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懷仁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顧明忠給打斷了,這讓他非常不高興,忍不住就要當場發作,只是想到來之前馮遠東說的話,這次生生忍了下去,不過他還是狠狠地瞪了顧明忠一眼。

「這位先生你別那麼急聽我將話說完,然後你再發表你的意見行不行?」

說罷不等顧明忠回答嗎,朱懷仁接著說道:「馮少的想法我們都知道,他確實看上了你們黑省麗源分公司的貨源渠道,不過他只是想要和你們合作而已,並沒有想強行吞了你們分公司的想法。」

有蕭毅撐腰史青宇的腰桿一下子就硬了不少,聽后冷笑著問道:「那趙翔對我們黑省分公司做的那些事,你們有要怎麼解釋?」

馮遠東狠狠地瞪了趙翔一眼之後,轉過頭一臉歉意地說道:「這都是趙翔這混蛋自作聰明,理解偏了我的意思,自作主張的做出了針對對麗源分公司那些事。不過這都是我沒有管理好手下,也沒有及時發現趙翔做的那些事,在這裡我先向蕭董道個歉!」

這話雖然鬼都不會相信,不過看出馮遠東沒有要和自己撕破臉的意思,蕭毅也就看破不說破。

黑省分公司今後還繼續發展,真和馮遠東這個地頭蛇撕破了臉蕭毅雖然不懼,但今後黑省分公司肯定會多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蕭毅看著史青宇,說道:「既然你馮少的手下瞞著你做的,那就不存在馮少給我道歉這一說。不過,趙總裁的善做主張可是給史青宇經理不小的麻煩,黑省麗源分公司也因此受了很大的損失,所以我覺得趙總裁有必要給史青宇經理道個歉。」

聽到蕭毅讓自己給史青宇這個被自己搞得焦頭爛額,沒有任何反手之力的手下敗將道歉,趙翔頓時就火了。

「讓我給史青宇這個手下敗將道歉,你做夢去吧?」

聞言蕭毅的臉色一下子就冷如寒霜,「既然這樣,那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我們走!」

說完蕭毅對顧明忠三人說了一聲,起身就朝外走去。

蕭毅一點都不留情面,一言不合說走就走的果斷舉動,讓馮遠東,朱懷仁,施玉萍等人都愣住了。

馮遠東等人一時愣住了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這就又給了趙翔誤認為馮遠東等人,對蕭毅很不滿的錯誤信號。

「馮少還沒有讓你們走呢,只要你們敢走出這個包廂的門,你們就等著……」

見趙翔這個豬隊友到現在還沒有理解自己的意思,還出言刺激蕭毅等人,馮遠東忍不住呵斥道:「趙翔,你給我閉嘴!」

其實在蕭毅來冰城之前,馮遠東是一直同意趙翔吞併黑省麗源分公司的計劃的。

讓馮遠東做夢都想不到的是蕭毅乘坐的飛機還沒有在冰城落地,川省省府辦公室的溝通電話就打到了黑省省府辦公室,說他們川省著名企業家蕭毅要到黑省辦事,希望黑省方面多多關照,給與方便等等。

一個川省的私營企業家到冰到黑省來辦事,川省省府辦公室竟然打電話給黑省省府辦公室,讓其給與方便和關照,這事不到半個小時就在黑省省府傳遍了。

馮遠東的老子馮凌轢在聽到這個消息后,他的心裡非常清楚川省麗源總公司的董事長,親自到黑省來要辦的是什麼事。

之前馮凌轢在知道兒子的遠東貿易公司,在打黑省麗源分公司的主意后,想到麗源規模雖大也只是一個民營企業而已,也只和馮遠東打了一個招呼,讓他想要收並麗源黑省分公司最好用正規手段,不要用那些歪門邪道的手段后就沒在關注了。

