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永宏苦笑。

只得把煙拿起來,燒了。

滿辦公室一股難聞的味道,還只得開窗透一下氣。

燒完了之後,長出一口氣。

癱在辦公沙發椅上,愣了半天。

徐正龍敲門進來,錢永宏才回過神。

「那個,錢哥,你們和宋三喜之間」

不等他說完,錢永宏黑著臉道:「正龍,你已經不是徐氏在綠意·中海的掌門人了,你是百匯金融的股東。」

「我們背後的大佬是誰,你也清楚。在公司裡面,我代表他,總管一切。」

「資金的分配、流動、經營,我說了算。你,拉拉客戶什麼的就好了。不用過分操心,明白嗎?」

身份,壓人!

徐正龍有點憋屈,但還得陪笑,「錢哥,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想知道,宋三喜貸成功了嗎?」

「成功了,六億三年無息。這口氣,我忍了。」

「啥?」徐正龍心口疼了一陣,捂著,好難受,「錢哥,為什麼會這樣?」

錢永宏深吸一口氣,瞎編:「宋三喜有後台,可以和我們抗衡。我不是給他面子,是給他後台面子。你暫時沒有收入,但,以後會有的。圈子裡的事情,你想不到的,還多。跟著我們,有吃香喝辣的時候。」

「哦」

徐正龍高大肥胖的身體,都塌了腰,沮喪。

自己的六個億啊,真金白銀,真讓宋三喜免費用三年啊!

「對了,你還有錢嗎?」

「有,不多了。」

「多少?」

「四千萬吧,我的零花機動錢。」

「成。你去找一下勇少,入股一下他的大富豪吧!那裡,怎麼還能每個月賺個一兩百萬不成問題。過年這陣子,可能會更多。我這邊年前也沒有外債利息要收的,沒法給你分紅了。」

徐正龍點點頭,也只好如此了。

「對了,你妹現在控制家族了?」

「嗯。」

「回頭萬一容喜的地盤,被我們阻擊下來了,叫她接手開盤。這話,我能打包票。」他和顧墨嶼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此時不笑了,面無表情的模樣,彷彿就是顧墨嶼正待在她身邊一樣。

她瞬間紅了眼,趕緊將兩個孩子抱進懷裏,才讓眼淚掉了出來。

「爸爸在當大英雄,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

「媽媽是要去找爸爸嗎……

《粉墨》第403章已經十天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滿載而歸的愛德華這次可是心滿意足。

懷著滿滿的喜悅之情,愛德華先利用飛行背包飛到了海德爾角的觀察基地。

在這裡,愛德華卸下了飛行背包,收拾停當,才摸出二代魔報機看看群里的消息。

幸好今天沒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群里只有愛麗絲和安德莉亞的日常聊天。

莫妮卡依然只是在固定時間發出的幾句話,就是在報平安而已。

但安德莉亞卻敏銳的發現了問題。

就見剛剛安德莉亞發出了這樣一條信息:

『新城的事情處理完了,我明天就回白鷹城。

不過我得先去西境城牆看望一下喬治,會在泥炭港上船。

所以會晚一些到,莫妮卡你什麼時候回來?』

天才無敵魔法美少女:『安德莉亞你要回來啦,太好了!晚上來魔法塔陪我睡吧!』

莫妮卡:『還要幾天,去艾蘭德之前一定能趕回來。』

安德莉亞:『被我猜中了,你果然不在白鷹城!』

天才無敵魔法美少女:『呀!莫妮卡你什麼時候離開的?怪不得這幾天都沒來找我玩!』

莫妮卡:『……不好意思,說漏嘴了!』

天才無敵魔法美少女:『莫妮卡你去幹什麼了?』

莫妮卡:『保密!』

天才無敵魔法美少女:『對我都保密,哼,不理你了!』

看到這裡愛德華微微一笑,也發了一條信息:

