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龍倒是欣慰了一些,點點頭:「那就好。」

「這小子,一直都讓我不省心,他要是有他大哥一半……」

話說到一半,林天龍又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將來這林家,還是要讓他繼承的,就讓他自己歷練歷練吧。」

「這幾天我不在公司,就讓他辛苦點。」

老管家點點頭。

說起這個二少爺林書文,整個林家,無不為此頭疼。

林書文這個人,也不是沒有能力,但就是喜歡吃喝玩樂。

說白了,就是一個二世祖。

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就轉性了,一心撲在工作上。

不過也好,林壞現在已經不是林家的人了,那林書文,就是林天龍唯一的兒子。

這林家,將來肯定是會讓林書文來繼承。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會兒。」林天龍擺擺手。

老管家退了出去。

此時空蕩蕩的卧室里,就只剩林天龍一個人。

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發紅,不知道在想什麼。

「鈴鈴鈴——」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是聖主打來的。

看到這個號碼,林天龍彷彿聽到死神來索命一般,本來就蒼白的臉色,頓時又白了兩分。

糟了!

肯定是聖主打來興師問罪的!

之前聖主下了死命令,要他殺了林壞。

可他不僅沒能殺了林壞,反而還讓聖主的兩名高手也被林壞給殺了。

他現在怎麼跟聖主解釋?

聖主肯定會懷疑他有問題。

「喂,主……主子……」

林天龍顫抖地接聽電話。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讓林天龍心裏更恐懼了。

他憋著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良久,聖主才開了口:「到底是怎麼回事?」

語氣,十分陰沉,讓林天龍更加害怕起來。

「主子,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您都不會信。」

「但我真的佈下了天羅地網,我連我林家的四大供奉都派出去了,甚至還安排了一名狙擊手。」

「結果……四大供奉……沒了!」

「那名狙擊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直沒開槍,我後來派人去看,只看到他被掩埋的屍體。」

「這一次,甚至還連累了您派來的那兩位……」

說到這兒,林天龍也說不下去了。

敗了,就是敗了。

聖主若是不信他,就算他再怎麼解釋也沒用。

「你是說,你林家的四大供奉,也死了?」

聖主的語氣,有些古怪。

他竟然沒有生氣,沒有關心他派去的那兩名高手,而是關心林家的四大供奉死沒死。

林天龍忙道:「死了!他們都是被林壞打死的!」

「而且,林壞只用了一招,就打死一個人。」

「那個孽畜,他甚至還想殺了我!」

聖主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林家的四大供奉,他也略有耳聞。

雖然他自信,自己也能一拳打死那四大供奉,可林壞……

至少他在林壞這個年紀,是根本就辦不到的!

他原本還想通過林壞和四大供奉的交手情況,來推斷林壞的實力。

但現在看來,他完全不知道林壞的實力,跟他的實力,到底相差多少。

「看來,我們都低估他了。」

聖主嘆氣道:「這件事,我也不怪你,我相信你是下了決心的。」

「不過,你林家四大供奉戰死的消息,千萬不能傳出去,否則那些覬覦你林家的人,一旦同時動手,恐怕就連我,也難以保住你林家,懂嗎?」

林天龍不禁大喜!

一副劫後餘生的感覺:「是!多謝主子理解!」

「等我重整旗鼓,一定想辦法對付林壞,將功贖罪。」

掛了電話,林天龍頓時長長鬆了口氣。

幸好啊。

幸好聖主是知道林壞實力的人。

否則的話,他這次還真的怕是躲不過去。

紫筆文學 從地上緩緩站起,挺了挺身子,蘇羽微微扭了扭手腕,現在的局面可不太好處理。

他的攻擊無法對何太初造成有效的殺傷,而何太初也同樣無法攻破他的防禦。

二人現在,已是陷入了僵局。

既然如此,看來想速決是不可能了,只有拼刺刀,見血,看誰能扛到最後了。

已經做好比拼耐力準備的蘇羽,雙手一翻,妖刀千刃浮現出手,一長一短的子母刀上,閃爍著駭人的精芒,散發着腥臭的氣息。

它,在渴血!

