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蕭凡的聲音不斷加大,那滴鮮血如同擁有生命一般,開始快速吸收周圍的能量,連睡美人身下水晶棺吸取的屍骨中蘊含的能量也不例外,全部被鮮血吸納了個乾淨。

那滴血散發著奪目的光芒,慢慢的融入進了睡美人的額頭,徹底消失不見。

睡美人身下的水晶棺光澤快速暗淡,而睡美人則是漸漸擁有了生命力。

聖靈誕生!

蕭凡看著這一幕,笑了起來。

雖然以詭異的巫術打斷了睡美人自我進化的道路,導致她的築基不那麼完美,但是,蕭凡卻徹底的控制了睡美人。

而且,築基並非是越完美越好,人人不同,豈能有完美?

睡美人的築基若是完美,那就只能修鍊黃泉魔宗的功法了。

現在被蕭凡打斷,倒也充滿了其他的可能。

這是好事!

咔嚓!

隨著一聲脆響,水晶棺徹底龜裂,周圍的白骨也都暗淡下來,如同埋在地上數年一樣,沒有了任何光澤。

能量全被睡美人吸收了。

「唔~」

聲音清脆,動人心魂,既有女孩子的嬌柔和稚嫩,也有成年女人的溫柔和嫵媚。

完美的聲音!

睡美人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看著這個世界。

「醒了哎!」郭麒麟驚呼道。

李興華和卜開心也是滿臉好奇的看著睡美人。

睡美人慢慢的坐起身子,然後看向了蕭凡。

一股特彆強的吸引力和親切感讓她忍不住走向蕭凡,並抱住了蕭凡。

感受著睡美人身體的溫度和她玲瓏有致的身材,蕭凡忍不住口舌發乾。

郭麒麟和李興華,卜開心三人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切。

「那個啥,她剛醒來,沒有任何記憶,也不會說話,如同嬰兒一般,我覺得你們不應該以這種眼神看著我!」

蕭凡看著三人看自己禽獸一般的眼神,頓時咳嗽了一聲,嚴肅的說道:「你們不覺得我們應該先給她起個名字么?」

一邊說著,蕭凡心中也暗暗驚喜,看來前世從遺迹里得來的巫術果然還是有用的。

既不用法力,也不用其他力量,只要以符合宇宙規則的聲音引導,就能爆發出各種詭異的能力。

前世自己竟然嫌棄它使用起來麻煩,真是瞎了眼了啊。

三人果然被蕭凡所說的話吸引了注意力,掰著腦瓜思索半天,最後李興華開口說道:「我覺得應該跟老大的姓,而且長得那麼漂亮,叫莫顏吧。」

「不行!」郭麒麟反駁道:「叫莫若水,你看她的皮膚,像水一樣晶瑩!」

「都什麼破名字!」卜開心忽然開口,說道:「叫莫錦,形容華美艷麗,長得那麼漂亮,一定得取個好名字。」

「不行!」

「什麼破名字!」

三人嘰嘰喳喳的開始議論起來,誰都不服誰。

三人心中明白,這可是給未來第一美人取名字啊,而且這個女人長得那麼漂亮,上來就抱蕭凡,一看就是個會勾引人的女人,以後說不定還能成嫂子呢。

現在取名,以後就是一個人情啊!

睡美人緊緊的抓住蕭凡的手臂,迷茫的看著爭吵的三人,紅色袍服隨著她的身體搖晃而晃動著。

蕭凡也是頭大,看著三人爭吵,不耐煩的說道:「吵什麼吵,一人取一個字,就叫顏若錦吧!」

三人愕然,看著蕭凡。

「老大,不跟你姓了?」

「跟你大爺,又不是我閨女,憑什麼要人家跟我姓啊!」兩人說說笑笑,在吃完飯後也回到了酒店。

在同一個房間相處,仍然讓喬穗穗覺得有些尷尬,感受了一下現在的氣氛,戰擎淵沒多說什麼抓起浴巾便進了浴室,留喬穗穗一個人在客廳坐著。

聽著浴室里嘩啦啦的水聲,喬穗穗在客廳里如坐針氈。

今天吃飯時,兩人忍不住小酌了一杯,剛才更是在車裡情動時親了一會。

撫上自己仍有些紅腫的嘴唇,想起這個男人去浴室之前看著自己時眼裡冒著的彷彿看到獵物似的光,喬穗穗更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一會兩……

《一胎六寶:總裁用力過猛》第561章峰迴路轉 三天過去,儘管張若塵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卻並沒有逃出去,依舊還在颶風密室中修鍊御風飛龍影。

在密室獨特的環境和巨大的壓力之下,張若塵的進步神速。

現在,每分鐘他最多只會撞在石壁上十次,若是發揮得好,甚至只會撞擊七次。

這是御風飛龍影在進步的標誌!