『今天的試飛完成了,非常順利,收穫很大。

估計只要四個小時就能抵達艾蘭德。

我一會就去新城!』

在收到幾人的回復之後,愛德華囑咐了兩句莫妮卡路上小心,便取出埋在岩石里的新飛行器,開著飛行器開始返航。

這裡距離白鷹城不過一千多公里,距離新城也遠不到哪裡去。

他這次沒有急著開超音速回去。

在高空檢測起飛行器的亞音速飛行性能。

結果很不錯,高空亞音速巡航非常節省魔力,愛德華估計如果為這艘飛行器安上那一簇從白塔里取出的魔法寶石這個,飛行器能夠做環球的不間斷飛行。

在沒有試飛過的內陸上空飛行非常危險,愛德華還是想沿著原定路線先到白鷹城,再一路向西飛向新城。

飛行器在高空穩定下來之後,愛德華抽出地圖,在地圖上做出標記並與算好時間,訂上鬧鐘。

然後他就將飛行器固定好操縱桿和油門,讓其進入巡航模式。

其實這樣做非常危險,高空的氣流並不穩定,需要駕駛員隨時調整機身姿態。

但是誰讓愛德華這傢伙已經不缺魔力了呢,他非常土豪的開啟了減少空氣摩擦力的迅捷術法陣和減輕重量的羽落術法陣。

整架飛機本來就在高空,又大幅度降低了空氣阻力,簡直像是飛行在真空里一樣,幾乎不受任何氣流的干擾,筆直的向著白鷹城飛去。

如果不是飛行器沒有經過真正的真空承壓測試,愛德華都想直接飛出大氣層,測試一下這架飛行器能不能當宇宙飛船使用。

駕駛艙里燈光昏暗,愛德華將座椅向後調,悠閑的架起雙腿,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塊巴掌大的符文。

這是一對符文的其中一張,另一張已經被他安放在白塔的老魔力池內。

這已經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貨了。

到艾蘭德以後,就可以把那張連接白鷹城魔法塔的符文從飛機上拆下來,給莫妮卡的黑刀配上。

到時候三個人人手一個魔力池,戰力個個直逼天騎士巔峰。

想到這裡,愛德華終於呵呵的傻笑起來。

忽然,他手裡的這張符文閃爍起來,驚得愛德華立即坐直了身子。

還沒等他有什麼反應,他掌中的符文發出一陣白光,變成了一個白蒙蒙的光圈。

「這是空間通道?不對這是召喚法陣!」

愛德華對於諸如召喚一類的魔法陣並不熟悉,多看了兩眼才勉強認了出來。

就見一個金色頭髮的腦袋從那個光圈裡鑽了出來。

金色的長發很長,也很濃密。前能遮住她主人的胸部,后能及腰,頭上除了一撮呆毛外還有兩個藍色蝴蝶結,非常可愛。

往下看,大大的腦袋下面是裸露的上半身,看似幼小的身材卻有著高聳的峰巒。

那峰巒被濃密的金髮遮著,肉隱肉現。

下身便不那麼美妙了,那是一條蛇尾,而且是一條肥蛇的尾巴。

當她的主人努力從光圈裡爬出來的時候,那條肥碩的尾巴被彈了一下,抽到愛德華的臉上,啪的一聲十分響亮。

「你……你……是小邪神?」

愛德華此時看到的人物,是一個上半身是巨r童顏的金髮美少女,而下半身則是一條碧綠蛇尾的小邪神。

這個形象就是他前世《邪神與廚二病少女》中的邪神形象。

愛德華揉揉自己的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哎呀呀,你終於肯把這個符文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來了。

我在裡面都憋壞了……」

小邪神揉著自己的尾巴說道,好像剛才抽到愛德華的臉,疼的卻是她自己一樣。

「你……你到底是誰?」

愛德華此時驚恐的看著對方,san值掉了一地。

「我們今天才見過面啊?我不是請你去我蛋里做客了嗎?」

機艙里的空間不大,她的尾巴已經纏在愛德華的座位上,側著身子趴在愛德華的儀錶台旁邊。

「我是說你怎麼出來的?你不是還有一千年才能孵化嗎?

還有,你為什麼是這個樣子?」

愛德華已經亂了陣腳,連珠炮的問出了三個問題。

「你埋下的那個玉盤就是我的出口。

我可以通過那個玉盤把自己的『靈』透出來活動。

這就是前任塔主給我留下的後門。

他說了,利用這個辦法,我就能在人類世界里生活,而且任何神靈也不會發現我呢!

至於形象嘛,這還是那位前塔主給我推薦的呢!

我的本體是條蛇,他說這種蛇的形象最可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