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拚命的想掙脫開綠頭鬼,沒想到這鬼,居然開口,「七月初七所生,陰月陰日,乃致陰之女,味道真不錯!你就是我的葯。」

「就算是冥王的女人,你也想吃?」

我掙脫無果,反而被束縛的厲害,身後的綠鬼身,露出他的肋骨,將我身體吞噬進去,我彷彿穿上骨架衣服,身體不受使喚。

玉簪每次都能在我危險時候,出來幫我,而這次居然在我頭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於是,我試圖與綠鬼男談判,擺出自己的架子。

「冥王?冥王的女人,沒那麼弱,你個菜雞。」

此時,我只覺得身體燥熱,啊嗯發出辣耳的聲音,低頭就看見,綠頭鬼的肋骨在放肆揉捏,還試圖拉開我運動服的拉鏈。

原來,我是掉入七宗罪中的情慾。

我有精神潔癖,心裏如果裝下一個人,身體也不會允許,說我是菜雞?那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王者。《末日生存遊戲》第83章收留 [:]隨後在太後娘娘面前兩人很客氣的說了一會子的話,才告退出來。百度搜索筆癡中文>

太後娘娘端著茶盞望著林貴妃的背影,眼眸眯了眯,手指摩挲著杯沿描金的花紋,目光深幽不知道在想什麼。

如果是以前,林貴妃不會和皇后程菱悅一同告退的,就算皇后程菱悅相邀,也會淡然的留下來,陪她誦經念佛,就算什麼也不做,也會陪她安安靜靜的在佛堂里聽她誦經的。

但是現在呢?

好像已經好久沒有見她留下來了,就算現在到了誦經的時候,休養了一個多月的皇后程菱悅還記得現在這個時候是她誦經的時辰,才告退的,她偏偏不記得?

是有意還是無意?

她不相信她忘記了。

那到底什麼願意致使她再也沒有討好她的意思?

她第一次看不透,她這半輩子,第一次看人看走眼了。

但是想到大皇子,她的心又軟的一塌糊塗,因為由始至終大皇子對她都一模一樣,甚至還要尊敬和討好,承歡膝下。

每天都會說話逗她笑,哄她,在林貴妃忙於宮務沒有來向她請安的時候,還幫林貴妃說話,這樣的大皇子她怎麼能不疼,看在大皇子的份上,太後娘娘就算對林貴妃不滿,也不會表達出來。

「娘娘,貴妃她……」郭嬤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算她自小陪伴著太後娘娘,但是有些話,她還是不敢說。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她生了詣兒,我不為別的,也要為詣兒打算。」太后抬眸看了嘴巴翕合了好幾下,一副不知道該不該說的郭嬤嬤。筆)痴(中&

太后在郭嬤嬤的面前,如非必要,她都是以我自稱,不會說哀家或者本宮,這是對郭嬤嬤的看重,郭嬤嬤她懂,也非常感激。

「娘娘,但是她不是我們季氏,現在賢妃重獲聖寵,如果她懷孕了呢?」郭嬤嬤現在擔心的就是這個,現在太後娘娘把林貴妃捧的那麼高,如果賢妃懷孕又碰巧生下一個皇子呢?

那麼太後娘娘要支持誰呢?

太後娘娘聞言沒有說話,眼帘垂了下來,默默的看著手中茶盞里的茶葉浮浮沉沉,緩慢舒展。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悠悠的嘆了一口氣,像是自言自語的嘀咕,「他不會再讓季家的女子生下一男半女的。」

他?

難道是皇上?郭嬤嬤的心像翻起滔天巨浪,對於這個答案驚駭不已。

但是她只能低下頭裝著沒有聽到。

這些話太后能說,她不但不能說,也不能聽。

而太后說完這句之後,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不過那深沉的目光顯示這一刻她的心情的凝重。

郭嬤嬤默默的看了沉思不語的太后一眼,怪不得從一開始她就扶持家族一般,一點也不出彩的林貴妃了,太後娘娘肯定一早就知道南宮擎的打算了。

這也是為什麼太后對賢妃也不過像對一般的嬪妃一樣,沒有因為是家族的人而多關照。

或許是知道關照了也沒有用,在宮裡不想嬪妃生下皇嗣的方法多了去,所以這麼多年賢妃一直無孕。

賢妃她知道嗎?

