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所有人都擔心江小凡難以抵擋男子的攻擊而身負重傷,但只有尤莉始終保持著微笑,似乎對江小凡很有信心。

尤莉自然清楚江小凡的實力,後者雖然只是E級,但無論實在力量亦或是在速度方面,一般的D級都難以匹敵。

更別說現在對江小凡發動攻擊的只是一名E級的覺醒者。

在男子出拳的瞬間,江小凡的眼神微微一變。

雖然對方出拳的速度極快,但在江小凡眼裡,卻只是如同慢動作一般。

「太慢了……」隨後只聽到江小凡緩緩低聲喃喃道。

隨即在對方的攻擊即將落下時,腳底下輕輕用力,身形直接躍起!

隨後,在男子經過時,一腳踩在了肩膀之上。

看似輕輕地一腳,實則重於泰山!

未等男子有所反應,強大的壓力之下,身形不受控制,雙腿竟然直接跪了下來!

整個過程,沒有絲毫的停頓!

嘩!

全場嘩然。

「怎麼可能!」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會發生這樣一幕。

實在是太過駭人!

此刻男子拚命地想要起身反擊,但無論他如何掙扎,身體彷彿不受控制一般,難以挪動分毫。

「你就別掙扎了,白費力氣。」江小凡笑道。

緊接著,不等男子進行下一步動作,江小凡卻是直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身體向後一退,同時一腳重重地踢在了男子的胸口之上。

噗嗤!

隨即男子便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毫無徵兆地,迅速向倒飛而出,最後直接調出了擂台之上。

整個過程中,江小凡都沒有使用烈焰刀。

按照規矩,掉下擂台便是輸。

「卧槽!E級的覺醒者,只是一招就打敗了?這也太扯了吧?」

「是啊……沒想到去如此年紀竟然就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連手裡的武器都沒用到……」

台下眾人紛紛議論道。

江小凡掃了一眼台下,朝著倒飛出去的男子道:「我覺得你可以趕緊去處理一下傷勢。」

「如果是心裡不舒服的話,你也可以再上來。」

「當然,後果自負。」

面對江小凡略帶挑釁的語氣,男子當下想要起身衝上台,然而僅僅是他剛有動作,體內傳來一陣鑽心地疼痛,讓其動彈不得。

「你這傢伙,這麼小的年紀就有這麼大的戾氣,長大了那還了得?看來還是要由我們兩個人來教訓教訓你了!」

「沒錯,讓你知道為什麼做事不要那麼猖狂!」

台上剩下的二人似乎搭成了一些共識,原本是對手的他們,此刻竟然為了對付江小凡,選擇了暫時性的合作。

「你們這是犯規!犯規!」台下的尤莉見狀,立刻蹦跳地叫喊著。

「快把他們罰下去!」

然而卻被裁判告知,只要台上的參賽選手不提出異議,就不能算是犯規。

尤莉聞言,當下急地猛跺腳。

「江小凡這個傢伙,難道察覺不到那兩個人的實力嗎?就算他再覺得自己牛,也不能一次性對付兩個人吧?!」

雖然尤莉不停地在台下提醒著江小凡,但後者依舊充耳不聞,任憑台上二人朝著他逐漸接近。

「嘿嘿,小兄弟,對不住了。」其中體型較為健碩的男子面帶笑容道,「怪就只怪你先前表現出來的實力太恐怖了。」

「是啊,不然我二人也不可能合作!多虧了你啊!」

然而在聽到對方所說后,卻只是微微一笑道:「無所謂啊,反正來幾個都一樣。」

「你還真是大言不慚!」另一名見江小凡絲毫不把他們二人放在眼裡,當下有些惱怒。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們了!」

「該讓你嘗嘗苦頭,教教你怎麼做人了!」

說著,而且腳下猛地用力,身形迅速朝著江小凡衝去,速度很是恐怖。

此刻的江小凡,一改以往的笑臉,面色陰沉地望著攻擊他的二人道:「該小心的,是你們!」

話音落下,只見江小凡瞬間調用自然之力,雙手之上被一團火焰所包裹。

不僅如此,這一次,江小凡將烈焰刀,提了起來。

現在他,想要試一試這烈焰刀的威力。

「給我去!」

面對二人的攻擊,只見到江小凡身形向後退了兩步,緊接著,便是一刀劈出。

自火焰刀上,火焰長蛇,噴射而出!

