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又開始刻畫縮型空間銘紋。

這一次,他刻畫的速度更快,只用了八個呼吸的時間,就刻畫成功。

張若塵繼續在靈紙上面練習,當練習到第十次的時候,他只需要三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刻畫成功。

「八種基礎空間銘紋全部刻畫成功,真是太好了!引來第一次諸神共鳴,我的精神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也不知道,我的精神力達到多少階了?」

張若塵的心情大好,準備開始煉製空間戒指。

上一次,他雖然煉製出一枚空間戒指,但是,當時他沒有學會張型銘紋,無法擴張空間戒指的內空間。

所以,那一枚空間戒指僅僅只是基礎空間戒指,內空間相當狹小,只有一立方米,只能存放少量的物品。

現在,他學會了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將會煉製出多大內空間的空間戒指?

張若塵有些期待起來,立即將一枚雕刻著鳳紋的白色戒指取出,捏在手中。

第一步,先在白色戒指上面刻畫空間銘紋。

張若塵花費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一口氣刻完六道空間銘紋,無一失敗,全部成功。

白色戒指的內部,構建出一座一立方米的內空間。

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地方,刻畫張型銘紋,擴展內空間的大小。

張若塵手持銘筆,小心翼翼的在白色鳳戒上面刻畫,筆畫十分流暢,猶如行雲流水。

「轟!」

張型銘紋剛剛刻畫成功,空間戒指的內空間便立即開始膨脹。

一立方,兩立方,三立方……

很快,空間戒指的內空間就達到八個立方的容量,而且,還在增加。

張若塵將全身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空間戒指,用盡全身修為,想要將內空間的大小擴展到極致。 「終於是成了嗎?」林煜也是注意到了新的變化,氣喘吁吁的望着手中散發着異常光芒的石塊。

「呵……。」林煜的臉上早已是被那汗水所充沛,但這一刻他覺得之前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看着下面傻笑的少年,陸依白不免有些動容,貝齒輕微咬了下嘴唇,又用那玉手輕輕拂去眼角的濕潤,便轉生離去。

而林煜也是在那之後,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彷佛在那成功的一瞬間,其體力也是瞬間奔潰瓦解。

「這就是精神石么……。」林煜的嘴角上揚,極其興奮的望着笑道。

「這便是第一塊了,要不……。」林煜想要在多弄出幾塊,卻不料想自己的身體實在是異常的沉重。

「算了,今天就到這裏吧。」林煜又嘗試性的試了幾次,但發現實在是沒有多餘的體力再次凝聚源氣。

林煜也不顧那地面,直接是橫躺在上面,閉起眸子,休息著。

過了些時辰之後,林煜也是慢慢爬起,踉蹌的爬起,緩慢的移動着自己的腳步,來到自己的房中。

進門之後,林煜直接是躺到床上,重重的睡去。他實在是太累了,他太需要休息了。為那精神石,自己實在是付出了太多的體力。

而另外一邊,碧天城府之中,石月橋上。陸依白望着遠處的明月,也是回想起自己從前的往事。自己在修鍊之時,也是一個人默默的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着,一次又一次的受到眾人的冷嘲熱諷。但最終自己還是憑藉着異於常人的毅力堅持下來了。

「真是很像呢。」陸依白眼神之上,滿是懷念。月光也是照在那陸依白的臉龐之上,陸依白也是輕微的閉起眸子,努力感受着夜晚的寂靜,夜色的美好。

第二日,林煜醒來之時,發現已經是中午時分。林煜依稀感覺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異常的酸痛,尤其是自己的手掌和那手臂,挪動一下都是十分艱難。

「好痛……。」林煜努力的從床上爬起,一絲痛意也是瞬間傳來。

「不行,今日還得在去弄幾塊……。」林煜咬着牙強忍着身體的酸痛,極其彆扭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

林煜的床和門外相隔不到幾米,但林煜卻花了很長時間。

正當,林煜打算要走出門外之時,那門也是直接」咯吱「一聲。

「你……,要出去嗎?」陸依白從門外進來,看到一旁好像要出去的林煜。

「嗯……,還得去找些石塊來。」林煜沒有想到,陸依白會找上門來。

「你……,都這樣了,還要去嗎?」陸依白望着林煜有些發腫的身體,冷聲道。

「沒事,總不能閑着吧。」林煜則是有些淡然,即使自己能清醒的感覺到那身體上的酸痛,自己依然是要決定再去弄幾塊石頭來。

「今日穿的倒是挺適合你。」陸依白身着一身月白衣,里穿乳白摻雜淡藍色色的緞裙,一頭秀髮輕挽銀月簪,恍若傾城,似是飄然成仙。

陸依白聽到林煜的話語之後,直接是向著其胳膊一捏。

「……,痛,痛……。」林煜也是瞬間感到巨痛無比,那陸依白正好是捏到了自己胳膊中最酸痛的部位。

「你在敢胡言,下次定不饒你!」陸依白鬆開了林煜的胳膊,向房中走了進去。

「誇你好看都不行么。」林煜關上門,踉蹌的跟在陸依白的後面,埋怨著說道。

「自己胳膊都那樣了,還要逞強?」陸依白有些生氣的提聲問道。

「這點痛對我不算什麼,修行要緊。」林煜道。

「修行要慢慢來,你這樣是不行的!」陸依白的聲音之中似乎是沒有了之前的冰冷,反過來還有些溫暖。

「我說你啊,最近好像是變不少啊。」林煜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笑道。

「……,你又要開始胡言?」陸依白好像也是正中下懷,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是……,不是。」林煜馬上退後了幾步。

