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動手之前,冥音忽然懶懶的來了一句:

「要打出去打,別在這兒礙我的眼,我要休息。」

魑魅和饕餮皆愣了一瞬。

下一刻,便習慣性的聽從主人的命令,瞬移到獸王宮外廝殺。

與此同時,冥音微微閉眼,加緊感受天道之力中,自己遺失的魔力。

通過這點聯繫,她很快用自身魔力將籠子上的天道之力侵吞。

然後,用意識給魑魅下令:

「把饕餮帶進來,就現在。」

魑魅立刻得令。

一邊打著,一邊將饕餮甩到了主人的籠子邊緣。

在觸碰到饕餮的一瞬。

那受冥音魔力控制的籠子忽然散開,直接脫離了少女,將饕餮嚴嚴實實的鎖了進去! 周叔看到宋文勇這個樣子,嚇了一大跳,趕緊就追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宋文勇。

「你想幹什麼啊?」周叔聲音微微有些大了一些。

「我沒幹什麼啊,我要去給公安局的人,解釋清楚。」宋文勇直接就說道。

一面說着,宋文勇一面就大步向著前方走了去,看他這個樣子,是想去給公安局說清楚。

「你是不是瘋了,如果能解釋清楚,我早就解釋清楚了,現在所有的證據就擺在人家面前,裏面的古玩都是假的,這怎麼解釋啊,事實勝於雄辯。」周叔想讓宋文勇清醒一下。

「就算坐牢我也認了,可是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不會承認的,我不怕。」

宋文勇直接就推開了周叔,向著前方大步地走了去。

看到宋文勇這大步向著前方走了去,周叔只能無奈搖頭。

周叔明白,宋文勇只要一進去,就由不得他了,所以周叔還要拼盡全力,攔下他。

「孩子,我說什麼,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周叔這時臉色都有些變了。

「周叔,你無論說什麼,我都明白,只是這件事情,我必須去面對,我已經長大了,不是以前的那個小孩子了,錯就是錯,對就是對,沒有做,就是沒有做。」宋文勇下了決心了。

他不願讓相信他的人失望,宋文勇要用自己的行為去抗議。

宋文勇認真地看着周叔,周叔這時話已說盡,可宋文勇,非要這麼做,一臉無奈。

「你若是非要去的話,我自然也是攔不住你的。」周叔說道。

周叔這麼說完之後,就讓開了。流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

是福是禍,由人評說吧。

宋文勇走進了集古齋時,看到地面之上一片零亂,有着好幾件古玩已經被砸碎在了地面,宋文勇也算行家,從那些碎片雜口,可以看得出來,這些集古齋中的這些古玩都是假的。

這些假古玩是從哪裏來的,宋文勇真不明白。

這些假的是從哪裏來的,為什麼會到他的集古齋。

不一會兒,集古齋面前,就已經有些水泄不通了。

這是誰調換了古玩,那些真的哪裏去了?這是宋文勇此刻腦子裏面所想的問題。

事情好端端的,卻發現成為了現在這個樣子,心裏面,那個痛啊,不言而喻。

這時,一個戴着眼鏡,近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回身看到了宋文勇。

這中年男子,一身警服,鬍子看樣子,有着一個星期沒有颳了,一臉疲憊,雙手帶着手套,正托著一個五色大罐,清末的底子,端詳著。

「你是誰啊?」中年男子有些警惕,向著宋文勇看了一眼。

「我就是這集古齋現在的主人,我叫宋文勇。」宋文勇直接就道出來了自己的身份。

「原來你就是宋文勇啊,這麼年輕。我是公安局經偵隊的大隊長鬍浩民,經舉報,你這裏涉嫌作假售假,跟我們走一趟吧。」胡浩民一臉嚴肅,向著宋文勇看了去。

「我沒有造假,我也沒有售假,我鋪子裏面的東西,都是貨真價實的。」宋文勇解釋著。

「你看看,證據就擺在眼前,經過鑒定,目前你鋪子裏面,十有八九都是假的,都是最近仿造的贗品。說說吧,造假的工坊在哪裏啊?」陳浩民問道。

宋文勇根本就沒有造假,他自然也是不知道,造假的工坊到底是在哪裏了,這裏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宋文勇沒有料到的。

黑暗中的那隻手,離宋文勇現在竟然這麼近,已經打到了集古齋。

集古齋近百年的招牌,就這樣砸在了自己的手裏。

宋文勇真的很心疼,可沒有辦法,必須去面對。

不過,宋文勇還是很清楚,真相早晚都會水落石出的,先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啊。

「請警察同志,相信我,這些都不是我所為。是有人想要陷害我,我這裏以前沒有贗品的,這些東西一定是被人調包了。」宋文勇把他的想法說了出來。

「既然你不想說,那就請跟我們走一趟吧。」胡浩民的臉一直都是皺着的,說話時給人很大的壓力。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相信警方會給我一個清白的。」宋文勇沒有任何懼意。

宋文勇一臉平靜,胡浩民看着宋文勇這個樣子,心想着,難道真不是這位小夥子嗎?

