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怎麼不去?」

柳浩然差點忘記了,這種事情是好事啊,他怎麼不去。

「我有其他的事情,那天晚上我要去談合作。」蘇誠陽說起這個合作卻是頭疼的很。

柳浩然見他臉色不佳也不再多問,既然這樣,那就和紫曦一起去,反正也很久沒有出去過了。

翌日,柳浩然看診結束就回去了,劉清泉也是隨口問了一句去哪裏。柳浩然沒有隱瞞實話實說,劉清泉聽着小兩口一起出去,倒也放心。

但劉清泉總是覺得這次的事情雖然是解決了,可是心裏隱隱不安。

蘇紫曦得知去慈善機構特意買了一套禮服。是黑色緊身版型。

蘇紫曦較好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來,烏黑的長發隨意散落,也帶上了柳浩然給她買的首飾。

唇紅齒白,肌膚勝雪。

柳浩然見此,眼眸里溢出驚艷之色。

蘇紫曦臉頰微紅,嬌滴滴的樣子更是迷人。

「老公,我們走吧。」蘇紫曦走上前挽着他的手臂,那個樣子像是熱戀中情人。

柳浩然輕輕點頭,臉頰也漸漸泛紅。明顯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不少。

兩個人來到了慈善機構,看着偌大的大廳,柳浩然不禁一陣恍然,似乎很熟悉的感覺。

尤其是水晶燈照耀的時候,有那麼一刻很是刺眼。

「你怎麼了?」蘇紫曦感覺他的不對勁,柔聲問道。

「沒事,我們找個地方坐下吧,應該快開始了。」

柳浩然晃動一下頭,讓自己的意識清醒。

兩個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這個請柬不是什麼人都能得到的,位置也都是安排好的。

柳浩然環顧四周,這些人他都不認識,但是有一個他很熟悉,這個人就是方龍。

柳浩然見他站在不遠處,和其他的人交談甚歡。有一瞬間,他真的很想衝上前重重的給他一拳,要不是蘇紫曦坐在他的身邊提醒着他,今天的代表的是什麼,他肯定會動手。

「呦,怎麼今天老的沒來,小的來了。」一道諷刺的聲音從右邊傳了過來。

蘇紫曦和柳浩然兩個人偏過頭看了過去,柳浩然記得這個人是上次在餐廳里過來找蘇誠陽的人。

柳浩然看着他的胸牌,才知道叫李榮華。

「哼。果然是沒有規矩,見到人都不知道說話,算了。上樑不正下樑歪,這老話也不是白說的。」李榮華諷刺地說了一句,轉身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蘇紫曦想要和他爭論。被柳浩然給攔住了。

「你剛剛為什麼……」蘇紫曦的話沒有說完,柳浩然指了指一邊的牌子。

上面清楚的寫着,鬧事者終身禁止。

「這裏都是上流社會的人,我們在這裏吵架,只會丟爸爸的臉,你放心,這筆賬,我們會討回來。」

他,柳浩然也是很記仇的人。

蘇紫曦雖然生氣也只能作罷。

慈善機構的時候,蘇誠陽捐出了五百萬,柳浩然自己也是如此。

都是為了善事,他很樂意。

就要在結束的時候。李榮華走了過來,神情不屑,「真的是太摳了,才捐了五百萬,我說老蘇這是沒有錢了?蘇氏要破產了?」

柳浩然睥睨的目光打量着他,「李先生。我們捐多少都是我們的心意,你捐的多不代表你有善心,你存在什麼心思,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李先生,做人做事,還是留一線,不然會吃虧的。」

李榮華面色一僵,眼底儘是陰霾,咬牙切齒的說着:「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李先生不是最清楚的嗎?」柳浩然面帶笑容,神情從容,彷彿是沒有看到他眼睛裏的情緒一般。

「你……」

「李先生,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會在這裏被我一個小輩給氣到吧,做人要有大量,不然你以後怎麼開闊你的事業。」柳浩然也不客氣的反擊。

