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辛家以後,李清明再度翻了翻自己關於一些佛家的敘述……大多是他以一個現代人的視角,用辯證法的思維分析出來的。比如,裡面有一句話寫的是:佛是什麼?要知道佛是什麼,首先要知道佛不是什麼。佛不是存在,那麼存在又是什麼?存在即物與。

其實,在李清明看來,佛儒道三種法,其實殊途同歸,都認為世界是「非物質」的。如果用高中的知識來理解,那麼都是「唯心主義」。但是,到了李清明這個層次,已經不會再用「唯心」、「唯物」這樣片面的方式來劃分認識世界的基本方式。

所以,他並不會因為這個世界的亂七八糟而否定自己對世界的認知。

如今還比較難以弄懂的事情是,為什麼對這個世界的基本認識,可以影響所謂「元力」的修鍊?

元力究竟是什麼?

探索本質的過程很有趣,但也要做好一輩子都弄不懂的準備。

他身體里的熱流從沒有中斷過流動,身體的確是比以前更好了。其實一些事情,是不必深究其本質規律的,否則容易陷入糾結的深淵。比如,雖然不知道量子糾纏的本質是什麼,但完全不影響科學家利用它的規律。如今李清明也是這樣,他想不通為什麼對世界的認知可以影響元力的使用,那就不要為了這個鑽牛角尖,給自己徒增煩惱。

想到這裡,李清明又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亂七八糟的觀點對一個和尚有所裨益,也不必糾結,更不必刻意去思考萬一發生的請教,該如何面對。

如果那個和尚最後又找上門來,不怕走火入魔,那就聽他吹吹牛吧。

還是那句話,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就好。

秋雨綿綿不絕,一下就是十幾天。小樓被朦朦朧朧的雨水籠罩著。這些天,李清明沒有再跑出去,老老實實地待在辛家大院,前些天因為起文書局的事情,瞎忙活了一陣,需要休息一下。

朵朵無聊地把玩著李清明做的紙風車,嘆了一聲:「真是懷念夏天,明天熱起來就好了。」

朵朵的話自帶魔咒屬性,這一回又被她說中了,第二天雨雲散去,氣溫詭異地高了起來。

秋老虎。

一下子,辛家大院彷彿又一次回到了夏天,狐狸們紛紛脫了秋裝,再一次穿著涼快起來。

當天下午,李清明就去了湖邊。倒不是因為他想看湖邊那些好看的狐狸大腿……

奉老又在那裡釣魚。

這一回,李清明也帶上了魚竿。他走到奉老邊上,也把魚竿甩下去,安靜地坐下來。

「我知道你是誰了。」奉老忽然轉過來冒了一句。

李清明一怔,失笑道:「還以為要說什麼……」

「呵呵。你是那個據說能給辛家帶來好運的人類……」

「奉老,也信命運嗎?」

奉老本想隨口敷衍,李清明卻用認真的目光看著他,他微微一怔。

「嗯……有時信吧。」

「那就是不太信咯。」

「也不能這麼說……」

「我是不太信命的。我比較相信人定勝天,嗯……就是說,人的主觀能動性可以改變許多事情。」

「呵呵……」

一片沉默后,奉老的魚漂動了一下,他手一抖,一條小魚苗就起來了。

李清明說:「太可惜了,此處的魚太小了。」

奉老悠哉悠哉地將魚收起來,問:「你甘心就在辛家做一個贅婿嗎?」

「嗯?不然呢。」

「從這段時間跟你的接觸來看……一些我知道的所謂大儒、老道,或是所謂高僧……不如你。」

這時,李清明的魚竿也動了,他沒有理會奉老,而是自顧自地扯魚竿,卻勾起來一坨水草,不由得嘆了口氣,將水草拿下來。

「不可能……而且,沒什麼用吧……」

「你這個小傢伙,我不太能看得透。有時候我還挺迷惑的,有些懷疑你待在我們辛家的目的。」

「呵呵,奉老你想多了,我不是被你們的人給擄來的嗎。」

李清明已經將水草取下,再一次把魚鉤扔進湖裡去。

「是啊。讓你成了辛小溪的丈夫……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消息。」

「奉老不怎麼了解家族的事情,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嘿嘿,的確如此。因為大家都覺得我不怎麼關注家族的事,所以我知道了一個消息,卻沒有任何人想要找我了解一下。分享給你如何?」

