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不帥道:「應該是的。」他一邊說着,一邊按了下去,果然那長明燈里發出「嘶啦」一聲響,火光緊跟着就亮了起來。那聲音還沒停,由近及遠,每隔幾米就有長明燈一盞又一盞地燃燒起來,整個通道很快被照得燈火通明,一直延伸到很遠很遠。

「哇——」程如雪不由得驚嘆一聲,鄭筱楓也說道:「這個設計倒是很貼心。」

這時程如雪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麼,張口問道:「那個白千羽,難道是個盜墓的?」

「這……」兩個人聽了,先是一怔,張了張嘴,然後眼睛裏都流露出了驚訝。鄭筱楓伸出手指忍不住點來點去,說道:「你還別說,這還真有可能!」

鄭筱楓心想,自己老爸想要尋找這個地方,難不成也是為了這個墓?且不說墓室里可能出現的大宗陪葬品,單是在古村之中發現的那些木製傢具,價值就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可再一想,父親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差錢的人啊,他尋找這個地方真的只是為了錢財嗎?就算是,他又是為了什麼非要殺死那個保鏢呢?

鄭筱楓一時間還是沒什麼頭緒,劉不帥看了看通道深處,琢磨了一會兒,說:「我覺得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如果我們繼續走下去的話有兩個好處,第一是可能會找到白千羽,第二,古墓里通常會有其它出入口,比如,工匠會在建墓的時候偷偷給自己預留一條通道,以防他們為死者殉葬,我們說不定可以借用這些出口逃離這裏。」

鄭筱楓把重點聽得很明白,直接問道:「那麼壞處呢?」

「壞處就是,這裏是古墓,難免會有巧石機關,我們貿然闖入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劉不帥道。

他這麼一說,幾個人的心裏又犯起了難,鄭筱楓想了想便問道:「以你對古墓的了解,如果真有機關,你能應付嗎?」

劉不帥愣了一下,頓時面露難色,搖了搖頭道:「我不敢打這個保票。」

鄭筱楓只得苦笑:「可是我們除了繼續往前走,似乎沒有更好的選擇。」

劉不帥又看了看遠處,嘆了口氣說:「那我們只能加倍小心了。」

鄭筱楓點頭,三個人都沒再說話,繼續小心翼翼地向那通道深處走去。

走了沒多遠,鄭筱楓忽然注意到,左邊的石牆上開始斷斷續續地出現了一些五顏六色的紋路,似乎是被人刻意雕刻上去的,而且越往前走,紋路就越清晰越有邏輯,逐漸地,三人發現,這好像是一幅畫。

「這應該是一幅壁畫啊。」劉不帥最先說道。

「壁畫?」

「沒錯。」劉不帥解釋道,「但凡大墓,一般都有壁畫,有些壁畫旨在展示當時最高超的繪畫技術,以凸顯墓主人身份尊貴。另有一些壁畫意在敘事,一般講述墓主人的主要事迹或成就,從中可以得知墓主人的大致身份。而這幅壁畫,應該是我說的后一種。」

鄭筱楓和程如雪聽他一說,再抬起頭來去看,發現那畫還真有幾分連環畫的意思。三人現在所站的位置應該是這幅畫的開頭,上面畫着的似乎是一座古代城鎮,城鎮四周被黃沙所包圍,應該是坐落在沙漠之中。

畫的周邊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貌似是對畫中內容的描述或補充。

鄭筱楓問劉不帥:「這些字你能看懂嗎?」

劉不帥仔細端詳了一番,道:「這很像是龜茲文,但又不完全是,不過我能看出大概的意思來。」

這一下鄭筱楓和程如雪都起了好奇心,程如雪便問:「那你能講講這上面說的是什麼嗎?」 四百四十萬到賬。

將帶回來的這些小物件清理一空。

楊磊帶着趙曉竹直接去買車。

還是普桑。

掛着臨牌直接開回屯城,這車子留給他老爸開正好。

回到屯城,楊磊立刻感受到了狀元郎這個身份的帶來的好處,在路上就被人認出來了。

等他和趙曉竹走進學校大門所在的那條巷子裏時,周圍開飯店賣小商品的店鋪老闆們比狗仔還積極的出來看熱鬧。

楊磊本就是屯城一中的風雲人物,以前這些人就算不是認識他也知道他的存在,再加上他這個顏值和身材,這些天天在學校門口做生意的肯定會留意到他。

現在他成了狀元郎,上了報紙和電視,形象廣為人知,這些商戶一看就恍然,「哦,原來就是那個天天帶着幾個小女生進進出出的男生啊,狀元郎果然了不起。」

也因此,看到楊磊出現,立刻跑出來看熱鬧。

楊磊笑呵呵的擺手,大搖大擺的進入校園。

校門口還掛着大大的橫幅,上寫「熱烈慶祝我校學子楊磊榮獲2006年晉省高考第一名」,要多惹眼就有多惹眼。

進門后直奔李艷玲的宿舍。

李艷玲在學校里有一套套二的教職工宿舍,一家人都住在裏面。

開門的是李艷玲的丈夫,看到楊磊和趙曉竹,立刻眉開眼笑,「是你倆啊,快進來快進來,艷玲,你班的狀元郎來了。」

然後,李艷玲和她的小女兒一塊跑出來,「哎,我就尋思着你該回來了,哈哈哈,昨天宋芳菲她們剛剛來過,快進來坐,哎呦,這還買了東西,破費了破費了,這是剛從首都回來吧?那邊熱不熱,有沒有去你們的學校看看。」

