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提前約定了她,到她公司接她。

反正,上高速,還得過她家公司的。

到了那邊,停車場上,王霞早等在那裡了。

她從車尾廂里,拿出了旅行箱,放進宋三喜后廂里。

上車,自然坐副駕駛上。

看起來,腳趾的傷,好得差不多了。

她走起路來,勉強有點點變形。 第九十五章橫濱現世日常——夜話&白虎

被少女神明收留的第一晚,白髮幼崽失眠了。

帶著陽光馨香氣息的柔軟被褥被暫時安置在起居室外間,整齊的鋪在禮品屋另一位半夜跑出去喝酒的主人的床鋪旁。

明明身體已經疲憊到不行,周圍的環境也又安心又舒適,但中島敦還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爬了起來。

男孩子生怕打擾到住在裡間的少女,於是躡手躡腳的跑進了拉門半開的陽台里,蹲在太陽花叢下望著雨幕中的夜空發獃。

【原來,真的不是夢啊……】

獃獃的盯著冰涼的雨水打在屋檐上四濺起的小水花,秋季雨夜的寒意讓白髮孩子暈乎乎的頭腦清醒了起來。

【這個世界,竟然真的有神明存在……】

瘦弱的幼崽緩緩抬手摸上自己的額頭。

下午的時候,少女樣的神明曾經鄭重的觸碰過這裡,而且,有什麼暖洋洋的東西在瞬間烙下了印記:「……果然,這樣的經歷…還是夢吧……?」

「哈?」

一道黑色的影子閃著紅光,敏捷又無聲的落在驚恐瞪大眼睛的幼崽面前。

帶著一身酒氣,從酒吧抄近路回來的中原中也手抄在夾克的口袋裡,瞥了一眼差點被嚇的縮到牆角的白髮男孩子,用刻意壓低過的聲音沒好氣道:「什麼夢不夢的……嘖,小鬼就是小鬼,都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還不去睡覺?」

「對對對不起!」

中島敦被店員先生不怎麼和善的語氣嚇的一個哆嗦,猛地低頭道歉,小傢伙用力過猛差點趴在地上。

知道家裡新來了一個幼崽,擔心把他嚇死的神明大人就沒有喝太多,而且回來一路上的夜風已經讓那點醉意直接散去——

當然在酒吧的時候赭發少年依舊一如既往的和繃帶混蛋吵了一架,但是今天沒有因為喝高而導致把人打進ICU這點,已經足以令圍觀的織田作欣慰不已。

不過萬萬沒想到,最後沒有因為醉酒把這隻幼崽嚇到,而是簡單說幾句話就把這他嚇成了這樣。

「小聲一點,日和應該已經睡了。」

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膽小的孩子,中原中也頗覺頭疼的蹙起眉,乾脆拎起小傢伙的領子往屋裡走:「還有,你也給我回去睡覺啊!……要是因為夜裡吹冷風感冒的話,明天她念叨你的時候我可不管。」

被赭發先生丟回自己的被子上,擔憂自己做錯事會被趕出去的中島敦急忙老老實實的躺好,用最輕的聲音回答道:「是!」

在陽台的推門邊脫掉皮鞋,店員先生隨隨便便『嗯』了一聲作為回應,隨後轉身無聲的走向浴室去洗漱。

十多分鐘后。

沖了個澡換上乾淨的黑色浴衣回來,神明大人擦拭著濕漉漉的赭紅色碎發,挑眉看向顯然還沒睡著的幼崽:「嘖,還是睡不著?」

「是、是的…對不起……」

瘦弱的白髮男孩子沮喪的往被子里縮了縮,小聲道歉道。

即使還在羊的時候也沒有親自照顧過幼崽,中原中也顯然遲疑了一下,隨後抬手把浴巾往身邊的架子上一丟:「等著。」

中島敦茫然的看著這位有著赭紅色頭髮、脾氣也似乎有點暴躁的店員先生,在走進廚房后拿著一盒牛奶又走了出來。

男孩子手忙腳亂的接住拋來的牛奶盒,呆乎乎的抬頭望向赭發少年:「唉?是…是給我的嗎?」

「……不然我看起來像是會在睡前喝牛奶的樣子嗎?!」

嗤笑一聲,赭發神明盤腿坐在自己的床鋪上,雙手抱臂往身後的壁櫥上一靠,湛藍的眸子掃了穿著自己浴衣捧著牛奶盒不知所措的小傢伙一眼:「現在都快凌晨了吧?有這個時間,不如快點喝完去睡覺。」

見這隻幼崽乖乖拆開包裝喝了起來,中原中也闔上眼帘開始閉目養神。

就在中島敦安靜的喝完一整盒牛奶,小心翼翼的將空包裝放在一旁,準備早上再去丟掉的時候,被他以為已經睡著的店員先生忽然開口說話了。

少年微啞的嗓音一如之前一般壓的很低,語氣卻十分平和:「既然日和答應要照顧你,那就安心的留下來。」

「反正那傢伙一直都是這樣……」

赭發先生側過臉,幾近無聲的不爽的嘀咕了一句。

低低的抱怨完。

神明大人睜開眼,神色淡淡的瞥向僵在原地的白髮男孩子:「總之,你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她約定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睡覺吃飯這樣的事情,終究是為了讓自己活下來吧?而你如果不是為了活下來,也不會向她求救不是嗎。」

