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燁陽看了看,沒什麼反應。

他們出來已經有一會兒了,花車也該到崇樓那邊了。

「快,我們快回去,買了的花燈可不能浪費,我們也給放了,順便祈個福!」稻花拉起蕭燁陽就往崇樓方向跑。

蕭燁陽一臉無奈的任由她拉着跑。

很快,四人就來到了崇樓前。

「咦,我大哥和董大哥他們人呢?」

樓上、樓下,稻花都看了一遍,一個熟人也沒看到。

蕭燁陽淡定道:「我們不見了,他們肯定是去找我們去了。」

稻花凝眉,有些擔憂。

別人她到是不在意,就是擔心幾個表哥表姐。

蕭燁陽瞥了她一眼:「你現在擔心已經晚了,剛剛跟我離開的時候,怎麼沒想到這些?」

稻花:「……我那不是看着你只帶了得福一個人嗎?要是有個什麼事,連個幫忙的人都沒有。」

聞言,蕭燁陽神色一緩,安撫道:「好了別擔心了,董元軒是誰?布政使的長子,有他在,你哥哥和你的表哥表姐絕對不會有事的。」

稻花放下心,點了點頭:「那我們要去找他們嗎?」

蕭燁陽沒好氣:「這麼多人你要怎麼找?他們找不到我們,自然會回來的。」說着,從得福手中接過新買的兩盞花燈,「我們放我們的花燈吧。」

稻花接過花燈,不時的往街上看一看。

見此,蕭燁陽招來得福,讓他叫護衛到街上找找看:「好了,現在總可以安心放花燈了。」

稻花笑了笑,得過蕭燁陽手中的火摺子,將花燈點燃。

就在兩人正對着緩緩升起的花燈許願的時候,董元軒一行人回來了。

「小王爺、顏妹妹,你們去哪裏了,可讓我們一通好找!」

董元軒眉眼間都是着急和擔憂,走上前,打量了一下兩人,見兩人沒什麼事,緊繃着的臉才舒展了一些。

稻花見大哥顏文修板着臉看着她,自知理虧,縮了縮脖子,躲到了蕭燁陽身後。

看她這慫樣,蕭燁陽有些無語。

剛剛那拉着他往前沖的氣勢呢?

關鍵時刻,還是得靠着他。

「你們竟問我們去哪裏了,我還要問問你們呢,我不就和稻花去看了看別處的花燈嗎,怎麼一轉過身,你們就不見了?」

聽到這話,稻花猛地抬起頭,星星眼的看着蕭燁陽,一臉的佩服。

什麼叫說謊不打抄稿?

什麼叫倒打一耙?

蕭燁陽這傢伙可算是完美的在她面前展示了一遍。

董元軒等人臉色一滯,然後紛紛面露愧疚。

顏文修自責的上前:「都怪我,一時興起,猜起燈謎來,就把旁的給忘了。」

稻花見蕭燁陽擺了擺手,一副算了的表情,立馬說道:「大哥,這不怪你,我們不也是看花燈看得着了迷,這才和你們錯開嗎。」

「呵呵~」

話音剛落,一聲悅耳的嬌笑聲就響了起來。

稻花抬頭望去,這才發現,董元軒身後竟站着一個和她差不多大、之前卻從來沒見過的『公子』。

從那『公子』的笑聲,以及神態舉止中,稻花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一位女扮男裝的姑娘。

「元瑤見過小王爺。」

董元瑤先是給蕭燁陽行了行禮,然後就徑直走到稻花前面,輕搖摺扇,眉頭微挑,上下打量了一下稻花,然後一臉戲謔的笑道:「這就是大哥時常提起的顏妹妹吧?」

一旁,董元軒見自家妹妹用惡霸調戲良家婦女的語氣和神態看着稻花,頓時覺得天雷滾滾。

然而,接下來稻花的反應,更是讓他懷疑人生。

「喲,這是哪裏來的小哥哥呀,咋長得這麼好看呢?」稻花笑着上前,親熱的挽過董元瑤的胳膊,兩眼放光的盯着她的臉看,一臉的垂涎和傾慕。

「瞧瞧這小臉蛋,多白皙細嫩呀,好想摸摸呀!」說着,稻花就將自己的爪子伸了出來,快速在董元瑤臉上摸了兩把。

「哎呀,好滑哦,好喜歡這位小哥哥呀!小哥哥,我家在興州城,你跟我回家好不好,我保證會對你好的。」

那模樣,那神態,活像是大灰狼看到小白兔,發自內心的喜悅呀!

轟隆~

稻花的反應,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一個個的都目瞪口呆。

就是當事人董元瑤,也是呆若木雞的看着稻花,一副不知身在何處的模樣。

見此,稻花心中暗笑。

小樣,想捉弄她,現在被嚇到了吧?

就問你們怕不怕?

