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江小河出去玩,他自己進入空間,準備配「藥酒」。

其實也就是空間水加上蜂蜜,又加了一丁點白酒,有點酒味就行了。

不過聞著沒有藥味,感覺不好。

於是他便出門趕到供銷社,買了一些甘草。放了進去。

這下好了,有點藥酒的樣子了。做了2個鹽水瓶的量。

騎著車便將東西給姐姐送去了。

回來后,沒啥事了便進入空間,江小川這才拿出之前秦老頭給的那本拳譜,開始研究起來。

沒有傳說中的修鍊內力之類的說法。

按照上面的指示從最基本的開始站樁。

可能是因為喝過空間泉水的原因,這一站就是一個多小時,才開始感覺身體有點顫抖。

累了就喝點泉水,咬牙堅持著。

半天過去了,感覺肚子咕嚕嚕的響個不停。

弄了只野雞,宰了做湯。

之前放進來的黑木耳,這段時間一直澆水,木耳也採集了不少。弄個木耳炒肉片。

再炒了點蔬菜。

就著白米飯,大口吃了起來。

喝著雞湯的時候,他就想到,這要是在雞湯里放點人蔘多好。那才補呢。

可惜自己對草藥完全不懂。

不然的話上次進山還能弄點草藥。這麼大的山肯定有好東西。

而且自己剛剛看了一下拳法里,葯浴也是需要藥材的。自己這些都聽過。但是除了人蔘,其他都沒見過。

江小川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再弄個葯園子?」

算了,自己的釀酒大計還沒著落呢。自己心心念念的木頭房子也沒蓋呢。

不過以後有機會可以順帶一起弄了。

休息一會,吃點水果。

便出了空間。

一連五天,

只要有時間,江小川就在空間扎馬步。

現在已經可以開始練習簡單的拳法了。

而這幾天大食堂辦的轟轟烈烈。

連續幾天大魚大肉,而且已經出現有人將吃不完的飯菜扔掉的現象。

江小川冷冷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幕,人們的熱情已經無限的高漲。

並不止是江台村才會出現這樣。這不是個例。

不是他們病了,而是時代病了。

他也管不了了。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他要去把自己的傢具給拉回來。

今天也算是喬遷之喜了。

騎著車來到孫師傅的家裡。

孫師傅見江小川過來,趕忙迎了上去。「哎呦…這都過去幾天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江小川停好車,對他笑著說道:「那怎麼可能呢…不然我費那麼大勁幹嘛…東西呢?」

「走……在後院。」

「咦…還有後院啊。」

後院的過道就在牆邊。

來到後院,這裡是一個搭起來的一個棚子,上面全是麥杆子。

下面放了一件件傢具。

江小川走上前去,東摸摸,西敲敲。

架子床也帶了一些鏤空的雕刻,表面泛著光澤,顯然已經上過桐油了。而且已經干透。

江小川很滿意。對著孫師傅「行…挺好的,對了,孫師傅,你看我這麼小,一會能不能幫忙送一下,我多給點糧食。」

孫師傅聽到他說好,立馬嬉笑道:「行沒問題,不用多給糧食了。用不了多長時間。」

隨後他有點為難的說道:「不過……這個你能不能給一半糧食。剩下的給錢?」

江小川聞言一愣,隨後便明白了。就算有糧食也得上交。到不了他手裡。

他便點了點頭:「行,那你算一下,多少錢,多少糧食?」

孫師傅聽到他的話立馬開心的報出了價格:「三張床,三個衣柜子,三個書桌,一張大桌子,一個堂屋的上頭櫃,手工費20斤,材料費20斤,一共440斤糧食,六個椅子四張大板凳,一共100斤糧食,剩下的邊角料我做了幾個小凳子,就算了。一共540斤糧食,咱們就按6分一斤粗糧,一共32塊4,算您32塊好了。之前給過10塊錢,要不你再給10塊錢,」說完看向江小川。

江小川想了一下。便點點頭。給了他10塊錢,至於剩下的,他一會去弄200斤玉米粉給他。

剛剛準備出去。他又轉了回來。

別人的糧食都要上交,他哪裡來的糧食。

不行。只能給錢了,至於怎麼解釋讓他自己想辦法去。

「孫師傅,這糧食都上交了,我只能給錢了。」

孫師傅一聽,立馬興奮道:「行…沒問題。」反正自己地窖里藏的還有糧食,不行把那糧食交上去不就好了。這錢還能自己留著。

江小川見對方同意,也樂的麻煩,又給他12塊錢。這才讓他們找人幫忙搬去。 電梯里,喬天羽看向宋顯,發現他臉色沉鬱,透著一股子陰冷,眼眸幽深,深不見底。

她原本喜悅的心,不斷地下沉。

那件事,應該很重要,宋哥哥為了陪她,卻只能放任不管,想必他心裏也是很難受的吧?