「凝練源結,你應該是早完成了吧?」林煜將自己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

「……,嗯。」陸依白也是沒有猶豫,直接是告訴了林煜。

林煜聽聞之後,也是肯定的點點頭。

「今日,你來找我是?」林煜也是問起了陸依白的來意。

「過幾日,我便會出府而去。昨天恰巧路過那亭子,看到你拼了命的弄那石塊,今日來就是想提醒你一下。」陸依白的眸子也是沒有注視林煜,柔聲道。

「這麼關心我啊?」林煜道。

「你……」,說罷陸依白也是瞬間從手中變出長劍,擱在了林煜道的脖子之上。

「我說過的!」陸依白的語氣又是回到了從前,冷聲說道。

「……,開玩笑么。」林煜也是故意裝出一副弱小之姿,請求陸依白放過自己。

「好可怕的女生!」林煜也是在心中叫喊道。

「下次在這樣,我定取你性命。」說罷收起長劍,便從白衣袖口之中,取出一藥瓶放在桌上,轉身離去。

「你要出府去哪裏啊?」林煜也是趕忙大聲叫喊道,但那陸依白卻已走遠,沒有聽到林煜所說的話。

林煜拿起那藥瓶,發現是治療身體酸痛的常規藥物,細細的看了一會後,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上揚起來,「其實是來送葯的吧!」

之後,便將那藥瓶之中的藥丸,服了下去,也是感覺一陣清涼。

「算了,今日休息片刻,試着將那精神石衝擊一次。」林煜覺得陸依白說的有些道理,也是放棄了找石塊的打算。

經過一天的休整之後,眾人也都是先後發現了那精神石的秘密。

率先發現的是顧明,自後山之中嘗試了幾次便成功了。因為畢竟自身實力處於橙階大成,成功的概率自然是提高了不少。

之後發現的依此是林錚,白景光,蘇皖詞,杜子楓幾人。雖然嘗試的次數比林煜要少的多,但也花了不少時間。

萬丘遲也是派人打聽着眾人的動靜,聽到各自的情況之後,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來到了10月份,蔡健啟程回到了華夏。

並不只是想要簽約兩名球員,更加是因為接下來的世預賽。

而華夏隊的對手是卡達隊,對於這一場比賽,華夏球迷都非常的樂觀。

他們認為這一場比賽,拿下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對於這一場比賽,蔡健非常的期待。

因為這一次華夏隊大名單中,足足有6名旗下的球員。

分別是柏林赫塔的中場夏忠、多特蒙德的中場陶佳、霍芬海姆的甘凡、上海上港的中後衛李軍、萊斯特城的前鋒王元傑和塞維利亞的右邊鋒魯雲龍。

他們都是可以立足五大聯賽的球員,而這一次也是蔡健旗下球員最多的一次。

於是蔡健才回到了華夏,打算等世預賽結束后,再去和這兩名球員簽約。

時間來到了10月9日,這一天將進行世預賽的比賽。

而這一場比賽,也是10月份唯一一場國家隊比賽。

不管是蔡健還是所有華夏球迷,都期待着拿下這一場比賽。

雖然卡達隊實力也很強,但是和現在的華夏隊相比,還是遜色了不少。

比賽不知不覺開始了,球迷期待着華夏隊的進球。

可是進球遲遲沒有到來,即便是蔡健也沒有想到。

他也以為華夏隊是必勝的,畢竟鋒線有王元傑和魯雲龍。

中場有夏忠和陶佳,後防線還有甘凡和李軍。

這個陣容在亞洲,絕對是頂級的了。

身位主教練的佩蘭直皺着眉頭,因為他看得出球員之間幾乎沒有配合。

尤其是魯雲龍和王元傑之間,完全沒有配合可言。

此時時間已經來到第35分鐘了,華夏隊發起了進攻。

魯雲龍此時控制着球權,突然王元傑朝着魯雲龍做了傳球的手勢。

然後突然往前跑位,他的速度非常快。

竟然真的跑出了機會,他本已經做好接球的準備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魯雲龍竟然沒有傳球。

王元傑本來已經起速了,看到沒有傳球,無奈的減緩了腳步。

魯雲龍往前盤帶着,面對對方的防守球員。

魯雲龍突然內切,然後在距離球門很遠的地方直接遠射。

這樣勉強的射門,並沒有對對方球門造成太大的威脅。

「你為什麼不傳球啊!剛才你如果傳球,我就直接單刀了!」王元傑走向魯雲龍,開始抱怨了起來。

魯雲龍沒有理會王元傑,直接往回跑去。

王元傑本來還只是遺憾,遺憾魯雲龍沒有傳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