郭嬤嬤突然間為賢妃心痛不已。

*

翌日

雲拂曉一早就讓降香侍候她梳洗,換上一件粉底紫芙蓉花式的齊胸廣袖的襦裙,因為已經快六個月顯懷了,再穿褙子就顯得臃腫。

而這種對襟襦裙則顯得飄逸,也沒怎麼看的出她的肚子。

她裝扮好之後,吃了早膳,慢悠悠的往坤寧宮而去。

一路上降香再三叮囑抬肩攆的太監一定要穩住。

那些太監也知道現在雲妃身子金貴,那裡敢半點怠慢和散漫,抬的小心翼翼的。

終於在眾嬪妃向皇后程菱悅請安的時候趕到。

因為是病了一個多月之後,第一次請安,一眾嬪妃沒有敢遲到的,所以雲拂曉到的時候,一屋子的人都把目光投到雲拂曉的身上。

雲拂曉也是快兩個月都沒有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到她隆起的腹部上。

身上的襦裙隨著她的走動緩緩飄揚,那凸起的腹部也若隱若現。

也不知道是因為襦裙的飄逸,還是雲拂曉根本就不肥,雲拂曉的身段依然玲瓏浮凸,身段婀娜,根本就不像懷有身孕。

徐昭容第一個迎了上來,她關切的扶著雲拂曉的手臂,「妹妹你怎麼來了?小心身子,皇上不是免了你的請安嗎?」

「我沒事。」如果不是皇后病後第一次請安,她也不會來。

「妹妹給姐姐請安。」秦玉寧稍微頓了頓,也跟在後面走了過去,向雲拂曉屈膝行禮請安。

對於她那麼一下的遲疑,雲拂曉當做沒有看到,依然笑著讓她起來,「妹妹快快起來。」說罷挽著她的一隻手和徐昭容一同往殿里走去。

一路上那些分位比雲拂曉底的嬪妃都來向雲拂曉請安,雲拂曉都客氣的頷首。

很快就有嬤嬤來請她們進正殿,在她們按照分位坐好站好之後,皇后程菱悅在通報聲中穿著金紅Se的皇后朝服端莊的走了進來。

「臣妾(婢妾)給皇後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雲拂曉也隨著眾妃站起屈膝行禮。

「各位妹妹平身。」皇后程菱悅施施然又儀態萬千的坐下之後,才抬了抬手,示意平身。

皇后程菱悅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滑過,最後落到雲拂曉的身上,她語帶關切的問道,「雲妹妹身子可好?現在非常時期,妹妹好生養胎,為我們大夏生下一位皇子,就是我們大夏之福。」

「回娘娘,臣妾身子還好,之前是因為身子虛弱,太醫交代靜養安胎,所以才沒有向娘娘請安,現在臣妾身子已經好了,再不來請安,那就是臣妾不懂規矩了。」雲拂曉微笑著不卑不亢的回答。

她可不想落下把柄給人詬病。

之前接二連三的出事,一則皇上發話,二則皇后程菱悅要表現她的大度和祥和,一直都不讓她來請安,而她也為了自己的孩子,就順勢答應下來。

現在太醫已經表示她身Ti無礙,她如果再不來請安,那就是她侍寵而嬌,目無尊長,御史的口水也能把她噴死。7[:] 樓心悅把匕首放在了他的耳朵上:「說,當年為什麼那樣對我?」

霍東升渾身哆嗦,這時候腸子都悔青了。

他不該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做了錯事。他懷著僥倖的心理,東躲西藏了半輩子,最後還是落在了這個女人的手裡。

他不敢再裝傻了,嘴唇顫抖地說:「我那時候喜歡你……」

「你住嘴!你配嗎?你別噁心我!說實話!」

樓心悅用手用力,鋒利的刀刃割下了霍東升的半個耳朵。

霍東升疼得,差點暈過去。

「說!」

樓心悅的匕首,往霍東升的臉上移動。

霍東升顫抖到不成樣子,說了實話。

原來,他被劉敏華收買了,讓他幫著樓心悅實施她們的計劃。

原計劃是,樓心悅把夜北梟灌醉,然後下藥,在他醉倒的時候,她跟著他上車,回到夜家。

可是當年的孫晉,色膽包天。

他換了樓心悅的葯,換成了安眠藥,而把催情葯下在了樓心悅的酒杯里。

孫晉把兩個人送入夜北梟的卧室后,並沒有走,而是在外面偷聽。他聽他們兩個都睡著了,就偷偷摸了進去,睡了樓心悅。

樓心悅一來喝多了,二來被下了葯,三者做夢也沒有想到,身上的人會不是夜北梟。

因此,她稀里糊塗地還挺配合。

孫晉過了癮,心滿意足地離開。因為夜深,沒人發現他。

第二天事發,夜北梟不承認。孫晉也只證明夜北梟讓他把樓心悅帶回了家,送入卧室,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因為夜北梟死不承認,劉敏華就懷疑到孫晉頭上,孫晉也咬緊牙關不承認。

劉敏華也沒辦法,因為孫晉手裡有她的把柄,她不敢讓夜遠山知道,是她操縱了這一切。

所以,她就像是局外人一樣,袖手旁觀,甚至在夜靜軒哭著,讓她替夜北梟,向夜遠山求情的時候,她還虛情假意地說了幾句好話。

後面的結果就是,夜北梟在醫院裡躺了一個月,樓心悅和她媽被送出了國。而孫晉自己給自己按了個罪名,逃之夭夭。

他跑了,劉敏華也沒敢找他。當年的強暴案,就成了一個懸案,直到江南曦發現其中的端倪,找到霍東升。

霍東升把當年的事說了一遍,沒把樓心悅氣死。

她萬萬沒有想到,她和劉敏華的完美布局,竟然成全了孫晉這個壞蛋!他竟然膽大包天地,敢私自做手腳!

她是多麼冤啊!

她這麼多年,其實還是堅持認定那一晚是夜北梟。到此刻,才知道夜北梟是冤枉的!

她恨了他那麼多年!

「你這個混蛋,你怎麼不去死?」

樓心悅簡直要瘋了,她舉著匕首,胡亂地在霍東升的身上戳著。

霍東升再忍不住,大聲呼號。

樓心悅在他身上戳了十幾刀,才被女助理拉開。

霍東升現在已經成了個血人一樣,耷拉著腦袋,奄奄一息,都沒有力氣喊了。

樓心悅身上也被染紅了,她的眼眸依然瘋狂。

她大口喘著氣,望著霍東升,依然恨得咬牙切齒。

她對瑪卡說:「他不是管不住下半身嗎?哪就讓他自爆吧!」

她說著,從包里取出兩里黑色的藥物,遞給瑪卡。

瑪卡接過,走過去,塞進了霍東升的嘴裡。

她把霍東升的衣服撕開,團了一個大布團,塞進了他的嘴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