言外之意就是他心胸狹隘,和他一個小輩一般見識。

「混蛋。」

李榮華憤怒的罵了一聲,引起來周圍人的注意,也包括方龍。

方龍投來了目光,似乎是很好奇,誰在這裏吵架。

主持人也是有眼力的人,趁著沒有太多人注意,急忙走過來,「兩位先生,大家都是有素質的人,不要吵架。」

主持人這一句有素質的人,讓李榮華臉色更黑了。

柳浩然嘴角勾起一抹淺笑,的確是有素質,不然也不會在這裏找他的麻煩。

「大家都冷靜一點,都是為了孩子們,有什麼氣都消消。」主持人以為是因為這次捐款的事情,就出來打圓場。

「先生,我們捐多少都沒有關係,主要是孩子們能夠有一個好的未來,我看李先生可能是覺得自己捐的有點多了,所以才會……」柳浩然的話沒有多說,意思也很明顯。

捐多了後悔了,在這裏鬧情緒。

主持人聽明白了,心裏對李榮華有些鄙視,可是面上卻是一臉笑意,「李先生是真的這樣覺得嗎?」

「怎麼可能……我……」

李榮華的話沒有說完,大廳的門被人給踹開,走進來一群人都是帶着口罩。 「嗯,這個還是以前的呢,確實是需要好好修修了。吃完飯,下午就送過去。你去拿一百文錢,下午讓老四把工具給蓮花那邊送過,也別讓蓮花難做。老四,到時候你多留給留點。」說著老爺子就要四叔把工具都放上推車。「你們各自的錢,各自出,都多出點,你妹子還懷著孩子呢,別讓他難做。」

「爺,一百文可不夠。」曉婭聽老爺子說完,立馬說道。

「曉婭!」張志誠呵止曉婭。

「爹,不能讓我爺我叔他們到時候丟面子呀。和我爺還藏著掖著的幹什麼呀,爺,你這工具我看比我們家那幾個壞的程度還大一些呢,我們家那個還花了150文呢。爺,我看你這個200文差不過了。」曉婭沒有聽張志誠的,還是把要說的說了出來。

「啥?150文?老三,這是真的?你這是又添工具了?」老爺子不可置信的問,雖然說每年都把工具送過去,但是因為是蓮花的面子,他們不好去別家修補,但是每次收費的價格其實是和別人一樣的,這次和張志誠要的價格明顯的高於市場價格好多。

「嗯。」張志誠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簡單的嗯了一下。

自從曉婭說完,院子裡面就出奇的安靜,等張志誠一聲嗯出聲之後,大家都開始面面相覷。

「老三,你把錢給誰了,有沒有人看到?」老太太明顯不信張志誠的回答。

「奶,我和小七去的,我爹當時什麼話都不敢說,直接把荷包塞給了王家奶奶,王家奶奶一個一個數的,這還能有錯。嗯,王家奶奶數的時候旁邊有隔壁村的人路過,我爹給錢的時候也有人看到,奶,肯定沒錯。奶你多準備準備,省的我二姑不好做,奶我拿點東西去,就先回屋了。」曉婭說完就後退了,要說的說完了,還等著做什麼,等著挨罵呀。

「這個趙氏,我的蓮花呀。」老太太挺完就開始哭嚎。「你個窩囊廢,那老太太不讓你進後院你就不進,曉婭不是跟著過去了,你讓曉婭看看他姑去怎麼了,你就忍心?活該你被人騙!看什麼看,不是你個老窩囊廢,我的蓮花怎麼能到了這麼一家去。」老太太瞪著老爺子說道。「你還被騙錢,你活該,多大年紀了,你不知道什麼價格呀,她和你要這麼多你就給這麼多。」

「行了,別鬧騰了。老四你去把東西推過去,修補之前問一下他們家價錢,別問你妹夫。到時候要是超過100文你給我把東西拿回來,就說還有替換的,這個就先不修了。」老爺子說完揮揮手,就讓四叔收拾。

