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是冰原靈蟒族,不過他們應該不會這麼快找到我們。」楊逍毫不猶豫的回了一句,為了北方界域之行,他做了很多的準備,其中就包括了,在途中可能會遇到的異族都有哪些,他們所在的大域又在哪等諸多問題。

所以當張無忌問起的時候,楊逍能很快就給出準確答案。

「左使猜錯了,他們已經在等著我們了。」張無忌駕馭炎劍山橫空不動,深邃的眼眸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下方冰原,那裡有好幾座冰山的形態很像是盤繞的巨蟒。

「轟隆隆」

一座座蛇形冰山碎裂,粗壯的蛇尾覆蓋著幽藍蛇鱗,橫掃碎冰,猙獰的蛇頭高高抬起,狂暴的力量在升騰,三條長達上百米的冰原靈蟒飛上了高空。

為首的冰原靈蟒是元神尊者,蛇頭上戴著冰藍色的王冠,蛇眸冰冷異常,「明教張無忌,本尊在此等候多時了。」

炎劍山釋放火焰之光,斬斷寒氣入侵,張無忌傲立於山巔,身上白袍隨風舞動,沉聲問道,「冰原靈蟒族也要跟我人族為敵」

王冠靈蟒張口說道,「不是跟人族為敵,只是跟你明教教主為敵而已。百度搜索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哦,看來你也想要本座的頭顱」張無忌饒有興趣的笑了。

王冠靈蟒很誠實的說道,「你的頭,很值錢。」

張無忌也不動怒,反倒是笑著說道,「本座從火岩大域而來,之前遇到了岩漿巨靈族的四個元神尊者,也是如你一般說的,結果它們都死了。」

「嗯你殺了他們」王冠靈蟒的雙眸微微一縮,岩漿巨靈族四大元神尊者隕落的消息,讓他心中一震。

張無忌右手一伸,血骨滅生矛在手,比寒冰還要冷的滔天殺氣,瞬間就籠罩四方天地,「冰原靈蟒族有多少元神尊者在冰靈大域,若是少於四個,恐怕你今天也是必死無疑了。」

王冠靈蟒急忙改變了計劃,吞吐蛇信,後退數百米,「嘶嘶我族有一座傳承大陣,你張無忌若是能破了,冰靈大域你可橫行無忌,還能得到我冰原靈蟒族的尊敬。」

「嗡嗡嗡」

說完,王冠靈蟒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另外兩條元神境的靈蟒,在高空之上扭曲起了蛇軀,一道道冰藍之光從他們的體內飛出,在空中延伸連接,形成了一幅覆蓋蒼穹數千米的陣圖。

