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建業的球迷見狀開心的慶祝著,雖然球隊還是落後一球。

但是至少讓他們看到了扳平比分的希望,畢竟是新賽季的揭幕戰。

球迷們都不希望以一場失利開啟新賽季,即便贏不了上海上港,至少也來一場平局。

而此時開始播放之前的進球慢動作,原來尹洪波遠射后,打在了上港球員的小腿上。

足球隨之彈了起來,這也是為什麼嚴峻岭沒有做出撲救動作。

因為以他的角度來看,他本以為尹洪波回來一個低平球。

所以他將自己的重心壓低,但是沒有想到足球打在隊友腿上然後彈了起來。

「嗨!我還說呢!尹洪波的遠射怎麼這麼強!」黃海銘笑了一下說道。

「原來是打在上港球員折射入網的,門將嚴峻岭也是倒霉。」

「當然這個球也不能怪蔡匯康,作為一名后腰他需要去阻止尹洪波的遠射。」

「只能說上海上港的運氣差,被尹洪波打進了一粒神仙球。」

觀看直播的蔡健,也被尹洪波的這腳遠射驚嘆道了。

他還以為是因為薛陽的存在,激發了尹洪波的遠射潛質,沒有想到竟然是運氣球。

比賽繼續進行著,而距離上半場比賽結束已經沒有多長時間了。

因為扳回了一球,讓河南建業士氣大振。

隨後開始發起了數次進攻,也確實讓上海上港非常的頭痛。

幸好時間過去的很快,很快上半場比賽結束了。

雙方球員陸續回到了各自的更衣室,雖然河南建業落後一球。

但是因為扳回一球,再加上之後的表現。

河南建業的球員並沒有沮喪,反而士氣非常的高昂,彷彿下半場比賽他們可以扳平一般。

回到了更衣室后,雙方主教練仔細的布置著下半場的戰術。

作為新賽季的第一場比賽,雙方都不希望以一場失利開局。

而其中上海上港這個賽季,是有意去爭奪中超冠軍的,如果第一場比賽就輸了,無疑是個壞的開頭。

(求收藏!!!求推薦票!!!) 林木和黃小谷商量好了合作的事情,隨後繼續上路。

至於那個被林木操縱着的手機,黃小谷當然也注意到了,但並不介意,由得林木在那繼續直播,這倒是讓林木不由鬆了一口氣。

二人一路向前,黃小谷手中拿着一塊巴掌大小的青銅靈盤。

一道投影從青銅靈盤上顯現,懸浮在半空之中,顯得科技感十足。

「喂喂喂,主播,這個就過分了啊,你不是修仙嗎?怎麼這麼快就搞起了科技流?」

「一看你就沒見識,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就是修仙也得科學修仙,走技術流啊!主播,我支持你!」