「老四,你過去的時候去看看你妹子,要不你帶著你媳婦一起過去,正好你妹子懷著身孕呢,我收拾一籃子雞蛋,到時候你們順便給帶過去。一定要進去看看你妹妹具體怎麼樣,別讓趙氏忽悠你。」說著老太太就惡狠狠的看著張志誠「別學你哥這個沒良心的,就靠別人說,就不知道自己進去看看自己的妹子。」

「行了,別說有的沒的,老三,你這回來是有事吧。」老爺子趕緊制止了老太太的話,這要不阻止,這一上午就過去了。「你去做飯去吧,我看老三似乎是有事。」

「爹,沒什麼事,我看著要秋收了,問問爹這是準備怎麼收?」張志誠就問道,他之前也沒有自己操心過,都是老爺子怎麼說他就怎麼做。

「還能怎麼收,咱們就一起收唄,先收爹娘的,再收大哥的,再收我的,之後才是你的呢,就按照順訊排著來唄,你是不是不樂意?不樂意誰讓你是老三呢,你要是老大那就先收你的。」二伯挑挑眉挑釁的說道,別看他這一年不怎麼幹活,也別看分家了,可是分家了不是照樣要回來一起收,分家了這收成還都是自己說的算了,這麼一項二伯就更高興了,都有點後悔分家晚了,這麼多年的收入都給了別人。

「爹,不是,我不是。爹,我那大部分都是豆子。」張志誠結結巴巴的說道,他心裡是想的大家一起先幫著把豆子收了,之後在收別的東西。他們別人的不是花生就是高粱黍子,豆子收晚了豆莢都開了就都掉到了地裡面了,拾都拾不起來。老爺子叭叭叭的抽著煙,根本就不說話。

「爹?要不,要不我讓孩子他娘先帶著孩子們收豆子,我跟著大家收?」張志誠退讓的想著,大家分開收,自己家這邊先把豆子收了,之後在和在一起收,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了。

「老三,你這分家之後變的狡詐了。你媳婦帶著孩子收你們自己的,你跟著我們收,等收到你的時候我們一家子都過去,你這賬算的夠明白的。」二伯立馬就不幹了。

「爹?」張志誠不理二伯,小心翼翼的問著老爺子。老爺子為什麼不說話,因為兩個人說的都對,如果以前沒分家的時候,肯定是先收豆子,之後再收花生,然後才是其他的。可是現在不是分家了嗎?又這麼湊巧,豆子基本上都分給了老三,如果真等到大家一起去收老三的時候,基本上豆子都爆在了地裡面,也沒有什麼可收的了。

「爹,這要真沒有收成,我這一年就白乾了,連賦稅都交不上呀。」張志誠也急了,聲音裡面都帶著哭腔了。就怕他爹不讓他收,那麼到時候他們一大家子就真的只能去喝西北風了。

「別說了,」老爺子揮揮手「今年確實是特殊,老三這情況特殊。要不老二把你的地和老三換換,反正你排的靠前,等我們收完就去收你的。」老爺子問道。

「爹?」二伯也不高興了,給張志誠的土地可以說是他們幾份土地裡面最差的,當然這只是相對來說。而且豆子數的那麼早,本來開鐮就應該比別的莊稼早,這要再排別的莊稼後面,那絕對顆粒無收呀,二伯怎麼會要這個燙手山芋。「爹,咱們早就分好的,這文書上都寫上的,現在咋能換呢。」

「那不換地,就換這一季的農作物怎麼樣?」老爺子繼續問。

「爹,我不愛吃豆子,這麼多豆子還是老三留著吧。」二伯急中生智,扯出這麼一句話來。

「行了,都別說了。老三,今年你們自己弄吧,這種的不一樣,你們這今年就先自己弄吧。」老爺子說道「咱們其他人還是一起弄,大家一起弄弄的快。老四別看你在最後,怎麼也比你們兩口子自己農忙活的快一些,老三那邊就沒法了,你們要是覺得不合適,你們就誰和他換換,然後咱們都合在一起弄。」老爺子看看全場都沒有了反對聲,就定了下來。