說來也是,這位小夥子,如此年輕,怎麼會做那種不堪之事啊,如果不是他,又會是誰。

反正現在證據,都指向了宋文勇,所以必須把宋文勇帶走。

胡浩民對着身側的兩位警員一揮手,直接就給宋文勇上了手銬,帶走了。

宋文勇又一次被抓了起來,坐在警車裏面,一直就在想着,要是胡愛玲知道了,會不會瘋掉啊。一切必有源,一切也必然會有結束。

宋文勇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不對,若是自己一直好好地在集古齋看鋪子,也就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了。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宋文勇也相信,警方會很快查出來一個結果的。

宋文勇心靜如水,想到師父和愛玲,心中激起一絲波瀾,覺得對不起他們。

「哎!」

宋文勇長長嘆息了一下。

如此重大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胡天渝和胡愛玲的耳中。

這時,胡家大宅客廳之中,王懷義、郝小雨都一臉陰雲地坐着。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必須來了。

胡愛玲心中忐忑不安,坐在椅子上,向著父親胡天渝看了去。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回事啊?」

胡天渝用力地一拍桌子,一個個向著在坐的三位看了去。

「不清楚啊,警方已經把文勇帶走了。」

王懷義平靜地開口說道。

「集古齋裏面的古玩,我也打聽了,都是假的,專家也鑒定過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真是小師弟做的嗎?」郝小雨一面說,一面向著胡天渝看了去。

「不可能的,小師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上一次被警方帶走,就是冤枉他了,他的為人,我相信。」胡愛玲激動地說道。

她現在,容不得別人說宋文勇的不好。

「住嘴!」

胡天渝有些氣惱,向著胡愛玲看了去。

看着父親那無比生氣的樣子,胡愛玲只好住嘴。

胡愛玲知道,現在宋文勇的事情,也只有父親可以出面解決一下了。

胡愛玲眼中含着淚水,看起來可憐巴巴。

看到胡愛玲這個樣子,胡天渝心裏面,一陣波動。

胡天渝自然看得出來,女兒對宋文勇這小子是動了真情。

「你也別哭哭啼啼了,你以為你這麼哭兩下子,宋文勇就回來了,我相信他是清白的,警方也不是笨蛋,這件事情,一定會調查清楚的,我們在家中,好好地坐着,等待結果就行,好嗎?」胡天渝向著胡愛玲看了去。

胡愛玲很想說不行,可是看着父親,那有些兇巴巴的樣子,最終也只好是點了點頭。

先等兩天看看情況再說,如果還沒有情況的話,胡愛玲就準備動用一些手段了。

雖然胡愛玲只是一個女孩子,可是她也是一個不簡單的女孩子的。,之後的一個月,未有太大的波瀾,也就是不停的有修行者進入平城,強大的氣機強迫得凡人也能夠感知到。

不過他們達到城門口的那一刻,那些強大的氣息便被他們收斂於體內,表面上的實力只有精通級別巔峰。

平城的客棧這個月的紅利是最多的,平時都不住人的破爛客棧,此刻也住滿了人,他們中大多數都是低階的修行者,實力也只是剛剛過入學級。

一月之期已至,凌晨,醉玉坊!

紅毯如流水綿延十里長街,兩……

《瀾滄行》第十二章丹藥的吸引力 第七十四章身世

諸宸當天晚上把諸妺留在病房裏自己去見了諸強一家。外面太冷,諸妺的身體根本經不起這樣折騰,再說處理他們完全不需要讓諸妺看到血腥的一面。

諸妺沒有反對,只要饒不了他們就行。這次了結才算是為原主真正報仇,之前真是太便宜他們了,害自己要靜養兩年。

諸強一家四口已經是又冷又餓又渴,不過心裏上的恐懼更占上峰。

佑宸把他們安排在一處荒宅里,周邊沒什麼住家戶。

諸宸走進去的時候四人就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

看到諸宸的那一刻有一種見到索命使者的感覺。

「你,是你抓的我們?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在哪裏得罪過你?」

「我是為諸妺而來,我就問一個問題,諸妺是不是你親生的?」

諸強被這個問題問的瞬間低下頭,想要隱藏一切。

「動手。」

看守諸強的人拿起旁邊的破布塞進他們的嘴裏,拎起棍子就往四人身上掄,使勁的掄。

從喉嚨里發出哀嚎聲,接着就是只輕微的躲避,再後來就是口鼻冒出鮮血。

「鬆開一個,看他說不說。」

拽出諸強嘴裏的破布立馬就噴出一大口鮮血。諸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看着另外三個都沒了什麼動靜眼淚流了出來。

「我,我說。」

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諸宸讓人把諸強拽起來拉到自己身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