冰原上,數千條冰原靈蟒在挪移冰山,並釋放寒光和高空上的陣圖交相輝映,無數的冰點在天地中飛舞起來。

很快,天空上雪花飄舞,點點幽藍之光在閃爍,數萬的冰點如鏡一般懸浮在蒼穹。

這一刻,天空和大地都被封鎖。

大陣中,王冠靈蟒的聲音響徹雲霄,「明教張教主,此乃我族傳承大陣冰晶鏡像萬影陣,你若能從我族的鎮族大陣中安然走出,那麼我冰原靈蟒族敬你三分。」

「日後,只要有你張教主在的地方,我族就自動退避三千里。」

對方都發出挑戰了,張無忌也不打算避戰,微微一笑,踏步就要闖陣,「善,記住你們的承諾,本座這就破了你族所謂的鎮族大陣。」

韋一笑連忙快步上前,說道,「教主,此陣不簡單,還是由我先去試陣。」

「無需」張無忌擺了擺手,就要拒絕韋一笑的建議。

小昭上前一把抓住張無忌的手,說道,「教主,還是讓蝠王去試一試吧。」

「也好,蝠王小心點。」張無忌看了看小昭略顯蒼白的俏臉,知道她是在擔心自己,不忍辜負佳人柔情的張無忌選擇了妥協。

小昭聞言笑了,韋一笑抱拳說道,「教主儘管放心。」

青光劃過長空,散發寒氣的巨型蝙蝠的異象在高空顯化,「人族明教,青翼蝠王韋一笑前來破陣。」

韋一笑的闖入,引起了冰晶鏡像萬影陣的強烈變化,雪花飛舞旋轉,萬千冰點綻放光輝,恍若有萬鏡橫空照耀世間。

如石如海,韋一笑進入大陣后,久久都未能出來,只見到天空中雪花飛舞轉動,如鏡子一般的冰點在不時的破滅、衍生。

楊逍眉頭皺起,「教主,有點不對勁。」

「蝠王被困住了,但沒有生命危險。」張無忌神情自若,很冷靜的說了一句。

一聽韋一笑被困住了,謝遜提起巨蛇刀就要殺出去,「我去救蝠王。」

楊逍伸手拉住謝遜,沉聲說道,「獅王莫要衝動,你的任務是守護教主,這冰晶鏡像萬影陣很危險,且讓我親自去一探究竟。」

「左使你過來。」張無忌並沒有阻止楊逍的行動,只是輕聲吩咐了一句。

楊逍走到張無忌的身前,躬身行禮,「教主有何吩咐」

手指在楊逍眉心一點,一道金色火焰之光印在他的心中,如一輪太陽高懸於心,「一點太陽火,保你心神明。」

這是張無忌的一道太陽神火,可守護楊逍的心神,為他驅逐恐懼、迷茫、絕望等負面情緒,不讓他被外界幻境所迷惑。

張無忌輕拍楊逍肩膀,說道,「把蝠王帶出來。」

「諾。」楊逍體內飛出颶風元神劍,周身環繞狂風,踏空闖入前方大陣。

數百上千的冰點被絞碎,青黑劍光在雪花中橫斬切割,過了一會兒,楊逍的身形消失了,唯有不時閃過的劍光證明他還在陣中跟敵人搏殺。

謝遜暴怒不已,緊握異寶巨蛇刀,咬牙切齒的低吼,「該死的,左使也被困住了。」

「教主」小昭也是一臉的憂心。

張無忌笑了笑,輕聲安慰道,「放心,左使被我種下了太陽火,只要他的心燈不滅,本座就能找到他。」

炎劍山強勢向前推進,張無忌對謝遜下了命令,「獅王,你隨我入陣,記得保護好小昭。」

「是。」謝遜手握巨蛇刀,第一時間站在了小昭的身後。

炎劍山帶著撞碎山河的氣勢徑直向前,所過之處,冰冷雪花融化,鏡子冰點崩滅。

可是很快,天地元氣就劇烈涌動起來,雪花重現,冰點衍生,有一面面冰晶鏡子在炎劍山的四周凝聚。

剎那間,百千面鏡子浮現,清晰無比,將一座座炎劍山和一個又一個張無忌的影像映照在天地中,謝遜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傻眼了,「教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的教主」

「這」小昭舉目望去,只見無數的自己在眨眼,栩栩如生,難辨真假。

「不錯的陣法,以鏡像之法,來干擾視線。」張無忌眼眸深處有金色火焰燃燒,手指大地,喝道,「獅王,拿刀砍過去。」

「諾」謝遜掌中巨蛇刀舉起,就要從高空往下劈殺。

也就在這時,冰晶鏡像萬影陣的一面面冰晶鏡子瞬間破碎,王冠靈蟒的真身,也隨之顯化在炎劍山之外,它自動縮小身軀,高聲說道,「張教主且慢動手,我族並無惡意。」

張無忌擺手讓謝遜停止攻擊,靜靜看著王冠靈蟒,問道,「你故意設下此陣引本座進來,到底是所為何事」

王冠靈蟒以大陣封鎖外界的感應,沉聲說道,「本尊是冰原靈蟒族現任族長,用這種方式請張教主入陣來,也是無奈之舉,實不相瞞,我族這次是有事相商。」

「哦,何事」張無忌不置可否,體內太陽古經開始運轉,掌中血骨滅生矛也隨時準備刺出。

眼前的王冠靈蟒,先是用鎮族大陣困住楊逍和韋一笑,然後說自己是有苦衷的,是因為有事要暗中商議,所以才這樣做的,像這樣的解釋,很難讓張無忌放下戒心。

王冠靈蟒語出驚人的道,「我族想要和人族結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結盟?」

冷冰歪躺在帳中,看著最新的來信,大周的皇室想藉助夜暮的線人,聯繫到她,意圖很直白,想要結盟,

請求仙宮的幫助,

縹緲仙宮曾主動與大梁建立盟友關係,可那只是藉助官方的力量來尋找趙無憂而已,

與大周結盟?

