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眾人坐在玉虛宮內,相顧無言。

接引擔心通天再『殺』回來,沖着准提擠了個眼,二人找了個說辭,便離開了昆崙山。

老子冷靜下來,後知後覺道,「通天怎麼突然出現在玉虛宮的?」

元始緩緩搖了搖頭。

「只怪吾等剛剛說的太認真,連通天出現都沒有發覺。」

老子眼神看向宮門處。

「不對!」老子徑直走出宮門,在地上,剛剛拴著奎牛的地方,發現有牛蹄粘連的一小撮泥土。

老子疑心頓起。

直接將那一小撮泥土送到鼻子下嗅了嗅。

而後,神色大震。

元始見老子神情不對,急急問道,「怎麼了?」

「這是天龍山的土,通天那傢伙,剛剛去了天龍山!」

「天龍山?」

「他去天龍山做什麼?那不是龍族皇者周元的道場么?!」

元始不解。

二人仔細一琢磨,頓時琢磨出味兒來了。

「難道,通天這傢伙,早就開始懷疑我兩,要不然,他去找那周元作甚?定是找周元去詢問關於封神榜一事。

哼!他通天,早就信不過我兩了!」

老子說完,元始不禁扶額,心說,人家信不過就對了!

「可是,周元怎麼知道我們會對通天出手?」

元始又疑惑了。

「他怎麼知道?你別忘了,當年那周元是怎麼起山的!不就是憑藉着他的一番遠見,給各個大佬指點迷津,才混到今天這個地步嗎?!連我們的師尊鴻鈞,當時都被他迷得,整天稱兄道友的。」

老子說起這些,不禁又回想起當年紫霄宮聽道的事。

一連7個蒲團,全都給他龍族坐了去!

沒有鴻鈞的默許,誰敢!

「哼!無礙,不管是周元還是通天,總歸那封神榜他通天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

「元始!你現在就與吾一道去找其他師兄弟,一起去做他們的思想工作!」

老子這回是打定主意了,必須要強迫通天去簽榜。

元始見狀,苦笑一聲,現在好像也沒有什麼退路了。

兄弟已經反目,眼下還是各顧各吧!

「好的大哥,元始一切聽從大哥的安排!」

在這件事上,元始可不想做一個領頭的罪人,畢竟這是他們兄弟第一次鬧掰,元始內心多少還是有那麼一絲愧疚。

倒不如就乾脆做一個順從者。

反正老子出發點,對自己的闡教是有有益無害的。

接着,兄弟二人便開始行動起來。

此刻,天龍山。

周元正在山門處的一塊平地上,逗著幾條金龍。

手裏還拿着一些靈草。

時不時向上做個拋物線的動作。

逗了半天,周元有些疲累的坐在地上,「靠!這哪是什麼四大瑞獸啊!這他么分明就是四條寵物!」 這人正是一身明黃色衣袍

散發着威嚴氣息的軒轅仁川。

他頭頂的帝冕還未摘除

姜柔便笑着上前輕輕挽住軒轅仁川的手臂

「該歇息了……」

軒轅仁川卻是一言不發

任由姜柔扶着他一步步走近床榻。

……

炎府

收到消息的影嚴陣以待的守在暗處

捍衛現主子和前主子感情這個重任就落在他身上了!

不消片刻

軒轅朗逸果然出現在炎府內

只不過他並沒有直接來到炎曦月的小院裏

因為他從未來過炎家

竟是不知道炎曦月的房間在哪裏。

他直接走進府內

此刻只有幾個僕人在收拾打掃著大廳

眾人早已在屋中準備歇息。

軒轅朗逸負手站定

端著一派威嚴

開口道

「炎曦月在何處?」

幾個僕人乍一聽有人說話

竟是被驚的一愣怔

抬頭看去

一身暖白色衣袍,其上綉著幾隻盤旋飛騰的蛟龍

腰間墜著一塊溫潤透亮的碧綠玉石。

眉宇間透露着絲絲高貴與傲氣。

僕人們面面相覷

單看那衣物,便知道來人是誰了。

紛紛跪在地上

「參見太子殿下。」

一個僕人匆匆向著各個房間跑去通知消息。

本欲歇息的炎衡幾人聽到這消息卻是啞然

「什麼?!」

匆匆穿戴整齊出了各自屋子。

炎衡和炎磊相撞

兩人對視一眼

這太子怎的來了?

同樣的疑問

卻是沒有開口

齊齊向著大廳走去。

幾人匆匆趕到時

軒轅朗逸已經坐在了主位上

肆意的打量著炎府。

「太子殿下怎的突然前來此?着實讓我等驚詫不已。」

炎衡溫潤的聲音響起。

軒轅朗逸側目看去

一襲青衣儒雅的男子和眉目粗狂一身簡裝的炎衡兩人正朝他走來。

炎磊充滿笑意的爽朗聲音也響起

「是啊。」

身為一國太子卻深夜闖人府宅

不止是令人驚詫,還令人驚嚇。

心中不悅

面上卻絲毫不顯。

只可惜軒轅朗逸並未聽出兩人的言外之意

一副傲然無比的姿態

慢悠悠的開口

「本太子這次前來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大事,只是想找一下炎曦月而已。」

說着看向站立在一旁的炎磊兩人。

Leave a comment