撞擊在石壁上面,並不僅僅只是受傷,同時也是在錘鍊他的身體。

每一次修鍊結束,張若塵都能感覺自己的肉身提升了一分,變得更加結實,脛骨的力量更加強大。

同時,體內的真氣也變得更加精純,經脈更加堅韌。

「颶風修鍊密室中的環境雖然十分惡劣,可也在讓我加速鞏固境界。若是一直這樣修鍊下去,最多只要三個月,我就能將現在的修為,錘鍊到完美境界。」

張若塵計算過,在颶風密室中修鍊,幾乎每天都會與石壁撞擊數百次。

半個月時間,很快就過去。

在颶風修鍊密室中,張若塵幾乎從來沒有休息過,不是修鍊,就是養傷。

若不是他的精神力強大,估計早就已經崩潰。

即便如此,他現在也感覺到筋疲力盡,頭昏腦漲,整個人都像是在渾渾噩噩之中,全身連一絲力氣都使不上來。

當然,半個月的魔鬼式修鍊,張若塵的收穫也很大。

現在,他在颶風修鍊密室之中,每分鐘差不多隻會與石壁撞擊五次。

在颶風之中,他的最佳狀態,可以懸空三十秒。在三十秒之內,能夠駕馭風力,控制住自己的重心,保證自己不撞擊在石壁上面。

……

陳曦兒走進通聖山,來到颶風修鍊密室的外面。她的身上穿着雪蠶真絲的衣衫,挽著髮髻,勾著眉毛,塗染紅唇,頭上依舊掛着一隻白色的鈴鐺。

每走一步,就會發出悅耳的鈴鐺聲音。

半個月來,陳曦兒是第五次來到通聖山。

「他還沒有從修鍊密室中出來?」陳曦兒問道。

那一位銀袍長老站起身來,道:「他已經在裏面修鍊了半個月,算一算時間,也該出來了!」

銀袍長老知道陳曦兒的身份,所以,在她的面前,並沒有以前輩自居,反而以平輩的姿態與她對話。

陳曦兒的玉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笑意,道:「才玄極境,就能在地級修鍊密室中堅持半個月。姚長老,你覺得他為何能夠做到?」

銀袍老者道:「最近十年,在颶風修鍊秘密室中表現最優秀的天才,就是煙塵郡主。她第一次來到颶風修鍊密室,一共堅持了三天。不過,她當時的修為,已經達到地極境初期。」

「她第二次來颶風修鍊密室,一共堅持了半個月。她那個時候的修為,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期。而且,那是因為,她本來就是風屬性的體質,所以才能那麼厲害。」

「張若塵並不是風屬性的體質,又是玄極境的修為,卻比煙塵郡主還要厲害。那麼他的修為,很可能已經相當接近玄極境的無上極境。說不定,他去颶風修鍊密室中修鍊,就是為了衝擊無上極境。」

聽到銀袍老者的分析,陳曦兒白皙的臉上露出一絲異色,道:「不是說,自古以來,也沒有人能夠達到無上極境?」

銀袍長老笑道:「其實也未必就沒有人能夠達到無上極境,只是達到無上極境的人,根本不會公開說出來而已。就像張若塵,若是他達到無上極境,他也絕對不會說出來。」

陳曦兒點了點頭。

若是張若塵真的是在衝擊無上極境,那麼就更加不能放過他。

……

遍體鱗傷的張若塵,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走出颶風修鍊密室。

此刻的他,只想找一個地方,好好的睡一覺。

看見走出來的張若塵,陳曦兒立即迎了上去,聲音清脆悅耳,關心的道:「張師弟,你怎麼傷得這麼重?」

張若塵看到陳曦兒,露出幾分詫異的神情,道:「陳師姐,你怎麼在這裏?」

陳曦兒道:「我算了算時間,你大概會在今天出關,所以就來接你。」

「接我?接我去哪裏?」張若塵道。

陳曦兒白了張若塵一眼,道:「當然是接你去養傷,順便好好的休息。」

張若塵雖然半個月沒有休息,十分疲憊,可是卻已經保持理智。

畢竟他和陳曦兒並不是很熟,她為何對他那麼好?

「不用了吧!」張若塵道。

陳曦兒道:「怎麼就不用了?以你現在的狀態,難道還要離開內宮學府、去外面尋找住處,那多危險。再說,萬一你又遇到左冷玄怎麼辦?」

不得不說,陳曦兒的確十分聰明,說的每句話,都是現在張若塵最擔心的事。

張若塵思考了片刻,道:「好吧!」

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只需要花費一百點功勛值,就能在內宮學府兌換一座修鍊秘府。

絕大多數內宮弟子都有自己的修鍊秘府,陳曦兒自然也不例外。

走進修鍊秘府,便有十二個侍女走出來,迎接陳曦兒和張若塵。

「拜見主人。」領頭的一個侍女,修為達到黃極境大極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容顏頗為靚麗。

那些侍女都比較詫異,因為,她們的主人還是第一次帶一個男子來到修鍊秘府。

陳曦兒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笑道:「在武市學宮,只要有功勛值,什麼都可以兌換到。就比如這些侍女,最便宜的侍女,只需要一點功勛值就能兌換一個。只要兌換成功,從今往後,她就屬於你。若是你的功勛值足夠多,甚至能夠兌換玄極境、地極境修為的侍女。」

陳曦兒吩咐了一句,道:「青茶、綠茶,七靈藥液泉水準備好了嗎?」

「按照主人的吩咐,藥液已經準備好。」兩個侍女同時說道。

陳曦兒點了點頭,道:「你們兩個立即帶張師弟去藥液泉水中療傷。」

張若塵向著陳曦兒盯了一眼,心中有些詫異,「我和她只是見過兩次而已,她為何對我如此上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