唉,她和宋哥哥好不容易有一個獨處的機會,真捨不得和他分開。現在分開了,她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和他見面。

可是,畢竟他的事業重要啊!

他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煎熬,重要要看到希望了,終於要湊夠一個億的聘禮了,她怎麼能讓他半途而廢呢?

她心頭進行着天人交戰,小腦袋失去了活力般,耷拉着,低聲說:「宋哥哥,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沒關係的,你不要因為我,耽誤了工作!」

然而下一秒,砰的一聲,她就被他壓在了門上,他灼熱的氣息,鋪天蓋地地籠罩着她,讓她的先心臟,驀地砰砰亂跳。

他修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頜,他低笑,聲線有些暗啞:「你真的想讓我走?心裏不難過?」

喬天羽嘟嘴,眼角都濕潤了,心口堵得難受,直白說:「我難過,我好不容易才見到你,捨不得你走,可是,畢竟你的事業重要……」

然而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他火熱的唇,堵在了口裏。

喬天羽錯愕地瞪大了眼眸……

多日來的思念,泛濫成洪水,不可阻擋。

宋顯的吻猛烈如暴風雨,卻又溫柔若月下清風,水火交跌,讓兩個人沉溺不醒。

直到,喬天羽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幾乎要斷絕氣息,宋顯才放開他,低喘著問道:「羽兒,還讓我走嗎?」

喬天羽溺在他的懷裏,就像一條無骨的美人魚,微張著一張嫣紅小嘴,喘息著。

她的眼眸霧蒙蒙的,被他親得要哭了。

可是她的小手卻還是緊緊得摟着他的勁腰,嬌軟的聲音若暗夜悄然而至的雨滴,「我才捨不得你走,我恨不得你時時刻刻在我身邊……」

她話音未落,他夾裹着甜蜜的風暴,再次席捲了她,引領着她,一起沉淪……

喬天羽就是這樣一個透明般的性子,讓宋顯愛到不能自已。

而此時,他們都不知道,是怎麼滾到床上的。

他極度索取,卻還保留了一絲的理智,在最後要崩盤的瞬間,剎住了車。

喬天羽在他的懷裏嚶嚶,用她的腿不停地蹭着他的腿,其意不言而喻。

宋顯狠著心,把她的腿壓住,低聲道:「羽兒,再等等,乖,別鬧了……」

她再鬧下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堅守得住。

喬天羽在他的懷裏,低笑:「宋哥哥,你不想嗎?」

宋顯大手在她的翹臀上拍了一下,語氣冷冷的:「你說呢?我容易嗎?」

喬天羽在他的脖子上,落下一吻,嬌聲道:「宋哥哥,你真好!其實,你無需忍的……」

宋顯嘆息一聲,大手揉着她柔軟的髮絲:「等我正式下聘之後,我們就去領證!」

領了證,他們就是合法合理的了,他都會自己找補回來,欺負她到哭的那種!

兩個人都平息下來,喬天羽還窩在宋顯的懷裏,她還是有些擔憂地問:「宋哥哥,你真的不去醫院看看那個病人嗎?」 第43章

「劉,劉主事,你們……什麼意思?」

唐青城似乎還沒反應過來,聲音發顫:「什麼失誤了?你們說清楚啊!」

劉主事嘆氣道:「其實你們工廠根本沒有什麼假藥,是我們的檢測儀器出錯了。」

「唐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

「希望你原諒我們。」

媽的,這都是上級的命令啊,逼我們演戲呢。

我們還得在這裡裝孫子道歉,唉,太難了。

聽到劉主事的話,所有人都懵了。

整個辦公室里,彷彿有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

唐鼎言:「劉主事!你在開什麼玩笑!」

唐風等人:「我就說我們唐家不可能生產假藥,太冤枉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