砰!

身形化為一道閃電的蘇羽,再一次拔刀而上,正面與何太初糾纏在了一起,而同樣的,後者也雙手一翻,帶上了一雙指虎,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一時間,大殿中叮叮噹噹的聲音響徹而起,與此同時,那每一次對碰所產生的內氣漣漪,都在瘋狂席捲著這片空間。

而在兩人瘋狂對戰的時候,其他四人,也將目光放在了面前的五名教官身上。

「怎麼打?」海森神色冷冽的問道。

黑娃的目光靜靜的盯着為首的教官,淡淡的說道:「那個半步宗師的傢伙,交給我。」

「嘿,那綠眼睛小黃毛就交給我來吧。」傑西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看着面前三個男人分配好了作戰對象,梅櫻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你們三個還是不是男人?讓我一個女流之輩抗衡兩名z級教官?」

「哈哈,能者多勞嘛,梅堂主。」海森一聲大笑,卻是先一步沖了上去。

黑娃神色一動,腰間斷劍瞬間彈射而出,迎面朝著那為首的教官直刺而去。

傑西雙手一翻,兩柄細小的手術刀浮現手中,刀尖閃爍著寒芒,腳步一震,便是朝着那坤沙掠了過去。

看着剩下的二人,梅櫻輕輕打了個響指,一名與她身形響起的火人,憑空出現在她的身邊。

這是她用控火術臨時凝聚而成的傀儡。

「我可攔不住太長時間,你們速度解決他們,過來幫我。」梅櫻嬌喝一聲,一邊控制着傀儡,沖向那名叫做長生的z級中期教官,而自己則迎上了一名z級後期教官。

以z級中期實力,獨戰一名z級中期和一名z級後期教官,單單是這份魄力,便對得起她那殺手皇后的名號!

而在眾人陷入一片廝殺的時候,南城牆內,卻是悄然湧入了七名獄門人員。

為首的小白身穿一襲白色作戰服,面無表情的扭斷一名城衛軍的脖子,淡淡的問道:「距離中心地帶還有多久?」

「按照我們的速度,估計還要十分鐘左右。」身穿一身暗金色作戰服的衛平安,皺眉說道。

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是因為正面戰場沒有見到教執人員。【…¥神筆屋#*更好更新更快】

他們猜測,那些沒被處理的教執

,應該在城堡內,聯合一眾教官牽扯蘇羽等人。

小白聽到這道猜測之後,幾乎沒有猶豫,便獨自一人沖了出來,衛平安等人見狀,無奈之下也是緊跟着跑了過來。

一路周轉,翻山越嶺,甚至從西城門繞到了南城門,只為躲避對方的視線,順利進入暗城。

如今,進來倒是進來了,但是他們所遇到的敵人,可也不少。

一槍解決一名巡視人員,衛平安擔憂的說道:「如果我們被發現了,可是有些難以招架。這裏畢竟是對方的大本營,我們所帶的火力不足。」

「丟掉裝備,全力沖向中心城堡。」小白冷冷的留下這句話,隨後便迅速提升速度,朝着城堡中心位置掠去。

那風馳電掣的速度,已然瞬間將眾人暴露,不過面對那些普通城衛軍的火力射擊,小白的身形卻是靈巧無比,嬌小的身軀在槍林彈雨中翻滾跳躍,不一會便逃出了對面的射程。

見狀,衛平安等人跟見了鬼一樣:「這,這他媽那是sss巔峰的速度啊?!」

「衛哥,怎麼辦?」一名獄門弟子問道。

「還能怎麼辦?都已經暴露了。」衛平安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即猛然大喝:「跑啊!」

眾人一路奔襲,跑着跑着,卻忽然發現周身的火力小了許多,越來越多的城衛軍看到他們,也不射擊,也不阻攔,似是知道他們的目的,任由他們前往一般。

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的衛平安,本想叫停小白,但抬頭一看,已經找不到對方的蹤影了。

這算什麼?

這算連對方的車尾燈都看不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