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再次出手,而是饒有興趣地站在那裡,看著葉秋和冷麵人打起來。

這讓葉秋心裡頓時一寒!很顯然,他們有信心就算冷麵人都被葉秋幹掉,他們也可以輕鬆將他拿下。

葉秋能夠感覺到,這三個冥狗的殺手,似乎對這些冷麵人意見不小。

「沒問題,沒問題!」

歐邦耀頭搖地跟撥浪鼓似的。

「那好,店裡就拜託歐經理了!」

說著,葉秋拿上自己買的葯,拉著全程處於懵圈狀態的羅初夏,從藥店里離開。

「您慢走!」

兩人出到門口,身後傳來了歐邦耀的聲音。

「初夏,鑰匙!」

走到了放小綿羊的地方,葉秋朝著羅初夏伸出了手,羅初夏很聽話地掏出了鑰匙,遞給了他。

然後才反應過來,不解地問道:「葉秋,你拉著我離開幹嘛?怎麼讓歐經理一個人看店?」

「現在正式的任命還沒有下來,集團那邊也沒有準備好,大半夜的,要是胡艷麗帶人回來報復你,怎麼辦?」

葉秋笑著說道。

「啊!她不是保證不會找我麻煩了嗎?」

脫口而出后,羅初夏臉就紅了起來,這個說謊成性的女人說的話,怎麼可以相信?所以她低著頭,糯糯地說道,「葉秋,如果她來找我麻煩,你會保護我嗎?」

「我現在不是就在保護你嗎?上車!」

葉秋拍了拍身後的座位,然後對羅初夏說道,「把你安排在高美分店這裡做店長是暫時的,等明天的時候,我再讓人把你調整到離家近一點的地方,胡艷麗在高美村這裡是地頭蛇,到了其他地方,可就行不通了!」

羅初夏坐上了車,然後有些羞澀地問道:「葉秋,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說起來你會遇到這些事情,也有我的一部分原因,而且咱們不是朋友嘛,幫助你不是正常的嗎?」

葉秋笑著說道。

「只是朋友嗎?」

羅初夏聽完之後,沒有太大的高興,反而覺得有些小失望,但是一想到葉秋已經有女朋友了,她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好轉移話題道,「你要帶我去哪?」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羅初夏本來就有些清奇的腦洞瞬間發動了,她在葉秋的耳邊輕聲問道,「你不會是想要帶我去開房吧?」

「咳咳咳……」

葉秋被她的話嗆了個半死。

「你不會是真想帶我去開房吧?」

見葉秋在咳嗽,羅初夏以為是自己戳穿了他的「邪惡念頭」

,所以有些緊張兮兮地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而且這兩天不太安全,我們是不是先回店裡……買一盒……」

說到後面,羅初夏已經害羞到說不下去了!葉秋有些哭笑不得,這個女孩真的是太可愛了。

不說葉秋並沒有打算帶她去開房,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就算要買一盒tao套什麼的,怎麼可能回店裡去買?讓歐邦耀看到了,那豈不是尷尬到要死!不對!葉秋搖了搖頭,將旖ni的念頭從自己的腦海中趕出去,默念了幾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太過坦誠直率的女生,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天然呆了。

「初夏,我是打算想要送你回家的!」

葉秋深吸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

「回家?」

羅初夏愣了一下,然後才從自己的世界里出來,似乎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太大膽了,她紅著臉說道,「那就拜託你了!」

葉秋在羅初夏的指路下,將她安全地送到了家裡,然後沒有久留,徑直就離開了。

羅初夏痴痴地看著葉秋的背影,等到對方完全消失在他的視線里的時候,她才有些失望地嘆了一口氣。

離開羅初夏的家后,葉秋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在路上的時候,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系統大佬,打開屬性面板!」