馮凌轢也沒有想到,麗源在川省省府的竟然有那麼大的重量,麗源總部的董事長這才動身,川省省府辦公室要求黑省關照的電話就大了過來。

馮凌轢回家后,第一時間就將馮遠東叫到書房,問他和黑省麗源公司之間現在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完馮遠東的講述之後,馮凌轢將川省對麗源的態度告訴馮遠東之後,很是嚴厲地讓他馬上停止一切上不得檯面針對黑省麗源分公司的手段,想要收購麗源黑省分公司,必須用正當手段走正規的渠道。

馮遠東嘴上答應了他老子,但他的心裡並不是很平衡,也不怎麼相信麗源一個民營企業川省省府會那馬重視。

因此在蕭毅一行人到時他不僅並沒有露面迎接,還默許了趙翔安排的一系列試探的舉動。

在見識了蕭毅的強硬態度之後,他這才相信了他老子馮凌轢所說的一切,這也是後來馮遠東經過幾番親自試探之後,接受他老子讓他誠心和麗源商談建立合作關係的建議,並將之前對黑省麗源分公司所做的一切都甩鍋給趙翔。

只是沒有理會到馮遠東想法已經轉變了的趙翔這個豬隊友,在蕭毅一言不合起身就走的情況下還出言威脅,馮遠東真想一巴掌將趙翔這個蠢貨給拍死。

蕭毅絲毫不給馮遠東等人面子,一言不合轉身就走的做法,不僅沒有讓馮遠東生氣,反而讓他覺得這是蕭毅底氣十足的表現。

正是馮遠東有了這樣的想法和心態,見到蕭毅走他才情急之下厲喝趙翔,並馬上追了上去。

「蕭董留步,有事好商量,千萬別和趙翔那個山炮一般見識。」

朱懷仁也跟著勸道:「蕭董,趙翔那混蛋就是一卡稜子,和他生氣不值得,你看在馮少這麼有誠意的份上,給馮少一個面子。」

蕭毅很清楚走並不能解決問題,如果不想和馮遠東徹底撕破臉,剛才那一走也只能是做一個姿態而已。

現在馮遠東親自追上來就已經表示他服軟了,在加上朱懷仁的話,知道見好就收的蕭毅於是就坡下驢,一臉勉強地說道:「嗯,馮少的面子得給,不過接下來的我不希望趙翔那個瓜皮,再參與進來,如果馮少答應我這個要求,我可以回去和馮少好好談談。」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在水上隼人和長澤雅美那兩個冷風中拍攝的場景以後。《求婚大作戰SP》就進入了一年後的時間線。

在女主角從婚禮落跑一年以後,兩人雖然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思,但是彆扭的性格讓他們至今無法邁出新的一步。

一直來到了繪里和小鶴的夏威夷婚禮。這本該是一場深情小鶴苦追多年修成正果的溫暖婚禮,

《向陽處的日娛》第一百五十六章求婚 謝經理恭敬地道:「林先生,我不知道您來了。剛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見諒!」

「也沒什麼得罪的地方,只是這裏太聒噪了,影響人心情!」

此時,也有人湊過來,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跟謝經理說了一遍。

謝經理面色頓寒,他目光掃過現場眾人,最後落在那個服務員身上。

之前那服務員已經快嚇尿了,顫聲道:「經理,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可以隨便說話?」謝經理惱怒:「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本公司的員工,拿着你的東西滾蛋吧!」

「經理,再……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服務員哀求。

在一品軒工作,待遇好福利高。

最關鍵的是,能夠見到很多上流人物,很多人為這裏的工作搶破頭。

他好不容易進來,一下子就被趕走,怎麼甘心啊!

謝經理怒喝:「把他給我扔出去!」

幾個保安上來,直接把那服務員拖了出去。

「林先生,您是至尊卡,可以去頂樓用餐。」謝經理恭敬地看着林漠:「當然,如果您想在這裏用餐的話,我也可以幫您清場!」

四周眾人皆是震撼,清場,那不是要把他們都趕走嗎?

