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白抬眼看她,「收斂一下你的脾氣,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唐姐姐的安全。如果因為你脾氣不順,忽略了一些細節,你擔待不起。」

唐沐晴已經在春杏身邊出事了。

如果後續春杏處理不好,洛白幾乎可以預料到,即便是春杏處理好了後續的問題,回到衛家肯定還是要被處罰的,保護唐沐晴,卻沒有做到。

對於這些……

洛白倒是沒有辦法幫春杏開口。

畢竟春杏的職責就是這個,只希望等到唐沐晴醒來的時候,可以幫春杏說兩句話吧。

米姐把車開過來了,薄言昔也過來幫忙。

保姆車的後面拼成一張大床,又鋪了無菌布,這才把唐沐晴抬上了車。

薄言昔和洛白在後面看護唐沐晴,春杏上了駕駛位,米姐上了副駕駛,給春杏導航。

車子才剛剛開出去沒有多遠,春杏的臉色更糟糕了,沉聲說道:「你們都注意一下,我們被人跟蹤了。」

被跟蹤了?

米姐有些懵,沒想到現在的人什麼都敢跟蹤。

突然。

米姐意識到一個有些可怕的現實,也許那些人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沖著唐沐晴來的。 原來如此。

宋元哲頷首:「初來乍到,帝都比我們晉城好得多。」

滿目都是高樓大廈,處處都是現代化氣息。

這一點,晉城比不了。

「帝都當然好,不過我在帝都呆久了,也想回進城了。」

宋怡在帝都生活了幾十年,現在因為孩子們搬到了帝都,許多方面都不適應。

好在在這兒,能經常看到孩子,這也是好事兒。

一家人熱熱鬧鬧的敘舊,吃過晚飯,長輩們在樓下聊天。

宋雪落實在坐不住了。

司九衍牽著她上樓,她走得慢,腰酸得很。

司九衍心疼,索性打橫將她抱起來——

宋雪落下意識看向了坐在客廳里的長輩,幾人當做沒看到,她這才紅著臉,催促司九衍快一點。

回到房間,司九衍將她放下來,伸手按著她的腰:「我和爸媽商量了,以後他們在家照顧你,你小心點。」

「我知道。」

宋雪落點頭:「三叔那邊最近吃了不少虧,多半會再生事端。」

「那傅家那邊——」

「放心,傅南璟比我們想象中厲害很多,你真以為單靠一個KN集團就能截胡三叔那麼多單生意?」

司九衍寬慰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可能還不知道,傅南璟不光是KN的創始人,手握黑煞,還有一個神秘組織,也被他掌握在手中——」

司九衍緩緩解釋:「聞門,聽說過嗎?」

聞門?

宋雪落愣了一下:「你說的是全球最大的貿易集團,聞門?」

「是,聞門創立幾十年了,傅南璟現在就是掌權人。」

司九衍溫聲道,「只要他想,他只要動動手指,就能將三叔徹底打入地獄,咱們現在什麼都不做,靜觀其變就好。」

宋雪落沒想到傅南璟會和聞門有關係,心下還有些激動。

「難怪,他能輕而易舉的截胡三叔的單子,原來是早有防備。」

「嗯,你好好養身體。」

……

傅南璟在醫院住了兩周,執意辦理了出院手續。

出院之後,一行人前往傅園。

在醫院呆了兩周,傅南璟渾身都帶著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

那味道不算好聞,但也絕對不難聞。

雲舒帶著他回家,一路上靠在柔軟的墊子上,拉著他的手。

「出院了好好休養,我已經吩咐傅叔了,要好好盯著你,你別著急去集團。」

身中兩槍,可不是小問題。

雲舒可不想看到他再次進醫院。

傅南璟點頭:「好。」

雲舒低頭,拿出手機,買了些食材,打算再次挑戰自己。

傅南璟看著她買東西,默默地看向了秦固。

後者立刻明白。

放心吧,二哥,胃藥我都準備好了!

回到傅園,傅南璟被送回房間休息,雲舒買的食材到了。

她上樓洗漱,換了一身休閑裝,這才下樓。

到了樓下,雲舒走進廚房。

「小姐,您想吃點什麼?」

傭人看到雲舒來了,還以為她是餓了。

「我不想吃什麼,我想煲個湯,你們能幫我嗎?」

雲舒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小臉微紅。

幾個傭人面面相覷,顯然沒想到雲舒會主動提出來做飯。

「當然可以。」

其中一人上前:「小姐想煲什麼湯?」

「排骨冬瓜湯。」

清淡,好喝,還簡單。

「行,那材料我們準備好,還是您動手?」

「我來吧。」

雲舒看著躺在購物袋裡的排骨,雙手癢得厲害。

她洗乾淨手,拿出排骨,清洗過後,在傭人的指導下,開始剁骨頭。

砰!

砰砰砰!

接二連三的聲音響起,坐在客廳里的秦固一張臉皺巴巴的。

好傢夥,小嫂子又開始下廚了。

他拿出手機,點開群聊。

秦固:【兄弟們,救命,小嫂子又在鼓搗做飯了!】

明寒:【心疼你,但是我覺得一切還有機會,小嫂子什麼都會,可能做飯也會進步吧。】

進步?

秦固嘴角一抽,別人做飯可能會有進步。

雲舒除外!

封域:【為什麼你們隊小嫂子的廚藝這麼沒有信心,難道很難吃?】

秦固嗤笑一聲,反手將雲舒的得意作品發了上去。

秦固:【你一看就沒嘗過小嫂子的手藝,這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難吃,別人做飯要錢,小嫂子做飯,要命。虧得二哥每次,還能硬著頭皮往下咽——】

封域看著圖片,頓時沒了胃口。

明寒:【好傢夥,我突然覺得楚楚做的飯真好吃。】

溫楚楚手藝還行,勉強能吃。

和雲舒的得意之作比起來,簡直弱爆了。

秦固:【……】

封域咂咂嘴兒:【秦固,祝你好運。】

雲舒:【你們是不是忘了,這是大群,我也在。憤怒.jpg】

【……】

秦固:【呵呵,小嫂子,錯群了,告辭。】

明寒和封域立刻裝死,不敢吭聲。

雲舒看著屏幕上的聊天記錄,氣的直咬牙,她做飯真的這麼難吃嗎?

她覺得還行啊!

……

忙碌了兩個多小時,雲舒的冬瓜排骨湯終於出鍋了。

她端著湯上樓,推開卧室的門。

傅南璟坐在床上,面前擺著一張桌子,擺著電腦,一雙眼睛緊鎖在屏幕上,看這樣子,多半是在開視頻會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