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想到自己因為期末考試的成績,剛剛挨了一頓毒打,就知道這會去找童文潔,肯定是沒什麼好結果的。

左思右想之下,方一凡將目光放在了妹妹身上。

「朵朵,寒假有什麼計劃沒有。」方一凡湊到妹妹很前。

「計劃?沒什麼計劃呀,寫寫作業,寫寫小說,找英子她們玩玩之類的。」方朵朵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哥哥,有些疑惑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還玩啥呀,英子都要去旅遊了,陶子也去找她爸媽了,你找誰玩去。」方一凡將英子去旅遊的消息透露出去。

「那我也可以去找我們學校的朋友玩呀!」方朵朵眯了眯眼睛,好像知道自己這傻哥哥的目的了,不過聰明如她,可不會就這麼隨了方一凡的意願。

「你們學校?你們學校的就不去旅個游啥的。」方一凡一聽就急了,尤其在旅遊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不去吧,我們之前聊過,還約了一起逛街什麼的,沒聽她們說要出去呀!」方朵朵笑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兒。

「那你呢,你就不想出去玩玩?」方一凡有些綳不住了。

「這嘛,可以想,也可以不想。」方朵朵伸出右手,大拇指在食指上捻了捻。

方一凡一捂頭,咬牙切齒的看着方朵朵。

「一個月。」

「那就是不想。」

「兩個月。」

「還是不怎麼想。」

「三個月,最多三個月。」方一凡痛苦的說道,那可是他三個月的零花錢,能買好多遊戲皮膚的。

「行吧,說說你得計劃。」方朵朵終於鬆了口。

兄妹兩湊到一塊嘀嘀咕咕的說了半天,等到晚上童文潔和方圓回來,方朵朵笑眯眯的坐到兩人身邊。

「爸媽,咱們一家好久沒有出去過了。我們平時要學習,你們也忙着上班,每天這麼辛苦,要不咱們出去放鬆放鬆吧。」方朵朵拉着童文潔的胳膊,輕輕搖晃着。

「你這孩子,怎麼想起來出去玩了。」童文潔看了方圓一眼,沖着方朵朵問道。

「還不是英子姐,下午本來想去找她來,被她拒絕了。還跟我炫耀說要去三亞旅遊,我這一聽不就心動了么,聽說那邊氣候好,風景也不錯,還能潛水呢!」方朵朵有些憧憬的說道。

「美的你,還想去三亞!」童文潔笑着點了點方朵朵的額頭。

「媽,你就答應吧,正好我小說賺了點錢,這次去三亞,費用我包了。」方朵朵很大氣的拍了拍胸口。

「你這孩子,那點錢還不夠你自己花的,自己留着吧,爸媽還能花你的錢。」童文潔看着意氣風發的女兒,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對於這個女兒,她總覺得有所虧欠,初中那會,孩子青春期到了,各種叛逆的情緒湧現,她卻沒能好好理解她的心情,反而選擇一味地強行壓制。

越來越多的壓力給到方朵朵身上,導致母女關係一度跌到冰點,女兒為了躲避自己的管束,選擇了出國留學。

卻在留學的過程中,先她一步理解了她做媽媽的心情,這點上她坐的還不如自己的女兒呢。

放棄了原本準備好的,長達八年的留學計劃,僅僅在國外呆了一年的方朵朵,直接選擇了回國。

女兒現在懂事了,學習好不說,自己的愛好也堅持下去,已經可以在這個社會上端起飯碗,這讓童文潔又是欣慰又是愧疚。

「好,媽媽正好有年假,就陪你去玩玩。」童文潔撫摸著朵朵的小臉。

「對,爸爸也有,爸爸也陪你去。」方圓在一旁開口說道。

「哥哥也有,哥哥也陪你去。」方一凡突然出現在三人身後。

「你去,你去幹嘛,好好獃家裏寫你的作業。」看到方一凡,童文潔的氣又上來了。

「媽………。」方一凡一邊哀求着,一邊沖着方朵朵瘋狂使眼色。

…………

不說方家的情況,馬上準備出去旅遊的林森,突然發現自己有好多事要忙。

李萌馬上要離開,之前就答應了要陪人家玩,怎麼也得一日吧!