「想活下來的話,就別去想太多。」

伴隨著輕微被子摩挲的聲響,店員先生背向幼崽躺下,闔上雙目:「不管你經歷過什麼,自己堅強一點啊,小鬼。」

許久。

「是!我明白了!」

躺在柔軟的被褥上,男孩子壓到最低的聲音,堅定的在寂靜的屋子裡響起,幾乎沒入窗外的雨聲中。

黑暗中,閉目枕著自己手臂的神明大人,嘴角微微勾起一個向上的弧度。

……

第二天上午,清晨便主動前來拜訪的織田作之助坐在二樓起居室的矮几旁。

見那個醒來之後便跟著日和忙來忙去的白髮男孩子急匆匆的跑進廚房,紅髮青年端起粗陶茶杯,對坐在一旁玩遊戲的禮品屋旦那點點頭:「確實是個很溫柔的好孩子。」

曾經的殺手先生有自己獨特的識人方式,也信任朋友的眼光。

手指一頓,遊戲結束。

「那就拜託你了,作之助。」

解決了最大的收養和住宿問題,店員先生也不由放鬆了下來,將遊戲機隨手扔到一旁:「敦平時借宿的費用由我來負責。」

「伙食的話,平時在禮品屋打工的時候都可以順便解決,而且日和也準備給他發正常的打工時薪,你不用特意費心。」

本來沒有準備收取住宿費用的織田作之助想了想,隱約記起其他幾個孩子似乎快要達到學齡的樣子。

於是,手頭緊巴巴的港口Mafia底層員工屈服於命運的安排,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下來:「唔,正好幸介他們也快到上學的年紀,提前存做學費也好。」

「小鬼,過來一下。」

提高音調喊了一句,見敦慌慌張張應著聲從廚房裡跑出來,中原中也揚手用拇指指向紅髮青年,認真道:「等會兒作之助會去辦理收養手續,以後你晚上住在他的家裡。」

在廚房的時候,溫柔的少女神明就小聲告訴了自己這些事情,對此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白髮男孩子緊張的對織田作之助鞠了一躬:「是!我明白了!麻、麻煩您了!」

覺察到這孩子果然和禮品屋旦那形容的一樣膽怯,織田作之助溫和的點點頭,安撫道:「不用擔心,家裡還有五個孩子,最大的男孩子年齡也比你要小一些——大家都是我領養的,都是很活潑的好孩子。」

「嗯、嗯!」

儘管手指還是緊緊攥著袖口,中島敦心裡卻稍稍安心了一點。

無意中瞥見他緊張的小動作,中原中也這才發現幼崽的衣服有點過於單薄和不合身,隨即反應過來日和壓根弄不清楚人類應季的衣服增減。

「算了,讓他再在店裡住一晚上,明天再去你那裡吧。」

無奈的嘆口氣,店員先生看向紅髮青年:「今天的話,我還是先帶他去買一點生活用品,然後下午熟悉一下店裡的營業比較好。」

織田作之助也注意到了男孩子有些狼狽和惶恐的樣子,老父親的操心心情不由自主的燃了起來,同樣嘆了口氣:「那我先告辭了,得去一趟便利店給孩子們買一些零食。」

「啊,過幾天空閑下來,再找你喝酒。」將好友送到樓下,中原中也抄著夾克的口袋,點頭道別。

……

「欸?中也先生下午要帶敦君出去買衣服嗎?」

這麼疑惑的說著,黑髮少女樣的神明見幼崽一心一意的只吃眼前的茶泡飯,便順手夾起一塊玉子燒放進他的碗里:「唔,光吃飯可是不行的說,別的料理也要好好吃掉哦~」

呆了呆,感覺到被神明大人關心了,白髮孩子小聲的道著謝。

今天中午的午餐依舊是小姑娘特意做給自己的牛排定食。

利落的用餐刀分割著厚厚的鮮嫩牛排,赭發神明對於日和發出的疑問忍不住挑起眉,似笑非笑的吐槽道:「喂,你難道覺得這個小鬼在人類世界的秋季穿成這樣還能健健康康的活下來?」

少女望過來的目光帶著顯而易見的迷茫:「但是野獸幼崽都是這樣的啊?」

「……嘖,我從昨天就想說了。」放下刀叉,店員先生抬起眸子,沒好氣的說道:「你到底從哪裡看出來這個小鬼是野獸妖怪的啊!這個樣子,明明只是普通的人類吧?!」

【……我是…野獸……幼崽?】

聽到自己和奇怪的辭彙連接在了一起,咀嚼的動作停滯,中島敦懵懂又不安的從大碗里抬起了頭。

早就習慣於神明大人時不時突然兇惡起來的語氣,日和完全沒有在意

穿著單薄的淺桔色小浴衣,少女開開心心的『啊嗚』一口吃掉茶泡飯里大塊的新鮮蝦肉,滿足的眯起眼睛:「氣息啦氣息~中也先生仔細看呀,敦的身上有虎的氣息哦~」

小姑娘心裡清醒的很,如果敦只是普通的人類幼崽的話,雖然她也會伸出援手,卻不會像這樣輕易的將人帶回禮品屋。

「『虎』?」

中原中也倒是愣了一下。

赭發少年轉過頭,蹙眉仔細看了看錶情傻乎乎的幼崽,發現看不出什麼之後,乾脆動用神力抬手結印抹過雙眼:「靈視,開。」

然而。

誰也沒有想到,在荒神赤紅的惡系神力肆無忌憚出現的瞬息,白髮幼崽剎那間恐懼的瞳孔緊縮——

「!吼——!!!」

※※※※※※※※※※※※※※※※※※※※

深夜腦洞!沒忍住開了一個同系列預收~!求收藏~~~

文名:《今天幹掉荒神了嗎[綜主文野]》

(if線世界,桃源鄉被羽衣狐毀滅)

擁有的一切被全部毀滅,曾為仙鄉桃源第六代少主的日和在絕望中暴走,晴空的大妖怪墮化為主掌暴雨與天相災害的鬼王時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