旁邊的蕭燁陽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接着就是一陣咳嗽,用一副才認識稻花的模樣上下打量稻花。

突然間發現,稻花對他其實還挺好的。

至少沒對他用什麼迷藥、痒痒藥丸,以及像捉弄董元瑤這般捉弄他。

董元瑤被咳嗽聲驚醒,臉頰一下就紅了起來。

之前老聽哥哥說,顏家大姑娘如何如何的古靈精怪,今天一見,她就起了捉弄之心,沒想到,以前戰無不勝的招數竟踢到了鐵板,她這捉弄之人反到被捉弄了。

見顏家大姑娘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眼睛還對着她猛眨,一副神氣得意的樣子,董元瑤心中那個恨呀。

「你別得意,剛剛你們去了哪裏,我可看到了!」

說完,就好整以暇的看着稻花,似乎在等她求饒。

稻花面色確實變了一下,不過很快又恢復了過來,眨着眼睛問道:「小哥哥,人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董元瑤見稻花不認,氣得不行。

稻花得意的挑了挑眉,踮起腳尖,湊到董元瑤耳邊,低聲道:「你如果真的知道我們去了哪裏,那麼當時你也在現場。你自己也去了,也好意思說我們!」

董元瑤呆了,指著稻花,一副被氣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

稻花笑着握住董元瑤的手,還趁機摸了摸,將無賴的模樣演繹到了極致,還一副好心的安慰道:「咱們呀,半斤八兩,大哥不說二哥,你說是不是呀,小哥哥?」

董元軒見自家妹子臉色紅了青,青了又紅,心中大感無奈。

顏家妹妹可是連小王爺這頭老虎嘴上的毛都敢拔的人,妹妹怎麼可能對付得了,何苦湊上去找罪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跟你一起去!」金梨一把抓住夜天凌的胳膊,死不撒手。

夜天凌扯半天沒把胳膊扯回來,又怕動作太大,會傷著金梨,這個時候,任何一點小傷怕是都能出現大問題。

「你還能走?」夜天凌還記得金梨之前累的都讓他要了她的小命。

「……能!」金梨咬咬牙,說道。

反正獨自留在這兒,金梨肯定是不願意的。

夜天凌沒辦法只能帶着金梨去附近找一些能柴禾枯葉回來。

金梨腳上肯定起了泡,換做旁人,她現在肯定撒嬌耍賴不願再走路,但她現在不敢嬌氣,因為夜天凌一向討厭她,她現在沒那個資格嬌氣,所以強忍着疼痛,努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夜天凌找的枯枝都是一些粗壯的枝椏,金梨就撿一些枯葉細枝。

兩人速度很快的回到洞穴里。

「你有火摺子嗎?」金梨用腳摸索着地上,確認沒有障礙物之後直接坐到了地上。

只這輕輕一坐,身體上的重量移到地上,一剎那間的舒適,讓金梨身心都適宜起來。

「有。」即使沒有,夜天凌也有其他辦法取火,雖然他不是真的獵戶,但是獵戶在深山老林里會做的,他都會,除了特別支出,他這些年都是用自己的方式養活自己。

金梨鬆了一口氣。

夜天凌燒了火堆,他們才能看清楚洞穴裏面的情況。

洞穴里雜七雜八的枯葉樹枝有不少,但是沒看到什麼動物的皮毛。

金梨惜命,她也不敢全指望夜天凌,所以儘管再不舒服,也起來檢查一圈。

夜天凌在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一處蛻皮,心裏瞭然這是個什麼洞穴。

「不管是什麼洞穴,先住着吧,外面更危險。」夜天凌沒有把懷疑說出來。

金梨看不出個所以然,但她認同夜天凌的話。

「咕……」金梨的肚子忽然響了一聲,然後接連咕嚕咕嚕的響起來。

頓時,金梨面上漲紅,秀囧無比的低下頭。

【真的快餓死了……他不是獵戶嗎?怎麼還不去打獵!】

夜天凌確認了火堆不會滅之後,起身出去。

【希望他是去找吃的,不然沒被野獸吃了,也餓死了。】金梨可憐巴巴的想着。

外面天色暗到什麼都看不見時,夜天凌也不見回來。

金梨有些急了,她現在還不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就剛剛一路走來來看,這是深山,若是沒有夜天凌,光靠她一人肯定回不去,到時候她不被野獸吃掉,也會活活餓死……

金梨打了一個冷顫,忍不住的去了洞口,豎起耳朵聽着外面的動靜,希望夜天凌早點回來。

【怎麼還不回來?是不是碰到什麼野獸了?】

【這深山裏肯定有大型野獸,現在他又是餓了這麼久,手裏還沒有弓箭……要是他出事怎麼辦?】

【老天爺,求求你了,千萬不能讓他出事!讓他快回來吧!】

【他要是出事了,我怎麼辦……】

【外面這麼黑,我要不要出去找他?萬一他真的出事,正需要我救呢……】

【也許他和老虎野豬斗的兩敗俱傷……正需要我……】

【我……要不要去找他?如果他回來,我不在洞裏,他會去找我嗎?】、

【我要不去找他,他要真出事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