「如今山河破敗,誰還能顧得上誰………

《我在女尊世界修練茶藝》第二百二十章被趙無憂引來的蟲子 熄燈的時候胡乃回了宿舍,那貨進宿舍后把門關上黑燈瞎火的就往我床上鑽。

「哎哎,胡公子,你幹啥呢?是不是饑渴了,饑渴不應該來我這啊,陽哥我不好這口……」我把身子往靠牆的位置挪了挪,想使勁把胡乃推開。

「說啥呢,陽陽。本公子雖然看你國色天香,長得也不錯,但本公子也不至於這麼饑渴吧。」胡乃笑了笑在床上跟我並排躺下了,忽的壓低了聲音,「別動,我有重要的消息向你宣佈。」。

我睜大眼睛轉過臉看着胡乃,看到他那雙好看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出興奮的光。

說了那句話后他躺在我旁邊好久沒出聲,我忍不住了,用手推了推他,「啥,你倒是說啊。」。

「等等,他們還沒睡。」胡乃用手指了指小胖李晨跟祭八的床鋪。

「啥秘密啊,為啥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小聲的嘟噥了句,「神秘兮兮的,我懶得理你。」。

過了好一會胡乃還是沒說話,我困得不行,就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時候,忽然聽到胡乃說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哎,陽陽,別睡啊,還記得咱們之間的約定么?」他在低聲問我。

「啥約定啊,明天說不行么,你趕緊回你自己的鋪啊……」我打了個哈欠,也沒張眼說了句。

「哎哎,這你也能忘啊,不行,你得給我醒來。」胡乃說着把手伸進被窩使勁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

「疼。」若不是考慮會吵到祭八跟小胖李晨,我差不多就會從床上跳起來了。

這下我徹底的醒了,沒了睡意,沒好氣的低聲嚷了句,「啥約定啊,胡公子,趕緊說,不說就滾回自己床鋪去,別影響我睡覺。」。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你聽我說。」胡乃轉過臉看着我,低聲說,「還記得咱第一天報到那晚你在宿舍看到啥么?」。

這貨咋深更半夜提這事啊,我一激靈,腦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報到那天在宿舍里看到的那個詭異女人來。

「你有病吧,胡公子,大半夜的說這個事,你還真以為你刀槍不入啊,當心那女人今晚來找你。」我沒好氣的說道,後背居然還麻了一下。

一想到那個把身子和臉都埋在雨衣中的女人,我是從心底深處升起了很重的涼意。

「哎哎,說啥呢陽陽,我說的是那天我跟你說的事。」胡乃一臉認真的看着我,「那天我不是跟你說好了,若是我能查清那女人是咋死的你就拜我為師啊,你總不可能把這事給忘了吧?」。

「這事啊?」我一聽來了興趣,也記起來了報到那天我的確也是這麼說過,我看着胡乃,「你這貨一直早出晚歸的,不會是一直在打聽這事吧。」。

我早忘了的事,沒想到胡乃卻一直還記得,還在打聽這事。

「嗯。這事我搞了一二十天到今天終於有點眉目了。」胡乃聲音有點興奮,「陽陽,你也是知道的,我這幾天老往胡爺爺宵夜攤跑,是因為我打聽到胡爺爺就是咱學校旁邊的,六十多了,我就尋思啊,興許他會對當年的事知道些啥。我纏了他好幾個晚上,今晚他終於把當年那事給我說了個大概。。」。