其中蘊含的能量,即便是江小凡,一時間都有些驚愕!

咔嚓!

而緊接著出現的,卻是骨骼破碎的聲響。

「啊!!!」

「我的手啊!」

原本上一秒還囂張無比的二人,一瞬間卻又雙雙抱著手臂,痛苦地嚎叫著!

雖然二人極力想要對抗這道火焰,但在接觸的瞬間,身影便倒飛出去。

其中的實力,相差實在太大。

「這……未免太恐怖了吧……」

「這還是人嗎……」

台下眾人見狀,都是發出驚愕的質疑聲。

只不過在裁判宣布結果之後,第一名的獎品,終歸是到了江小凡的手裡。

「喏,給你,你要的笛子。」

拿到獎品后,江小凡直接給了尤莉,他對於樂器可以說是一竅不通,沒有任何興趣。

尤莉接過笛子,如獲珍寶地來回撫摸著:「果然是好笛子,就只是製作材料,都相當的稀少!用這笛子吹出來的曲子,一定非常動聽!」

說著,尤莉竟然開始興奮地蹦跳起來。

一旁的江小凡見狀,雖然早已習以為常,但仍是無奈地搖搖頭。

「走吧,我們回去吧。」江小凡隨即說道。

「請等一下!」就在江小凡準備拉著尤莉離開時,身後突然傳出聲響。

回身看去,只見一男子朝著二人走了過來,在男子身後,還跟著數人。

「請問有什麼事么?」江小凡疑惑地打量了二人一眼。

男子左臉帶著刀疤,在聽到江小凡地詢問后,隨即一笑:「沒什麼特別大的事情。」

「我是猛虎團的副團長,馬龍。」

「剛才看小兄弟身手非凡,不知是否有興趣加入我們的猛虎團呢?」

江小凡聞言,隨即搖了搖頭道:「抱歉,不感興趣。」

說著,拉著尤莉就要離開。

「站住!」馬龍身後的一名男子突然大聲吼道,「我們副團長叫你,你竟然還敢拒絕?!」

「怎麼?你說讓我加入,我就必須加入?」江小凡一挑眉,「都得聽你的?」

男子聞言,面色一怒,當下就要動手,卻被馬龍攔了下來。

只見馬龍微微一笑,道:「哎小兄弟,我這手下不懂事兒!既然小兄弟不願意加入,那我自然不會贏攔著小兄弟。」

「只不過有件事嘛,還是要提醒小兄弟。一人在外,小心碰到麻煩呦!」

江小凡自然聽懂馬龍的意思,卻並未過多的理會,轉身拉著尤莉離開。

「馬哥,就這樣放他們走了?」男子詢問道。

「放心,他們就祈禱別落在我手裡就行!」

話語間,滿是陰冷。

而在二人離開后,因為尤莉吵鬧著肚子餓,無奈之下,江小凡只得找到一家餐館。

「一會你和我去找一家典當鋪吧。」二人吃飯時,尤莉突然說道。

「典當鋪?你想幹什麼?」

然而尤莉卻是神秘地一笑,並未再繼續言語。

「菜來嘍!」

就在此時,老闆端著飯菜走了上來。

「聽說二位想要找典當鋪?」

「是啊是啊!」尤莉聞言大喜,「老闆知道哪裡有典當鋪?」

「當然!想來方圓數十里,還有我胖三不知道的地方?」老闆表情相當高傲,「遼州的永安典當鋪,就在距離這裡不遠的地方。」

「出了們左拐,然而直行兩公里,再左拐,就到了!」

「然後……」

然而還未等老闆說完時,尤莉卻已經拉著江小凡離開了飯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