「漂亮啊,科學修仙,我這腦袋怎麼就想不出這麼高大上的成語呢?」

「那個,誰有這個妹子的好友啊,我心動了!」

林木偶爾會留意下直播間的消息,發現裏面的氛圍還是和以前一樣,林木也就沒有再管了。

「叮叮叮!」

就在這時,那巴掌大的青銅靈盤上突然發出一連串的聲響,與此同時,數道紅點出現在投影之中。

「又有妖獸過來了!」

黃小谷看向了林木,她手上的這件法器本來就是專門用來預防這種神識無法發揮作用的境地的。

「走!」

林木的動作陡然加快了不少,直播間里的觀眾頓時精神一振。

「又有妖獸出現了,就是不知道這一次長的怎麼樣?哪位勇士前去探險一次。」

「不用說,主播絕對又是用那種噁心的東西來倒我胃口,不敢看啊不敢看。」

「這次打賞為什麼沒有上次那麼多,主播你應該知道是因為什麼吧?」

「就是就是,我褲子都脫了,結果你給我看這個?」

林木和黃小谷速度都加快了不少,但是,讓他沒有想到,投影上的紅點卻是以一種更快的速度逃離了。

「想逃?」

林木目光一寒,速度更快了幾分,黃小谷也是急忙跟了上來。

幾十秒鐘之後,林木終於追上了這頭妖獸,然後直接就是一手分光化形之術,劍光閃爍,這頭妖獸還沒在直播間里露面了便死在了林木手下。

「我去,這麼兇殘?」

黃小谷本來還打算幫一手呢,哪知道還沒等她出手,林木就直接將這頭妖獸給解決了。

該說不愧是連自家那不靠譜的家主都想借種的人物嗎?手段卻是厲害啊。

「繼續吧。」

林木收回衍天劍,一幅沒把這個當成什麼事的模樣。

黃小谷弱弱的應了聲好。

算了算了,跟着大佬有肉吃。

接下來,林木他們一直向閃動裏面走了好幾分鐘,結果硬是半個妖獸都沒有碰到,而黃小谷的青銅靈盤上,也是沒有半點示警的聲音。

這樣反常的一幕立刻讓林木和黃小谷都意識到了不對勁了。

看來,接下來就要遇到大Boss了,也只有這個原因才能夠解釋的通。

眼前景象陡然變的無比寬闊,這是一處直徑足足在千米左右的圓形廣場,在這圓形廣場之中,一條七八米高,近二十米之長的黑色蛟龍正滿臉謹慎的看着突然的闖入者。

在它的身軀底下,三顆蛟龍蛋格外的引人注目。

而這裏的闖入者,也不僅僅是指林木和黃小谷,更是指另一邊的三名蜀山弟子。

這三名蜀山弟子顯然也注意到了林木與黃小谷二人,眼神之中頓時流露出幾絲不屑。

哼,還從來沒有人敢從他們手上搶東西,只要他們把蜀山的名頭放出來,絕對能夠將這些人給驚退。

「二位道友可以走了,這蛟龍蛋已經被我等視為囊中之物了。」

「二位道友此時離開的話,還可以不傷你等顏面,不然的話,哼,免不了要受一番皮肉之苦。」

這三名蜀山弟子神態倨傲至極,言語之間更是透露著一種高人一等的意味。

直播間的觀眾已經看不下去了。

「我去,雖然我知道這個是演的,但是,這人真的好欠揍啊,木頭,狠狠的錘他!」

「是啊,這個演技簡直太牛了,他是怎麼做到這麼欠揍的?」

「我以前也有個朋友是這樣的,現在他已經六歲大了。」

「吾有舊友似汝屌,如今墳頭冒青草。」

林木目光之中帶着幾分寒意,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作為天下間的幾個有名的一流宗門,修仙界的扛鼎者,為什麼他遇到的這些蜀山弟子都是這樣欠揍的貨色呢?

是純粹偶然,還是蜀山整體的風氣在做了數千年的龍頭老大后已經發生了變化?

「哼,你們怎麼這麼狂啊?知道我是誰嗎?」

黃小谷怒了,惡狠狠的瞪了那三名蜀山弟子一眼。

三名蜀山弟子被她的這個反應給弄的一愣,怎麼,難道這丫頭也是什麼一流宗門的人?要是這樣的話,事情可能還真會發生一些變化。

「你是誰?」

一名蜀山弟子下意識的反問。

黃小谷這下心裏有數了,沒有回答,反手就從懷裏掏出了許多符篆,然後沖着那三名蜀山弟子就是一把扔了下去。

「哼,不知道我是誰,那就好辦了。」

「叫你們狂,看我不砸死你!」

靈符在半空之中爆裂,裏面蘊藏的威能立刻爆發開,霎時間,無數火球從這些靈符之中湧出,隨後更是凝形成了一團火龍,沖着下方的蜀山弟子就是直衝而去。

林木頓時被黃小谷的這番動作給弄的哭笑不得,但他對蜀山實在沒什麼好感,加上又是這些蜀山弟子挑釁在先,操縱着飛劍,也是狠狠的斬了過去。

「轟轟轟!」

一連串的大響聲在半空之中不斷響起,驚人的氣勢更是讓人一陣瞠目。

那三名蜀山弟子面上都是不由露出駭然至極的神色。

他們僅感受了下面前這兩道神通的威壓,立刻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憑他們的本事,這兩道神通要想接下來,可不是一件多麼簡單的事情。

三人心中已經有些後悔了,更是覺得面前的這兩人絕對是瘋子,哪有這樣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的,尤其是他們還報出了自家蜀山的名頭。

這兩個傢伙真的不怕得罪他們背後的蜀山嗎?怎麼能如此膽大妄為?班大師不懼不怒,不卑不亢,隔空指向平原君趙勝、信陵君魏無忌的鼻子罵道:

「平原君、信陵君!

你們少拿生死威脅我墨家弟子!

我墨家弟子願為天下百姓赴火舞刃、死不旋踵。

莫說性命了。

爾等身為華夏之諸侯國。

竟然暗中勾結百戎草原外族。

《秦時:從簽到墨家開始》第一百七十四章三公子嬴天驚呼:我命休矣! 「好大的陣仗。」常威緩緩放下望遠鏡,眼中一道厲芒閃過。

墨羽站在常威身側,「北狄這次對燕關勢在必得,連瘟疫都不在乎了。」

常威點點頭,「穆勒洪真很精明,即便北狄軍隊染了瘟疫,死亡也不過半數,能拿下燕關也值了,但錯過這次機會,將來傷亡過半,他們也不見得能拿下燕關。」

「的確。」墨羽認同常威的說法,「既然如此,接下來我們便決一雌雄。」

戰爭之上往往正奇結合,正是常規的戰法。

這次抵禦北狄對燕關的攻打,屬於正面對抗,吸引敵人注意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