這貨去胡爺爺夜宵攤原來是打聽這個事情,虧我跟小胖李晨、祭八還以為他是泡妞去了。

「胡爺爺到底跟你咋說啊,就別吊胃口了。我說話算數,若是你真能查清當年的事,我決不食言。」。

「胡爺爺說之前再三囑咐要我保守秘密,說是這事牽涉到咱們學校的興旺,不能透露的,我立刻答應說替他保密。胡爺爺嘆了口氣,像不知從哪裏說起,想了好久才把那女人的事跟我說了。」。

擺夜宵攤的胡爺爺告訴胡乃,說那女人叫柳眉,是當時咱們學校前身的農場里最美的女孩,不僅漂亮,而且為人處事特別乖巧,跟朵花似的,她來農場勞動的第二年,農場里來了一個陽光帥氣的小夥子。小夥子叫林振宇,縣城人,家裏條件不錯不說,就是談吐見識也比別的男人高人一等。農場里的人誰都不知道他是啥原因來的農場,但沒來多久就成為農場所有女人注目的焦點,也是茶餘飯後討論的對象。那個時代人相對比較保守,就算有很多女人喜歡他暗戀他也沒人敢向他坦白。

但沒過多久,農場里就有傳聞他跟柳眉走到了一起。農場里其餘的女孩都有意無意的開始針對柳眉了,背後里說她表面一副清高的樣子,背後卻跟林振宇不三不四。還有些心理不平衡的女孩直接就罵柳眉是賤貨、破鞋啥的。沒想到這事傳到柳眉的耳里,她卻很平靜,只是站出來說了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這是空穴來風沒有的事,誰愛說誰就說去。

話是這麼說,但紙終究包不住火,終於有一天跟柳眉住同一宿舍的一個女孩發現她懷孕了,不知那女孩出於啥目的,居然把這事報告了當時在農場負責的領導。

未婚先孕在當時來看不管在哪裏都是有傷風化,傷風敗俗的事,農場領導找柳眉談話,沒想到柳眉依然很平靜,也很坦白,把她與林振宇之間的事全都說了,還說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她也不打算再隱瞞,她會立刻離開農場,但希望農場領導不要為難林振宇。

農場領導並沒有同意柳眉的請求,而是為了維護農場的聲譽決定把她二人都開除。這事被林振宇家裏人知道了,不樂意了。他爹娘帶了一大群人來農場大吵大鬧,還當着農場所有人的面罵了柳眉許多難聽的話,說她勾引他們兒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說像柳眉這樣放蕩的女人,誰又敢保證肚裏的孩子是他兒子的。臨走的時候還威脅柳眉,若是她再糾纏他們兒子林振宇,下次來就當面扒光她的衣服,拿掉她肚裏的孽種。

柳眉當場就哭了,然後在當天晚上從住的宿舍窗台上跳了下去,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林振宇的父母跟農場的領導看到出了人命,當時就慌了,後來不知道是不是給柳眉家賠了錢還是啥的,反正那事就給壓下來了,最後不了了之。 陳佩與蘇青玉沒有去搭理去外邊尋找丟失孩童的趙五,而是趁著夜色隨著劉田進入了桃源之中。

寅時剛過,夜色一片青黑,除了市井中早起的商販,大多數人依舊是沉浸於睡夢之中。

有身旁的道境劍修作陪,陳佩在這桃源中可謂是如入無人之地。

就像陳佩從外邊所看到的那般,桃源內部極為寬闊,並且每隔一段距離都有修士隱在暗處監察,但他們的修為並不高,大多在二境、三境之間。

陳佩觀察了一會兒,便暗自搖了搖頭,這些守在暗處的修士攏共有十八人,紀律極為鬆散,不是正躺在樹下睡覺,就是幾個人聚在一起喝酒賭博,活脫脫地像一群盜賊土匪。

看來背後之人對這裡並沒有多上心。

而劉田則在桃源里一面用秘法感應烙印於那小孩身上的印記,一面四處仔細搜尋,向守衛的修士打聽消息,但奇怪的是除了寥寥幾個人會回答他甚至跟同劉田一起尋找逃走的孩童外,其餘的人皆是對他愛搭不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