一個怪物?

炎曦月已經可以確定,這黑氣就是差點害自己喪命的黑霧。

不過,這下可難辦了,當初就是軒轅阡陌和高塔救下的她。

而此刻她依舊對這黑氣束手無措,又該怎麼祛除它?

眾人雖不懂醫術,卻也感受到了這腿症的複雜之處。

想要治好談何容易?

「用咒術之力」

炎曦月一愣

這是炎一前輩的聲音。

咒術?

她想起了那個令她痛不堪言的紅色符文。

這符文能剋制黑氣么?

可是,她感受不到一點符文的力量,又該如何使用它? 夜北梟冷眼看著江雲深,說道:「這個問題,應該由江二少回答!而且,你最好是如實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