「爹,我肯定抓緊弄,等收完了就幫你們收。」張志誠趕緊表態。

「切,等你收完了,我們早就收完了。」二伯不滿的沖張志誠翻了一個白眼。「爹,人家都不和咱們一起了,咱們具體該怎麼收呀?我兩個妹夫能過來幫幫忙不?」

「你自己的活,你攀扯別人做什麼?這秋收正忙的時候,你二妹夫那邊一天都短不了人,哪裡走的開。你大姐那邊那個鋪子也離不開人,你說你找誰來幫你收。這一天天的,不想想怎麼收莊稼,光想著有的沒的的。」說著老爺子也不理二伯了,拿著旱煙背著手回房了。

「能幹就干,不能幹就別干。你這是想讓你妹子挺著大肚子來給你幹活呀?」說著,老太太都沒心思罵二伯了,顛顛的小腳回了上房,去準備給二姑拿的雞蛋去了。

「爹,人來不了,那牲口能來呀,我大姐家的驢車,我二姐家的牛車,這兩個拉過來,這怎麼也比咱們自己拉強吧。」二伯急急的說道,每年的時候其實也不是每年大姑那邊都過來,只是後面的時候會過來幫忙拉幾天糧食,但是也不是白來,每次走的時候各種糧食會裝的滿滿的一車,其實算起來比雇車還貴。不過,以前大家是大鍋飯,又不是自己出,所以大家都裝作看不見,這次要是過來,還不知道哪家出糧食呢。

「行了,來不來都是人家的事,就是不來了難道你自己的莊稼不收了。」老爺子抽著煙不想理會二伯的話。

「弄點雞蛋都給了別人,咱們一個都吃不上。」娟兒看見老太太在上房一個一個的挑雞蛋,就小聲的在廚房和大伯娘嘀咕。

「娟兒!」大伯娘趕緊拉住娟兒,做完還四處看了看。見老太太全身心的數著雞蛋,心這才放下。

「娟兒,你也太沒輕沒重了,什麼話都能往外說。你這脾氣越來越壞,也不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了。我看你前幾天一直和枝兒還有曉婭別苗頭,你和他們爭個什麼勁。你以後是秀才的妹妹,他們是什麼,分家的堂妹,他們能越過你去?」大伯娘在廚房壓低聲音勸著娟兒。

「娘,你看看我這雙手,娘,我今天早上都把我快要做完的綉品刮花了,娘要一直這麼下去,我就綉不了了。」娟兒把自己現在長滿倒刺的手給大伯娘看。王氏摸了摸娟兒的小手,滿是不忍。

「是該想想辦法了,這麼下去不成。咱等你爹回來再說。」大伯娘想想就讓娟兒先等等,等過兩天大伯父回來再說。 翌日,如約而行,登上前往香江的游輪。

至於林嵐發現自己上當后的反應,李星星壓根不在乎,和夏明星在甲板上看風景。

香江是中轉站,李正凱回國就是在香江下的飛機,然後乘船轉道花城,歸程也一樣安排,先到香江買機票,再乘機出國。

因為不是每天都有飛往英國的機票,所以下午抵達香江就入住高檔酒店。

彼時的香江是英國殖民地,李正凱是英國居民的身份,所享受的待遇比國內更高,住的自然是總統套房,並讓李星星和夏明星和他一起住。

總統套房裏可不止一個房間。

把行李放進次卧,李星星出來問李正凱道:「伯伯,什麼時候的飛機呀?如果時間充足,我和小夏哥想拜訪一下住在香江的朋友。」

李正凱一愣:「你在香江有朋友?」

李星星嘿嘿一笑:「我的人緣好嘛!」

李正凱笑了:「你們家的人天生會和人打交道。」

說完頓了一下,接着道:「三天後才有飛往英國的航班,本來打算帶你們在香江好好地轉一轉,既然你們想拜訪朋友,我的安排推后再說,不着急,叫一個保鏢開車送你們,他是英國人,隨你們出行可以帶來不小的便利。」

李星星嘴甜無比:「謝謝伯伯!」

對這樣的安排,沒有任何異議。

入鄉隨俗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