此時的李艷玲完全沒有了班主任的威風,活脫脫一個普通家庭婦女,還有話癆屬性,和楊磊趙曉竹倆人可勁兒嘮家常。

「你倆的通知書應該快到了,就這兩天的事兒,招生辦的倒是早早的找上門來了,一口氣好幾家名牌大學的招生辦親自來學校談招生問題,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給咱們屯城一中賺足了臉面。」

「招生辦的?什麼時候來的?」

「北大的前天就來了,在學校了解過情況後去了你家,現在應該在你們村裏了。」

「有說什麼嗎?」

「這個倒沒說,不過看樣子真的很看重你這個狀元郎,問了許多跟你相關的問題。」

「行吧,我還以為他們會再等等呢。」

這年頭,因為是先填報志願才出分數,所以各大學招生辦一般不會親自上門拉學生,志願填都填了,還能跑了咋滴?

但楊磊這種顯然是個例外。

他成績足夠好,晉省第一,一二志願還是齊名且競爭激烈的清北,北大不主動點,就有可能被清華挖走,畢竟學生的個人意志比錄取規則更重要,萬一清華開出更好的條件要求楊磊復讀一年,那北大不就抓瞎了?

這不是沒有先例的,去年就有第一志願報了港大但沒有入學而是被清華說服選擇復讀的省狀元,這事兒一度鬧的沸沸揚揚。

所以儘管這個時候的清北還沒有開始真正的搶人大戰,但對各省狀元以及有特長的學生,這些大學依然很主動,會派人到學生家裏對接,交代注意事項、協助辦理各種入學手續,以確保錄取工作萬無一失。

楊磊這個狀元郎,現在也享受到了這樣的待遇。

不說其他,就這個待遇,說出去就能羨慕死一大批人。

北大招生辦親自上門做錄取工作,這事兒夠楊磊一家以及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們吹好幾年的,因為正常情況下,楊磊他們這個小山村裏這些人一輩子都接觸不到這種事情,這種談資,一輩子也就這麼一次,比中了巨額彩票更值得津津樂道。

和李艷玲閑聊的時候,老校長來了,一進門就和楊磊來了個擁抱,「真給咱們屯城一中長臉,可以,真的可以,我帶了那麼多學生出來,就數你最有出息。」

楊磊呵呵笑,「校長,出版社的事兒聯繫的咋樣了?」

「聯繫好了,就等你簽合同,明天吧,明天他們會帶着合同去你家。」

「明天?」

「對,必須是明天。」

「有省里安排的採訪?」

「嘿嘿嘿,對,不光電視台,還有幾家紙媒,甚至有中青報的記者,這麼大的場面,能錯過么?」

「不能,必然不能啊,」楊磊也興奮起來。

省級電視台、紙媒外加中青報,這樣的陣勢,想想都令人激動,哪怕他是重生者,也不例外,因為重生前的他最輝煌的時候也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在06年,這真的是只有極少數人才有的待遇。

而且這個時候的傳統媒體還是主流,不管是電視台還是報紙,只要能在上邊露面,那就有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觀眾會關注到他的存在。

抓住這個機會打個廣告,他的書就不缺銷量。

每年的高考生都在一千萬左右,而且越往後越多,每十人購買一本,就有八九十萬的銷量,就算每個班級購買一本,按照一個班級五十個人計算,那也是二十多萬的銷量。

只要在往後的日子裏每年更新一點內容,這本書就能給他賺到上百萬的利潤。

所以,他比老校長更想抓住這個機會。

最好在記者們的見證下籤下出版合同。

這又是一個雙贏的好事兒。

楊磊做了廣告。

媒體得了噱頭。

當然,肯定要送記者們一些好處,也就是紅包。

之前來的記者就全都有,名義上是沾沾喜氣兒,實際上紅包裏面都是至少二百塊錢的現金,這紅包在娛樂圈裏都不算少了。

這也是縣裏市裏那些媒體可勁兒幫他揚名的主要原因。

有好處的事情誰都願意去做。

包括楊磊。

比如說招待那些亂七八糟的訪客。

沒好處的,楊磊能推的都推了。

剩下的都是實在推不掉或者對他有用的那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真要來者不拒的招待,他這個狀元郎到開學都閑不下來。

若干年後那些閑人都能驅車上千公里去看一個做拉麵的糙漢子。

換做他這個話題性十足的省高考狀元,看熱鬧的閑人們不得把這個小山村擠爆? ,

第37章

周文兵不顧楊大禮的警告,提著飯,趕緊往廠長辦公室跑去。

心頭,緊張。

楊大禮的辦公室,不是什麼好地方。

辦公室很大,除了辦公區,還有他的生活區。

據說,廠里,有些個有姿·色的女工。

但凡他看得上的,都沒跑掉過。

這個老色·鬼,居然打蘇有容的主意啊!

去了半個小時了,天啊!

該發生的,恐怕

周文兵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

不多時,衝到辦公樓下。

正好,一個中年女人和蘇有容下樓來了。

周文兵愣住了。

蘇有容低著頭,小臉紅紅的。

不少髮絲下垂,半遮著臉龐,別是一種迷人的風情。

「你們有容,你出來啦?」

兩個女人聞聲,看見周文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