「那就清場吧!」林漠隨意揮手。

「好,您稍等!」謝經理轉過頭:「請其他人離開餐廳。」

服務員們立馬行動起來,去讓其他人離開。

一個男子不忿地道:「謝經理,你這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是這裏的會員,憑什麼他吃飯,就得讓我們離開?」

「對啊,他一個人,就要趕走我們這麼多人?謝經理,你們一品軒做事,也太霸道了吧!」

「不就是一個至尊卡嘛,呵呵,我們這麼多金卡銀卡會員,還比不過他一個人了?我們這麼多人的消費,絕對超過他了!」

「說的沒錯,今天一品軒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眾人嚷嚷起來。

許半夏面色擔憂,低聲道:「林漠,算了吧,別把事情鬧大了。這麼多人,不好收場!」

林漠也不說話,他倒想看看,這至尊卡,到底有多大的許可權!

謝經理表情冷漠,瞥了眾人一眼,朗聲道:「至尊卡,擁有與黃總同等的權力。」

「你們要是不服氣,可以隨時撤銷自己的會員卡,我現在就能為你們辦理!」

眾人頓時沉默,他們原本想仗着人多施加壓力。

現在看來,這不是人多人少的事情啊,人家根本不把他們當回事啊!

他們也不敢再鬧了,他們手裏的會員卡,都是好不容易得來的,也是他們炫耀的資本。

一旦被撤銷了,誰能受得了?

最終,這些人都灰溜溜地離開了。

許半夏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切,至尊卡的威力,讓她震撼至極。

謝經理又親自來為林漠倒了一杯酒賠罪,這才帶着眾人散去。

許半夏終於回過神:「林漠,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林漠早就在心裏想好了措辭,輕聲道:「這張卡,其實是南霸天的!」

「什麼?」許半夏驚愕:「你……你拿了南霸天的卡?」

林漠:「他送給我的。」

許半夏目瞪口呆,這張卡的價值,已經不是用錢能衡量的了。南霸天出手,真是闊綽啊!

「林漠,你不是說你跟南霸天兩清了嗎?」許半夏皺眉:「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着我?」

「我也不知道這張卡,會有這麼大的能量。我以為只是一張普通會員卡呢!」

林漠說着,把卡片遞給許半夏:「送給你。」

許半夏將至尊卡拿在手裏把玩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遞給林漠:「保管好,別讓我爸媽看見了。不然,你這卡肯定沒了!」

林漠心裏頓時暖暖的,許半夏還是替他着想的。

只是,黃良又是怎麼回事?

沉默了一會兒,林漠忍不住道:「半夏,你……你喜歡我嗎?」

許半夏停下手裏的刀叉,臉上閃過一絲緋紅,啐道:「誰喜歡你啊!」

林漠看出許半夏的羞澀,知道她口是心非,心裏更是暖暖的。

「半夏,如果你真的喜歡我,能不能在乎一下我的感受?」

許半夏抬起頭,皺眉道:「林漠,你什麼意思?我怎麼沒注意你的感受了?你是不是覺得我爸媽他們看不起你,所以心裏不舒服?」

「我不是說他們……」林漠低聲道:「我是說黃良。」

「黃良?」許半夏愕然:「黃良怎麼了?」

「你……」林漠遲疑許久,咬牙道:「你為什麼要聘請他當你的私人秘書和司機?」

「什麼!?」許半夏一聲大喝:「誰請他當我的私人秘書和司機了?」

「啊?」林漠愕然:「不是你請的嗎?他都在你公司上班了,可以隨意進出你的辦公室!」

「怎麼可能?」許半夏急道:「我從來沒聘請過他啊,我也不需要秘書和司機啊!」

林漠皺起眉頭,他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許半夏並沒有做過這件事,那就是黃良說謊了。

不得不說,這個人還真夠卑鄙的。

背着許半夏說這樣的話,在林漠面前挑撥離間,真是一個小人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許半夏問道。

林漠把自己進公司的事情說了一遍,許半夏不由皺起眉頭。

「這個黃良,實在可惡,我回去就把他趕出公司!」

林漠心裏頓時舒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