楊曉芸打了好幾通電話,催着想要見面,兩人也確實好久沒見了,按照那女人的情況,林森估摸著,怎麼也得兩日。

這就三日了,好在他晚上得到消息,童文潔也準備一塊去三亞,到是省了一日。

旅行計劃定在了四天後,喬英子熱火朝天的收拾東西,做着她的旅行計劃,林森卻每天不著家。

先陪着李萌吃飯逛街打豆豆。

再去找楊曉芸,吃了海鮮串燒。

一來二去,三天時間就沒了,林森正想着自己該帶點什麼的時候,甘虹又打來電話,跟他約了一波酒。

林森一邊喝着酒,一邊聽着甘虹嘴裏的各種抱怨,什麼余歡水嘴裏沒有一句實話,賺的錢也越來越少,孩子明年就上小學了,連個好學校都進不去。

說着說着,甘虹就靠在了林森懷裏,也不知道是酒醉人,還是人醉酒。

靠就靠吧,咱是大肚的人,還能不讓人家占點便宜,臨走的時候林森結了酒錢,就看到原本有些迷糊的甘虹表現的清醒的很。

看着離去的計程車,林森感覺這個社會很離譜,成了家的女人了,竟然出來騙酒喝。

雙手黑化+1。

系統的提示音更離譜。

林森無辜的抬着頭,我就抱了抱,怎麼就黑化+1了。

大腦:「是,您就是鮑了鮑,什麼都沒做。」

甘虹:「呼!這流氓,還好跑的快,不然就回不來了。」

第二天,林森帶着宋倩母女來到機場,在這裏和童文潔母女三人碰了面。

對,就是三人,不是少了方一凡,而是少了方圓。

公司臨時有安排,去不了了。

這個安排就很神奇,既方便了林森,又給作者省了事((ω)hiahiahia)。

完美…………。

見到林森,童文潔盡量裝的若無其事一些,一想到旅途中還有林森在,突然未卜先知的想到了很多要發生的事。

以她對林森的了解,他絕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宋倩儘管知道林森和童文潔應該是有點什麼,但從來沒有拆穿的意思。笑容滿面的拉着童文潔聊東聊西,兩人站在一塊,整個機場的人都有些黯然失色。

相比之下,英子和朵朵兩個小姑娘,就真的差了不少。

不是她們不好看,而是太過稚嫩了一些。

…………… 他看見了什麼?!

由蘇小小親自簽名的股權轉讓書?!

這怎麼可能?!

裴父不可置信的抬起頭:

「阿音,這是你拿回來的?」

「嗯。」冥音點頭,漂亮的桃花眼微閃,透著些不符合年齡的沉穩。

這點沉穩被她把握的恰到好處,既不會給人壓迫感,又讓人莫名信服。

她問:

「那我們現在還用搬家嗎?」

「還有後面。」見裴父不說話,冥音又道:

「後面是我對於公司未來發展的一個規劃。

我想過幾天,找幾個明星朋友一起來拍攝一下雲端直播的宣傳片。

爸,公司發展的很好,你和我媽也在這個城市生活了大半輩子了,這個家,不能說搬就搬啊!

而且,我還答應了江河新MV的面試,不能就這麼走。」

「江河的面試?!」

裴母一瞬間興奮起來,當即從沙發上站起,幾步走到冥音身邊:

「你是說,那個捧誰誰火的江河?!」

「嗯。」冥音忍不住蹙了蹙眉。

——不就是一個明星嗎?至於這麼激動?

「阿音啊。」裴母眼中的失落一掃而空,一把推開裴父,握緊冥音的手:

「那個江河,媽媽可喜歡聽他的歌,喜歡他好久了。

要是有機會,你能不能幫媽媽要個簽名照啊?」

「嗯…好。」

為了不讓二老過於激動,冥音送完文件就趕緊回了屋。

喝口水之後,又忍不住想起下堂妃位面原主的父兄。

默默總結出一個道理——

親情有時候的確很溫暖,但有時候,也的確是一種負擔。

真頭疼啊真頭疼。

她按了一會兒頭,開始思考不久之後試鏡的穿著。

……

另一邊,蘇小小摔得不輕,回去之後找陸北庭眼淚汪汪的撒了撒嬌。

便如願以償的,得到了霸道總裁的一張黑卡。

輸完點滴之後,又找醫生處理了額角的傷口。

確定能在試鏡的時候恢復的差不多,這才安下心來。

試鏡的前一日,她為了迎合江河的新歌,特意找專業化妝師打造了一身酷酷的黑皮衣。

又跟4388聊了很久。

確定自己之前「做任務」的積分夠迷住江河,才自信滿滿的睡下。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