李清明想都沒想就說:「算了,還是不聽吧。」

「那可不成,必須要告訴你的。」

「沒事,我假裝沒聽到就行了。」

「那就隨你了……」

李清明專心地釣魚,那邊奉老已經緩緩開口了。

「你的老丈人,辛日新……嘿嘿,他弄的一批武器,出了點問題,而且這個傻孩子還不知道呢……」

李清明聽完,微微一怔。

辛日新,也就是辛小溪的父親,是辛牧這一脈最得力的幹將之一。

辛家的產業很多,其中有兩大支柱性產業,一是服飾,二是弓弩。尤其是弓弩,據說整個妖國,只有辛家的才可以製作附著元力的箭頭。所以,辛家幾乎壟斷整個妖國這一塊的生意。而他們最大的客戶,是妖國的皇族。

辛日新,就是這塊生意的總負責人。

奉老告訴他的這個消息不可謂不令人震驚。如果真實,一批有問題的裝備拿給了皇族,後果可想而知……恐怕,辛日新的位置保不住,整個辛牧一脈都會大受打擊,連辛小溪都會受到波及……這樣說可能還不對,應該說必然受到大影響。

李清明想了一陣,問:「准嗎?」

「准。我一位知道內情的朋友告訴的。」

李清明沉默下來。

奉老笑起來:「我這個消息如何?」

「可真是讓人難過。」

「哈哈哈哈。你打算怎麼辦?」

李清明此時也無心釣魚了,把竿一收,說:「能怎麼辦?我什麼都影響不了。」

「是嗎……」

「是的。不過還是要謝謝奉老。」

「不用,我是想看你出糗的。」

「那奉老恐怕想錯了,這個糗如何能出到我身上?你自己家族的事情,你都不上心,關我什麼事?」

「你沒心沒肺,睡了我們的丫頭,還說出這般無情的話。」

「奉老又誤會我了。」

「是嗎,哈哈哈哈……」

……

李清明回到家,發現辛小溪的心情很好,正微笑著在一張白色緞子上綉著圖案。

朵朵興奮地對李清明說:「姑爺姑爺,大好事!小姐可能就要當大掌柜了!」 聽到林漠的話,萬公子不由一愣。

要知道,之前他求林漠幫忙救萬老爺子,林漠一口回絕了。

而現在,林漠竟然當着竹葉青的面,說要治療萬家老爺子,這豈不是在刺激竹葉青?

如果林漠說不去治療萬老爺子,他還有活命的希望。

他這樣說,那豈不是必死無疑啊?

萬公子急道:「林漠,你瘋了?」

「你之前不是說,不會去治我爺爺嗎?」

「你……你現在怎麼這樣說?」

林漠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突然改變主意了!」

「我覺得,你萬家,還是有好人的。」

萬公子愣住了,他做夢都沒想到,林漠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竹葉青面色沒有絲毫變化,聲音依然冰冷:「我哥哥不會排隊!」

「你要麼去給我哥哥治病,要麼……」

林漠直接打斷她的話:「要麼死?」

「呵,你覺得我會怕死嗎?」

竹葉青看了林漠一眼:「看樣子,你並不是個怕死的人。」

「不過,有的人,就未必是這樣了。」

林漠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

竹葉青:「你有個朋友叫賀千雪……」

林漠面色頓變:「你……你把她怎麼樣了?」

竹葉青:「我的丫鬟在陪着她。」

「她暫時還沒事。」

「不過,如果你不給我哥哥治傷,那她就會死!」

林漠面色變得鐵青,他沒想到,竹葉青竟然會抓了賀千雪來威脅他。

這竹葉青,倒也真是心思縝密啊。

「我給你哥哥治傷,你就會放了她?」

林漠沉聲道。

竹葉青:「我說出來的話,向來算數!」

「你給我哥哥治傷,你未必能活,但賀千雪肯定能活!」

林漠咬緊牙關,他心中很是不甘。

但是,最終,他還是不得不點頭:「好,帶我去見你哥哥!」

竹葉青打開籠子,林漠走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