寄主:葉秋。

年齡:16。

功勞點:31871境界:武師(初級)。

戰鬥經驗:武師(初級)。

武技:《排風掌法》(一階,熟練)、《青雲劍決上篇》(熟練)、《御劍術》(初級靈決)。 「出大問題。」大蝦找到摺疊。

「怎麼了?」摺疊問道。

「佛樂想陰我們!」大蝦語出驚人。

「佛樂?不是鐵莽夫嗎?還能把我們陰了?」摺疊疑惑道。

大蝦皺眉,表示事情並不簡單。

把江白對他的說辭跟摺疊說了一遍……

「把這個消息傳出去,讓佛樂給我們洗腳!」大蝦囑咐道。

這樣的一幕人傳人,一棟商場里的變形兄弟全部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大部分人都是相信的,只有兩個……

「帶風這波有點操作的呀。」莉元姬剛剛聽完小譚給他傳遞的佛樂演人的消息,笑道。

同樣的一幕發生在佛樂身上。

「我這麼快就被洗脫嫌疑了?」佛樂不敢相信。

帶風永遠的神!

……

回到別墅都已經晚上了,今天是真的不太好搞。

佛樂這波憨憨操作直接打亂了江白的計劃。

若是按照江白的操作去走,今天就真的六人服侍一人了。

江白都設計好每個人的分工了。

「大蝦洗腳,佛樂搓背,莉元姬按摩,摺疊喂東西,小譚表演舞蹈,啊嗎瑞扇風。」

多麼愜意的生活就被佛樂的鐵憨憨操作直接帶偏。

搞得江白只能退而其次找聯盟了,就算如此還是放了兩個人獲勝。

一是莉元姬,這個不用說了,莽夫一個。

另一個是啊嗎瑞,真不愧是我江白的一生之敵!不僅引出了佛樂的身份,還想矇騙所有人。

這波啊嗎瑞在第二層!

還好江白跟莉元姬早上就看出啊嗎瑞完成任務了,不然還真的栽了,就算有莉元姬也分不清佛樂跟啊嗎瑞哪個是真莽。

不過……我江白這次在大氣層!

江白反手一波操作洗脫佛樂的嫌疑,讓所有人的目標都指向啊嗎瑞。

所有人都會選錯,雖然啊嗎瑞不在其中,但打破了他如意算盤的江白還是技高一籌。

剛剛回到別墅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趣事。

摺疊第一個進門,先把相機放在柜子上,然後再把門鎖上。

兄弟們憋著笑看著摺疊的迷惑操作,懂得都懂。

鎖上之後,摺疊進門就喊:「終於到家了!」

「擺拍怪!」江白開始起鬨。

「擺拍怪!」其他人也開始了復讀。

人類的本質就是復讀機吧。

什麼幾把?

……

「我現在很難受。」佛樂坐在房間裡面抱著相機。

「全部人都識別了我的莽夫身份,還好帶風救場……我真的玩不贏他們。」佛樂繼續說道。

「誰!」

佛樂聽見門口有動靜,把門一拉開,莉元姬跟江白兩個人差點摔了下來。

「出大問題,兩個好人直接揪出大莽夫。」佛樂鬆了一口氣。

這兩個人目前還算盟友。

莉元姬聽到佛樂的話差點笑出聲。

兩個「好人」,天真的佛樂喲,三連莽夫的佛樂喲,你永遠想不通你真正的隊友就站在你面前。

佛樂以為莉元姬的笑只是一種禮貌。

「這波怎麼說?我直接自爆莽夫身份,不裝了攤牌了。」佛樂嘆了口氣。

好慘一佛樂,被逼得自爆。

江白跟莉元姬依舊笑而不語。

「別不說話啊,給點有用的情報行不行。」佛樂著急了。

他雖然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啊嗎瑞,鐵莽夫!

但若是聽到親口承認的話還是會心安一些。

莉元姬跟江白對視一眼。

「啊嗎瑞。」江白只說了三個字,佛樂就已經秒懂。

「大恩不言謝!下期結盟!」佛樂跟江白碰了拳。

莉元姬憐憫的看著佛樂,你怎麼能信帶風的鬼話呢。

「下期別把我殺了就好。」江白害怕的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